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和三老聯手之下,蒙面人和二弟都被擒住,可是他們當時就服毒自盡了。我不知道老二怎麼有那麼狠的心,不放過別人的命,連自己的命也不放過。那時,保明才五歲。老二臨死之前,只恨瑜亮不能並世,唯一的要求就是替他保留這根獨苗。爲了幫中的穩定,我和三老商量以後,對外宣稱受到外敵暗算,老二力敵不過,中彈身亡,一個月之後,保明的母親也失蹤了。我…”諸葛青峯的語氣漸漸軟弱下來。

王楓正在感嘆世事的無常,忽見諸葛青峯臉上泛起一陣奇異的綠色,身子癱軟在座位上,再看諸葛新明,臉上也一樣泛起奇異的綠色,雙眼恐懼地瞪着王楓,嘴巴張開,似乎要說什麼,但終於沒有說出來,身子一歪,摔在地上!

王楓看着兩位綠油油的像開春的嫩樹葉一樣的臉色,自己的臉色也同樣綠意盎然起來,腳上似乎吃不住勁,緩緩地坐在椅子上。

一時間,客廳裏春意融融。

諸葛青峯他們雖然渾身無力,眼睛還是能夠睜開的,腦子還是清醒的。看見進來了四個黑衣黑褲、短髮、墨鏡的精幹男人,排成兩排,作成一個夾道歡迎的架勢。王楓有點鬱悶,有沒有搞錯?大晚上的,還帶墨鏡?黑社會也不是這麼個黑法,這整個一個黑瞎子!

隨後又進來兩個漂亮女子,看樣子才雙十年華,穿一身天藍色的職業外套,也走到精幹男人隊伍的末端分開站在兩旁。王楓聽見一陣細細碎碎的鞋跟踢踏聲傳來,一個白衣白裙,頭戴面紗的女子嫋娜地走了進來。王楓想,大廳開了染坊,綠、黑、藍、白,已經湊齊了四色,潛龍幫以後要改行做染料生意了,

“小清?!”

諸葛青峯嘴巴囁嚅了幾下,兩個字在心裏發出好幾遍,就是無法衝出喉嚨,無法把包含在這兩個字中的疑問、憤恨、失落、痛苦統統都砸向那個女子!

“諸葛青峯,別來無恙啊!”

那女子大馬金刀地在椅子上坐下,左右打量着幾個因爲中毒而渾身無力的男人,咯咯地笑了起來,她那銀鈴般的笑聲充滿了女人妖異的魅力,似乎她只是一個調皮搗蛋的小女子,看熱鬧來了,眼前的這一切都與她無關。

“哦,我忘了,你講不了話。”那女子歉意地笑笑說。“諸葛青峯,我該叫你諸葛幫主呢,還是叫你大伯子?”

王楓馬上明白過來了,進來的女人肯定就是諸葛青峯的二弟媳婦,諸葛保明的母親,神祕失蹤的那個女人。今天是爲夫報仇來了,呵呵,老套的復仇故事哦。今天居然讓我看上了一幕大片,運氣是不是太好了?回去馬上買彩票。

“你,給他打一針,讓他說話。”女子對身邊的男子囑咐了一句,又轉向諸葛青峯,溫溫柔柔地說:“呵呵,大伯子,今晚過得怎麼樣?開心吧,快樂吧。”女子拿起桌子上的酒瓶。“咂咂,五十年珍藏的茅臺,從我那個該死的公爹手裏繼承下來的吧?好東西都讓你佔了,居然開了三瓶,真是大手筆,沒見你這麼大方啊?今天有什麼喜事,說來聽聽,也讓我樂和樂和。哦,我知道了,”女子走到諸葛青峯身邊,伸出細長白皙的手指輕輕撫摸着他的頭髮,那一霎那間的溫柔,讓王楓產生了一個錯覺,以爲諸葛青峯和這個女子纔是一對深情相愛的情侶。“你是給我擺接風宴的,你好壞啊,明明知道我的酒量不行,你不知道這個酒後勁很大嗎?是不是想灌醉我好圖謀不軌?你真的是沒有教養,這麼多年了,我以爲你人模狗樣地當了十幾年潛龍幫的幫主,總該多少學點仁義道德、禮義廉恥了,沒想到還是那副強盜模樣。女士還沒有到,你們就先開席了,太沒有禮貌了!”話音剛落,女子輕輕一扯,一縷花白的頭髮連着血絲從諸葛青峯的頭上扯了下來。女子哈哈大笑着,走到椅子旁邊。

“富貴不還鄉,猶如錦衣夜行,我一肚子的得意,若是面前只有幾個啞巴,豈不是要憋悶死我。所以我開恩讓你們能講話。我倒是想看看,”最後一句話,女子一字一頓地說了出來,忽然聲音調門陡高,變得尖利而悲嗆起來,“你還要怎麼狡辯?”

