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們都傻了,看着李肅幹嘛,李肅他可是不能說話”,秦風他現在是有什麼就說什麼,他也不怕得罪人,更不怕大家會羣毆他,到了現在,秦風他也知道,大家的心,都是一起的了,命,也是一起的了,不分彼此,只爲能夠。

能夠一起活下去,這就足夠了,在任務世界裏,是應該這樣,本來就已經很可憐了,如果還自相殘殺,還互相提防的話,那麼,任務難度只會更高,絕對不會變低,李肅他要做的就是,保護大家的安全,保護所有任務參與者們。 秦穆然強勢斬殺嚴飛英,震懾住了在場的眾人。

嚴飛英已經是暗勁後期的高手了,原本都以為是百分之百輕而易舉能夠將秦穆然碾壓的存在。

但是現在呢?劇情卻發生如此大的反轉,嚴飛英被秦穆然一刀給砍成了兩半,這怎麼可能!

可是,再不可能,現在也成為了可能。

秦穆然手中的寶刀不沾染一絲的鮮血,空氣之中卻是瀰漫著濃濃的血腥。

「嚴老!」

秋水寒也沒有想到嚴飛英這麼強大的存在竟然也敗在了秦穆然得手上,原本穩操勝券的面容,也逐漸凝固了笑容。

「哼!暗勁後期也不怎麼樣嘛!」

秦穆然揮舞了下手中的寶刀,看著秋水寒說道。

「殺!」

回應秋水寒的沒有其他的話語,秦穆然運轉體內的勁氣對著她便是一刀落下。

滾滾刀芒,化作死神的收割,欲將秋水寒解決。

「嘭!」

秋水寒自然也不敢輕視秦穆然的這一刀。

雖然這一刀沒有剛才的那般氣勢逼人,恐怖滲人,但是其中滾滾刀意也不容小覷。

刀芒快要到達秋水寒面前的時候,突然被秋水寒給破開了。

秋水寒能夠成為苗疆的聖女,除了心計以外,她本身的身手也是不賴的。

不顯山不漏水,秦穆然這麼一試探,才發現,秋水寒的修為竟然是在暗勁巔峰!

這可是比剛才嚴飛英的實力還要強大!

這麼年輕,是如何能夠修鍊到這樣的修為的?

秦穆然盯著秋水寒,想要將其看穿,可是,終究秦穆然只是暗勁中期,還沒有到了那種能夠一眼看穿秋水寒真正實力的時候。現在的她只能夠通過秋水寒施展出來的招式來估計,她的實力在暗勁巔峰!

「你以為我們苗寨捉了朝廷的人會沒有應對方針嗎?只是沒有想到朝廷的動作會這麼的快!龍之守護這麼快就出動了!」

秋水寒看著秦穆然,目光冰冷地說道。

「本來,是想要將朝廷的隊伍和龍之守護大軍一網打盡的,不過現在你們就來了這麼些的人,浪費就浪費吧!」

秋水寒毫不掩飾自己的野心,看著秦穆然等人說道。

在她的眼中,雖然秦穆然殺了嚴飛英,實力不弱,但是終究還是跟自己差了很多,重點是,秋水寒的底牌還沒有用!

「出來吧,崆峒派的朋友!」

秋水寒對著空氣喊了一聲,緊接著,後方便是傳來了一陣爽朗的笑聲。

「哈哈哈!苗疆聖女,這群螻蟻就不用老夫出手了吧!」

人群讓開,只見走過來一個長發飄逸,頭髮花白的老者,他一身長袍,與現在的服飾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但是他身上散發的氣勢,卻是讓秦穆然等人忌憚。

這是一個高手!

眾人心中一稟,目光卻是沒有絲毫從這個老者的身上移開。

「崆峒派?沒想到他們也參與了這件事了!」

歐陽嘯在一旁聽到崆峒派以後,心裡咯噔一聲。

原本他們也在好奇,為什麼苗寨會對龍之守護和炎黃出手,難道就不怕朝廷的血腥鎮壓嘛!

雖然朝廷與古武界一直有著一層規則,但是這些規則不代表古武界的古武門派可以肆意踐踏準則,一旦觸怒朝廷,依舊能夠碾壓!

雖然他們都有很強的古武底蘊,但是一日不入沖氣境,一日就要忌憚朝廷的核彈!

若是真的撕破臉了,朝廷不顧一切地利用核彈精準打擊,再強大的化勁也得涼涼啊!

一方,龍之守護和朝廷或許可以打擊,但是現在,兩大傳承久遠的古武門派聯合起來,就不得不讓朝廷忌憚了!

