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大爺好像存心戲弄我似的,好整以暇的整理著衣裳,又變得不慌不忙起來,對著我打趣道。

嘿!這老頭兒心眼兒還挺小的,還說我是木魚的命,我看他也差不多,要是揍得過他的話真想踹他兩腳。

可惜這想法是永遠不可能實現了,干不過……。

好吧,既然他又不急了,該急卻變成了我,可是我急也沒用啊,我又想起他說過的一句話來,當時我沒注意,但可能是因為知道自己還能活之後,心情突然放鬆下來,所以腦海里就突然劃了一下,於是我問他,我說:「大爺,您之前說您一百多年前就試過了是什麼意思?」

當時我大爺是這麼說的,他說:「所以小麗,你不要怪我,我真的救不了你,一百多年前我就試過了,我無能為力……」之前這句話我只聽了前半句,後半句是真沒注意聽,當時我想既然我大爺酆都之主都救不了我,那我是真的沒有希望了,所以自然而然的懶得聽他多說,現在我才想起來,這句話里好像還包含了別的意思,什麼一百多年前?那時候我還不知道在哪兒呢,什麼亂七八糟莫名其妙的?

我大爺應該不會說一句沒用的廢話,相反的,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有一定的暗示在裡面,就像三年前他對我說的那些一樣,看似也是亂七八糟莫名其妙的,但和他在酆都城裡相遇之後我才知道他說的那些話是多麼重要。

這句話會不會有什麼暗示在裡面呢?這些老頭真是尿性,好好說話不行嗎?非弄得像猜啞謎一樣,事後又罵你說:你悟性怎麼那麼差?你怎麼那麼蠢?你怎麼那麼不爭氣……?是個正常人都猜不到他打的什麼啞謎好嗎?所以為了不被他罵,我覺得還是有必要問一下。

誰知道我大爺聽我問他這話突然又變了臉色,原本笑眯眯,精明無比的國字臉瞬間切換成了憨厚老實不知所云的樣子,對我說:「什麼亂七八糟的,我說過這話嗎?」

「你說過。」我對他點頭:「所以你這話應該不會有什麼暗示在裡面了吧?」

「左右,」我大爺突然大喊了一聲:「讓他滾,趕緊滾,不要讓我看到他……。」

二三十個大漢又出現了,就像憑空出現的一般,一出現就把我圍在中間,然後七手八腳的把我架了起來,我只覺得眼前一片白光閃過,眼前能看清東西時已經出現在了酆都城的上空,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往城門方向飛去。

我想開口說話,一開口卻感覺嘴裡灌進一陣狂風,舌頭都被吹的打了捲兒,想說話也說不出來。

我大爺的聲音突然在我耳邊響起,他說:「小麗,你還陽不可避免要走回魂路,記住,不管看到什麼聽到什麼都不可回頭,看著出現在你前面的燈,那是你爺爺在陽間為了點的引魂燈,跟著它走就能出去。千萬記住,不管看到什麼聽到什麼都不要回頭,直到你的意識陷入昏迷,那時候才是真正的還陽,否則誰都幫不了你了,包括我也無能為力,千萬切記…切記…。」

我大爺的聲音像是從耳邊響起,又像是從我腦海里響起一般,我又想開口說話了,我想對他說一聲謝謝,可一張開嘴不出意料的又灌進一陣狂風來,於是我感激的看著酆都城的方向,心裡說了一句:謝謝您,大爺……。也不管我大爺是否能聽到,我徹底放鬆身子,任憑自己飛離酆都城,越來越遠。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此時此刻的我腦海里突然冒出這麼一句不倫不類的詩詞來。

看著下方綠草芬芳,花鳥和諧,猶如突然置身世外桃源一般,死而復生本就是快意十足的喜事,眼前又是這般模樣,我的心情頓時變得十分暢快,真箇春風又得意,爽的無以復加。可惜沒有一匹青蔥駿馬,有些不稱景。

也不知道我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只記得我被二三十個大漢架起之後,我就出現在了酆都城的上空,然後我大爺的話傳進我的腦海,我整個人便不受控制的往城門方向飛去,酆都城很大啊他大爺的,哪怕我飛起了老高,也看不到它的另一邊在哪裡,城門上方的灰色雲層里好像有什麼東西,我飛過的時候看了一眼,竟是一塊兒會發光的石頭,上面寫著三個金黃色的字體:鎮魂石。

