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感覺可信!”

我點燃了一支菸深吸了一口,緩緩的吐出了煙氣,然後說道:“就算是鄭家和顧家要算計我的話,也不可能叫一個差點被我弄死的人來,因爲只要我稍微懷疑一下,這個徐天就會又沒了,更別提讓我相信他了。”

熊哥聽到了我的話,也立刻就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不錯,而且徐天留下了這些照片,不管他是誰派來的,這些照片都可以要挾顧北辰。”

我也考慮到這點了,所以現在我真的感覺自己拿下整個武京的機會來了。

第二天上午,我跟熊哥正在查看各個產業的財務報告,我的手機便是響了起來。

我看了一眼來電的手機號,便是發現來電話的人正是鄭天河。

“喂?”


我接聽了電話之後,立刻便是笑着問道:“鄭老哥這麼忙,怎麼會有時間給我打電話啊?”

“呵呵,小運兄弟, 你這可就見外了,我哪裏有您忙啊,您可是咱們武京的老大,”鄭天河也是笑着在電話中說道:“我來電話也沒有別的意思,是想要商議一下,我們鄭家和顧家交接產業的事情。”

我聽到了整天的這個話,立刻便是知道了,這個傢伙是打算對我邀請,讓我去參加鴻門宴了。

“交接產業?”

我故意裝作不知道的意思笑着說道:“鄭家和顧家的產業,當然是你們自己掌握就好了,有什麼好交接給我的。”

“哎喲喲,小運兄弟可不要亂說啊,葉大小姐當初可是吩咐了,整個武京要讓您來接手,那我們鄭家的產業怎麼好藏私,當然也要獻給您一部分了,”鄭天河笑呵呵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了出來。

我聽得出來,這個傢伙的笑聲,明顯就是那種裝出來的笑聲,看來這個傢伙果然是在算計我。

“好吧,既然鄭老哥這樣說了,那我就只好卻之不恭了,而且我跟您兒子之前也有過矛盾,正好這次吃飯,我一定好好賠罪,”我也連忙對着電話中說着。

鄭天河當然是裝作無所謂的樣子,跟我說小孩子之間的矛盾,他當然不會在意,而且我倆商定了,晚上吃飯的地點就在武京南的黃鶴樓酒店。

我倆又是互相客套了一番,然後才掛斷了電話,熊哥看到我掛斷了電話,立刻就問道:“確定了?”

“明天晚上八點,在黃鶴樓酒店,”我看着熊哥說道。

“嗯,現在就看那個徐天了,他要是能知道鄭家把人安排在哪裏,咱們提前下手的話,的確會輕鬆很多,”熊哥也看着我笑着說了一句。

“應該差不多,畢竟他那邊有着特殊的關係,”我看着熊哥笑了一下,接下來我們便是開始招待手下的兄弟了。

到了晚上的時候,徐天果然就給我來消息了,他已經掌握了,整天和顧北辰的人員安排,而且也跟我說清楚了。

我也立刻告訴了熊哥,然後我們都是輕鬆了不少,畢竟這樣一來的話,我們就可以很輕鬆的解決掉這兩邊的人了。

很快就到了跟鄭家和顧家約定好的時間,我和熊哥也來到了約定好的地點這裏。

“哎呀,小運兄弟,終於再次盼到請你吃飯了,今天我可要請你好好喝點,”鄭天河看到了我和熊哥過來了,立刻便是熱情的身手跟我握手。

我也隨意的笑着跟鄭天河握手,然後說道:“鄭老哥,你這就太客氣了,我說過了,今天這頓飯,要我請。”

我這樣說了之後,鄭天河也客氣了幾句,隨後我就看向了一邊的顧北辰,這個時候的他,滿臉憤怒的看着我。

“顧老哥好像不太高興啊,”我看到了顧北辰這個樣子,立刻就笑着說道。

“哦,他畢竟還是家裏的事情沒過去嘛,”鄭天河看到顧北辰的樣子,立刻便是說了一句隨後就讓我們進去了。

進到了提前就定好的包廂裏,我們便是倒了酒,相互之間都愉快的喝了起來。

正當這個時候,包廂門忽然就被人十分憤怒的給踹了開來,一聲巨響,我們的目光都是看向了包廂門口那邊。

進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徐天,此時的徐天依然一臉憤怒的表情看着我。

“鄒運,你果然在這裏,”徐天滿臉氣憤的看着我說道:“你還記得那日你對我做的事情吧?”