“小清,你終於回來了…”女子進屋後,諸葛青峯開始以一種自言自語的方式,在心裏說着這句話,他知道自己現在無法說出來。可是當發現自己突然大聲地把這句話講了出來時候,他尷尬地頓住了。

女子身子輕飄飄一動,欺近諸葛青峯,揚手甩了他一個大耳光。“呸!這兩個字也是你能叫的嗎?你以爲你是誰?你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潛龍幫幫主嗎?你只是一堆臭狗屎!諸葛青峯啊諸葛青峯,你也有今天,看見你像一堆臭狗屎一樣堆在椅子上,我真噁心!”這最後四個字一出口,伴隨着女子的一口痰“噗”地吐到了諸葛青峯的臉上。“當年你殺了我丈夫的時候,你得意吧,高興吧,是不是覺得除去了心腹大患你就可以爲所欲爲了,告訴你,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我從逃離潛龍幫的那一天起,我就對自己發了毒誓,這個仇我一定要報,潛龍幫早晚要落在我的手中!”

諸葛青峯任憑女子的唾沫混雜着頭上留下的鮮血在自己臉上淌了下來,神色肅穆地說:“弟妹,我諸葛青峯心中無愧,天地自寬,我所作所爲,對得起列祖列宗,對得起潛龍幫,對得起二弟,對得起你,也對得起保明。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二弟的事情完全是他自作自受,要不是他心存不軌,勾結外敵來刺殺我,我們還是一對好兄弟,共享這繁華世界。即使他做出了這樣的叛逆之舉,我當時也並沒有想要取他的性命,他是服毒自殺死亡。你處心積慮地搞出這些名堂,只是逆天行事,得不到善果的。”


“哈哈,真是好笑,叛逆?這個潛龍幫本來就是他的,何來叛逆一說?要不是他,憑你這個窩囊廢,潛龍幫早就讓別人吞併了。我知道,他是服毒自殺,要不是你,他能服毒自殺嗎?這筆帳當然要算在你的頭上。我遺憾的是,你的運氣太好,他當時怎麼沒能殺了你!”

“我承認二弟雄才大略,是個人才,但是,你知道父親是怎麼評價他的嗎?他是個梟雄,但不是英雄!潛龍幫交到他手裏,父親不放心,我也不放心。父親親口告訴我,老二殺戮太重,心機太強,要我多多調理他,我唯一的錯誤就是沒能把他挽救過來,唉,悔之晚矣。弟妹啊,你這樣做,保明一個好好的孩子也毀在你的手上了。”

“說得多麼動聽,多麼冠冕堂皇啊!你把諸葛家的虛僞發揮得真是爐火純青了,什麼梟雄,什麼英雄?都是狗屁!保明是我的兒子,我會讓他得到他真正想得到的東西。潛龍幫算什麼,我還沒有看在眼裏,我要的是整個世界。這是老二的遺願,也是我畢生的追求,是我生命的支撐。沒有什麼能夠阻止我!他不行,你也不行!”

諸葛青峯何等人物,馬上從女子的話裏聽出一點特別的意思來,他的神色漸漸凝重起來。“弟妹,十幾年前的事情是不是你在後面搞鬼?這十幾年來,我一直在想,是什麼使得二弟下如此狠心,二弟再膽大包天,對我這個大哥還是比較敬服的,現在我明白了,要不是你在枕頭邊蠱惑,他絕不會幹出那些事情來。你開始接近我,是不是也是爲了你的陰謀?你從來就沒有真正喜歡過我們兄弟?”