我隱約覺得,恐怕之前讓我莫名其妙靜下心來的神秘力量就是出自這塊兒石頭了吧。

來不及仔細打量,我速度奇快的飛過了城門,又來到了之前排隊的地方,下方的隊伍依舊很長,隊尾那裡一如既往的亂作一團,兩邊紙人模樣的陰差手中的鞭子一頓揮舞,伴隨著一陣陣讓人頭皮發麻的鬼哭狼嚎之後才又安靜下來。

到了來的地方了,沒想到我從哪裡來,還是得從哪裡走,拜拜了您吶,老子走了,我對下方長長的隊伍用力揮揮手,神情中透露著的應該是極其欠揍的小人得志一般的神色,不過它們也看不到我,看到了也拿我沒辦法,有本事飛上來打老子啊,哈哈!都說上面有人好辦事,這下面有人也十分的舒爽嘛!!!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人們辦什麼事兒的時候總是喜歡走後門了,因為這種感覺,這種待遇,真的沒話說。

……。

趾高氣揚的飛到隊尾上空,像是穿過一層薄膜一樣的感覺,眼睛一閉再一睜,彷佛置身仙境一般,只見藍天白雲,鳥語花香,與之前陰沉沉的景象完全不同,天空沒有太陽,但就是有一種暖洋洋的感覺,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氣中似乎還帶著香味似的沁人心脾,這一刻我才有一種自己還活著的感覺,甚至比活著的時候還要舒服。

我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了,雖然我還是飄在半空,但是我能活動,甚至能輕微的控制方向了。

遠處的天邊出現了一盞燈,忽明忽暗若有若無,那應該就是引魂燈了,那這條路應該就是回魂路了吧。

雖然我大爺最後還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但是那都不重要了,是啊,一切都不重要了,我還能還陽,我爺爺也還活著,他為我點亮了引魂燈,這就夠了,大家都沒有死,這就是最好的結局。

我決定了,等我回去之後我要好好活著,不用等到來世,這一世我就要好好報答我爺爺,我還要當著宋貂的面對她說我愛她,我要和她談一場平靜卻不平淡的戀愛,和她結婚,和她生孩子,讓我爺爺早早的抱上重孫子。

宋貂是妖?是妖又怎麼樣?許仙和白娘子都能結婚生下許仕林,老子憑什麼不行?我甚至連我和宋貂將來的孩子叫什麼名字都想了幾個,可惜都不太滿意,我決定了,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查查字典,弄出幾個好聽的名字來,男女都要有。

至於我大爺說的什麼一百多年以前,那些亂七八糟又和我沒什麼關係的東西我懶得去想了,還有劉曉蓉為什麼殺了我以後卻放過了我爺爺,我死之後又發生了什麼,那些也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爺爺還活著,宋貂是九尾天貓,肯定也還活著,他們此刻恐怕都在等我回去呢?

越想我回家的心情越發迫切,於是我看著天邊的引魂燈,大喊了一聲:老子回來了……。然後控制身體直直的飛去。

回魂路我還是知道一點的,我大爺送我離開的時候囑咐我說千萬不可回頭,我知道這是因為回魂路上有數不清的遊魂,它們因為種種原因只能逗留在回魂路上,沒有投胎的機會,傳說它們會根據走回魂路那人的心理活動製造出一些幻境來,走在這條路上,一旦被幻象所迷,回過頭來的話,那些遊魂就會以為你想要留下來,到時候想走都走不掉。

這就是我大爺千叮嚀萬囑咐,讓我不管看到什麼聽到什麼都不要回頭的原因,可我沒想到的是,這回魂路上的遊魂竟然這般厲害,連我大爺酆都之主,身份僅次於閻王的人物都如此重視,按理說只要是存在於陰間的東西,不管孤魂還是野鬼,多多少少都歸他管才對,他卻說一旦我回了頭,連他都無能為力。

看來回魂路上的危險程度還是遠超乎我的想象,那些遊魂到底有多厲害我挺好奇的,但我卻不敢去嘗試,還是老老實實的按我大爺說的做吧,我可不想大江大河都過來了,在這小陰溝里翻了船。