徐天說着便是拉開了上衣的衣領,之間此時他的身前還是有着繃帶,包紮着傷口。

“是你啊,”我看到了徐天這樣出現,我也立刻就看向了顧北辰那邊,說道:“顧老哥,這是你的手下吧?你難道不管管?”

顧北辰聽到了我的話之後,立刻便是不屑的冷哼了一聲,然後說道:“鄒運,你以爲今天我們爲什麼叫你過來,你覺得我會管他嗎?”

顧北辰明顯對我還是帶有很大的敵意,所以這個時候根本沒有理會徐天對我的不尊敬。

“怎麼?你的意思,是你要對我報仇?”

我冷笑了一聲看着徐天說道。

“當然!”

徐天冷笑了一聲,說道:“告訴你吧,我早就跟顧老大和鄭老大說了,今天我要報仇,誰都不準攔着我。”

徐天的話音落下了之後,我也立刻就看向了顧北辰和鄭天河那邊。

“鄭老哥,這個事情你知道嗎?”

我看着整天那邊冷聲問道,故意裝作憤怒的樣子。

“呵呵,鄒運!”

鄭天河看我這個樣子問他,他也立刻就冷笑了一聲,然後說道:“你真的覺得我們今天,是來給你交接手下的產業的啊?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你配嗎?”

“沒錯,你這樣的卑鄙小人,根本不配擁有乾爺的產業,”顧北辰氣憤的指着我的鼻子罵道。

我聽到了這個顧北辰的話,立刻就感覺他對我的憤怒有些奇怪,怎麼感覺他比鄭天河還要恨我啊?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不管怎麼說,有了徐天幫助我的情況,他們今天都只是我案板上的肉而已。

“顧北辰,難道你要違抗葉知音的命令嗎?”

我冷眼看着面前的顧北辰,然後說道:“你不知道得罪了葉家的後果是什麼嗎?”

顧北辰聽到了我的話,立刻就不屑的冷笑了一聲,然後說道:“小子,還想要狐假虎威呢?我已經知道了,葉家已經不打算保護你了,你跟葉家早就鬧掰了。”

我聽到了這個顧北辰的話,忽然我的心頭猛然一沉,因爲我立刻就想到了,肯定是我跟李佳穎在一起的視頻被葉知音看到,然後葉知音跟我鬧掰的事情傳出去了,不然他怎麼會知道?

“徐天已經什麼都告訴我了,”顧北辰起身看着我這邊冷笑着說道:“你以爲他是真的投靠你了嗎?他是我的人,絕對忠誠,只可惜你還太年輕啊!”

我和熊哥聽到了顧北辰的話,頓時我們的臉色都是一陣變化,同時我倆都是看向了徐天那邊。

“徐天,你他嗎的……”

“我怎麼了?”

徐天看着我冷笑了一聲,然後說道:“告訴你吧,今天過後,你就可以跟李沁一樣,灰溜溜的滾出武京了!” 我聽到了這個徐天的話,頓時我就知道了,這個小子還真的是假裝投靠我,實際上是爲了算計我才找我的傢伙。

這樣說來的話,徐天之前給我的情報,包括留下的照片都是騙我的,估計現在不是我的人在教訓鄭天河的人,而是我的人被算計了。


“呵呵,還想要打探我這邊的人員安排位置,想要暗中對我的人出手,”鄭天河此時也伸手玩弄着酒杯,然後便是冷笑着看着我說道:“你還真的以爲,我們一幫人都是傻子嗎?”

狂神

“徐天,這麼說,你之前找我的時候,說過的話全都是騙我的了?”

我冷眼看着面前的徐天問道。

“那是當然的了,”徐天伸手摸了摸身上的傷口,然後便是冷笑了一聲,說道:“告訴你吧,我這個人可是很記仇的,而且你接手了乾爺的地盤和人,想要對付你,肯定就不能用簡單的方法了。”

我聽到了徐天的話,也終於明白了,他這個小子是真的足夠陰險,弄了一些假東西來騙我,而且我竟然還真的被他給騙了。

“今天我就要讓你嚐嚐,在醫院裏住院一個月的滋味怎麼樣,”徐天話音落下,直接便是從外面涌入了幾個人,手裏都是拿着西瓜刀。

我看到了就這麼幾個人,頓時心頭就奇怪了起來,就這麼幾個人,怎麼可能是我和熊哥的對手?