“你們兄弟?哈哈,瞎了眼的女人才會喜歡上你們,要不是潛龍幫,我連正眼都不會瞧你們一眼。你說得對,我接近你,是不懷好意的,只不過你那個愚蠢的兄弟也喜歡上我了,你爲了所謂的兄弟之情,把我當作物品一樣推給了你們家老二。要不是我在後面**,你們家老二哪有那些本事,那種勇氣。愛情的力量真的是很強大啊!諸葛青峯,事情到如此地步,要怪就只能怪你,如果你不把我推出去,我就名正言順地成了幫主夫人,我會好好地輔佐你,去佔領這個世界,控制這個世界!你兄弟也會活得好好的。你承認吧,你兄弟的確是死在你的手上!你現在後悔了吧,後悔當初沒有殺了我,後悔居然把我偷偷放了,是不是我的魅力無法抵擋啊?哈哈,我特別喜歡看你懊喪的樣子,”

“我的確後悔,後悔看錯了你這條美女蛇。二弟啊,你真的不值啊!”

王楓有滋有味地聽着傳奇,居然還有這麼多的故事,這女人居然還是諸葛青峯親手放走的,事情越來越好玩了。

身邊的一個男子在她耳邊說了幾句什麼。女子從男子手裏接過一把手槍,穩穩地對着諸葛青峯說:“警察就要來了,我沒時間與你廢話了,你到陰間與我那個死鬼理論去吧!”

“等等,這裏發生的事情我早已報了警,省公安廳長將帶人過來,你就不怕警察嗎?”

“說起這些,我倒是要謝謝那些不知死活的傢伙,幫了我這個大忙,黑幫火拼,潛龍幫幫主當場斃命,這個新聞標題你還滿意吧。”

“好吧,我爲魚肉,你爲刀俎,我無話可說,只是請你答應我最後一個請求,這個叫王楓的年輕人與此事無關,請你放過他。”

“他,你要我放了他?要不是他,我兒子怎麼會受傷呢!呵呵,他是多麼好的一隻替罪羊啊,在警察面前,我的理由更充分了,王楓與潛龍幫幫主的二公子,因爲一個女子爭風吃醋,將潛龍幫十幾個人打成殘廢,晚上在潛龍山莊與諸葛青峯的談判中,在酒中下毒,企圖毒殺潛龍幫幫主,以絕後患。諸葛青峯,這套說辭怎麼樣?”

啪啪啪,女子只聽得幾聲清脆的掌聲從身邊傳來。“說得好,說得好。我對你佩服得真是五體投地,只是我有一個疑問,不知當問不當問。”

“你要問什麼?”女子看見王楓,不知不覺地放鬆了警惕。王楓的精神勝利法在很多緊要關頭真是無堅不摧。

“既然你們已經計劃好了,爲什麼還要你那個寶貝兒子來耍寶呢?白白地傷了兩隻胳膊。”

“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你功夫了得,今晚的行動你是一個變數,我只好臨時安排,讓保明藉着諸葛增明的事向你發難,在與你挑戰的時候,名正言順地除了你,可惜諸葛青峯這個王八蛋這麼袒護你。保明也算爭氣,來得及對你開了一槍,也讓我知道了你的真實本事,連子彈都能接得住,了不起,咂咂,真是了不起。”

“你才真的是了不起呢。我再厲害,還不是成爲了你的階下囚。”

“是啊,我發現了這一點,只好改變計劃,幸好我還帶有非常有效的毒藥,無色無味,滋味不錯吧,我看你還怎麼接我這顆子彈!這種毒藥…”女子說到這裏,陡地張大了嘴,目瞪口呆地看着王楓。“你,你怎麼能說話了?怎麼能動了?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女子身邊的男子發應非常快,王楓的精神力一放鬆,他馬上閃電般地掏出槍來,對着王楓的腦袋就是一槍!

說時遲,那時快!王楓右手輕輕一舉,啪啪幾聲槍響後,王楓左手一個手刀劈在男子的脖子上,男子悶哼一聲,倒在了地上。只見那幾顆彈頭在空中滯留不動,王楓輕輕一吹,彈頭噼裏啪啦掉在地上。

王楓鬼魅地在廳中轉了一圈,等他回到座位坐下時,門口的那幾個都已經委頓在地上。

諸葛新明躺在地上,身不能動,口不能言,只有眼睛的功能還保留着,看着王楓的表演,他樂滋滋地想,這傢伙玩什麼呢?黑客帝國?!看不出來,他的表現欲還是很強的,這幾個動作非常瀟灑流暢,可以騙不少MM,改日一定要找個關係讓他去拍一部電影,就拍言情加動作片,肯定會紅透半邊天。

