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只是想讓他們回信息而已,我相信他們看到短信裏的內容都會回信的。知不知道殺手的身份反而不重要,反正誰也不知道是我發的。”藍海辰聳聳肩說。

“確實,現在這些人都處於緊張狀態下,如果有人說自己找出了殺手,誰都會想知道的。”江雨煙點頭說,“那真正的殺手呢,他們會回信嗎?”

“會的,爲了隱藏自己他們必須裝的像個平民,所以他們是最積極的。”藍海辰說。

“那這跟你要找的人有什麼關係?”江雨煙還是不理解。

“嘿嘿,因爲如果是我要找的人看到這條短信,是不會回信的!”藍海辰笑着說。

“爲什麼?”江雨煙又看了一遍信息,怎麼也想不明白。

“你想想,現在那人應該已經開始懷疑我是殺手了,如果對方知道這信息是我發的,那他還會回信嗎?”藍海辰解釋。

“不會,因爲他會覺得這是一個圈套,會下意識迴避。”江雨煙說,“原來如此,你是想利用這種方法將那人排除出來。但你怎麼肯定他會知道是你發的信息?”

“因爲這信息裏有一點只有他能看懂,看懂了就知道是我發的!”藍海辰胸有成竹的說,“你再仔細看看,這條信息有什麼地方和別的信息不一樣?”

“不一樣?”江雨煙又仔細看信息,過了好一會兒才試探着說,“你是說,這信息的格式?”

江雨煙發現,這條信息的格式排列很奇怪,段落之間也很混亂。起初江雨煙覺得這是藍海辰寫作經驗少造成的,後來又覺得不對。

憑感覺,江雨煙覺得藍海辰這種人肯定閱讀量很大,寫東西也必定很在行。所以不可能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因此只有一種可能,藍海辰是故意以這種格式寫信息的!

“對,就是這種格式。”藍海辰笑着說,“這種格式與那合約上的格式是一模一樣的。我要找的那人很可能看過那合約,因此就只有他能認出來!” 藍海辰不知道合約爲什麼要用這種格式去寫,但他肯定這是獨一無二的,一般人肯定不會有意去用這種格式。

“這是合約用的格式?”江雨煙說罷又看向信息,“如果是這樣的話,只要是見過合約的人確實能夠一眼認出。”

“給我也看看。”徐淵也拿過手機看起來,“這是小學生寫的作文嗎,怎麼這麼亂?”

“但確實能讓人讀懂,合約這麼寫肯定有原因,只是我們現在還不清楚而已。”藍海辰說。

“那我們現在就發短息?”江雨煙問。

“對,而那個不回信的人,十有八九就是我要找的人!雖然我不清楚掌握我線索的人是不是已經看到了合約,但目前只能假設他看過了。”藍海辰說着找出玩家們的號碼將短信發出。

“剩下的就是等待了。”藍海辰說完緊緊盯着屏幕,江雨煙與徐淵也神情緊張的看着手機。

只過了一會兒手機便震動起來,伴隨着鈴聲的提醒,第一條信息回來了!

