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倒是忘了,雖然將我們給束縛住了,但是各自的腳還是能夠動彈了。

見狀,明智的閉了嘴,不再多說一個字了。

血水凝聚,血海巨妖的腦袋再次凝結出來,巨妖臨下,看着我們,說道:“現在的後生小輩,還真是不可小覷,是我太老根本上節奏了呢?還是說時代變化太快,現在你們竟然都已經找到突破末法時代的限制了?”

血海巨妖自言自語,根本不容許我們有說話的機會,剛說完,便收緊了血水繩索,頓時劇痛傳遞過來,感覺整個人的腰肢都像是要被勒斷了一樣,至於兩個女人就更加的狼狽了,這傢伙似乎是爲了報復之前被兩個女人偷襲教訓,格外用力。

但是他們都叫着勁,兩個人竟然都沒有半點慘叫聲發出來,讓我看了都皺眉不已。

“混蛋,有什麼你衝我來,欺負女人算是什麼本事?你這些年在臭水溝裏面泡傻了吧?你這個大白癡。”

看她們兩人臉色都變得蒼白起來了,我頓時着急起來,開口怒罵。

血海巨妖再次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冷漠無情的血紅色眼眸緊緊盯着我看,隨後,咧嘴笑了起來,說:“既然如此,針對你又如何?抽魂!”

血海巨妖說完之後,直接伸出手掌,狠狠抓住了我的腦袋,而後,一股讓我痛不欲生的感覺瞬間傳遞出來,血海巨妖手掌上面傳遞出來的巨大吸引力感覺都像是要將我的腦花都個吸出來了一樣。 墨九狸乾脆拿出餐具,簡單給自己小書做了點吃的,拿出小書釀造的紅酒,邊喝邊觀察著葯田,還分心賞月!墨九狸原本以為這樣等到天亮總會發現什麼的,但是最後墨九狸發現自己想多了……

她一直等到了天色大亮,葯田也沒有動靜,墨九狸不想放棄,乾脆直接坐在葯田邊開始修鍊了起來,反正來到二重天之後還沒有好好的修鍊過呢……

墨九狸這樣一邊修鍊,一邊讓小書幫自己留意著葯田的變化,轉眼間就過去了三個月的時間,小書才急忙將墨九狸喚醒,墨九狸醒來發現此刻正是深夜,而且面前的葯田再次出現了之前自己看到的黑色氣體……

墨九狸急忙起身,跟著葯田中的黑色氣體而去,這個葯田是一望無際的,到底有多大墨九狸自己也不清楚,墨九狸緊緊跟隨那一抹黑煙往葯田另一端而去……

墨九狸一直沒有放棄,就是因為上一次看到這黑煙的時候,她有一種覺得親切的感覺,說不上是為什麼,就是覺得親切,所以才會一直等在這裡……

而此刻,墨九狸頭頂的雲層里,鶴看著追隨黑煙而去的黑煙,也是震驚不已,這裡怎麼會?難道是主子……

鶴不敢多想,急忙跟了上去,他負責暗中保護墨九狸的,雖然墨九狸時常出現狀況害的他跟丟,但是想找到墨九狸對鶴來說並不難!

黑煙越走越快,越走越淡,墨九狸有些心急,緊跟不放,絕對不能再失敗了,因為墨九狸的注意力都在眼前的一抹黑煙上了,因此就忽視了周圍的葯田,不知不覺天色微亮,黑煙眼看著就要消失了……

好在黑煙消失的前一秒,墨九狸看到黑煙消失的地方出現一個光幕,墨九狸幾乎是毫不遲疑的沖了進去,壓根沒去想到底危險不危險!鶴看到沖入光幕的墨九狸時,也是嚇了一跳,急忙也沖了進去……

進入光幕後,墨九狸的意識陷入了短暫的昏迷,等到墨九狸醒來時,發現自己竟然站在一片的黑霧中,伸手不見五指,什麼都看不清楚,墨九狸這才想起來自己剛才是追著黑煙衝進來的……

暗罵自己大意了,竟然這麼冒失的闖了進來!

