• 未分類
  • 0

“我們這個宇宙,一直面臨的最終敵人,便是——滅世大帝!他是一品神境,萬古絕倫的神尊境界!不過,好在,神武時代裏頭的諸多神靈,一起上過,對這個滅世大帝,造成了巨大的傷害,滅世大帝,現如今,只有:半步神尊的實力!”

“那魔族,蟲族,巨鱷族,虛空族,都是滅世大帝乾的!”

“滅世大帝,是最後的推手!”

“想要拯救宇宙末世,必須要殺掉這個滅世大帝!”

“我和幾位好友,推演了宇宙變化,巧奪天機,從古武時代裏頭,以雷電將你接引而來,就是爲了結束這個末世!滅世大帝,這個罪魁禍首,大魔頭,是該被終結了!而你——南天!身世特殊,天生具有混沌玄黃之氣,乃天命之子,終結滅世大帝的事情,只能夠交給你!”

“宇宙輪迴,天地蒼蒼!我以我血濺軒轅,歷經神武時代,古武時代,機甲時代,我們隱藏在暗處的人族強者,一直在努力,如今積聚了所有的力量,現在全部傳輸給你!代表我們全宇宙,去幹掉滅世大帝吧!”

這個白衣老頭,語氣滄桑地說道。

輪迴無數世,天道昭昭!

集齊宇宙所有強者實力,於一體!

“佛祖舍利出來吧!”

“至魔玉也出來吧!”

白衣老頭,大手一拍!

佛祖舍利子和至魔玉閃現而出,懸浮於天地!

跟着,天空之中,,雷鳴轟轟!

萬千霞光,全部匯入南天的體內!

南天頓時,感到自己的頭腦,第一次如此的清晰,實力的如此強大!

集齊了宇宙強者,無數代的努力!

以天命之子的身份,去征伐滅世大帝,機武雙修,無敵星河!

、、、、、、、、、

“轟!”

“轟!”

南天的實力,在不停地上升着!

很快,到了二品神境,神皇境!

緊着,便是一品神境,神尊境界!

而且,南天還被傳送到了一個特殊地虛無之地。

這裏,有一個滿臉是鮮血的男子,在這個男子的額頭上,還刻有兩個字——“滅世”。

白衣老頭——索伯大帝,也是跟着南天而來。

有山有水有人家 不過,索伯大帝,看起來,此刻,已經是虛弱不堪了!

他們這些倖存的宇宙強者,將全部的實力,都傳輸給南天的!

索伯大帝的命,不長了!

經歷了無數宇宙輪迴,他和許多宇宙強者一樣,都累了!

“這就是滅世大帝,南天,殺了他!你是天命之子,有天地玄黃混沌氣象,全宇宙,唯有你可以擔任如此大任!”

索伯大帝,說罷,整個軀體,便徹底消散了!

那個滅世大帝,也是動了起來!

“區區人族,也敢向我叫囂!我既然,可覆滅掉你們的神武時代,古武時代,殺你們,也是易如反掌!”

滅世大帝,猙獰地吼道。

“原來,那些時代,都被你毀滅掉!那麼多的強者,那麼多的生靈!你該死!”

南天憤怒不已,以一品神尊之力,浴血奮戰,和這個滅世大帝,鬥得天崩地裂!

幸虧,這裏是,一片虛無的空間,否則的話,要是在外邊的星系裏頭,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

“轟轟轟!”

“殺殺殺!”

南天手持流星寶劍與滅世大帝,拼死一戰!

、、、、、、、、、、、、、

一年後!

南天從虛無之地走出!

與此同時,武神系統,也是傳出了提示音:

“恭喜,宿主,拯救了宇宙末世,擊殺了滅世大帝,獲得神級大禮包!”

武神系統,傳來了提示音!

“神級大禮包?”

“給我打開!”

南天當即打開!

“恭喜宿主,打開神級大禮包!恭喜宿主,獲得了:一百顆長生丹,可以讓人長生不死!另外,宿主,獲得了:神級宇宙穿梭令!”

“這神級宇宙穿梭令,可以讓宿主,穿梭前往,不同的次元大宇宙!提示,宿主,生活的這個宇宙,只是一個較爲低等的次元宇宙,像魔法鬥氣世界,神國,惡魔界等,都是綁着這個次元宇宙而伴生着。宿主,並未真正的去過其他的次元大宇宙!”

“但是,有了這個神級宇宙穿梭令,就不一樣了!”

“靠着這個神級宇宙穿梭令,宿主,便可以,去前往其他的次元大宇宙,去見識更多的不一樣的精彩!”

武神系統,這一次,非常人性化地發出了許多的提示音。

“好,好!有長生丹,又有神級宇宙穿梭令!我也可以,去看一看,這三千大世界的精彩了!”

南天開心不已,現如今,南天已經是一品神境,機武雙修的,至高——機甲武神,已經是無敵星河了!

、、、、、、、、、

十年後,南天將一些宇宙事務以宇宙大總統的名義,安排妥當後。

南天又給了自己的父母,親友,兄弟們,分發了長生丹!

讓大家,都長生不死,永恆世間!