這麼一想,我估計那什麼藍天白雲鳥語花香估計也是幻象吧,只不過那只是個開胃菜而已,它的作用也僅限於開胃,讓我的情緒變得開朗了許多,當然了,也大意了許多,開胃之後的硬菜我估計快要來了。

果然,回魂路不是那麼好走的,我剛剛收拾好心情,準備應對接下來的狂風暴雨的時候,周圍的環境突然變了,只見我出現在了那晚我們和劉曉蓉鬥法的地方,在我的右前方,我爺爺被劉曉蓉打翻在地,他渾身是血,絕望的看著我,嘴裡對我喊:「小麗,救救爺爺!」

而在他的後面,劉曉蓉滿臉猙獰的看著他掙扎,慢慢的伸出手去。

假的,都是假的,我強迫自己閉上眼睛,快速的在『我爺爺』身邊飛了過去,任憑他絕望的吶喊傳進耳朵無動於衷。

身後的聲音越來越小,直至消失不見,這時旁邊又傳來一個聲音,是宋貂的,她看著我一臉興奮,露出兩顆小虎牙,對我說:「小麗你回來了?我好想你啊……。」

我依然無動於衷,對她笑了笑,然後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前。

我知道這些都是假的,但是我的內心還是有一絲波動,因為這些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啊,哪怕他們是幻象,我還是無法把他們當作不存在,無法把他們當成是要害我的遊魂。

這時候周圍又變了,變成了教室,我在教室裡面穿行,講台上站著的是偉哥,他對我大吼:「楚離你去哪裡,趕緊坐下聽課……。」語氣之威嚴,神情之悲憤簡直和偉哥一模一樣,這我不能忍了,你說製造一些親情的幻象來迷惑我還情有可原,你特么弄偉哥出來嚇我是什麼意思?

於是我對講台上的『偉哥』大罵一句:去你大爺的吧,老子早就考完試了……。然後身體穿過講台,穿過黑板揚長而去。

場景又變了,就跟變戲法兒似的,穿過黑板之後我又來到了一片鳥語花香的地方,香氣之濃厚,風景之優美比之前那裡更甚,而且花叢中還站著一個人,一個女人。我看不清她的臉,但就是覺得那是一個十分漂亮的女人,最關鍵的是,那女人站在我前面不遠的地方,正一件一件的脫衣服,我越來越接近她,眼睜睜的看著她把上衣脫了下來,接著是弔帶,鞋子,褲子。

尼瑪,這誰能忍?要知道老子二十年來連張不會動的裸圖都沒看過,女人的身體對我來說那就是神秘的小宇宙啊,稍微一撩撥頓時感覺大腦一熱,眼看我越來越近,那女人身上的衣服也只剩下了最後的兩片,一上一下剛好遮住最關鍵的地方。

十米,五米,她的手放在背後似乎在解上面那啥玩意兒。快一點再快一點,我盯著她的動作,心裡不住的吶喊。同時也希望自己飛的慢一點。

可是那女人好像是故意的,我的速度也沒能如我所願慢下來,反而像是突然加快了一般,我從她的面前刷的一下飛了過去,到最後也沒能如願以償的看到我想看的東西。

我的腦海里甚至能腦補出那女人把衣服全部脫下來的樣子了,腦子裡有個聲音對我說:就看一眼,看一眼馬上轉頭沒事的……。

你大爺哦,沒事才怪呢!我讓小白人把慫恿我送死的小黑人一刀捅死,硬生生按住了想要回頭看一眼的想法,此時此刻要是有一面兒鏡子該有多好啊!!!!

