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知道。”歐陽璞抱住陳美媛溫柔的說道。

他知道陳美媛並不是那種愛錢的女人,那個年代並不像現在,只要有錢,甭管多年輕的女人都能娶的到。

“你記得嗎,我臨產前你剛好出差,而你那另外幾個老婆卻誰也沒來看我,只有黃叔一直陪在我身邊。後來,當我知道生了個女兒的時候,我很難過,我知道你想要一個兒子,做夢都想,可是我的肚子也不爭氣,沒能給你生個兒子。”

“我求了黃叔一整天,最後他在答應,把孩子抱到孤兒院去,換一個男孩回來。送走的孩子,就是瑤瑤,抱回來的,就是小錦。”說道這,陳美媛已經泣不成聲。

“黃叔,黃叔他怎麼會同意你這樣做。”歐陽璞淡淡的問道,雖然表情顯得很平靜,但誰也猜不去,他現在在想些什麼。

黃叔是他歐陽家的管家,可以說是除了他跟幾個老婆以外最有權利的人,也是在他父親還在世的時候就在歐陽家當管家了,全歐陽家上下都很尊重他。

“歐陽,你別怪黃叔。是我求他的。”陳美媛說道。“黃叔一開始不答應,無論我怎麼求他,他也不答應。”

“後來,我用自殺來逼他,而且我告訴他,我不想讓你難過,不想讓你失望。歐陽家不能沒有一個男孩,就算不是親生的,誰也不會知道,至少,歐陽家能延續下去。”

秦少傑看了看已經哭成淚人的陳美媛,心裏也是感慨萬千。

這個女人,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評價她。

歐陽錦雖然不是她親生的,但爲了歐陽欽,她付出的確實不少。可說她狠心吧,也不對。畢竟她這麼做是爲了歐陽璞好。

嫁給比自己大了二十歲的男人,而且這個男人還不只一個老婆,她這樣做,是爲了愛,很真實的愛。

這樣的女人,值得尊敬。秦少傑暗暗想道。

畢竟不是任何一個女人都可以爲了自己所愛的男人而甘願忍痛把自己的親生女兒送走的。

歐陽璞被陳美媛的話感動了,他知道陳美媛是真的愛他,他不知道的卻是陳美媛會愛他這麼深。

爲了他,甘願拿自己的親生女兒換回一個男孩。可她卻沒想過,無論是男孩女孩,都是自己的孩子。

“對不起。”歐陽璞的雙眼也是老淚縱橫,緊緊的抱着陳美媛說道。“是我期望的太多了。”

秦少傑想說話,但又覺得現在開口很不合時宜,便看了看還在那發呆的歐陽瑤,又坐回了座位上。

“瑤瑤,對不起,我對不起你。”陳美媛突然掙脫開歐陽璞的懷抱,跑到歐陽瑤身邊拉着她的胳膊,跪在地上說道。

“我,我腦子有點亂。”歐陽瑤終於說話了,雙眼有些呆滯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陳美媛。

這……真的是我的親生母親?

“瑤瑤,對不起,媽媽對不起你,我知道你恨我,求你別在離開我。”陳美媛哭着說道。

“你不知道,這二十三年,我無時無刻不在想你,我後悔,真的很後悔,所以,那個時候我每星期都要去孤兒院看你好幾次,可是突然有一天你不見了。”

“那個時候,我真的好後悔,我不敢告訴你爸爸,就偷偷的找你,可是卻沒有你一點的消息。”

“瑤瑤,你知道嗎,你的名字,就是我取的。”

“媽,你……你是說,我,我不是你們親生的?”歐陽瑤沒開口,歐陽錦倒是說話了。

現在的情況也不由得他再發傻了。


他現在明白了,感情自己纔是那個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領養娃。

這可不行,這樣下去,自己的命運可想而知—–誰會把繼承權交給一個領養的孩子?