「主人,你沒事吧?」小書在心裡問道。

「我沒事,小書這裡是怎麼回事?」墨九狸聞言在心裡問道。

「主人,這裡暫時和你進來時沒什麼變化,剛才你追著黑煙就沖了進來,我想喊你都沒來得及,但是主人,你身後還跟進來一個黑衣人,看著好像很擔心你,剛才還過來看你死沒死呢,發現你沒死才有回到暗處了,也不知道現在還在不在周圍了……」小書想了想說道。

「黑衣男子?你見過嗎?」墨九狸聞言皺眉問道。

「沒見過,第一次見,但是我覺得他對主人沒惡意的!」小書說道。

墨九狸聞言神識仔細查了一下周圍,並沒有發現有人在,於是說道:「可能已經離開了,也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竟然這麼黑!神識都看不到五米外的地方……」 巨妖猙獰笑着說道:“先將李瀟魂魄吸收出來,我倒要看看這些年他將我的血海魔道修行到了什麼地步,然後,吞了你。從你身上得到巫家傳承……從此破滅時代之後,天下間誰還有本事阻攔我?”

巨妖癲狂無比的大聲吼叫起來。

我現在根本就沒有迴應這個傢伙的力氣,腦子劇痛,已經像是完全要分裂開來一樣。

“住手,妖怪,要不然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殷明珠大聲喊叫起來,着急無比。

巨妖根本不做理會,一揮手。將殷明珠和葉悠然和字節控制到了血池牆壁上面控制起來,身後浮現血色符咒,符咒之中紅光閃現,無數的手臂從血色符咒之中伸了出來,將她們給牢牢控制住了。

“現在,就剩下我們兩人了。”

血海巨妖冷笑起來,看着我開口說道。

而後吸引力更加劇烈起來,我實在是難以承受這種痛苦,忍不住大聲的喊叫起來。

要將靈魂之中的東西強行割裂分化出來,這種痛苦的確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了的。

“你的叫聲,真是讓人陶醉啊。我真喜歡你這種優雅的痛苦叫聲,繼續,大聲一點。”

血海巨妖流露出來一副滿足無比的神情,開口說道。

這傢伙佔據了明心肉身似乎自己都變得像是明心那樣虛僞了一樣。

無邊痛苦之中我似乎聽到了我身體之中祖師爺的嚎叫,顯然,他也在抵抗,在抗拒血海巨妖的吸收分離。

但是李瀟魂魄受到重創,而且在我身體之中也並不是佔據主導地位,因爲,面對血海巨妖的威能根本就無從抵抗,只能是任由血海巨妖肆虐猖狂。

劇痛無邊,我連嘶吼慘叫的力氣都沒有了,感覺靈魂之中陣陣劇痛,似乎李瀟的魂魄就要被抽離出來。這時候,我聽到一聲大喊:孽畜。

竟然是我爺爺從上面直接跳躍下來,手中拿捏一根古怪無比的木樁,直接刺入了血海巨妖的天靈蓋之中。

“盤龍樁,這東西不是早就用完了麼?怎麼還有。”

血海巨妖發出了驚恐無比的慘叫,顯得很是恐慌,顯然這根黑色柱子來頭不小,至少,能夠對血海巨妖造成相當大的影響。

爺爺也不多說,掏出一張陳舊無比的符咒直接貼在了血海巨妖的身上,轟然爆炸聲中,血海巨妖被直接給彈飛了出去,在空中就已經徹底崩潰,這時候我纔看到,這一根黑色的盤龍柱鎮壓的東西竟然是李家坳之中無比常見的巨妖雕像。

這應該就是這個傢伙的本體了,想不到。依然是如此渺小。

“妖丹。”

不過葉悠然的驚呼讓我明白過來自己的判斷顯然是完全錯誤的,這不是什麼血海巨妖的本體,而是葉悠然他們一直都在尋找而且想要得到的妖丹。

想不到妖丹竟然長成了這個樣子,還真是噁心。

葉悠然看到妖丹顯現,竟然猛然 掙扎,將身後限制自己的血色符咒給直接掙脫出來,隨後以極快的速度朝着妖丹那邊衝刺過去。

這個女人。竟然又騙了我。

我看到葉悠然猛然掙脫控制,而且還爆發出來讓我完全沒有預料到的強大實力,頓時心中更加惱怒,開始結印,想要用本源手印影響葉悠然搶奪妖丹。

但是爺爺一把抓住我,說道:“別管那麼多了,現在不是理會這個東西的時候,這裏只是血海巨妖的元神,他的本體在其他地方,我們趕快離開這裏。”

說完,也不管我的反應如何,強行拉着我,衝上去將殷明珠給解救出來之後,直接朝着巨妖大殿外面跑去。

爺爺顯然很是熟悉這裏的構造,帶着我們衝突的地方我們並不熟悉,但是距離和速度比起之前我們下來的時候可是要快出了不少,不過即便是這樣,爺爺仍然在不斷的催促我們加快速度,顯然有什麼可怕的事情要發生的樣子。

“爺爺,下面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您竟然如此慌張。”

我很是有些着急的開口問道。

“下面只是血海巨妖的元神,當年鎮壓的時候就將他的本體和元神分開鎮壓,那是妖丹不錯,但是想要得到並不是那麼容易,盤龍樁之下,妖丹根本支持不了多久,會直接轟然爆炸的,那種威力我們根本無從抵抗,只有回到村子上面用大陣鎮壓才行。”

爺爺的話讓我愣住了,有點猶豫着是不是應該回去通知葉悠然一聲。

“怎麼?你心疼了?捨不得?”