重返激情年代 還陽之後去網吧慢慢看,看到夠,看到吐……,我控制自己又往前飛去。

引魂燈越來越近了,我知道我就快要到陽間了,回魂路也不是多麼艱險嘛!對一個求生欲無比強烈的人來說,這些幻象實在是小兒科啊,沒有想象中那麼難走。

眼看還陽在即,我心裡對我大爺無比重視的回魂路鄙視了一番,豪情萬丈的一往無前。

「小麗,先別走,我還有話對你說……。」

身後毫無預兆的響起我大爺的聲音,我承認,那一刻我是放鬆警惕了的,我以為自己馬上就要成功了,心裡自然鬆懈了下來,而且出於對我大爺毫無保留的信任,以至於我聽到我大爺的聲音的時候下意識的轉過頭去了。

幸好,在最後一秒我反應了過來,頭只轉了一半,我忽然意識到不對勁,這一定也是幻象無疑,我大爺說過,不管聽到什麼,看到什麼都不要回頭,他沒有理由在這臨門一腳的時候叫住我。

我急忙把頭轉了回來,這一轉回來卻嚇了我一大跳,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完了……。 事實證明人不能太得意,一得意就會忘形,穿梭在危機四伏的回魂路上,這種得意忘形無疑是致命的。

只見我轉了一半頭,接著意識到是幻象之後又迅速轉了回來,可是轉過頭來之後卻發現前面的引魂燈變了,不是變沒了,而是變多了。

三盞,三盞一模一樣的引魂燈飄在我的面前,真的是一模一樣,每一次燈火的跳動,搖晃都十分同步,就像是複製粘貼的一般。我懵逼了,身體還是往前在飛,可是我卻不知道該控制自己往哪一盞燈的方向飛了,一旦飛錯了我絕對會交代在回魂路上的,到時候我就會變的和那些試圖把我留下的遊魂一般,正兒八經的永不超生了,特么的,這種結局還不如本分的待在酆都城,或者找我大爺幫幫忙送我去投胎,完成之前心裡的想法呢。

但是這些都不是最令我驚慌的,最令我驚慌的是周圍的那些遊魂好像準備用強了,它們好像突然抓住了機會一般,我感覺身後有很多雙手在伸向我,試圖抓住我的肩旁把我拽下去。

我的感覺是對的,這顆小腦袋似乎是開了光一般,好的想法從沒有發生過,壞的想法倒是一想一個準。

誘拐王爺回現代 無數的手臂穿過地面,直直的向我撲來,我本來就飛的不高,那些手又像是藤曼一樣追著我不放,眼看有幾隻手就要抓住我的腳踝,我急忙控制自己飛的快一點。可是他大爺的這速度不歸我管,就跟之前我想讓自己飛的慢一點一般,不同的是,此時的我越是焦急,越是覺得自己好像慢了下來。

完犢子了,這次是真的,一隻手終於抓住了我的腳,我的速度頓時減慢了許多,其他的手臂自然不甘落後,紛紛一擁而上,短短几個呼吸間,我的兩隻腳就被控制得嚴嚴實實。

怎麼辦?怎麼辦……?我一連串的想法不斷的從腦海里閃過,試圖找出解決當前困境的辦法,可是我對回魂路一無所知,拿這些該死的手臂也毫無辦法。四周的環境變了,在越來越多的手臂抓住我的腳,攀上我的腰肢之時,四周突然變成了火紅一片,回魂路終於變成了地獄,真正的地獄,相比於我看到的酆都城灰濛濛一片的景象相比,此時的地獄無疑要恐怖的多。只見四周燃起大火,入眼能及的地方除了黃色就是黑色,黑色是沒被大火點燃的地方。

我想到了咬手指,也不知道魂魄狀態的我能不能弄出點血來,鬼物都是怕我的道血的,遊魂應該也不例外,我只能賭一把,賭我能咬破自己的手指,弄出點道血來。

可接下來我又想罵娘了,只見我才剛剛生出這個想法,手指還沒得及放到嘴邊,那些該死的手臂就迅速攀爬而上,把我的兩隻手也給固定的死死的,掙不脫,手臂還在往上爬,不一會兒就到了我的脖子,然後是頭。

真沒想到啊,大江大河都過來了,卻還是翻在了小陰溝里,這臨門一腳,這最後一哆嗦……。

喜歡你,到此爲止 如果我能從外面看到自己此時的處境的話,此時我應該是被無數只手臂裹得嚴嚴實實,就像是個大粽子一般,可惜我看不到,我只能透過手臂間的縫隙看清一點外面的火光,而那些縫隙也越來越小了,不出意料的話,等到縫隙完全閉攏之時我也就玩完兒了吧。