當朱廳長帶着一干警察到來的時候,一切都已塵埃落定,至於怎麼處理這些人,就是諸葛青峯和朱廳長他們的事情了。廳裏的那女人和她帶來的幾個人都有點傻傻的了,該記起的都記得起來,不該記起的就都忘了,說起話來自然就有點前言不搭後語。弄得審問的警察一肚子無名火。

解毒的事情王楓只好代勞,不過王楓解毒的方式比較霸道,他是用純能量洗滌中毒者的經脈和腸胃。毒是解了,人也耗損得夠戧,這後來有好幾天諸葛青峯父子倆不能正常上班。不過他們也因禍得福,經過王楓這一陣瞎折騰,經脈也無意中拓寬了,對練功的好處那時非常非常大的。

順便說一句,那三個長老在地下室找到了,臉色與諸葛青峯一樣綠油油的。 三日後,華星科技集團公司成立了由陳曉飛帶隊,王楓、陳文軍、姜巍、劉鵬飛等八位技術人員,外加辦公室一個工作人員組成的十人隊伍浩浩蕩蕩地登上了去BJ的早班飛機。

會議是在天湖國際會議酒店舉行。

這次到了會場,陳曉飛才發現會議的規模比他想象的還要大,從會議手冊上看,軍方這次來了五個人,顯示出對這個事情的高度重視。他們分別是:總裝備部科技委委員萬子華院士,總裝備部XX局李東昇副局長,總裝備XX局吳嚮明總師,總裝備部XX局XX處石磊處長,總參謀部XX局信息安全中心李巍主任。軍方的態度很好猜測,應該很中立。他們從安全的角度出發,是非常渴望有這麼一款軟件,在明天的會上,他們可能是最挑剔的,但是如果贏得了他們的首肯,從他們那裏獲得的幫助和利益將是最大的。

地方科研院所和部委的人也來了不少,陳曉飛打量着名單,都是些老熟人啊。科學院系統軟件所趙敬磊院士,這個名字聽起來很女人,實際上他是個男人,老男人。聽說他正在帶領一個團隊在Windows上進行辦公自動化套件的開發,與我們這個系統有着很微妙的關係。不知這個老滑頭在明天的會上會說些什麼。

QH大學軟件工程學院黎昆教授,HB省的HZ科技大學袁志教授還有BD大學的錢宇偉教授,這都是些老朋友了,平時沒少在一起合作,黎昆教授的研究方向是網絡安全,公司的姜巍還是他的學生呢。這些人應該是自己的夥伴。

還有國家部委的幾個人,包括國家信息產業部XX司陶明副司長,國家信息中心曹利華主任等,這些人不好說,多年官僚出身,立場搖擺不定。

還有幾個獨立軟件開發商,這些人都是競爭對手。其中以天智軟件公司最爲突出,聽說他們也在開發微機上的操作系統,比他們早起步一年,並且還獲得了民口863的經費支持,他們和華星是真正的冤家。按說他們起步早,經費又有支撐,他們公司的技術總監秦志飛還是民口863信息技術領域的專家,這個系統的開發就是由秦志飛負責的。而華星完全是自籌經費進行開發的,團隊實力看起來也沒有天智的強大,這個系統無論如何都不應該由華星先搞出來啊。

陳曉飛參加這種評審會已經是非常有經驗了,每次參會前把所有與會專家的能力、態度搞清楚是一件很有必要的事情。再好的產品,如果專家沒有搞定,任由他們空口說白話,很可能就會陷入萬劫不復的險境,生生地被打入冷宮。不過對於明天的會,陳曉飛還是很有信心,他的信心的關鍵支撐就是王楓。

從專家組成來看,這個專家組應該還是公正的。評審組組長由萬子華院士擔任,有這個鐵面無私的老專家掌舵,陳曉飛自信翻不了船。

與陳曉飛的志得意滿相比,天智軟件公司的秦志飛卻是有苦難言,當初開發操作系統這個硬骨頭他其實是不想接的,明眼人都知道,在個人計算機上,Windows是一統天下,很難撼動其霸主地位。國家雖然一直想扶持國內的軟件商開發自主知識版權的操作系統,但是收效甚微,操作系統的開發投入很大,商業利益卻很渺茫,因爲有微軟這個巨人攔在前面。