旁邊,殷明珠看着我冷然開口。

我猶豫了一下,然後咬牙搖頭,皆有天註定,半點不由人,什麼命運是葉悠然自己選擇的,我們就算去勸,又能夠起到什麼作用。

殷明珠狠狠瞪了我一眼之後,並沒有說什麼,但是神色之中相當不爽。

我默然無語,女人吃醋之下的威力可不是一般化可言的,我最好還是不要輕易招惹他們。

有爺爺帶路,我們很是輕鬆迅速的就到了地面之上,這一趟累得我都快要虛脫了,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爺爺卻一腳將我踹了起來:“大笨蛋,你躺着等死呢?給老子快點起來,開動大陣,要不然你就等着和老子一起昇天去吧。”

爺爺顯然是着急了,說完完全是不管不顧,粗話什麼的都全部的爆了出來。

而後我幾乎是被爺爺拖着鑽進了宗祠之中。

爺爺一下子跳到了祠堂上面,將祖宗牌位都給扔到了一邊,然後將剩下的最中間的一個牌位給狠狠的踩踏下去了。

這時候方纔鬆了口氣,說道:“你太爺爺那個白癡自以爲掌握了李家坳的全部祕密,卻不知道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兒,對那個所謂的密室重視得不得了,真正的關鍵東西卻看都不看一眼,所以說,人白癡,那可真是沒得救了。”

爺爺說話未免太過不厚道了一點吧,我不由得翻起了白眼,狠狠的瞪了爺爺一眼,爺爺卻並不在意,說道:“咱們李家坳真正的寶貝是下面通道的那些符文,這上面的房子有什麼厲害的,你太爺爺那白癡就舔着以爲控制了房子就控制了大陣了?真是搞笑。”

爺爺的聲音纔剛剛落下,地面之下就傳遞出來轟隆隆的恐怖聲響,劇烈的顫抖傳來,讓我幾乎都無法站穩身子了。

“你不是開了陣法了麼?怎麼還這麼誇張。”

我很是不爽的看着爺爺開口問道。

爺爺毫不客氣,一巴掌直接抽在了我的腦袋上開口說道:“和爺爺說話是什麼態度呢?這還是開了大陣的原因,要是不開大陣,我們早就被彈飛到了天上去了,估計美國老毛子那邊還會以爲我們又在實驗什麼新式武器,到時候又是一連串的嘴仗了。”

這樣風格的爺爺……我怎麼覺得有點殺馬特的味道呢?

我有點無語的想到。

而後沉默下來,感受到下面傳遞出來的恐怖震動,一直持續了很久方纔緩緩的降低下來,這時候我方纔是驚魂初定的喘息了一口氣,心中想到,這一次,葉悠然恐怕已經是凶多吉少了吧,那麼恐怖的爆炸……再厲害估計也都成了飛灰了。

“鎮壓了這麼多年,沒想到,這血海巨妖竟然是以這樣的方式給解決了,巨妖元神給滅了,本體也就失去了作用,李家坳的擔子也終於是可以放下來了。”

爺爺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喘息了一口氣,開口說道,醜陋臉上全是一臉落寞的神情。 「主人,這裡的黑色靈力,是你能吸收的嗎?」小書看著外面漆黑的地方問道。

「吸收不了,不是黑暗屬性的靈力!」墨九狸聞言說道。

「那主人現在怎麼辦?」小書也十分無語的問道。

「先走走看吧,想辦法搞清楚這裡是什麼地方才行!」墨九狸想了想說道,說完起身選擇了一個方向,慢慢往前走,因為這裡的黑霧太過濃稠,能見度只有五米,所以墨九狸的速度很慢。

此刻,鶴站在一個城堡裡面,主位上坐著一個青衣帶著面具的男子,視線落在身邊一個巨大的光幕上面,裡面正是摸索前行的墨九狸,男人一言不發,鶴也不知道自家主子是什麼意思……

