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用力的推了半天,可是這石門一點動靜都沒有。

“快點來幫忙啊,你還愣在哪裏幹嘛!”我用力打不開這個石門,就對着坐在哪裏的蔡大力喊道。

蔡大力被我這麼一喊,才愣過神來,加入我一起推這個石門。

我們用力的推,拉,擡,甚至往一邊推都嘗試了,可是這個石門就是打不開。

“不要白費力氣了,我估計這個石門不是這麼輕易就可以打開的,一

定有什麼機關之類的。”蔡大力累的滿頭大漢,一屁股坐在地上說道。

我也是累的不行,剛纔光想着救人了,還真的沒有想到這個石門還需要機關纔可以打開。

我在石門上尋找了一會,沒有發現任何的機關。這個石門上除了無數個小孔之外,沒有什麼特殊的東西。

“你到底看到了什麼?竟然如此拼命的想要打開這道門。”蔡大力見我不死心的尋找着,他喘着粗氣的說道。

“我看到了莊欣然,她在裏面!”我一邊尋找開關一邊說道。

聽到我說莊欣然,蔡大力突然不說話了,而是默默地低下了頭。

我雖然在尋找機關,但是餘光還會看向蔡大力。當我看到他低下了頭,臉色還有些微紅的時候。我感覺有點不對,難道剛纔他……

我上前一步走到蔡大力的面前說:“剛纔你看到的,不會也是莊欣然吧!”

“沒,沒,我沒有看到她不穿衣服的樣子!”蔡大力見我盯着他,他連忙解釋。

蔡大力說完,快速的捂住嘴巴。由於緊張,他竟然把他看到的事情說了出來。

“我說你小子怎麼一直壞笑不止呢?原來是看到人家女孩不穿衣服的樣子。不過你看過莊欣然嗎?你知道她長什麼樣嗎?”我看向緊張的蔡大力,笑着說道。

蔡大力今天才看到莊欣然,而且還是距離那麼遠看的。他怎麼能認識莊欣然呢,所以他剛纔看到的莊欣然一定是他想象出來的人。

“我看過!”蔡大力放下手,認真的說道。

“你看過?什麼時候看過!”我好奇的問道。

“今天啊,我看到兩個長得漂亮的女孩子向後山走。一看就知道她們是外地來的,於是我就……然後就看到了你,我才知道她們就是來你們家的那兩個少女。”蔡大力十分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奶奶的,還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我笑着打了一下蔡大力說道。

我當然知道蔡大力跟蹤小師傅她們,是什麼目的。不過幸好今天他遇到了我,不然小師傅的實力,蔡大力的後果不堪設想啊。

“小師傅她們一定是進了這個石門,既然她們可以打開,我們一定也可以。”蔡大力見我沒有怪他,也笑着和我一起尋找起這個石門的開關。

石門上和石門四周我們都找了一個遍,也沒有發現任何開關。現在這個石門唯一不同的就是門上的小孔,難道開關在石門的小孔上。

我想到這裏,開始尋找小孔的排布,或者看有哪一個小孔和其他的不同。

皇天不負有心人,還真的讓我在石門上找到一個很特別的小孔。這個小孔和其他的小孔不同,其他的都是圓的,而這個是一個不規則的圖案。

這個圖案好像有點眼熟?這個?難道是……

(本章完) 這個圖案不是爺爺給我那個玉墜的圖案嗎?怪不得小師傅她們可以進去,原來開關就是這個圖案。

我把玉墜從我的脖子上拿下來,放入那個不規則的圖案之中,還真十分的一致。

當玉墜完全進入圖案裏面的時候,突然發出一陣耀眼的紅光。然後只聽“咔嚓”一聲,這個怎麼也打不開的石門,就這樣打開了。

隨着石門一點點的升起,強烈的紅光傾瀉而出,瞬間把我們包圍在裏面。

我一個箭步衝進了石門來到房間裏,房間裏面一片安靜,沒有任何人,沒有任何東西。

看着安靜的房間,我們都十分的納悶。剛纔看到的人呢?那些可怕的鬼怪呢?