也不知道變成遊魂之後還能不能記得前世的記憶,還能不能記得我爺爺,能不能記得宋貂……,應該是不能了吧?我想到這些,然後眼睜睜看著縫隙迅速變小直至眼前徹底淪為一片黑暗。

……。

「小麗……。」

恍惚間我聽到有人叫我,好像是我爺爺的聲音,很焦急。

我想回答他,可是張開嘴卻發不出聲音。我想掙扎,把纏繞在身上的這些噁心的東西甩開,可是任憑我如何掙扎,身上就像是纏繞了一圈又一圈的鐵索一般,我掙不脫,逃不掉。

終於,我沒有了力氣,再也沒有動靜了,意識也陷入了黑暗之中。

我大爺說,等我意識陷入黑暗之後,就代表我還陽成功了,等到再醒來時,便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了,可是現在我就要失去意識了,當我再醒來時,我真的已經是個活生生的人了嗎?恐怕不是啊!我在心裡自嘲的笑了笑,這一回,我再也醒不過來了,淪為遊魂的我真的記不得我爺爺,也記不得宋貂了,遊魂都是沒有意識的。

想不到,得知能夠還陽的我滿心歡喜,卻落了個淪陷在回魂路上的下場,這個結局不是我想要的,更不是我所想的,可惜,我改變不了。

……。

時間似乎過了很久很久,我在一片黑暗的空間中遊盪,我看不到自己,甚至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好像有一個聲音在叫我。

「小麗……小離……。」仔細一聽,又好像有很多個聲音在呼喚我一般,聲音混在一起很是雜亂,我聽不出來是誰的聲音。

我想回答,又發現自己好像沒有嘴似的,居然開不了口,我想動,可是手腳好像也沒有了,大腦發出了命令,卻沒有可以去執行命令的器官,我還是我,卻不是完整的我。

這種感覺很奇怪,就像人們口中常說的鬼壓床,我能聽到東西,可是睜不開眼,也動不了。

「小麗你怪我嗎?」

這時候,耳邊忽然響起一個很熟悉的聲音,這個聲音的主人是我一直不敢面對的人,是小夢。

聲音離我很近,雖然我還是看不見東西,但是我就是能聽得出是小夢,她問出了以前我夢裡那個看不見臉的人一樣的問題,我怪她?我怎麼會怪她呢?我連她媽媽都怪不起來,又怎麼會怪她?

我想開口跟她說我不怪她,也沒有理由怪她,可我依然開不了口。

這時候小夢又說話了,她說:「小麗對不起,我媽媽還是對你下了手,我阻止不了她,那天晚上我媽媽已經被地府的陰差抓走了,她犯下太多的殺孽了,我不怪誰,這是她應得的下場,只是我覺得對不起你,要不是我媽媽怨念太深,將我被困在你夢裡十幾年歸咎於你,你也不會死了。」

「謝謝你小麗,謝謝你不怪我,也謝謝你陪伴了我那麼多年……。現在我也要走了,在我走之前,我還要做一件事,你已經回到你的身體了,只是還差一點,你的魂魄無法與肉身融合,等我幫你做完這最後一件事之後我就去地府,我要陪著我媽媽,和她一起為她犯下的罪孽接受懲罰,如果……如果還有來生的話,我想遇到你,以一個普通女孩子的身份遇到你……。」

小夢的聲音越來越遠,到後來似乎是從遠處飄渺而來的一般,我知道,她走了,真的走了。沒想到我們最後一次說話是這樣的情況。

我不知道她是怎麼和我說話的,但我想她對我說的這些話都是真的,我爺爺沒死,說明我死之後一定又發生了什麼事阻止了劉曉蓉,小夢說是鬼差來了,劉曉蓉被鬼差帶走這個結局還是很出乎我的意料的,因為鬼差一般沒閑工夫管這些事兒,雖然天下的鬼物都歸鬼差管,但一天死的人那麼多,鬼差又怎麼管的過來?而且鬼差也並不是多麼神通廣大的存在,一些鬼物一旦有心躲藏起來,它們是對找不到的。

這就是為什麼劉曉蓉幾十年來都沒有被地府發現的原因,除此之外,還有前年老家修路的時候遇到的那個死太監,還有茅山老逼邪道身邊的十二個紅衣厲鬼等等,這些存在於陽世很多年的鬼物地府也沒有管過,說到底就是地府似乎根本沒有插手的意思,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年代人間的鬼物已經很少的原因,連地府都變懶了許多。