「主子,你說這……」許久,鶴忍不住的看著自家主子問道。

「跟我說說她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青衣男子不打反問道。

「啊……主子,你說什麼?」鶴聞言一愣的問道。

「所有知道的事情,都給我說一遍……」青衣男子語氣一冷的說道。

「啊……好的!」鶴急忙說道。

「主子,你是不知道她的運氣足以用逆天來形容了,當初你讓我保護她……」鶴開始絮絮叨叨的將跟著墨九狸一路來的事情,全部都說了自家主子聽,對方帶著面具,看不到臉上的表情。

但是從對方身上的氣息,鶴也感受到了自家主子喜歡聽的細節,和不喜歡聽的細節,所以有帝溟寒的地方,鶴就一句話帶過,沒有帝溟寒的時候就說的仔細寫……

果然,自家主子越聽心情越好,露出的嘴角都微微上揚了,鶴心裡有一個大膽的猜測,卻是被自己的猜測嚇了一跳……

不過他也不敢廢話,說完之後急忙拿出水壺喝了幾口水,講故事也是很累人的啊!

可是鶴都講完了,青衣男子眼神還是盯著光幕看,一句話不說,鶴也是很無語啊!

「主子,主子,萬一她走進來怎麼辦啊?」鶴擔心的問道。

「不會的,她只會走出去!」青衣男子終於開口說道。

「什麼?走出去?怎麼可能,我們的黑霧區只有進沒有……主子,你該不會是……」鶴的話說到一半忽然間想到什麼,震驚的看著青衣男子問道。

「好好保護他,我希望下次見到她,不會有任何損失,這個拿著,以後有事直接捏碎了!」青衣男子沒有回答鶴的問題,起身深深的看了眼光幕中的墨九狸,然後丟給發獃的鶴一塊令牌,身影一晃消失在原地!

隨著青衣男子的離去,鶴所在的宮殿也消失了,鶴站在黑霧的外面,這下子可以清楚看到墨九狸果然正在走向出口的位置了,可是越是清楚墨九狸要走出去,鶴的心裡就越是複雜……

再低頭看看手裡的令牌,鶴忍不住低聲呢喃道:「主子啊,你該不會是動了春心吧!可是,人家已經成親了啊,還有三個娃呢,你這樣是何苦啊……」

鶴覺得自己的主子太不容易了, 我看着爺爺的樣子,有些難過,開口問道:“這一切,您早就知道了麼?”

“李家坳傳承下來的大陣一內一外。一個控制元神一個控制本體,你太爺爺掌管本體的祕密,而我們掌控元神的祕密,這些,本來誰都不知道,我也是機緣巧合之下才知道的,原本這也沒有什麼反正每一代都有李瀟轉世控制一切。”

爺爺摸了摸我的腦袋緩緩開口說道。

“可惜,在我發現李瀟入了魔道之後。而且還和血海巨妖是同樣的魔道,我自然就不會讓我的孫子白白犧牲,我便找到你師父懇請他幫忙,鎮壓了李瀟,我本來以爲我們掌控大陣也不會出現任何問題,卻怎麼都想不到,在那之前,你太爺爺就已經收到引誘徹底墮落了……全村人都無法倖免,就算現在,我這副鬼樣子也不知道如何才能解決得了了。”

爺爺說道這裏,傷心無比:“我倒也算了。七老八十,就是可憐了你母親了。”

“爺爺,對了,我媽媽呢?”

說道這裏,我頓時擔心起來,開口問道。

爺爺搖頭說:“你儘管放心,她沒事兒的,一切安好。”

我聽了自然知道自己又被葉悠然給耍了一次,不過關心則亂,那種情況之下我也斷然不敢拿自己母親的事情開玩笑。

“那天我看到你似乎失去神智從媽媽房間之中跑出來了……”

我想起那天的事情,也是覺得古怪得很,便對爺爺開口說道。

爺爺頓時皺眉,說道:“這些天我一直都在佈置,等到時機適合才能講盤?樁拿出來。根本就沒空分身。”

我聽了,想到之前葉悠然在我面前表現咒言師的身份,自然知道,那一次我和殷明珠其實就已經着了道兒了。

想不到這女人算計這麼深,我們幾乎都算是團團都被她牽着鼻子走,可惜,葉悠然最終還是逃不過貪婪二字帶來的懲罰。

“怎麼了?法一?出了什麼問題了?”

爺爺看我沉默下來,頓時有些擔心的開口問道。

我沉默搖頭,然後看着爺爺開口問道:“你們這個樣子還有辦法回覆原狀麼?”