果然,現在的古武界,真的不太平!

「呵呵!你們沒有想到的時候多著呢!大世來臨,古武界必將要重新出世,我看,朝廷也該換一換人做主了!」

崆峒派的那位老者冷哼一聲,眼中滿是不屑。

普通人在他們的眼中就是螻蟻一般,一個念頭就能夠輕易殺死的那種,所以他們根本就不會在乎這些東西。

「你們的野心還挺大!可是,古武界不是你們崆峒和苗疆兩個古武勢力吧!你們這麼想,其他的會同意嗎?」

秦穆然笑了笑,覺得他們兩個門派的人有些痴心妄想。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苗疆與崆峒聯合,勢力根本就不是你們能夠想象的!」

崆峒派的老者不屑地笑了笑。

「李長峰長老,跟他說那麼多幹嘛!這小子實力不弱,剛才殺了我們的嚴飛英長老,所以,需要你出手了!」

秋水寒臉上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這句話落在秦穆然的耳中,那可是聽的一清二楚。

好一個秋水寒,好一個借刀殺人!

「秋聖女,難道你苗疆就沒有人了?」

顯然,崆峒派的這個李長峰活了這麼大的歲數,也是一個成了人精的老傢伙,秋水寒的話剛剛說出,他便是察覺到了這其中的貓膩。

「老祖閉關,不到苗疆生死存亡的時候是不會出來的,現在這裡就李長老你的實力最高,請您老出手,拿下此僚,等事情結束以後,秋水寒一定向長老親自感激!」

秋水寒一邊說著,一邊還對著李長峰拋了個媚眼。

這句話其中的意思再露骨不過了。

李長峰聽著秋水寒的話,一雙眼睛上下打量了秋水寒的身材,那叫一個火辣。

「哈哈!既然秋聖女這麼盛情難卻,老夫就替你拿下這小子,不過秋聖女你說的話,可要算數哦!」

李長峰臉上露出一抹邪笑,看著秋水寒說道。

「小女子自然是說話算話的!李長老放心吧!」

秋水寒莞爾一笑,更加的動人。

「哈哈哈!好!」

李長峰心情大好,轉眼,便是看向了秦穆然。

「小子,上前受死吧!雖然有些以大欺小,但是為了秋聖女,老夫不妨做一個小人!」

李長峰看著秦穆然,殺氣騰騰,恨不得一秒鐘就解決掉他這個螞蚱,然後抱得美人回房間。 任務參與者們的安全,“我們大家找找看,再仔細的看看,這裏雖然是不小,但是,也就這麼大,應該能找到的。”

劉美熙在這個時候,也只好這麼說道,但到底是不是這樣,誰又能知道呢,李肅他現在連話都不能說,所以,問他也是沒有用的,當然咯,其實劉美熙她說的也有道理,這裏也不是太大,總能找到的,何況又沒有時間限制,那還。

很明顯,伽椰子它不在第一層嘛,那麼,就應該去第二層找啊,但是,第二層的樓梯,在哪裏,好像沒看到啊,奇怪,連樓梯都沒有,那怎麼上去,而任務參與者們,現在還不知道有第二層這個事情,還以爲就只有一層呢。

但其實,第二層,第三層,它都是有的,只是李肅等人現在還沒有找到而已,那麼那個樓梯口,到底在哪裏呢,是在,“大家有沒有覺得奇怪,這棟房屋,我感覺它,好像不止一層似的”,劉美熙這麼說完之後,葉黎她馬上就。

就說道:“是啊,我也感覺,它到底不止一層,難道,難道說,它真的還有二層”,這個葉黎,她也有這種感覺,那,那不知道程陌和秦風二個人,他們有沒有,也許,可能,他們也有,哎,這下真的是,也不知道到底第二層。

到底是什麼辦法呢,這個,李肅他也不知道,切,這等於沒說啊,法克,“我也感覺到了好像是不止一層”,秦風在這個時候,突然說道,但是,李肅他,他真的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哎,大家不知道啊,不是李肅他不想說啊。

而是,他不能說話啊,就程陌,就他現在沒有說話了,他是可以說話的,那麼,他有沒有感覺到呢,也許,也許,看看他接下來怎麼說啊,“嗯,我好像,好像也是感覺到了”,果然,所有的任務參與者們都感覺到了,但是。

沒有其他的下場,就是一個死字,所以,上吧,還是上吧,任務參與者們之間,沒有過多的語言,那麼,就只有上了,上,“我們上去吧”,劉美熙向大家說道,她一個女孩子,她也是很害怕,但是,在此時,她也不得不,還是。

