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拉着張守田坐了下去,說:“不要以貌取人,他有錢着呢!業餘愛好就是去給人噹噹保安。”

一句話,把兩個女人說的笑了起來。


葉雪捂着肚子說:“還沒聽過,有誰業餘愛好是當保安的呢!”

我笑了下,說:“張守田,你的業餘愛好,是不是當保安?”

張守田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還是蠻配合我的,立刻說道:“是是是……”

“你不是和我開玩笑吧?”凌薇不相信的說道。

我擺了擺手,說:“這事情,有什麼好開玩笑的。”

“那行,我相信你們。”凌薇站起身,說:“我帶你們看看,你們再做決定。”

我看着凌薇,說:“我剛纔已經看了過,而且也和他說過了。我們就談談連技術裝讓的價格吧!”

“價格?”凌薇到底是生意人,一聽我的話,就知道我是要討價還價,於是看了看葉雪,說道:“這樣吧!看在葉雪的面子上,三十五萬,一口價!”

葉雪很神氣的看了我一眼,彷彿她的面子很大似的。

“三,三十五萬?”一旁的張守田驚訝道。

“怎麼?還嫌貴麼?”凌薇皺了皺眉頭。

“不貴不貴……”我看了眼張守田。

張守田心領神會的說:“對,真不貴,我很驚訝這麼便宜。”

臥槽,雖說不貴,但是他也不能這麼說啊,本來我還想再還還價呢,這樣我還就不好開口了。

“如果,你們感覺不貴的話,那是不是還要考慮考慮?”凌薇說。

我轉頭問張守田:“張老闆,你感覺還要考慮麼?”

“我……感……覺……”張守田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我,所以說的很慢…… 我沒等張守田把話說完,就拿過他的皮包,從裏面拿出了三十三萬,對凌薇說:“你看,現金都帶來了。三十三萬,現金一次性付款怎麼樣?”

張守田都愣了,像是看戲法似的,看着我從他的包裏,掏出了這麼多的錢!

凌薇看着我笑了下,然後接過錢去,說:“你比我還會做生意,有你這樣的朋友,真是不錯了……好,三十三萬,就三十三萬……那你們什麼時候接店?”


“我看,還是下個星期吧!”我看了下四周,說:“這裏面,我要裝修一下。”

凌薇點了點頭,說:“可以,下個星期我也不走,給你們指導指導……另外我這還有半年的房租,也不要了就送給你們了。”

“對了,還沒問呢,你這房租一年多少錢?”我問道。

“放心,這是我朋友的,不會多要的。”她看了看張守田,又看了看我,說:“上下兩層,一年的租金是五萬塊。”

這算是良心價了,上下兩層,一般怎麼都要八九萬了。

後來,我們辦了手續,簽訂了合同,我又問葉雪找我到底有什麼事,葉雪告訴我,等她考慮好了,才告訴我。

然後她還說,不像是我朋友接店,倒像是我接店似的。

我笑着說,我和他關係好,所以我能給他做主。

離開羅曼咖啡廳,張守田一頭霧水的問我:“曉哥,你這是什麼意思啊?我到現在都沒明白過來呢!”

“很簡單啊!”我很隨意的說着:“我們倆現在,就是那家羅曼咖啡廳的老闆了,以後咱倆五五分賬。不過傢俱公司的工作,你就直接辭掉吧,然後專心打理這個店。”

“這個店,我來打理?而且五五分賬?”張守田一臉驚訝的神色,說:“我沒聽錯吧?”

“你沒有聽錯,你以後就是老闆了。”我加重了語氣,說:“楊冬梅那邊,我抽個時間去說下。”

“曉哥,這樣我感覺不行。”張守田有些不好意思,說:“我一分錢沒出,怎麼能和你平分呢?這也說不過去啊!”

“我說行,就行!”我一本正經的說:“你只要給我好好經營就行了……而且你那個女朋友,一直嫌棄你沒錢,等到她知道,你是這家咖啡廳的老闆,說不定就會一心一意的跟着你了。”

張守田顯得有些激動,過了一會兒,才說:“曉哥,你對我那麼好,我都不知道,應該怎麼報答你。”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沒什麼,我小時候也沒什麼朋友……現在和你成爲朋友了,幫幫你,也是應該的。”

此後的幾天裏,我把張守田辭職的事情,說給了楊冬梅聽,她沒有反對,很爽快的就答應了我。

現在,設計公司,傢俱公司我是兩邊跑,不過工作還算順利,現在唯一做的,就是儘早把中獎的錢,通過投資,一點點的拿出來,然後事業做大,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用那些中獎的錢了。

我感覺我的想法很好,雖然過程有點慢,但是結果肯定會讓我滿意的。

這些天的心情不錯,只是沈思雪和我鬧了一陣,還是王夕朝那件事,說我得罪了人家,現在也不來買花了。

我告訴她,我不是把你的花店裏的花,都買了麼?

她說我這不是常年的生意,幾百年才能遇見一次。

我一想也對,爲了給她補償,我提議讓她把花店幹大一點。

“你是不是吃錯藥了?”沈思雪氣呼呼的說:“你知道,現在門面房多難租麼?而且房租還那麼高?一個大一點的花店,沒有個七八萬塊,是根本不可能的。”


“不是,上次我把你花店裏的花,都買了之後,不是給你三萬了麼?”我問道。

“你可真搞笑。”沈思雪不悅的說道:“那些花是大風吹來的啊?不需要錢進貨麼?你……”

“好!”爲了不讓她長篇大論,我連忙說道:“我給你投資,把花店幹大一點,然後咱們三七分賬,而且我還給你介紹生意。怎麼樣?”

