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想了一下說道:“最起碼也要六七個吧!”

葉雪撇着嘴,說道:“十二個吧!如果太少了的話,顯得不大氣,畢竟聽說你們這個展會的檔次不低。”

“行!那就十二個!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啊!等你找好了人,就直接打我電話啊!”葉雪還成了我的福星了呢!這一次,我一定讓傢俱公司名揚四海。

說完話,我打開門就往外走去。

“江曉,你還沒說給多少錢呢!”葉雪提醒道。

我站住腳步,回頭說道:“隨便,對方要多點也沒多大的事情。”

“噔噔噔……”

沒等葉雪說話,我就直接下了樓,然後去買了一套阿瑪尼的西服。

你別說,高檔西服穿在身上,提高的不止是氣質,更多的是自信,似乎有了一種天生的優越感。

不過,我卻突然感覺,我不應該也落了俗套,就像那些大部分上流社會人士一樣,看見穿着休閒裝,不修邊幅的人,就有些看不起,尤其是看到騎電瓶車的人,就感覺看見了要飯的一樣,這是我以前深惡痛絕的,現在也不能忘記。

想到此,我並沒有要別人開車來送我,而是直接擠上了一輛公交車。

我好久沒有坐公交車了,一上車便有了一種奇妙的感覺,想當初,我爲了生活到處的奔波,好不容易找到設計公司,每天上下班都和大部分員工一樣,瘋狂的擠着公交車,就算是遲到,都捨不得打車去上班。

車上已經沒有位置了,人挺多的,男男女女都是行色匆匆,大部分都是寫字樓上班的員工。

我看着他們,突然笑了起來,笑自己如果沒有那五千萬,我是不是連坐公交車的資格也沒有?估計早就被李錢和李洪譚給開除了,那我妹妹的病,別說好了,怕是一輩子都不會正常了。

謝謝老天,讓我中了那五千萬,不僅僅改變了我,也改變了妹妹的一生……

我正在慶幸的時候,楊冬梅來了電話,說是展會提前開始了,而且十點的時候,有一位重要的客人,要見見她和我。

我看了下點,才八點多,還有一個多小時呢,於是和她保證,十點鐘的時候,準時到……不過,我也告訴她,把我上次存在公司的花,一定要讓員工全都搬到會場里布置好,再弄些點心,咖啡什麼的……

楊冬梅笑着對我說,一切都準備好了,就等我的模特到場了。


我告訴楊冬梅一切包在我的身上,然後就掛了電話。

緊接着葉雪也來了電話,告訴我內衣模特全都找齊了。

我想了一下,把楊冬梅的電話給了她,讓她先把人帶過去,直接上臺走秀……

感覺這個展會挺忙人的,不過能在展會上一炮打響的話,還是非常值得的。

“哎喲……”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個滄桑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了起來。

我扭頭一看,原來一個老年人倒在了我的身旁,我一見連忙伸手就把他扶了起來。

“臥槽,你把我爺爺撞倒了。你不要走……”我剛把那個老人扶起來,一個流裏流氣的小青年就拽着我的衣服,不讓我動彈。

“幹嘛?”我朝那個青年瞪了一眼。


“幹嘛?”他看着我,然後指着那個老人,對我惡狠狠地說道:“那是我爺爺,你把他撞倒了。你還想耍賴是不是?我告訴你,要麼我現在報警,要麼你給兩千塊錢了事。”

“孫子,你想錢想瘋了吧?”我猛地一甩手,把他的手臂甩掉。

“喲,你他嗎的敢罵我……”

他指着我的鼻子,正想威脅我,不過在他身邊有一個小姑娘,白了那人一眼,然後小聲的說了一句:“碰瓷!”

“啪!”

小姑娘的聲音雖然很小,但是那個小青年還是聽見了,於是甩手就給了那個姑娘一巴掌……

小姑娘沒有防備,被那人一巴掌打在了臉上,立刻手指印用印在了臉上,接着她就哭了起來。

“喂,怎麼打人啊?”

“就是,一個大老爺們,怎麼好意思,對一個女生下手?”