最後,南天則是帶着自己的摯愛——已經是:天音閣主的李樂音和大唐帝族公主唐傾城,兩位佳人,穿梭三千大世界。

“借三尺明月,舉漫天流星,銜兩袖青龍,輕劍仙舟恣意,攜佳人宇宙同遊!”

南天帶着美人——李樂音和唐傾城,自此逍遙寰宇,宇宙星河路漫漫,快樂瀟灑不可少。

(全書完)

、、、、、、、、、、、、、、、、、、、、、、、、、、、

寫到這裏,《重生之機甲武神》已經完本了,可能有些倉促收尾,但是小文,已經將自己想寫的機甲武神的故事,給寫完了。南天從此,也逍遙寰宇了。《重生之機甲武神》剩下的故事,就留給大家,無限的想象空間了。

小文,非常感謝一路支持的讀者大大們,沒有你們的支持,就不會有《重生之機甲武神》,小文叩首! 夜先生,你的蠻妻請簽收! 萬分感謝大家!

另外,小文再公佈一個書友q裙:【六,四,3,一,七,零,六,零,2】,歡迎各位讀者大大們,過來聊天水羣。提出建議等等。】o(n_n)o (只要,備註:讀者二字,就可以加入。沒有任何門檻,只要看過本書的讀者大大們,都可以加入哦!) 唐若覺得自己陷在一個很深很真實的夢中,雖然最近她睡眠的時間越來越長,但是也從來沒有做過這麼真實的夢。

夢中的她穿着拖地的長尾禮服,被人從地上抱起來放在柔軟的沙發上,然後一羣人圍着她念唸叨叨。

“媽,這藥應該沒什麼問題吧?她剛纔直接窒息了,到現在還是不清醒的樣子,不會等下就死掉了吧?”

“只是些迷x藥,沒問題的,剛纔你扶着她不是安全渡過了嗎,等下你送她上樓,就說她喝醉了,這個節骨眼不能再出差錯。”

“快快,時間要到了,趕快帶她去出去,菲菲,你要扶着你妹妹……”

唐若覺得自己完全是不受控制的受人擺佈着,站立,出門,上臺……

臺上很耀眼,紛紛亂亂的鮮花與燈光,後面的屏幕好像還播放着什麼東西,只是她迷迷糊糊的,看不清楚。也看不清楚眼前的人是誰,對她在做什麼。

難爲她活了二十年,一朝得病,病來如山倒,但是最近躺病牀上做各種化療的時候,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這麼大的場景了,所以唐若覺得這個夢雖然真實,但依舊是個自己想象出來的假象而已。

小時候父母離異,母親的出國,父親的再娶,導致她二十歲因白血病躺在病牀上,都是孤零零一個人。現在迴光返照,做了一個真實的、深刻的好似結婚時候的夢境,也算了卻人生一大心事,試問,哪個女孩不想穿着最漂亮的禮服,舉行一次永生難忘的婚禮。

即使,這個只是一個夢境,夢中連新郎是誰都看不清楚。

下臺後的唐若迷迷糊糊在耳邊又聽到些聲音。

“想不到這次這麼順利的通過了。”

“你請的司儀不錯,會察言觀色,每次都能把話題轉過去,還有這個舞臺搭的好,離賓客隔得那麼遠,燈光鮮花中,自然就看不清楚了。”

“我說,還是白七太奇怪了,一副發燒很嚴重的模樣,我剛纔把唐若的手放進白七手裏的時候,碰到他的手,滾燙滾燙的。”

“這麼一說,我也覺得挺奇怪,沒看見白彥也是被人虛扶着的……”

這個白七的原名就叫白彥,因在白家這個大家族中排行第七,所以人人都順口叫他白七。

唐若微微合上眼眸又睡着了。她實在太累了,從來沒有覺得自己的身體這麼沉重過。

閉上眼的時候,她想,這次等待她的該是死亡了。

畢竟,最近陳醫生都沒有再給她做任何化療,且,連護士長看她的眼神都帶着絲絲的悲憫。

冥王纏婚:這個夜晚不太冷 雖然唐若覺得自己並不可憐,但是醫院中的醫生與護士都覺得這個被父母不帶在身邊,而又身患重病的小姑娘非常值得人們同情。

難免的,醫院上下都會給唐若多些關愛。

唐若睡過去的時候,衆人把昏睡過去的她搬進了酒店樓上的一間總統套房中。

傲世丹神 被搬進來的同樣還有穿着一身燕尾服,發着高燒的白七。

安放在同一張牀上之後,兩撥人又相互應酬着、客套着出去了。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對於新人,自然不會多加打擾。

躺在一張牀上的兩個人睡得都很迷糊,但是分別都感受到禮服這類正裝穿在身上躺在牀上的不適應,於是紛紛開始脫衣服,接着睡……

白七也是整個人處於迷迷糊糊之中。

他記得自己實在太累,在逃離一大波喪屍潮的時候,和隊友們走散了。最後擠在一個很小的狹縫裏,已經用盡了異能。待他昏昏沉沉的閉上眼時,就夢到了三年之前的一個奇怪場景。

之所以說奇怪,是因爲他記得三年之前他不曾與唐家的那位訂婚成功過,但是這個夢裏居然那人乖乖的站着與自己結束了訂婚宴?