“你給我投資?”沈思雪笑道。

看她那一副不相信的樣子,我說道:“不相信是吧?”

“當然,我和你非親非故,你憑什麼給我投資啊?”她伸手從沙發上,拽了一個抱枕,抱在懷裏。

我也拽了一個,抱在懷裏,說:“咱倆都同居了,我給你錢開店,不也是應該的麼?”

“啪!”


沈思雪手中的抱枕,立刻扔了過來,說:“誰和你同居了?別亂說話。你要是這樣子,現在給我投資一百萬,我都不會要的。”

我把自己懷裏的抱枕遞過去,說:“還生氣了,我說着玩的……”

她一甩肩膀,把我手中的抱枕也打掉了。

我搖了搖頭,起身進臥室,在席子底下,拿出了十萬塊錢,走了過來。

她在沙發上看了我一眼,然後扭過頭去,不過幾秒鐘之後,又轉過臉來,指着我說:“你,你不會去搶劫了吧?”

我抱着錢,走到沈思雪的面前,直接扔在了沙發上,然後躺在那些錢上,說:“這是傢俱公司和設計公司,給我發的提成。”

“乖乖,你要談多多少單子?才能給這麼多錢?”沈思雪張大嘴巴說。

“傢俱啊,大小姐,這可是單價很高的;而設計就沒有數的了,你的創意好,效果好,價錢自然就上去了。”我抽出一張錢,在鼻子上聞了聞,說:“怎麼樣?這都給你投資。”

“哇!”沈思雪也直接趴在了錢上,開心的說道:“這都給我投資花店了?”

“當然,不但投資花店。”我大笑着說:“剩下的,你想怎麼花,就怎麼花……”

沈思雪突然坐了起來,拿着錢,說:“不用還了?”

“不用還……”我本來想說不用還的,但是這麼說了,沈思雪肯定會懷疑,所以立刻說道:“那是不可能的。”

沈思雪想了下,說:“不對吧,我就應該不用還你。”

我也從沙發上坐起來,說:“爲什麼?”

“廢話,你投資了啊!如果我要還你錢的話,我幹嘛還要分紅給你?”沈思雪振振有詞的說着。

“行行行……”我看着你她,說:“反正都給你投資了,賺了就分紅,貼了就拉倒。”

“你真大方……”

我和沈思雪選了一個大店,裝修了一遍之後,也就開業了。

開業之後,肯定是她在店裏,我有我的工作,不會和她在一起摻和的,而且老話說得好,合夥的生意不長久,索性我不問事,是賺是賠都隨她。

張守田那邊的咖啡店,還沒有接過來,我想讓凌薇給張守田多指導指導,畢竟隔行如隔山,最起碼,要讓他多練練才行。

這些天忙的我感覺很累,所以我每天都早早的休息了,不過有一天,葉雪突然打了電話給我。

“江曉,你在哪?”葉雪的聲音似乎有些着急。

“我在家呢!怎麼了?”我連忙問道。

“秦淑雨明天就結婚了。”

“我去,她結不結婚,和我有什麼關係,又不是和我結婚,你着什麼急啊?”我有些納悶道。

“不是,我看見她去了李錢的家裏。”葉雪又說。

七零黑科技紅包群 ,說:“大家都是同事,她就算去了李錢的家,好像也和我沒關係吧?”

“怎麼沒關係?”葉雪提高了嗓音,說道:“告訴你,我不止看到秦淑雨去了李錢家,沈思雪也去了。”

“沈思雪?”我重複了一遍。

“對!”葉雪非常的肯定。

“不是,你怎麼知道沈思雪的?”沈思雪和我在一起,我沒告訴過別人,而且公司裏的同事,也沒有認識她的啊!

再說了,沈思雪和我說了,好久沒有回家了,今天晚上她回自己家睡去了,怎麼可能,又去了李錢的家呢?

“我什麼不知道!”葉雪冷笑了下,說:“你還記得你,有一次帶沈思雪去飯店吃飯,遇見了李錢和秦淑雨麼?”

“記得,你怎麼知道?”

“我當然知道,那天李錢不但想笑話你,而且還看上你身邊的沈思雪了……那你還記得,前幾天有一個叫王夕朝的人麼?那也是李錢派去的……其實那晚,王夕朝把沈思雪帶去,並不是自己有私心,而是李錢在酒店裏等着呢!”

聽着葉雪的話,我的腦袋一懵,這些事情,怎麼葉雪知道的這麼清楚,就像是親身參與了一樣……

而經過葉雪這麼一說,我突然想起那天晚上,王夕朝指着酒店說,長毛,你兄弟在房間……


當時,我還以爲長毛的兄弟在酒店裏呢,原來他說的是李兄弟,那麼這樣一看,就應該是李錢了。

這個李錢也欺人太甚了,不但搶秦淑雨,還看上了沈思雪,這是想和我不死不休啊!

只是,沈思雪明明告訴我回家了,怎麼會跑到李錢那了呢?這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怎麼不說話了?”葉雪在電話那頭,說道:“我告訴你,她們都進去半個小時了,你要不要過來,我就隨便你了。”

“你在哪?”我連忙問道。

“我在微信上,給你發個定位吧!”她說。

於是,我掛了電話,打了個車,直接導航過去了。

城東,城鄉結合部,這兒被房地產開發商,打造成了別墅羣,因爲遠離喧囂,所以不少有錢人的別墅,都選擇在這兒買了。

跟着定位,我來到了一棟獨立的別墅。

路邊停了一輛車,正是葉雪的。

“你怎麼纔來?”葉雪看見我,就把我拉上了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