所以劉曉蓉居然會被地府鬼差帶走,還是在那麼巧合的時機,剛好是我應劫之後,這實在太巧合了。巧合得有些過分,就像是有一隻手在後面推動的一般。

我也想過是我大爺暗中幫助的,可轉念一想又應該不是我大爺做的,因為在酆都城的時候他沒有跟我提過,而且他如果真要這麼做的話,又何必等我死在劉曉蓉手上之後才動手,這沒有理由。

雖然我不知道在回魂路上都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小夢說我已經回到了自己的身體,我不是在回魂路上迷失了自己嗎?怎麼會莫名其妙的回到自己身體的。但我知道小夢絕對沒有騙我,那個和我說話的也是小夢不會有錯,除了上面說的原因,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我發現小夢的聲音消失之後,我感覺到我正一點點的融入了某一樣容器裡面一樣。

我能感覺到自己的手了,很重,但是那就是手的感覺,我也能感覺到自己的其他器官了,耳邊的聲音依然在略顯焦急的響著:「小麗……小麗……。」越來越清晰。我還是無法開口說話,但我能感覺到自己的存在了,這種感覺真好。 我不知道她是怎麼和我說話的,但我想她對我說的這些話都是真的,我爺爺沒死,說明我死之後一定又發生了什麼事阻止了劉曉蓉,小夢說是鬼差來了,劉曉蓉被鬼差帶走這個結局還是很出乎我的意料的,因為鬼差一般沒閑工夫管這些事兒,雖然天下的鬼物都歸鬼差管,但一天死的人那麼多,鬼差又怎麼管的過來?而且鬼差也並不是多麼神通廣大的存在,一些鬼物一旦有心躲藏起來,它們是對找不到的。

這就是為什麼劉曉蓉幾十年來都沒有被地府發現的原因,除此之外,還有前年老家修路的時候遇到的那個死太監,還有茅山老逼邪道身邊的十二個紅衣厲鬼等等,這些存在於陽世很多年的鬼物地府也沒有管過,說到底就是地府似乎根本沒有插手的意思,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年代人間的鬼物已經很少的原因,連地府都變懶了許多。

所以劉曉蓉居然會被地府鬼差帶走,還是在那麼巧合的時機,剛好是我應劫之後,這實在太巧合了。巧合得有些過分,就像是有一隻手在後面推動的一般。

我也想過是我大爺暗中幫助的,可轉念一想又應該不是我大爺做的,因為在酆都城的時候他沒有跟我提過,而且他如果真要這麼做的話,又何必等我死在劉曉蓉手上之後才動手,這沒有理由。

雖然我不知道在回魂路上都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小夢說我已經回到了自己的身體,我不是在回魂路上迷失了自己嗎?怎麼會莫名其妙的回到自己身體的。但我知道小夢絕對沒有騙我,那個和我說話的也是小夢不會有錯,除了上面說的原因,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我發現小夢的聲音消失之後,我感覺到我正一點點的融入了某一樣容器裡面一樣。

我能感覺到自己的手了,很重,但是那就是手的感覺,我也能感覺到自己的其他器官了,耳邊的聲音依然在略顯焦急的響著:「小麗……小麗……。」越來越清晰。我還是無法開口說話,但我能感覺到自己的存在了,這種感覺真好。

……

眼皮很沉,沒有了虛無縹緲的感覺,我覺得自己很重,像被什麼東西壓住一般。

我努力讓自己睜開眼睛,整個黑暗的世界隨著我一點點的努力像是被撕開了一絲縫隙,有輕微的光線透了進來,接著那道縫隙越來越大,透進來的光線也越來越多。

我看到了,熟悉的房間,熟悉的味道,還有我熟悉的人。

首先看到的是我媽媽的臉,她很傷心,眼淚不停的往下掉,看到我醒來之後她突然彎下腰撫摸著我的臉。雖然眼淚掉的更厲害了,臉上卻洋溢出了笑容。她把我緊緊摟在懷裡,哽咽著在我耳邊說她很害怕,很擔心我……。

聲音越來越小,最後一點也聽不到,我艱難的偏頭看去,原來我媽媽是睡著了。

看著我媽媽憔悴的臉,兩條淚痕清晰可見,我的心裡忽然一陣感動,繼而又變得刺痛起來。這些年來雖然她和我爸爸很少陪在我身邊,但他們對我的愛卻一點都不少。這些天,也不知道她哭成了什麼樣子?