“有迴應了,快看看是誰!”徐淵忙說。

藍海辰翻出信息,發現回信者是冒失鬼。

“快告訴我誰是殺手!”這是信息的內容。

“還真是符合他的性格。”藍海辰看後心想。

“這招果然有用,我們繼續等。”江雨煙看後說。

沒過多久回信陸續發來,先是野熊、理科男和高鼻樑,然後是公子哥和小秦。

“只剩下兩個人了!”江雨煙盯着屏幕說。

“答案即將揭曉。”徐淵附和道。

又等了一會兒,最後一個回信終於到來,藍海辰忙翻開信息,發現是富商。

“這樣一來就很清楚了,掌握你線索的人應該就是……”江雨煙開口道。

“是張莉莉!”藍海辰接道。

張莉莉也就是中二女,昨晚懷疑胖子並最終使其致死的人。

“怎麼偏偏是她,一個最麻煩的傢伙!”藍海辰說。通過昨晚的接觸,藍海辰已經很清楚中二女是個很容易衝動的人,再說白點就是做事不經過大腦。

讓這麼一個傢伙掌握自己的線索,藍海辰的危機感又重了幾分。

“我們得快點想辦法,這個張莉莉不同於別人。”江雨煙顯然與藍海辰的想法一致,認爲中二女靠不住。

“到底是什麼人,會讓你們倆這麼想?”徐淵不解的問。於是藍海辰就把中二女昨晚乾的事說出。

“這種人必須防着點啊!”徐淵聽後也叫道。

“現在我們首先要知道張莉莉的線索指向哪裏。”江雨煙說。

“不錯,無論如何要弄清楚線索指引的地方!”藍海辰點頭說。

“中二女雖然做事衝動,但這種人也最好猜測,只要方法得當其實也不難控制。”藍海辰思索到。

“這樣吧,以張莉莉的性格現在肯定緊張的很,認爲我想要害她。如果此時有個靠山突然出現,張莉莉一定會毫不猶豫的信賴對方!”藍海辰分析說。

“所以你想成爲那個靠山?”江雨煙問,“但是我們上哪去找靠山?”

“不是有現成的嗎?”藍海辰笑道。

“你是說……蒙面?”江雨煙回答說。

“對,如果是蒙面一定會讓張莉莉覺得能夠信賴。”藍海辰點頭說。

“那我們要怎麼做?”江雨煙問。

藍海辰想了一會兒,便對江雨煙說:“咱們就這麼辦……”

過了一會兒,江雨煙拿起自己的手機,撥通了中二女的電話。

“喂?”中二女的聲音傳來,那聲音裏帶着顫抖,明顯是被嚇壞了。

“張莉莉,我是江雨煙。你告訴我,剛纔是不是有人給你發了信息?”江雨煙開口說。

“是啊,你怎麼知道的?”中二女問。

“因爲我也收到了,我們懷疑這條信息是發向所有玩家的,現在看來確實如此。”江雨煙回答。

“你們也收到了?太好了,原來他不只向我發了信息,我還以爲是我被發現了,他要騙我回應把我殺了呢!”中二女聽後說。

“他?他是誰?”江雨煙問。

“藍海辰啊,我告訴你,我已經知道了,藍海辰就是殺手,咱們一定要投他的票!”中二女忙說。

一旁的藍海辰心想果然,這個中二女已經打算殺死自己,就像當時殺死胖子一樣!

“爲什麼肯定是他?”江雨煙裝作不知道的說。

“我的線索就是關於他的,只有我能看出那是他發的信息!”

“只有你能看出來?”

“對,我在線索裏找到了一份合同……”中二女果然看過合約,她將自己看過的合約說出,與藍海辰料想中的一模一樣。

“白天的時候我越想越不對勁,覺得他是殺手,果然他就發了短信!”中二女越說越激動,最後甚至是吼出來的。

“你回信了嗎?”江雨煙問。

“沒有啊,我哪裏敢回信。”

“快點回信,問他到底誰是殺手!”江雨煙說。

“爲什麼?”中二女不解的問。

“你還沒發覺嗎?這是一個陷阱,現在藍海辰並不知道是誰掌握了他的線索,所以就用這個方法來試探!”江雨煙將藍海辰試探的方法說給中二女聽。

“怎麼會這樣……”中二女喃喃的說,“這不可能吧。”

“這不是我說的,而是蒙面!”江雨煙語出驚人。

婚後才知顧總暗戀我 “什麼,蒙面?!”中二女吃驚的說。

“對,你還記得今早的信息吧,我就是第一個解開線索的人,而蒙面是我的共有者!”江雨煙肯定的說。

“居然是這樣,蒙面說的一定錯不了……”中二女說,“我這就回信息給藍海辰,然後告訴其他人他是殺手!”

“等等,蒙面不讓你這麼做。”江雨煙出聲阻止。

“爲什麼?”

“你覺得經過昨晚的事,還有幾個人會信你的話?”江雨煙反問。

“這……”中二女啞口無言。她也明白,經過昨晚的投票,自己的信譽已經降到最低。

“所以你說了也沒用,反而有可能打草驚蛇!”江雨煙說,“你告訴我們下一步線索的地點,今晚我們幫你進一步解開線索。只要找到確切證據,蒙面就會號召大家一起投票。到時候藍海辰一定跑不了!”