雖然天智軟件公司的系統軟件部是國內系統軟件開發最爲強大的團隊之一,秦志飛在迫於**的壓力接下這個吃力不討好的差使後,就把全部精力投入了進去。秦志飛與其說是在完成任務,不如說是在捍衛榮譽。 影帝大明星 ,然後再申請經費,慢慢地做下去,也不會吃什麼虧。至少國產操作系統的這面旗子是在自己手裏抗着,這也奠定了他在國內系統軟件界的地位。

出發前,秦志飛的助手肖豔萍問他,對華星這個系統的看法。秦志飛不屑地笑笑說:“譁衆取寵,完全是譁衆取寵,三個月的時間開發出操作系統,這是不可能的,就算是讓微軟來做,它也不可能,華星還能比微軟強大?你看看這個團隊,沒有幾個全國知名的專家,在業界,陳文軍還算有點名氣,可是聽說系統的開發還不是由他主持的,是一個叫王楓的小年輕,一個工作僅三年的本科畢業生,簡直是胡鬧嘛。華星是瘋了。”

肖豔萍說:“我倒是奇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問題,華星靠什麼東西能熬過會議的評審呢?難道他們一門心思就是來出醜的嗎?”

秦志飛沉吟道:“是有點奇怪,陳定國和陳曉飛這對父子都是很沉穩的人,不會做這麼冒進的事,聽說他們還投入幾個億成立了一個華星科技集團公司,專門來進行這款操作系統的開發和市場運作,難道他們不怕這些錢打水飄?嗯,有問題,我們不能掉以輕心。國產操作系統的這面旗子,我們還是要緊握在自己手裏。”

會議還沒有開始,幕後工作就緊鑼密佈地開張了。吃完午飯,專家都陸陸續續地到齊了。下午,陳曉飛、 豪門前妻:顧少鬧够沒 。正說着,就聽得門鈴響了,三人對望一眼,不知道誰會在這個敏感時候前來拜訪。他們計劃在陳曉飛把評委的特點、傾向、立場向王楓說明清楚後,再去拜訪幾個關鍵的人物。按說,只有他們去拜訪那些評委,沒有理由別人來拜訪他們啊!

陳文軍起身去開了門。迎進來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陳曉飛認識他,正是科學院系統軟件所的趙敬磊院士。陳曉飛很詫異趙院士的來訪,一邊揣摩他的來意,一邊熱情地歡迎。

趙院士打量着房間裏的幾個人,這個時候一起討論的肯定都是華星的關鍵人物,陳曉飛和陳文軍他都認識,另外一個年輕人很陌生,他是什麼人?爲什麼也會在這裏?趙院士藏起滿腹疑問,與幾位一一握手。

“陳總,我是來先睹爲快的哦。聽說華星在你的領導下,開發出了我國第一個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操作系統,真是難得,難得,可喜可賀啊!”

“能得到趙院士的誇獎才真是難得呢,明天的會議,趙院士要多多指教啊!”陳曉飛說。

“你們呈送給軍方和國家部委的報告我也看過了,我很期待,也非常看好。我們以後應該會有很多的合作機會。”

“我們一直都在精誠合作,以前得到了趙院士的許多幫助,華星是非常感謝的。我們的合作肯定是長期的。”陳曉飛又半開玩笑地說道:“趙院士的科研經費多得花不完,讓我們替您花花怎麼樣?”

“嘿嘿,小滑頭,這幾年我沒少給你錢,怎麼,又看上了我哪一個東西?”

“不如把你們的辦公自動化套件讓我們來做吧。”陳曉飛露出小狐狸般的笑容。

“想得美!不過,我正想與你們談談這事呢。”趙院士開始字斟句酌地說起自己的來意。“看來你們都知道了,我正在開發Windows上的辦公自動化套件,可是,這款軟件前景堪憂,與微軟的Office套件相比,在Windows上前途不大。現在,你們搞出來一個新的操作系統,給了我一個機會,我想把這個辦公套件移植到你們的騰龍上來。並且,以後辦公套件的工作重心完全向騰龍轉移,基本上想放棄在Windows上的開發。”

“這是一個大舉動啊!”陳曉飛有點遲疑,原來他們也計劃在騰龍上開發辦公套件產品,可是突然冒出來趙院士這個建議,他也有點拿不定主意,他朝王楓瞥了一眼,繼續敷衍着。“那你們在Windows上的工作不就都浪費了嗎?這是一個很重大的戰略決策。不過,還是非常感謝你們看得起騰龍系統。”

趙院士見陳曉飛說話遲遲疑疑,並且一邊講話一邊卻朝那個年輕人看,難道這種事情還要那個年輕人做主嗎?