不過白七也實在很累,不一會兒就又陷入了無夢的昏迷中。

時間移逝,日出東方。

“啊——”

驚恐的尖叫聲打破了清晨的寧靜,唐若皺了皺眉頭,那聲音離得比較遠,只是將她的睡意也喊沒了。很快地,便聽到接二連三的尖叫聲響起。

怎麼了,爲何這麼吵,難道醫院裏出事了?唐若昏昏沉沉的睜開雙眼,入眼的是肉色的枕頭。醫院換枕頭了?伸手摸了一摸,瞬間,唐若就彈坐了起來。

臥槽,一定是她醒來的方式不對。

這個分明不是枕頭,是男人的胸膛啊,她還摸到了男人因健身產生的腹肌!!

見鬼了,自己居然與一個赤果果的男人睡在一張牀上!!

醫院的病牀已經稀少到男女不分了嗎?!

不過瞥到自己手的時候,唐若卻真正震驚了。

潔白修長,芊芊如玉。

雖然自己的也是白皙纖細,但是,這個完全不是自己的手!

自己的手每天都在輸液,早已佈滿針孔和淤青。怎麼可能這麼完好無暇。

唐若坐起來的時候,白七也醒了,睜開的雙眼,正好對上唐若坐起後慌亂欲哭的眼神。

兩兩相望。

唐若:“……”

白七:“……”

“啊——”“救命——”外頭又一陣陣驚叫聲,打破這沉寂的對視。

白七目光一沉,先不管爲何會發生一醒來就身在不知名的酒店房間中,身邊還有個女人。但現在的外頭環境主夠說明他現處的環境不夠安全。

快速的起身後,白七敏捷無比的移到了房間門口的貓眼處,往外看去。

外頭,一隻喪屍正在往酒店工作人員的脖子上啃去。那酒店的工作人員伸手擋着,往喪屍身上踹了一腳,居然也能把那個喪屍給踹開了。然後他便轉身飛快得往走廊的另一頭逃跑。

喪屍被踹翻在地後,又以一種扭曲的姿勢站立起來,緩慢的往那人逃跑的方向追去。

白七眉頭微皺。

爲何一覺醒來,不僅自己所處的地方這麼怪異,連喪屍的能力都倒退了?

剛纔的這隻喪屍,完全沒有自己之前遇到的那般迅速,有力。好像還是未進化一般。

未進化……

白七的眉頭鎖的更深了,他離開了門口的貓眼處,又大步的走到房間的窗前,嘩啦一聲拉開了厚重的窗簾。

接着他就被窗外的景象給深深刺激到了。

樓下的平地上已經成爲一個戰鬥場,不時的有喪屍撲上正常人的身體,不時的有人驚叫,也有拿起管子棍子反抗的普通人。

這些建築物的保存度,還有這種打喪屍的景象一點都不像末世的三年之後的那般,倒像是末世的初始模樣。

人類還不會使用異能,喪屍也沒有進化,一切都是剛剛開始的模樣。 唐若看着白七穿條內褲,光着身體在房間走來走去,看來看去的樣子,然後再看看坐在被窩裏也是隻穿條小褲褲的自己,只覺得深深無力。

雖然已經記起來,昨天與自己迷迷糊糊之間交換了戒指的就是房間裏的這個男人,但是……但是還是無法接受這個一直以爲的夢境成了真實存在的現實啊。

這都算是一個什麼事啊。

護士他們口中天天提到的的穿越嗎?

爲了讓唐若這個小姑娘面對生命與未來有更好的希望,護士們就會把自己看到的小說或電視劇情節說給唐若聽,但是每個情節大致都離不開穿越與重生。她們一直都想讓唐若相信,靈魂這個東西可以穿越時空,在另外的空間的存在。

雖然唐若之前一直不相信,但是現在……

唐若心裏發虛的時候,白七已經回頭目光如炬的看着坐在牀上的她了。

末世生存過的人,那眼神兇橫的讓人感覺刺骨。

於是,唐若的心裏就更虛了。

雖然在失去生命之後,上天給了自己再來一次的機會,但是對於什麼記憶都沒有的身體,唐若還是非常虛的慌。

“唐若?”

唐若見他點了自己的名,乖乖的點了點頭。雖然對於穿越了一次,自己名字還有沒有改變有些奇怪。

“你爲何……”白七想說你爲何變成這副模樣,他明明記得在基地中最後一次見到唐若不是這個模樣的,那時候的唐若雜草一樣的頭髮,蠟黃枯瘦的臉與身體,一點都不像二十來歲的臉。

而現在,漆黑如墨的長髮與白皙的膚色都在告訴他,這個唐若與之前見到的全完不一樣。

“我,我怎麼了?”唐若卻有點莫名的害怕。

她記不得這個身體的任何事情,也記不得自己與他爲何就結婚了(其實是訂婚)。這樣毫無保障的穿越過來了,真的是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冷艷總裁的超級狂兵 白七看了她一眼,卻是沒有再發問,快速離開了窗戶旁邊往洗手間走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