聽到歐陽錦的話,陳美媛再次點了點頭。

其實不用再問,這也是板上釘釘的事了,歐陽錦只不過是不甘心,他期望陳美媛會告訴他這是個玩笑,但是,殘酷的事實讓他的夢徹底破碎了。

“我殺了你。”歐陽錦突然一聲大喊,抓起桌上的一根筷子,就向歐陽瑤的喉嚨紮了過去。

事情來的太突然,所有人都愣住了。

好在秦少傑反應快,一掌對着歐陽錦拍了過去,直接把歐陽錦打的倒飛了出去。

“砰”的一聲,歐陽錦被秦少傑一掌拍在了牆上,而秦少傑卻沒有讓他下來,直接發動意念術,把他牢牢的釘在了牆上,不論他怎麼掙扎,都不能動彈半分。

PS:我腫麼感覺我快變瓊瑤了- – “放開我。”歐陽錦一邊大喊着,一邊瘋狂的扭動着身軀,企圖從牆上掙扎下來,但無論他用多大的力氣,身體卻還是絲毫不能動彈。

於是,歐陽錦不喊了,轉而用兇狠的眼神盯着秦少傑和被秦少傑摟在懷裏的歐陽瑤。就好像秦少傑奪走了他的獵物一般。

這樣的眼神,秦少傑只在他那隻沒來得及帶回國的金毛獅王眼睛裏見到過。

不過,估計這也是歐陽錦第一次表露出這麼兇狠的眼神。

“放開你?放開你來殺我的女人嗎?”秦少傑嗤笑了聲說道。

“小錦,你,你這是要做什麼啊,她是你姐姐啊。”陳美媛這才反應過來,跑到歐陽錦面前抓着他的胳膊焦急的說道。

“姐姐?”歐陽錦大笑道。“哈哈,我哪裏有姐姐,我只不過是個野種而已,是被你從孤兒院帶回來的野種,哈哈,我還當我是歐陽家的大少爺呢,原來我不是,哈哈,沒了,什麼都沒了。”


“小錦,你怎麼能這麼說呢。”陳美媛帶着哭腔說道。“雖然你不是我們親生的,但也是我們的孩子啊。”

“你們的孩子?哈哈。”歐陽錦大笑道。“我現在寧願不是你們的兒子,你爲什麼要把我從孤兒院帶回來?如果你不把我從孤兒院帶回來,或許我現在早就不知道死在哪個旮旯裏了,也就不用承受這樣的失落了。”


“當你們的兒子?當你們的兒子有什麼好的。”

“小錦,你不要這樣。”陳美媛急的再次哭了出來。回頭看着秦少傑說道。“秦董,小錦這是怎麼了,怎麼不能動。你快放他下來啊。”

見秦少傑搖頭,陳美媛又看向歐陽璞,急道。“歐陽,你快求求秦董,讓他把小錦放下來啊。”

歐陽璞臉色鐵青,血壓是蹭蹭的往上竄,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養了二十多年的兒子,竟然要殺自己的親生女兒。

“歐陽,你說話啊,求你說話啊。”陳美媛急急的喊道。

“我不要你們求情。”歐陽錦大喊道。“姓秦的,你個王八蛋,都是你,就是因爲你,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你他媽有種殺了我。”

“你真是沒得救了。”秦少傑嘆了口氣說道。“怎麼說你爸媽也養了你二十幾年,你就說出這種屁話?”

“還有,你雖然有個好媽,但並不代表你能隨便罵我。”

說着,秦少傑的意念術發動,一股大力襲向歐陽錦的胸口,緊接着,歐陽錦胸口的肋骨傳來咯吱咯吱的響聲。

“噗”歐陽錦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染紅了前面的地板。

“秦董,不要,別殺他。”陳美媛顧不得再求歐陽璞,又轉過身跑到秦少傑身邊,噗通一下跪了下來,抱住秦少傑的腿哭道。

“秦董,求求你,別殺小錦,他只是有些不冷靜。”

“秦董,還請手下留情。”歐陽璞也不再玩深沉了。雖然是養子,但自己也養了二十多年,感情跟親生父子也沒什麼區別了。現在看到秦少傑只是憑空的一掌就能讓歐陽錦吐血,他也有些急了。而且現在更加能證明,秦少傑絕對不是一般人。


“這樣的兒子你們也要?”秦少傑嘆了口氣,覺得這倆人真是無藥可救。

歐陽錦哪裏念養育之恩,完全是念金錢之恩嘛,這樣的人,讓他早死早超生的好。

“秦董,求求你,小錦真的是一時衝動。”陳美媛再次說道,見秦少傑還是不說話,又轉向歐陽瑤,說道。“瑤瑤,媽媽求求你,別讓秦董殺他,怎麼說,他也算是你的弟弟。”

“我……我……”歐陽瑤很爲難,她現在腦子根本一點思路都沒有,完全是處於死機狀體。

本來就沒有從自己身世的事情中緩過神來,結果又來了這麼一出。這讓平時風風火火的歐陽瑤一時間徹底迷失了。

“我……”歐陽瑤看了看跪在地上眼睛都哭腫了的陳美媛,終究心裏不忍。

“少傑,放了他吧。”歐陽瑤輕聲說道。

“放了他?”秦少傑驚訝的看着歐陽瑤。“他剛纔要殺你的。”

“我知道。”歐陽瑤說道。“但是,不還有你在嗎?”