趙院士猜對了。公司剛成立的時候,定下的宗旨是,公司在科研方向上的選擇和定位完全由王楓決定。

王楓也在考慮趙院士的話,王楓原來是有開發辦公套件的打算,不過,趙院士想移植自己的軟件也無所謂,如果他真的做得很好,這個市場也可以讓給他,反正華星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少這麼一點也無所謂,如果他做得不好,自己再做也不遲,既然他想與華星捆綁在一起,以後他就得隨着華星的大棒轉,操作系統在手,纔是最關鍵的。華星目前還很弱小,結交這麼一個強大的盟友,對華星有益無害。想通了這點,王楓接過了陳曉飛的話。

“趙院士的想法我完全贊同,不過,留給你們的時間可能不多,因爲,騰龍的上市需要許多相關軟件的支持,如果你們能及早開發出優秀的辦公套件,我們可以放棄自己的開發計劃,把這塊市場讓給你們。”


趙院士見王楓出來說話,雖然已有了些心理準備,但還是很吃驚,公司的大方向應該是由陳曉飛來作出決策的,他看起來象個技術人員,怎麼能作出這麼重大的戰略決策呢,聽他說話的口氣,完全不是建議,而是決定。

陳曉飛看出了趙院士的心理活動,笑着說:“趙院士,我剛纔可能介紹得不夠詳細,我再次介紹一下,這是華星科技集團公司的副總經理兼技術總監王楓先生,公司在科研方面所有重大決策完全由他做主。”

趙院士這才真正地重視起王楓來,他是什麼人呢,陳定國把這麼大一個公司的戰略決策交給這麼個年輕人,不會是兒戲吧。不過,王楓話裏的意思他也聽出來了,華星已經賣了一個很大的人情給他,如果他沒有抓住這個機會,那就怨不得華星了。

趙院士已是個快要成精的傢伙,他也立即給華星賣了一個人情:“謝謝,我們以後就綁定在一條戰船上了,我建議你們今天去拜訪一下軍方的萬子華院士,我跟他很熟,我給你們引薦吧。” 當系統軟件所的趙敬磊院士在與華星商量合作大事的時候,天智軟件公司的秦志飛也沒有閒着,他與其它幾個獨立軟件商正在商討對付的辦法。

“原來我們幾家軟件公司是多足鼎立的情況,如果華星的騰龍推上市場,他們以後就會一足獨大,我們的日子就不好過了。”秦志飛一開始就把其它幾家軟件公司和自己捆綁在一起。

“沒那麼容易吧。”說話的是銀盾網絡安全公司的技術總監鄧華軍。“騰龍一上市,首先面對的是微軟的壓力,他能不能打開市場還兩說呢,再說,就算他們能佔據部分市場,那也會把他們的精力全部牽扯進去,在其它方面可能無暇顧及。這不正是我們的機會嗎?秦兄不用杞人憂天。”

“你想得太簡單了,”秦志飛冷笑一聲道:“騰龍號稱網絡安全是他們的一大亮點,如果真的這樣,你們的業務還有多大的市場?”

“不會這麼恐怖吧。”專做中間件的慧橋公司總經理董建超說,“我們還是先搞清騰龍的底細再說吧。嘿嘿,聽說這個騰龍系統他們只做了三個月,你當是小孩子過家家啊!秦兄,你倒是要小心哦,你現在做的東西與華星撞車了。”說完,董建超幸災樂禍地笑了起來。

“我們去拜訪一下萬子華院士吧,當初正是萬院士鼓勵我們做操作系統的,我們去聽聽他老人家的意見。”秦志飛見話已變了味道,知道幾個公司之間一直都存在競爭,現在也很難結成堅固的聯盟,於是就轉移了話題。不過,這些公司從自身利益考慮,也肯定不會站到華星一邊的。

秦志飛帶着兩個人剛到萬院士的門口,卻發現趙院士帶着陳曉飛他們也過來了。

“巧啊,陳總,你們也來拜訪萬院士?”秦志飛樂呵呵地打招呼。

“是啊,只是不知道萬院士的房間能不能容下這麼多人。”陳曉飛也是笑嘻嘻地回答。

還沒有等他們按門鈴,萬院士的門已經開了,出來的是石磊處長。他看着門口的衆人說:“萬院士聽見你們說話了,都進來吧。”