就在我們觀察房間的時候,突然“咚”的一聲巨響。那個石門重重的落在地上,那個玉墜也從石門裏掉了下來。

“這個房間太詭異了,我們還是出去吧。”蔡大力見石門關閉了,他感覺渾身不自在,然後快步走到石門前,把玉墜再次放進那個不規則的圖案裏面。

玉墜完全進入了不規則的圖案,可是這次沒有發出光芒,石門也沒有如期的被打開。

“打不開了,石門怎麼打不開了?”蔡大力見石門沒有打開,他開始更加的緊張,開始用力的踢門,瘋狂的用手去砸門。

“大力你怎麼了,你這樣,它也不可能打開啊!”我連忙上前阻止蔡大力,我心裏也很恐懼,但是不能因爲恐懼而失去理智啊。

我快步走到蔡大力的身後,剛要伸手去拉住蔡大力。誰知道這個時候他突然轉過身,兩隻眼睛竟然發出紅色的光芒。

豪門竊愛:鎖心冷傲妻 蔡大力見我靠近,他一臉憤怒,猛地一拳就打了過來。

一切來的太突然了,況且我根本就沒有想到蔡大力會打我。就在我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蔡大力一拳打在了胸口。我的身體瞬間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而出。

蔡大力真的是人如其名,力氣大的驚人。他這一拳竟然把我從石門邊,打飛到房間的中央。

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胸口像是被一輛高速行駛的列車撞擊,已經痛的沒有了知覺。我此時只感覺身體裏面不斷的翻騰,緊接着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我艱難的支撐着身體看向蔡大力,我不知道他爲什麼要打我。不過他的眼睛竟然發出紅光,難道他中邪了。

此時蔡大力安靜的站在哪裏,他的眼睛依舊發出淡淡的紅光。

我很慶幸蔡大力沒有乘勝追擊,再補上一拳。如果他真的再來一拳的話,我估計就會死在這裏了吧。

知道蔡大力不會傷害我,我的身體瞬間虛弱似得躺在了地上。我實在是太累了,已經沒有力氣去支撐起這身體了。

當我躺下的時候,鮮血再次從我的嘴裏流出。此時的鮮血就像是涌動的泉水一樣,不停的從我的嘴裏涌出。

鮮血流到我身下的地面上之後,很快就順着地面上的紋路流開。緊接着,房間

裏面的紅色光芒開始向着我的身體匯聚,就好像我的身體是它們母體一樣,它們都瘋狂的涌入我的身體。

我此時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它們,卻無力阻止。光芒涌入我身體之後,我沒有任何的感覺。只是當最後一片光芒都涌入我身體的時候,這個房間變得一片黑暗。

周圍伸手不見五指,好像又回到了剛進入這裏的時候。在黑暗中我心裏只有驚恐,不過此時我的身體已經沒有任何力氣,就算真的有危險來了,我也只能束手就擒了。

不過黑暗的時間存在不是很久,很快我的身下就出現一道紅色的光。緊接着地面上不斷涌現出這樣的紅光,它們很有規律的出現,好像在組一個巨大的圖形。

當無數道紅光出現的時候,這個房間再次亮了起來。那種因爲黑暗而帶來的恐懼感,也隨着好奇心慢慢的消失。

因爲此時我感覺我的身體已經恢復了,胸口不在痛了,整個身體也充滿了力量。

我連忙站起身體,感受一下自己的身體。還真的一點事情都沒有,整個身體充滿了活力。

一個人被一拳打飛好幾米遠,而且還流了那麼多的血,只用了十幾分鍾就痊癒了,而且比以前還更精神了。這麼神奇的事情,說給誰聽估計都沒有人信。

我吃驚完自己身體之後,就看向地面上的紅色光芒。這一看,更是讓我吃驚不已。這地面上竟然出現了一個紅色的八卦圖?這麼巨大的一個紅色八卦圖在地上泛起紅色的光芒,簡直是太壯觀了。

“我的天,這裏什麼時候出現一個紅色的八卦圖啊!”此時蔡大力走到我的身後驚奇的說道。

我聽到蔡大力的聲音,連忙向旁邊退了幾步。剛纔的一拳我還記憶猶新呢,我可不想再被打上一拳。

“你有病吧,反應這麼大!”蔡大力被我突然的躲避,嚇了一跳。

“你現在正常了?”我看向蔡大力的眼睛,已經沒有了紅色,我才放鬆下來。

“你纔不正常呢!”蔡大力見我如此的話,氣憤的瞥了我一眼。

看到蔡大力這裏樣子,就知道他已經正常了。不過蔡大力爲什麼會突然被附身,而又突然好了呢?難道就是因爲這個八卦圖!