我爸爸沒在房間里,房間里還有兩個人,是老蔡和邋遢老頭,我叫老蔡扶我媽媽去休息,一張口卻發現喉嚨很乾很痛,聲音也很沙啞。

這時候我爸爸進了房間把我媽媽抱了出去,男人之間不需要哭哭啼啼,他眼睛紅腫的看著我,張了張嘴卻沒有說話。

老蔡連忙端來一碗水讓我喝下,喝完之後我才感覺喉嚨好受了不少,意猶未盡的舔舔嘴唇,我把碗遞給老蔡,讓他再幫我倒一碗來。

老蔡出去之後我才注意到屋裡只有邋遢老頭一個人了,我問他:「林爺爺,我爺爺呢?他怎麼沒在?」

我爺爺還活著,這讓我心情放鬆了不少,我記得在回魂路上的時候還聽到他的聲音呢,他難道沒有在我身邊陪著我嗎? 重生之凰鬥 這不應該啊,他是最關心我的人了,每次我受傷之後,基本上一睜開眼看到的一定是他。

邋遢老頭看著我的目光有些躲閃,沉默良久之後才慢慢走到床邊,從身後拿出一件東西遞給我,我一看,發現是我爺爺的煙桿兒。

我沒有接,看著邋遢老頭有些不明所以:「什麼意思?我爺爺呢?」

邋遢老頭低下頭,說「你爺爺……已經死了。」

我呆住了,腦袋裡轟的一下,看著邋遢老頭說不出話來。怎麼會?我爺爺怎麼會死呢?這不可能。

「怎麼可能,我爺爺不是為我點亮了引魂燈嗎?在回魂路上我還聽到他叫我,他怎麼會死?」

我看著低頭沉默不語的邋遢老頭,顫抖著聲音。

邋遢老頭沒有說話,這時候老蔡走了進來,他手裡端了一碗水,我看向他,連忙問道:「老蔡,我爺爺呢?扶我起來,我要去找他。」

老蔡的腳步猛然一頓,他看了我一眼,然後立在原地低著頭不敢說話。

「老蔡……老蔡,快過來啊,你幹嘛呢?」我掙扎著坐了起來,見老蔡還是沒有動作,我的心裡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扶我起來……。」

我看著老蔡,有些發怒的沖他吼。

老蔡終於有動作了,他走到床邊放下手中的碗,看著我一字一頓的說道:「小麗,你爺爺已經死了,他說他想要你好好活著。」

……。

我爺爺死了,我不敢相信,更不願意相信,但是這一切都是真的,其實我早就該料到了,回魂路上我被遊魂纏身的時候,隱約間我聽到我爺爺叫我的聲音,不出意外的話他是為了救我才死的。我好恨自己,為什麼?為什麼要在回魂路上回頭?為什麼明明就要還陽成功了卻又放鬆警惕,就是因為這樣,我失去了最親的親人。

老蔡站在我的旁邊,他對我說:「小麗,那天晚上你被劉曉蓉殺死之後地府陰差就來了,它們帶走了劉曉蓉和那茅山邪道的十二個紅衣厲鬼,茅山邪道也被警察局帶走了。你爺爺因為你的死很自責,他一度想要硬闖地府去救你,後來有一天他說在酆都城有熟人給他託了夢,說可以助你還陽,但是需要你爺爺犧牲自己,因為你命中的劫數還沒有完,回魂路上註定還有一劫,這一劫要靠你爺爺來解,而解這一劫的後果則是以命換命,替你永遠迷失在回魂路。」

「你爺爺說,他這一輩子已經沒什麼放不下的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你,所以只要能救你,他什麼都願意。」