“打電話報警,快,打電話報警。”

周邊的乘客,還是有很多正能量的人,都紛紛指責那個小青年。

“關你們什麼事情?我告訴你們,你們要是多管閒事的話,等老子不爽的時候,我跟蹤到你們家,把你一家人都殺了……”那個小青年一邊威脅着衆人,一邊把手伸進了懷裏。

不得不說,車上的衆人被他鎮住了,關係到家人安危的時候,便沒人敢再多說一句話了。

“小偉,算了吧!”這個時候,我扶起的那個老人,輕輕地拽着小青年的衣角,似乎是讓他不要欺負人了。

“你是不是老糊塗了?你被人撞倒了,是我看見的,還幫你攔下了那人……你現在不謝謝我,反而讓我算了。我看你真是個老不死的。”小青年皺着眉頭,顯得很嫌棄那個老人。

看着小青年我真想上去揍他一頓,但是我剛纔目測了一下,這小子的肌肉好像比我多,身體比我強壯了不少,如果貿然上去,我能不能打得過他啊……

我正在心裏嘀咕的時候,張義錦來電話了,他讓我下午去西郊的公園跟他練武,我心情低落的答應了他。

張義錦在電話裏聽出我的情緒不對,於是問我發生了什麼,我沒有隱瞞,就把現在發生的事情說給了他聽。

“哈哈……”他竟然笑了起來,然後才說道:“江曉,把藍牙耳機戴上,我來指點你,保證你能打得過這小子。”

我一愣,接着說道:“你開玩笑呢吧?在電話裏指點我打架?”

“給你兩條路選擇,一條乖乖的給人家錢,別那麼多廢話,然後再給人道歉。還有一條,就是戴上耳機,我讓你好好教訓那小子。”張義錦信誓旦旦的說道。

“能行麼?”我有些狐疑的問道。

“放心吧!”他斬釘截鐵的說道。

張義錦應該不會騙我,因爲騙我的話,他根本就什麼都得不到,於是我戴上了藍牙耳機。

“小子,你是不是有點過分了?不但打女人,而且還罵老人,我看你真是一點家教都沒有!”我站在那兒,冷冷地看着那個小青年。

“喲,給你點顏色,你就給老子開染坊是不是?”他說着話,就握緊了拳頭。

“他要動手了啊!”我對着張義錦說道…… “他要動手了啊!”我對着張義錦說道……

“你看他的右拳放在什麼什麼位置?”張義錦的聲音穿了過來。

我一邊緊緊地盯着那個小青年,一邊說:“他的右拳垂在右側,沒有什麼異常。”

我剛說完話,我身邊的一個上了年紀的人,對我說道:“小夥子,給人家道個歉,低低頭就算了,何必自找苦頭吃呢?”

我看了眼那人,搖了搖頭,說道:“這小子不但欺負人,而且連老人都打……我反正看不慣他,所以我絕對不會給他道歉的。”

“太倔強了……”那人直說四個字,便不在說話了。

我看了他一眼,然後轉過臉對着張義錦,說道:“快點,我該怎麼辦?”

“你遇到了一個廢物,沒事!我猜他第一下肯定是打你的左臉,只要你伸左手擋住他的第一次攻擊,他就會愣住……那個時候,你握緊拳頭,左右開弓,十有八九能打得他滿地找……”張義錦滔滔不絕的說着,可是一聲巨響打斷了他。

“啪……”

“臥槽,你個垃圾,還敢還手?我讓你還手……”那個小年青的一拳襲來,我伸手去擋,但是我速度沒有他速度快,被他一拳打在頭上,當時就感覺有點暈,接着他才左右開弓,沒讓我喘息,不停地打在我的頭上。

我想退,但是身後都是人,人山人海的無法再也無法後退。

“江曉,怎麼樣了?說話啊?”張義錦在那邊焦急的喊着。

我哪有時間說話啊,只還了一下,換來的便是狂風暴雨的襲擊。

周邊的人見我吃虧的,便有人指責那個小青年,但是剛剛說一句話,那個小青年就把身上的匕首晃了晃,四周的人就不敢再說話了。

“尼瑪,你是什麼高手?老子被打得……”我剛發兩句牢騷,就又被暴風雨般的拳頭給淹沒了。

“我看不見啊,當時叫你用視頻就好了……告訴你,我要是能看見的話,一定讓你把他打的滿地找牙。”張義錦不停地解釋着。

“拉倒吧,我現在就滿地找牙了……”我咬牙切齒的說着。

“你還手啊?草,還手啊?老子不把你弄死纔怪。”那人還不依不饒的。

“嘭!”