如果有萬一的可能我都要嘗試一次,總不能讓爺爺他們一直就用這樣的形貌生存下去。

“我知道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太晚了,暫時我還不知道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這樣的事情,不過我想也這算是上天對我們的一種考驗吧不管怎樣,總還是活着,活着就還有希望。”

爺爺顯然不願意在這個話題上過多的交談,站起身來,對我開口說道:“走。我們看看你母親去。帶了這麼漂亮一個媳婦兒回來,我們老李家可真是爭了臉了。”

我默然點頭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跟着爺爺直接過去,我也想要確定母親安然無恙,也不知道殷明珠是怎麼想的,我原本以爲她會拒絕的,沒想到。也是默不作聲跟着我一起過來,這倒是讓我在鬆了口氣之餘感到心情愉快了許多。

私底下兇巴巴的也沒有太大的關係,只要知道留面子也就是可造之才,完全可以改造的嘛。

母親並不是在家裏,而是在村口,在對着兩株大槐樹做着什麼佈置。

我有點驚訝,看着母親在哪裏不斷的將一些香蠟紙錢什麼的按照特定的方位圍繞大槐樹插好,我之前記得他們說過大槐樹是整個村子的陣眼,但是現在看來,顯然並不是那麼簡單。

我皺眉看着母親動作,隨後腦子裏面靈光一閃,說道:“爺爺,不會吧?”

爺爺笑了起來,摸了摸我的腦袋,說道:“傻小子,既然你都猜到了,還有什麼會不會的,這兩株大槐樹鎮壓的就是巨妖的本體了,現在巨妖元神已經破滅,本體已經沒有什麼威脅可言,你不是有一具銅甲屍麼,現在正好是派上用場了。”

爺爺的話讓我徹底的陷入了呆滯狀態,我一直都知道兩株太槐樹有古怪,但是怎麼想都不會想到,對於李家坳有着特殊意義的巨妖竟然就被鎮壓在村子當口的位置。

一般人估計是想破了腦袋都不可能想到這樣的事情,對此我也是隻能佩服爺爺他們想象力實在是太過豐富了一點。

“銅甲屍有什麼用處?”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爺爺開口問道。

巨妖本體相當強大,比起銅甲屍更爲強悍,但是現在就是一死物,不過肉身卻並未受到半點的損傷,你將銅甲屍召喚出來,吸收巨妖鮮血。

銅甲屍本來就是從鮮血之中得到力量,吸收巨妖鮮血,我想,對你的銅甲屍有很大幫助。

這時候我媽也走了過來說道:“法一,現在你是我們李家坳唯一的希望了,你要不斷地提升自己的實力,給我找到你父親,將他給我帶回來,帶到我的面前來,這麼多年有些事情我必須要當面問個清楚。”

母親說道這裏的時候,臉色已經變得相當的難看起來,顯然,父親當年從李家坳出走的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的。

我沉重點頭,不管上一代的人有什麼樣的恩怨情仇我都需要找到我的父親,畢竟我想不管是誰在知道自己父親尚且還在人世的時候都不會無動於衷。

我將銅甲屍放了出來,韓德也是歸位,這樣才能更好的控制銅甲屍。

地面之下的大陣已經破壞,現在,李家坳等於是並不對外設防了。也不知道會不會招來什麼麻煩。

爺爺點頭走上前去,不斷的在大槐樹四周拍打起來,隨後猛然一跺腳,說道:“李家弟子,恭請開陣!”

隨着手印的完成,地面開始顫抖起來。

兩株大槐樹竟然朝着下面凹陷,與此同時,他們中間卻有一個碩大的鐵架子升騰起來,這個鐵架子上面刻畫了各種各樣的符咒,卻並不顯得惶惶正大,反而給人一種邪氣僧僧的感覺,上面纏繞盤踞的都是一些惡鬼,連符咒的勾勒都有點像是張狂的鬼物一樣。

而在巨大的鐵架子之中便是巨妖本體。

並不十分巨大,估計有兩米搞下,八條手臂各自被粗大的鐵鏈子給鎖定,兩條碩大的奪魄枇杷勾將巨妖本體的鎖骨刺穿,整個的掉在半空之中。

即便如此,和邪神巨妖雕像一模一樣的本體仍然散發出來陣陣邪氣威壓,讓人心跳都要陡然上升不少。

“這就是巨妖本體麼……”

我看着全身上下都閃爍血紅色光澤的巨妖本體,有些震撼的開口說道。

這種感覺很難用言語表達出來,只是一眼之下就能夠體會到它具有的強大的力量和強度,這種東西給人一種他能夠將一切擋在面前的東西都徹底的撕碎扯爛一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