“等一下!”

鄭天河這個時候忽然出聲喊道:“鄒運,你本來就不適合在武京混,而且咱們也算是往日無怨今日無仇,這樣吧,只要你交出乾爺的產業,那我就可以放過你!”

我聽到了鄭天河的話,立刻就明白了,現在一切還是按照他的計劃來了,還是要逼着我交出產業。

可是如果我現在交出產業的話,那我就真的完蛋了,我的下場很可能會比李沁要慘得多。

畢竟李沁還有背後的乾爹支持,他們不敢把事情做的太絕,可是我不一樣,我就是孤家寡人,現在他們也知道了葉知音不支持我,當然不會顧及其他,甚至弄死我都有可能。

“想要我們交出產業,不可能!”

熊哥這個時候直接冷聲對着鄭天河那邊說道。

“熊大山,你是個漢子,但是你這樣的人,不該跟着鄒運這樣的廢物!”鄭天河看着熊哥笑了一下說道。

“我跟着誰,是我的自由,但是你們在我看來,遠遠比不上鄒運,”熊哥冷聲對着那邊說道。

“好!”

鄭天河聽到了熊哥的話,立刻便是點頭讚許了一聲,然後說道:“既然你要跟着他一起死的話,那就怪不得我們了。”

“鄭哥,還跟他們廢什麼話啊,直接全都打斷手腳!”

顧北辰這個時候直接氣憤無比的說着。

“不着急,貓捉耗子的遊戲,就是要慢慢折磨着玩纔有意思,”鄭天河看着顧北辰那邊擺了擺手,笑着說道。

我聽到了這個話,也真的感覺出了大事了,如果因爲這次決定失敗,導致我手下的兄弟都受傷了,那就真的是我害了大家了。

“徐天,你覺得你叫來的這幾個人,足夠對付我倆嗎?”我冷聲對着徐天那邊警告說道。

正當這個時候鄭天河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他看了一眼手機號,立刻便是接聽了電話。


“喂?人都解決了吧?”

鄭天河冷笑着看着我這邊對着電話中問道。

“大……大哥,咱們的人都被廢了,是鄒運和顧北辰的人,”一個男子驚慌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了出來。

鄭天河聽到了電話中的聲音,整個人立刻就驚慌了起來。

“你說什麼?”

鄭天河這樣對着電話中咆哮着,可是電話那邊再就沒有迴音,然後電話就直接被掛斷了。

“媽的,顧北辰,你跟鄒運一塊算計我!”

鄭天河氣憤的直接把手機給砸在了地面上,氣憤的伸手指着顧北辰那邊喊道。

我聽到了剛纔電話中的對話,我頓時都感覺一陣迷糊,這是怎麼回事?顧北辰的人怎麼會跟我聯手了?

現在不光我有點迷糊,就連顧北辰整個人都懵了。

“你他嗎的放屁,老子的人是要對付鄒運這個兔崽子的,怎麼會對付你?”顧北辰氣憤的對着鄭天河那邊罵道。

正當鄭天河和顧北辰這樣吵的時候,徐天忽然便是伸手鼓掌起來了。

“運哥,我當然知道叫來這幾個人,對付不了你跟熊哥,但是對付他們兩個,足夠了,”徐天說着便是站在了我的身邊,得意的看向了鄭天河和顧北辰那邊。

我看到了徐天這樣來到了我的身邊,再加上之前鄭天河電話中的話語,我立刻就知道了,徐天還是我這邊的人。

“徐天,你他嗎的吃裏扒外!”

炮灰聯盟(穿書) :“你不是說你是假裝投靠鄒運嗎?你怎麼會站在他那邊?”

“廢話,老子當然知道跟誰混更好了,”徐天冷笑了一聲,看着顧北辰那邊說道:“我說葉家不再保護鄒運是隨口亂編的,你們還真信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