我也是被打急了,旁邊也沒人幫忙,張義錦還是個半吊子,於是我只能自救,然後趁着那人得意的時候,突然一擡腳,一記撩陰腳,就猛地踢在對方的襠處……

“哎喲,哎喲……”那人捂着襠,痛苦的蹲了下來。

趁着這個機會,我終於可以大口大口的喘氣了,而四周的人也都悄悄的議論着那人,罵他活該,這下不欺負人了……

“小五,小五……你怎麼樣了?”剛纔那個老頭,在此時連忙爬到那人的面前,說道:“要不要去醫院啊?趕快去醫院吧……”

“啊,啊……”小五一邊打着滾,一邊甩開了老頭的手,說道:“老不死的滾,給我滾……”

老頭一時沒穩住,“噗通”一下就趴在了地上。

我在旁邊看得怒火中燒,擡起腳朝着他的屁股上,又狠狠地踹了幾腳。

小情人,總裁狠狠愛 別打我孫子了,他知道錯了,求求你別打我孫子了……”老人真是小五的爺爺,看着老人可憐巴巴的樣子,我一時心軟,就停下了腳步。

這老人也是用心良苦啊,孫子這麼罵他,他依然護着孫子,這樣的爺爺也是仁至義盡了。

我皺了皺眉頭,然後從身上掏出了五千塊錢,先遞給了老人,才說道:“老人家,他沒事,緩一緩就好了。這些錢給您買點好的吃,只是不要讓你孫子看見,不然的話,他肯定會給你搶去的。”

“哎喲,沒看出來啊,這人挺有錢的啊?隨隨便便就把五千塊給別人了?”

“是啊,我一個多月的工資呢!”

“有錢人,也來擠公交車麼?真是閒的蛋疼……”

聽着衆人的議論聲,我只是在心裏笑了笑,並沒有理會那些人。

老人老淚縱橫的看着我,突然跪在車上給我磕起了頭,我一見連忙扶起他,然後扒開人羣,就匆匆地下車了。

剛纔在車上我看了下點,離和楊冬梅約定的時間快到了,這要見重要的客人,遲到了的話,別人再生氣不簽單子,那就得不償失了。

下了公交車,我連忙上了輛出租車,就去往了展會。

二十多分鐘之後,當我站在展會的門口時,我低頭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剛剛買的西服,這穿上纔多長時間?就自己一條一條的了,這個樣子,我還能進去見什麼重要的客人麼……

想到此,我一轉身想出去,重新買件西服,可是誰知道,楊冬梅卻打電話催我進去,我和她說,衣服壞了,等去買件西服。

但楊冬梅一個勁地催我,說是我現在不進去的話,人家可就不籤合同了。

這真是奇了怪了,我又不是美女,一個大老爺們,爲什麼老是要見我啊?

想歸想,氣歸氣,這展會還是要進的,只是進去肯定要丟人的。

我搖了搖頭,只得硬着頭皮走了進去。

一路上,都是異樣的眼神看着我,彷彿看着一個小叫花子似的。

我只能裝作若無其事的往前走,可是當我走到傢俱公司展位的時候,發現李洪譚竟然也在。

真是冤家路窄,陰魂不散,我到哪兒都能碰見他啊,只是讓他看見我這個樣子,他肯定會笑話我的,於是爲了不當衆出醜,我一轉身,就朝着展會外走去了。

“喲,這是誰啊?不是江曉麼?怎麼了?加入丐幫了?還是窮得連衣服都買不起了啊?”可是,我剛轉身,李洪譚就在我的身後嘲笑了起來。

“李總,這是誰啊?”這個時候,應該是他的一個手下說話了。


“哈哈……”李洪譚大笑了一會,纔對着楊冬梅,說道:“楊總,這是誰啊?是你們公司的副總,還是你們公司的保潔啊?要是副總的話,這是什麼意思?看不起我張叔?想給我張叔一個下馬威是不是……不過,要是你們的保潔的話,那你們公司真的幹不長久了,一個保潔都弄的這麼丟人,你們公司還有什麼文化?估計連週轉資金都沒有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