現在回想蔡大力毫無徵兆的被附體,我又這麼巧被打到這個八卦圖之上,現在蔡大力又莫名其妙的好了。這裏的原因,一定就是這個八卦圖了!

這一切一定是小師傅在搞鬼,如果我分析的沒有錯的話。開啓這紅色的八卦圖必須要特殊的東西,而這特殊的東西就是我的血。

想要我的血流到這八卦圖上最好的辦法,就是讓蔡大力打我一拳。讓我的身體倒在八卦圖上,然後我的血就流進了地上的八卦圖。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八卦圖被開啓了,一定也開啓了一個很重要的機關。

我快速的看向四周,希望可以發現被我開啓的機關。

這個房間很大,比外面的那個房

間大出好幾倍。而且這個機關一定在一個很隱蔽的地方。

我拿起手電開始看向四周,雖然這裏的光線很強。不過都是紅色的光芒,在視覺上十分的不舒服,所以我還是習慣用手電。

這個房間雖然很大,但是卻只是空曠。裏面沒有任何的遮擋物,很快我就找完了所有的角落,可就是沒有發現一個奇怪,或者是不一樣的地方。

“小軒你快點過來看看,這個八卦圖好像變了!”蔡大力大聲的對我喊道。

對啊,機關應該在八卦圖裏面。我連忙跑到蔡大力的面前,發現八卦圖果然漸漸的開始移動。

它的移動不是地面上的圖案發生移動,而是上面的光線開始移動。就像有一個東西在吸引這些光線,所有的紅色光芒開始向一個方向移動。

紅色的光芒慢慢的向着一個地方集中,就像聚光燈一樣,把所有的燈光都集中在不遠處的那面牆上。

那面牆剛纔我檢查過,沒有什麼特別的啊。不過當光線照射上面之後,竟然真的發生了變化。

只見那片光滑的牆壁上出現了一條條紅線,紅線在牆壁上不停的遊走,最後形成了一個門的圖案。

“一扇門?”蔡大力指着前面的牆壁不可思議的說道。

我快速的走了過去,這扇門一定就是小師傅引我來的目的。

紅色的線只是形成了一扇門,可是這扇門要怎麼打開呢?而且這扇門都出現了,爲什麼小師傅她們還沒有出現!

我堅信小師傅引我來一定是有目的的,現在出現了這扇門更加證明了這一點。但是她們爲什麼還不出現,難道她們不知道如何打開這扇門。

“我去,這就是畫在牆上的門嗎?這樣的門要怎麼開,看來我們真的出不去了啊!”自從那扇石門自動合上之後,蔡大力就一直想要如何出去。現在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卻又破滅了。

我一點都不擔心我們會出不去,因爲小師傅她們沒有在這個房間裏面。而且小師傅的目的就是想要我幫她找到她要的東西,至於殺了我們,估計還不至於。

我摸索了半天也不知道這扇門要如何打開,但是它的出現一定有它的用處,它一定可以打開,只是我們現在還沒有想到而已。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一切都搞的這麼神祕幹嘛?直接點會死啊!”蔡大力憋屈的一拳打在了紅色的門上。

我也有些憋屈,被莫名其妙的引導這裏,又莫名其妙的開啓八卦圖。感覺一切都有些眉目了,現在卻被一扇打不開的門給困住了。

越想越感覺憋屈,於是我也一拳打在了面前的紅光門上。

我的拳頭剛碰觸到紅光門,突然一股巨大的吸力,把我往門裏面吸。

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我情急之下就一陣亂抓。不過這裏哪有什麼東西可以抓,最後我只有抓住了蔡大力的手臂。