最後,李肅還是沒能用天地之道帶大家上去,大家還是踩着血上去了,偶天,這,這血那,真的是,算了,不說了,大家自行去腦補一下吧,沒辦法,真的是不想說了,那麼,靠,死人頭也就在旁邊,還得一直看着它走,這魔王。

這魔王也真的是,太那個了,真的是沒底線,一個樓梯而已,至於搞得這麼,搞成這樣嗎,哎,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樓梯都這樣了,那麼第二層裏面的邪物還得了,這讓任務參與者們,心裏面多多少少還是感到有點緊張。

第二層確實是和第一層不一樣,但這個不一樣,差距還真的是不小,第一層,還是那麼正常的,怎麼這到了第二層,就變成是這樣了,哎,搞不懂,真的搞不懂,畫面是變化有點大,如果說,之前在第一層,大家可能心裏面還。

他也無法保證其他人一定就不會死,所以,各安天命吧,沒錯,在這個時候,在這種情況下,也只有看自己的運氣了,李肅不能說話,劉美熙也不知道說什麼好,秦風在這時也沒有什麼想說的,程陌他也不爆粗口了,葉黎她。

葉黎她好像也沒有什麼要說的,嚇都嚇傻了,還說什麼,當一個聽者不多好,何必要說話呢,又不是說,這是要說什麼獲獎感言,這只是,可說可不說的時候,還特麼的這麼嚇人,說什麼呢,不想說,要說的話,你們說好了。

反正我是不說,估計葉黎她此時就是這樣想的,那好啊,大家都不說,冷場了,好好好,不說話其實也沒事,但是,真正的鬼魂,那還是要去找的吧,接下來,這麼危險,而李肅他又不能說話,彷彿就是禁言了一樣,不能說話。

就會出現了,“接下來,我們一個一個房間的去找吧”,劉美熙在此時終於開口說話了,哎,要是她再不說話,這劇情都不要發展,劉美熙說完之後,其他的任務參與者,都表示沒有意見,當然,李肅他也是絕對沒有意見的。

劉美熙說得對,也只有一個一個房間去找了,只是這一層,邪氣很重,務必要小心,邪物可能會很厲害,但李肅他不能說話,所以也就沒有和大家說了,希望大家自己注意安全,腳踩在血上,總還是感覺,心裏面有那麼一點害怕。

來到第二層的第一間房間,李肅走在最前面,當然又是李肅他去開門,因爲,他最喜歡開門,這種事情,好像是,誰也不要,不要和他搶一樣,哎,既然你喜歡開門,那你就去開吧,遇到什麼,遇到什麼危險,那都是你自己的事。

這個第二層,真的是變態,沒想到連房間裏都是血,還每一個都是,這得死多少人啊,不過還好的是,房間裏沒有死人頭,但,儘管是沒有死人頭,可這血,也真的是讓人,無語啊,魔王死變態啊,搞這麼多血,還好像都是人血。

隨後,李肅等人紛紛走出了房間,李肅他,他也沒有發現,這間房間到底有什麼不對,好像沒什麼不對啊,沒有鬼魂就沒有鬼魂嘛,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如果是遇到假鬼魂,還得被嚇一跳,當然咯,這裏說的被嚇一跳,是指其他。

是指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們,李肅他,他當然是不怕的,第一,他見過的鬼魂,真的不少,還有就是,自己的道法也足以對付鬼魂了,那麼,還怕什麼呢,是不用怕的嘛,但其他人,其他的任務參與者,他們就不一樣,雖然說。

還好的是,大家也就是隻看了一下,隨後便沒有再看了,不過,隨後大家又把眼睛看向了劉美熙,其實啊,這個大家,他指的就是葉黎、秦風還有程陌三人,當然咯,劉美熙她現在也算是大家的主心骨了嘛,所以,她在這個時候。 秦穆然看著囂張不可一世的李長峰,忍不住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作為一名合格的醫生,尤其還是中醫,通過「望」秦穆然便是能夠看出李長峰身體的病症。

雖然他已經到達了暗勁巔峰的實力,在現在的世界,甚至古武界實力都不弱,可是這絲毫不能夠妨礙他的身體出現問題。

「腎氣虧損!」

李長峰雙眼凹陷,臉色有些慘白,嘴唇沒有正常的血色,一雙眼睛有如痴獃般的沒有神色。

整個就是一個典型的縱慾過度啊!