衆人跟着進屋,發現萬院士住的是一個大套件,會客室很大,完全坐得下,軍方的幾個人都已經在裏面了。

“呵呵,這麼整齊,看來明天的會要提前開了。”萬子華開着玩笑。

王楓打量着萬院士,這是一個瘦小的老頭,有着一雙與他的年齡不相符的明亮的眼睛,銀白的頭髮顯示出他的胤智,薄薄的嘴脣緊抿着,顯示出他的意志,這是一個很自信,也很有主見的老頭。

“我們是來聆聽萬院士教誨的。”秦志飛仗着與萬院士關係密切,首先開口了。“ 隱婚深愛:總裁寵妻無度 ?也對我們這些小公司今後的發展做些指導。”

“你們還是小公司啊?”萬院士笑道:“國內首屈一指的幾家大軟件公司今天到了一半,科學院和高校的幾個領軍人物也將與會,真是軟件界的盛會啊!感謝華星給我們創造了這個機會。小秦,華星的陳總也在這裏,正主兒到了,我可不能喧賓奪主,讓陳總他們說說吧。”

“萬院士,明天的時間就全是他們的了。今天還是先聽聽您老的意見吧。”秦志飛可不願意給華星這個私下交流的機會。

陳曉飛正準備趁機會把這個系統給萬院士好好說說,正好軍方的人士也都在,這樣的機會難得。見秦志飛如此不客氣地說話,心裏有點冒火,可是當着衆人的面也發作不得,從萬院士稱呼秦志飛叫小秦,而稱呼自己叫陳總,傻子也能聽出誰疏誰親,陳曉飛也知道秦志飛的操作系統正是萬院士鼓勵他搞的,只好笑笑說:“是啊,萬院士,我們也很想聽聽呢。”

“陳總,恕我自言。”萬子華在說到科學問題時,就非常認真了。“我看了你們的報告,看得出來你們是花了大功夫的,體系結構和思想也非常優秀,很有特點。如果真的做出這樣一套操作系統,我看比微軟的Windows要強。小秦啊,你們碰到對手了,從體系結構來看,騰龍確實比你們先進啊!”

秦志飛本來是想讓萬院士貶貶華星的騰龍,他知道萬子華的直爽脾氣,一向是有什麼說什麼,沒想到一開始給自己吃了個窩脖,臉有點泛紅。不過,敏感的他也聽出了萬子華的潛在意思。於是說:“是啊,我也是很服氣的,看來華星的總體很強嘛,如果按照這個總體思想來做,結合天智強大的軟件開發團隊,我們有信心兩年之內開發出一款優秀的操作系統軟件。”

秦志飛一番話給陳曉飛挖了好幾個陷阱。一方面,他對華星三個月做出的騰龍表示出了懷疑,另一方面,他暗指華星的團隊力量比不上天智。


陳曉飛也不動氣,笑笑說:“那就不勞秦總監大駕了,我們華星已經把它做出來了。明天的評審會上,我們將給各位專家演示這款軟件。”

萬子華皺着眉頭說:“陳總,你們真的已經做出來了?這麼快?真是難以置信。我很佩服你們的勇氣,在國家沒有經費支撐的情況下,自籌資金投入這個領域。不過,開發操作系統的投入是很大的,當初863支持天智做的時候,給他投了好幾千萬。”

“我們投資了幾個億用於操作系統開發。”陳曉飛驕傲地說。其實,開發騰龍沒有用多少錢,時間很短,人員也不多,經費大大地節約了下來。

“很有魄力!相信國內公司有你們這種魄力的不多。”萬院士繼續皺着眉頭,好像在想些什麼。“但是從你們的計劃書和人員表來看,時間是不是太短了點?人員也是不是太少了點?這樣做出來的東西經得起考驗嗎?恕我直言,你們的人員隊伍中也沒有什麼資深的專家啊,誰來給你們把關?”

陳曉飛乖巧地接過話來:“我們這不就是請你們這些大專家來把關了嘛!明天的評審會上,還要請你們多提寶貴意見啊。”

趙院士見話題有點不對頭,忙**來說:“萬兄,我與他們交談過,對他們的產品還是很看好的。我想華星也是國內的大公司,不會拿一些花架子來糊弄我們這些老頭子吧。”

萬院士的眉頭稍稍舒展了,他對陳曉飛說:“好,好,今天能不能讓我們先看看,我有點急不可待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