嘿,這話我愛聽。秦少傑心裏暗道。

每一個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人把自己當作依靠的。

“芳兒,打暈他吧。”秦少傑看了看凌芳說道。

“好。”凌芳點了點頭,隨手一揮衣袖,剛纔還在嘶吼的歐陽錦便腦袋一歪,暈了過去。接着,秦少傑也收回了意念術,歐陽錦便“噗通”一聲從牆上摔了下來。

“小錦,小錦,你怎麼了。”陳美媛可是忙活的夠嗆,見秦少傑放了歐陽錦,連忙爬了過去,抱住歐陽錦用力的晃着。

“死不了,只是暈過去了而已。”秦少傑淡淡的說道。

他對陳美媛可謂是一點脾氣都沒有了,這樣的女人,也不知道該說她什麼纔好。估計這世界上很難再找出一個像她這樣的女人了。

“秦董,謝謝你。”歐陽璞又回覆了他那種淡定的表情,看着秦少傑到了句謝。

“這個……歐陽懂事……歐陽叔叔。”秦少傑說道。“不介意我這樣叫你吧。”

“不介意,當然不介意。”歐陽璞勉強的笑了笑,說道。“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看來這頓飯局是不能進行下去了。改天,改天我再去找你們,我會在京華多留幾日的。”

“行,那我們就先離開吧,這樣影響也不好。”秦少傑點了點頭說道。

說完,秦少傑又走到暈過去的歐陽錦身邊,在他身上點了幾下,說道。“陳阿姨,好好勸勸他,我希望他別再這麼混蛋。”

“還有,我剛纔已經點了他幾處穴位,三天之內,他全身會一點力氣都沒有,放心吧。”

“好,好,謝謝你,秦董。”陳美媛再次看着秦少傑,感激的說道。

“別謝我。”秦少傑擺了擺手,指了指歐陽錦,說道。“我說過,要謝也應該是他謝你。”

“他有個好媽。”說完,秦少傑就拉着凌芳跟歐陽瑤頭也不回的除了貴賓間。

至於賬單的問題,自然是歐陽璞搞定——誰請客誰埋單,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一路上,歐陽瑤也失去了她那風風火火的性格,反倒一句話也不說,只是雙眼毫無焦點的通過車窗看着外面那川流不息的車流,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秦少傑更是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只能緊緊的拉着她的手錶示一下關心。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如果這事發生在自己身上,自己估計也會這樣。

一路無話,回到家,等秦少傑打開房門的時候,才發現家裏的燈竟然亮着。

秋若一直在別墅那邊陪着靈月,那就說明是風鈴回來了。風鈴這段時間也是夠忙的,武館跟學校裏的網吧來回跑,每次都是很晚纔回來。

“你回來了。”風鈴見到秦少傑回來,從沙發上站起來說道。“翦亭前輩已經等了你很久了。”

翦亭?秦少傑一愣,隨後向沙發上看去,這才發現,家裏不只有風鈴一個,消失了很久的翦亭竟然也坐在那裏。

“你怎麼來了呢?”秦少傑疑惑的問道。

“有事情與你相商。”翦亭說道。

“有事情?”秦少傑楞了一下,說道。“有什麼事情,說吧。”

“換個地方吧。”翦亭指了指外面,然後不等秦少傑再說什麼,直接走到陽臺邊,縱身跳了下去。

我靠,姐姐,這裏可不是在你仙山啊,說跳就跳,秦少傑看着陽臺嘟囔了一句,然後又跟凌芳幾女打了聲招呼,打開房門走了出去。他可沒跳樓的習慣。

“大姐,有話就說唄,幹嗎還跳樓呢。”兩分鐘後,秦少傑才從樓裏走了出來,看着站在花壇邊的翦亭開玩笑的說道。

這時候,秦少傑才發現,翦亭穿的並不是以往那身古香古色的長裙,而是換了一條牛仔褲,上面是一件休閒衫,而且外面還套了一件過膝的黑色立領風衣,整個人少了一分古典美,卻多了一分現代都市的靚麗,如果再給她提上個包包,儼然就是一個現代都市女性的造型。

“怎麼穿成這樣了?”秦少傑有些好奇的問道。

“怎麼了?這樣不好看?”翦亭上上下下看了一遍自己的穿着,疑惑的說道。“宇文浩說,這樣不容易太顯眼,所以,我就換了,師兄幾人也都換了衣服。”

“哦,這樣啊。”秦少傑瞭然的點了點頭,問道。“你突然就消失了,在胖哥那也沒見到你,這突然又回來了,還搞的神神祕祕的,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我們找到軒轅劍了。”翦亭說道。

“哦,找到軒轅劍了。”秦少傑應了一聲,突然反應了過來,驚道。“你說什麼?找到軒轅劍了?黃帝用的那個軒轅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