老蔡對我說完這些,又說道:「小麗,不要辜負你爺爺,為了你,他真的付出太多了,你要好好活著,知道嗎?」

我知道,那個所謂的酆都城裡面的熟人就是我大爺,可是為什麼?我大爺沒有跟我說我還陽需要付出的居然是我爺爺的命,不,那不是命,那是永遠的迷失,比死更可怕的永不超生。

我好恨,我恨我大爺,為什麼?為什麼不早告訴我這些,如果我知道會這樣的話,我無論如何也不會讓他助我還陽的。

我聽著老蔡的話,淚水瘋狂的湧現出來,我也恨我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大意,為什麼要生在楚家,讓我爺爺為我操心一輩子,甚至付出自己的所有,如果能回到上輩子的話,我好想自己不要投胎,不要輪迴,寧願一輩子待在十八層地獄受苦。

我也恨命運,折磨我就好了,為什麼要殃及我身邊的人,我爺爺這一輩子斬妖除魔匡扶正義,他做錯了什麼?

我緊緊攥著拳頭,低著頭任憑眼淚不停的往下掉,但我沒有哭,我對老蔡說:「老蔡,我想去看看我爺爺……。」

老蔡扶我下了床,慢慢走出房間。

我看到我爺爺了,他正安靜的躺在房間的床上,就像是睡著了一樣,臉上還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

爺爺,為了我你真的無怨無悔嗎?我們是一家人,但我的上輩子跟你毫無關係,說起來我們之間存在的只是一份虛無縹緲的緣分而已,日月交替,生死輪迴,我們其實算不上有多麼親的關係,你是陰陽先生,難道你不明白這個道理嗎?為什麼,為了我這麼一個不相干的人,你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值得嗎?

我跪在我爺爺的床邊,拉著他的手不發一言,心裡想著這些。是啊,往前推一世輪迴,我們之間誰也不認識誰,是緣分,是因果才讓我們變成了一家人。或許是酆都城的一趟經歷讓我有了這些感悟,可是為什麼我的心還是好痛,有中莫名的東西緊緊壓在心頭,我覺得自己像是要窒息了一般。

天花板好像在晃動,屋子裡的一切都在旋轉,眼前好想被什麼東西擋住了一般,最後徹底變成黑暗,倒下時看到的最後一幕是老蔡關心的臉,他張著嘴好像在喊什麼,可惜我卻聽不到了,眼前一黑,徹底的暈了過去。 夢境到此戛然而止,我醒來時枕頭已經濕透了,臉上殘留著的,不知道是汗水還是淚水。

我媽媽在床邊陪著我,看到我醒來以後她問我怎麼了?

我看著她紅腫的雙眼心裡又是一痛,這些天里我心痛的次數太多了。

我對她笑著搖搖頭,勉強讓自己看起來平靜一點,問她:「媽,你沒事了吧?……。」我想說我對不起她那一類的話,可是張口卻說不出來。

權少強愛,獨佔妻身 我媽媽也笑了,雖然同樣笑的很勉強,她跟我說她只是沒睡好而已,好好睡一覺就好了。她避開了我爺爺的話題,對我說:「小離,你餓了吧,你等媽一會兒,媽把飯端進來。」

我媽出去之後就有老蔡還在房間里,他也沒提我爺爺的事情,甚至連話都沒說一句,他遞給我一碗水,坐在床邊上看著我喝完。我把碗遞迴給他,他又連忙低下頭不敢直視我。

老蔡是怕說錯話刺激到我吧!我怪命運,怪我大爺,怪我自己,但怎麼也怪不到老蔡的頭上,這件事跟他根本毫無關係,老蔡瘦了,這些天他恐怕也沒睡好吧。

我笑了笑,主動開口問他:「老蔡,你師傅呢?」

「他……他出去了……。」

老蔡聽我說話身子抖動了一下,回答的也支支吾吾的。我突然意識到什麼,連忙問他:「我睡了多久了?」

「六天……。」

六天,我愣了一下,這麼說今天就是我爺爺出殯的日子,我連忙翻身下床,老蔡趕緊扶住我搖搖晃晃的身體,他知道我想要幹什麼,他對我說:「不要去了小麗,他們早上就出發了,你還是先好好養好身體吧,而且……。」老蔡頓了一下,終於說出那個禁忌的字眼:「而且你爺爺也一定不希望看到你這樣子,他希望你好好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