「就你這樣,還想抱得美人回房間?腎虧的人,不僅快,而且短,說你三秒都是恭維你!」

秦穆然直接說出了李長峰的狀況,此話一出,他的身後傳來笑聲一片。

「噗!老大,你說他什麼?腎虧?三秒都是恭維?我去!這麼快的嗎?難道他是按照眨眼來算的?」

董宇豪很不厚道地笑了起來。

「宇豪,這你就不知道了!越是不行,越是要來,然後就是,你來了嗎?你來了嗎?我結束了!咦?我怎麼還沒有感覺?你都完事了?」

左思也是順勢在一旁繪聲繪色地表演著,那叫一個生動形象。

「哈哈哈!」

看到左思那個賤賤的樣子,眾人又是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庶子,敢羞辱老夫,老夫要將你們碎屍萬段!」

李長峰被秦穆然等人說中了痛處,惱羞成怒。

男人,最在意的莫過於房間里的那些事兒和自己的小兄弟。

現在被秦穆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點了出來,簡直就是此生最大的侮辱!

「看招!」

李長峰怒吼一聲,一步踏出,便是朝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七傷拳!」

崆峒派最為出名的便是這個七傷拳,秦穆然知道七傷拳,還是在《倚天屠龍記》中看到的,謝遜使用七傷拳打敗了諸多高手。

但是七傷拳也是一個狠辣的武技。

傷人先傷己,這要不是個狠人,根本沒法練啊!

你還沒把敵人給弄殘呢,自己都已經廢了,這還打個屁啊!

不過,正宗的七傷拳可不是有如謝遜那般,他的威力,在李長峰的手中截然不同。

李長峰不愧是崆峒派的長老,也不愧是暗勁巔峰的存在,半隻腳都要踏入化勁了。

這一拳轟出,已經是聲勢浩大,更何況還是含怒一擊。

七傷拳一出,頓時漫天的拳影朝著秦穆然從四面八方攻擊而來。

「好一個七傷拳!」

秦穆然眼睛微微一眯,看到七傷拳后,心中也是有些震驚。

對於七傷拳的厲害,秦穆然在老道士的書架上可也是看到過介紹的。

據說化勁的高手使用七傷拳,不用出擊,僅僅是一個意念就能夠將人打的七竅流血,七傷拳總共七拳,大成之際,七拳出,天地變色。

「天刀三式,一刀山河開!」

秦穆然面不改色,運轉丹田之中的勁氣,拿起手中的刀便是朝著漫天的拳影劈了下去。

這一刀,光芒萬丈,甚至比剛才對付嚴飛英的時候還要更加的鋒銳。

一把天刀劈開大山,劈斷大河,但是竟然卻無法劈開漫天的拳影,又或者說,僅僅只能夠磨滅一部分的拳影。

「一刀滅鬼神!」

秦穆然再次怒吼,刀鋒一轉,橫著一刀颼飀出去,頓時,刀芒劈出,化成黑色的光芒,朝著拳影再次斬殺過去,這一次,卻是將所有的拳影全部震碎,同時,黑色的刀芒也被磨滅的差不多!

「小子,暗勁中期的修為竟然能夠擋下我的七傷拳第一拳,我倒是小看你了!不過這樣的話,今天你註定難逃一死!」

李長峰雖然對於秦穆然的修為實力有些意外,不過這些在他的眼中都不是問題。

天驕,他崆峒派不是沒有,天驕,他也不是沒有出手扼殺過。

這個世道,最不缺少的是什麼?就是人才!

秦穆然這樣的人,根本就入不得李長峰的法眼,更何況還是得罪了自己的人!

「是嗎?」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剛才的兩刀,不過是試探李長峰的真實實力,秦穆然也想要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個位置!

「大言不慚!老夫雖然就煉成了七傷拳的三拳,但是三拳足夠滅殺你了!受死!」

李長峰大怒,一而再,再而三地被秦穆然小覷,真的是太丟人了。

「七傷拳,第二拳!」

這一次,李長峰打出的拳風相比於剛才更加的猛烈,更加的霸道。

滾滾拳風,掀動周圍的空氣,一瞬間,以李長峰為中心,四周掀起了一道龍捲風!

「七傷滅!」

李長峰對準秦穆然一拳落下。

頓時,原本醞釀出來的龍捲拳風朝著秦穆然橫掃而來。

「哼!讓你看看我的刀法!」

秦穆然嚴陣以待,目光之中沒有一絲的輕視。

「天刀三式,一刀天地崩!」

四周的天色突然黯淡了下來,唯一的亮處便是秦穆然所在的位置。

秦穆然一手持著寶刀,一手護著刀柄,目光冰冷地看著前方席捲而來的龍捲拳風。

一道金光自秦穆然手中的寶刀刀尖瀰漫而出,形成一條光線,光線正對龍拳拳風。

「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