“好,我這就告訴你!”中二女一聽蒙面要幫自己,高興的連忙答應。

江雨煙與藍海辰交換了一個眼神。

計劃成功了! 按照中二女所說,她在昨晚就已經找到了合約,地點是在某個高檔住宅的保險櫃裏。

藍海辰一聽便知那是藍嶽之在市裏的另一棟房子,肯定是藍嶽之將合約轉移到了那裏。

而下一步線索指向的地點則是市裏的一家高檔酒店,具體位置是三樓的一個房間裏。

雖然藍海辰不明白線索爲什麼會指向那裏,但有了這條信息,藍海辰就可以去阻止中二女繼續解開線索。

藍海辰原本以爲,中二女需要在他的幫助下才能順利知曉線索指向的地點。但這個女孩並沒有想象中那麼沒用。

“她居然自己解開了,而且無論怎麼分析這個結果似乎都沒有錯。”藍海辰心想,“但她偏偏又中了我的計,該說她笨呢還是聰明呢?”

“很好張莉莉,今晚我們會去跟你會合。你先不要自己行動,等會合後我們一起解開線索。”江雨煙對中二女說。

“好的,那我就在酒店大堂裏等你們。”中二女不疑有他,很高興的答應了。

之後江雨煙掛斷電話看向藍海辰。

“現在已經知道具體位置了,我們接下來怎麼做?”江雨煙問。

“與她會合,儘量解開她的誤會。”藍海辰說,“恐怕我們得分開行動,各自進行準備。而且我們不能一起進入遊戲,這樣會讓殺手懷疑。”

“好,具體怎麼行動聽你的。”江雨煙點頭說。

“不好意思,剛成爲共有者就讓你陪我做這些。”藍海辰說。

“不用這麼說,既然要合作我就不會在意這些。”江雨煙回答。

接下來藍海辰先驅車到線索指向的酒店探查了一番,又在附近給江雨煙找了一個藏身之處並做足了準備。然後藍海辰才與江雨煙分別,與徐淵一起去了另一個地點。

“我在這裏下車就行,你要有時間就去查一查那個教室在哪裏。”藍海辰下車對徐淵說。在車上藍海辰已經將教室的大致情況畫了下來。

“你一定要小心啊……”徐淵再三囑咐,這才驅車離開。

藍海辰看着自己的目的地,眼神中又出現一絲決然。

“張莉莉,我絕不會讓你解開線索!”

時間很快到達午夜,那股拉扯之力再次出現。這次它沒有將衆人帶入教室,而是直接進入那個詭異的遊戲區域。

藍海辰躲在隱祕的角落悄悄等待,等待殺手選擇傳送地點。

他小心觀察着四周,過了一會兒見沒有人來才放心打開手機,撥通江雨煙的號碼。

“喂,你那邊沒有問題吧?”藍海辰問,他要確認江雨煙的安全。

“沒有,這裏果然很隱蔽,殺手不會輕易選擇來找我。”江雨煙一邊回答一邊看着自己四周。

這是距離會合地點不遠處的一座高塔頂部,從這裏可以輕易看到那間酒店的全貌,以及其周邊的情況。

此時通向高塔頂部的路已經全被江雨煙鎖死,而且頂部的範圍絕對不到五十米。

也就是說,殺手根本無法輕易接近或看到江雨煙,厲鬼也不會突然出現在範圍內!