光芒猛地一閃,我們再次進入了一個未知的空間。

(本章完) 我們就像是穿牆一樣,穿過了面前的紅光門,來到了裏面的房間。

這個房間不是很大,只有不到十幾平的樣子。在房間的正中心又一個高臺,高臺上是一個灰色的石盒子。

我小心翼翼的來到高臺前,因爲我知道這個高臺上面石盒子裏面的東西,一定就是這次來的目的。

小師傅她們現在還沒有出現的原因我想不到,但是這個石盒子裏面的東西她們一定是志在必得。

“小軒,你要想好了!”見我走向高臺,蔡大力一把拉住我,十分慎重的說道。

“放心吧,既然來了,就大膽點。”我微笑的拍了拍蔡大力的手說道。

我怎麼會不知道蔡大力擔心什麼,現在小師傅她們都沒有出現。她們一定是無法取出這個石盒裏面的東西,所以來借住我的手。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只有我可以取出石盒裏面的東西,也許是因爲爺爺的原因吧。但是我能因爲擔心小師傅她們,就不拿出這石盒裏面的東西嗎?顯然是不可能的。

我走到石盒面前,準備使出全身的力氣去打開這個石盒。誰知道我的手剛碰到石盒,它竟然就打開了。

我還以爲這個石盒和前面一樣,會有什麼玄級呢,沒有想到它就是一個很普通的石盒。

石盒的裏面安靜的躺着一本書,這本書是線裝本,時間有些久遠,不過紙張卻還是很新。

我拿出這本書輕輕的打開一看,我瞬間就懵了。因爲這本書的文字我完全看不懂,它不是中文,不是繁體字,更不是英文。完全是我不認識的字體,而且這本書很薄,大體看一下,最多有四五十頁吧。

“我靠,這也太坑爹了吧。忙活了這麼半天,就給我一本天書,有個屁用啊!”我把書丟給蔡大力,鬱悶的說道。

蔡大力接過書看了一下,也十分不解的說:“這是什麼東西啊,竟然還藏得這麼隱祕,真的不知道藏這本書的人是不是腦袋鏽掉了。”

“唉,算了。既然小師傅費這麼大勁指引我們找這個東西,說明它也是有一定的價值,我還是好好收着吧。”我看了一眼蔡大力手裏的書,無奈的搖了搖頭,還是把它放進了包裏。

“就算是好東西,你看不懂還是沒有用不是。現在我們還是想想怎麼離開這裏吧!”蔡大力開始觀察四周,尋找出口。

“這還用想?怎麼進來,就怎麼出去唄!”我笑着來到剛纔進來的地方,伸手就要去觸碰牆壁。

“你瘋啦!”蔡大力一個箭步擋在我的面前說:“現在小師傅她們一定在外面等着我們,現在出去,不是自投羅網!”

蔡大力說的也對,小師傅爲什麼一直沒有出現。她們一定在守株待兔,等我們把東西拿到手,然後她坐收漁翁之力。

不過這個房間就這麼一點,一眼就看完了,根本就沒有第二條路。我們如

果不原路返回的話,我們要怎麼出去呢?

蔡大力也發現了這一點,他依舊擡着頭說:“就算在這裏耗着,我們也不能出去。對了,我們就在這裏呆上幾天。到時候她們一定會認爲我們遇難了,她們自然就離開了,反正她們也進不來。”

我笑着拍了一下蔡大力說:“你以爲她們是傻子嗎?就算真的耗我們也耗不起啊她們可是帶足了食物的,我們呢?什麼都沒有,你感覺我們能耗得過她們嗎?”

“這……”被我這麼一說,蔡大力頓時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要不先這樣。”我把書遞給蔡大力說:“書先給你,我出去看看。如果她們真的在外面,我就說我什麼都沒有找到。如果外面沒有人,我再回來帶你。”

“好吧!”蔡大力想了一下點了點頭說:“你小心一點。”

我用力的點了一下頭,伸手觸摸面前的牆壁。可是這次觸碰牆壁,卻沒有出現上次的吸力。反而就像是平時觸碰牆壁一樣,沒有任何的反應。

“怎麼回事,怎麼打不開這門了!”我再次觸碰牆壁,還是一點的反應都沒有。

我以爲是觸碰的力度不夠,於是我直接用力的打向牆壁,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這下慘了,我們唯一的出口又沒有了。”看到我憤怒的砸着牆,蔡大力再次陷入了絕望。

如果說在外面的房間,沒有了出路我們還可以尋找。可是在這裏,一眼就可以看完所有的地方,我們根本就不需要怎麼尋找,就知道沒有第二天路了。

再次用力的砸了幾下牆壁,我也絕望的坐在了地上。看着手上不斷流出的鮮血,我真的不明白爲什麼這道門就回不去了呢?

我們來到這裏拿這個看不懂的書,不是小師傅的意思嗎?既然是她的意思,她怎麼會讓我們困在這裏呢?

難道這個小房間裏面還有其他的機關?我再次舉起手電照了一遍這個房間。屁大點的地方什麼都沒有,牆壁十分的光滑,從上到下也沒有任何不一樣的地方。整個房間除了那個高臺,就沒有其他的物品了。

難道是高臺?難道機關在高臺上面!我再次跑到高臺邊尋找,這個高臺就是一個圓形的石柱,石柱上面是一個石盒子。

我從石柱的底部開始往上找,一直找到石盒子。甚至石盒子的底部都仔細的看了,根本就沒有一個機關的樣子。

“不要找了,我早就找過了!”蔡大力見我還在不死心的尋找四周的牆壁,他無奈的對着我揮了揮手說道。

“看來真的沒有機關,那我們要怎麼辦啊!”我無力的坐在蔡大力的身邊,四面牆都被我用拳頭砸過了,可是沒有一面牆出現吸力的。

“怎麼辦?坐着等死唄!”蔡大力坐在地上,後背靠着牆,有氣無力的說道。

“這麼就服輸了,不像是你的性格啊。”我看

向蔡大力笑着說道。

說完這句話我們就再也沒有說話,因爲我們都知道,我們不會死。因爲我們手上有小師傅要的東西,所以她們一定會來救我們。

可是我們慢慢的覺得,我們的想法是錯誤的。我們就這樣閉目坐在地上,也不知道我們過了多久。我們把手電都關了,就這樣坐着,也沒有一個時間的概念。我只知道我現在很餓,餓的身體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這樣餓的感覺估計持續有兩三天的時間吧,我們餓的只能縮成一團,相互依偎着。說句難聽的,這是出現一直老鼠。不,出現一隻蟑螂,我們都會毫不猶豫的把它吃掉。

“小軒,我感覺我要死了。”蔡大力依縮在我的胸前,由於飢餓,他臉上一點血色都沒有。他用十分微弱的聲音說:“沒有想到我大力竟然是因爲餓死的,我還沒有娶媳婦呢。”

“不要說話,保存點體力,小師傅她們一定會來的。”我張了張嘴,發出很小的聲音說道。

“呵呵,你還真的以爲她們會來嗎?如果她們可以進來的話,就不會指引你來了。”蔡大力身體抽動了一下,輕笑着說道。

她們從外面是進不來的,可是那個牆壁又無法回去。可是當初放這本書的人是怎麼離開這裏的,說明這裏還是有出去的機關。可是機關到底在哪裏呢?又是什麼樣的機關呢。

我再次打開手電,照向房間裏面唯一的物件高臺。四面光滑的牆壁沒有機關,那麼機關就一定在這裏。

我用盡最後的力氣挪到高臺邊,我仔細的看着高臺每一處的細節。反正現在也是坐着等死,還不如研究一下給自己一個心理安慰。

手電的光在石柱上一點一點的向上平移,這個石柱一點問題也沒有,就連一絲裂縫也找不出來。

在石柱上面是那個石盒子,由於石盒子有點高,我只能扶着旁邊的牆壁,讓自己儘可能的站起來。

我的身體緩慢的站起,我的目光依舊看着石柱,就害怕漏了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