這是藍海辰的設計,擁有遊戲經驗的他清楚,平民躲藏的好不好不只在於地點的隱蔽性,也與殺手能不能輕易殺到你有關。

像江雨煙此刻的情況,就算地點並不隱蔽,在殺手的探查中也會極不顯眼。因爲想要殺死此刻的江雨煙很困難。

“我必須確保你的安全。”這是藍海辰對江雨煙的保證。

“很好,現在不要掛斷電話保持隨時暢通,我很快就趕過去。”藍海辰說。

“好,我等你過來。”江雨煙回答,然後取出一副耳機帶上。耳機與手機相連,這樣她就可以與藍海辰保持聯繫,另一邊的藍海辰也一樣。

隨後江雨煙又取出一個夜視儀與一副望遠鏡,用兩者配合着觀察四周。

這就是她今晚的主要任務,爲藍海辰做警戒工作。而與中二女的直接接觸則由藍海辰完成。

沒過多久江雨煙便看到一輛軍用越野車向這邊駛來。

“我看到一輛車,那是你嗎?”江雨煙問。

“沒錯,我已經快到了。”耳機中傳來藍海辰的聲音。

“你哪搞來這麼一輛車。”江雨煙問。

“咱們這附近有個軍事基地。”藍海辰回答說。

“好吧算你厲害。”江雨煙說完似乎又想到了什麼,“你說要是咱們一開始就在車上,進入遊戲後立刻開車跑掉,會不會比藏在某處更安全?”

“應該不會,別忘了車可不是坦克,殺手從外面可以看到我們,哪怕只是一個模糊的影子都足以召喚出厲鬼。”藍海辰回答說,“至於召喚出厲鬼後,你想想多少恐怖片情節都是發生在車廂裏就明白下場了。”

江雨煙的想法以前不是沒有人嘗試過。藍海辰記得當時厲鬼直接出現在車輛前方,車撞上去不但沒有將鬼撞飛反而自己飛了出去。

至於後面的結局就可想而知。

“我到了,周圍情況如何?”藍海辰將車開到酒店門口問。

“一切正常,可以進入。”江雨煙回答,“酒店裏的觀察不如外面方便,你一定要小心。”

“放心,我會注意的。”藍海辰說着跳下車,小心邁入黑暗的酒店內部。

中二女還沒有過來,藍海辰直接上到三樓,來到線索指向的房間前。

房間沒有上鎖,藍海辰推門而入先是在房間中忙活了一陣這才拉開窗簾,向對面塔頂的江雨煙示意。

“看到我了吧?”藍海辰問。

“看到了,很清楚。”江雨煙回答。這房間正好對着江雨煙所在的位置,,雖然江雨煙身在塔頂,但仍可以很輕易的掌握屋內的情況。

“可惜看不到走廊裏的情況,否則就能更好的警戒。”江雨煙說。

“酒店的走廊大都如此,你多注意樓梯口的窗戶就好,有人過來的話一定會經過那裏。”藍海辰回答說。

接下來藍海辰又開始在房間裏忙碌起來,爲接下來的計劃做準備。

“我一直很奇怪線索爲什麼會指向這裏。”藍海辰邊準備邊說。

“你現在身在房間裏還是沒有頭緒嗎?”江雨煙問。

“有一些,其實我前段時間來過這裏,但我還是不明白。難道我在這裏留下了什麼關鍵證據?”藍海辰思索道。

“仔細說來聽聽。”江雨煙說。

“好。”藍海辰點頭道。 “那是在咱們出去旅行之前的事,當時我參加了一個活動,與外校的人一起的那種。因爲有很多外地人,所以我在這裏陪他們住過一兩天。”藍海辰解釋說。

“你懷疑那段時間裏你在這裏留下了什麼線索?”江雨煙問。

“只有那種可能,但我不知道具體是什麼。”藍海辰點頭說,“看來只有等張莉莉過來仔細談了。”

電話裏中二女無法把線索說的太詳細,因此只有等她過來,藍海辰才能弄清楚具體的線索情況。

“注意,有人接近這裏了。”這時江雨煙忽然說道,她看見一個身影緩緩向酒店走來。

“是張莉莉嗎?”藍海辰問。

“應該是,她的穿着很有特點,不會錯的。”江雨煙說。中二女平常總是一副cosplay的打扮,很好認。

“好,那準備按計劃行事。”藍海辰說着也已經準備完畢,他離開此處走進隔壁房間,悄悄留意着外面的情況。

同一時間,中二女小心翼翼的走進酒店。她看着前方黑漆漆的大堂,心中有些發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