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緊緊地抓着她的手,“我是安安!真的,我是安安!”

“我知道你這孩子是看我們可憐,才這樣做的。我只能跟你說一聲謝謝,謝謝你的好意!你不用爲了照顧我們老兩口的感受,這樣來欺騙我們。”她摸了摸我的頭,試圖扶我站起來。

我甩開她的手,對着她磕了三個頭,“不管您信不信,我都是安安!”

“安安?洛小姐,你趕緊起來,你的心意我真的領了!你要再這麼跪着,我都要折壽了!”她再一次跟我伸出了手。

我深吸一口氣,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是我,我是不是心臟一直都不好?我當年自己跳海,被洛家的人救了,他剛好死了女兒,就讓人把女兒心臟給我了!因爲我一心求死,他給了我全新的生活,我才做了洛家大小姐!”

“這都是你編的!我不是不喜歡你,可我不想讓你這樣騙我!我們家安安心臟不好,隨處打聽一下就知道了,你說得再真實,又有什麼用呢?!那我問問你,我們安安喜歡吃什麼,她的身上有什麼標誌!我們安安讀書的時候喜歡用左手翻頁還是右手?!”

她所提的問題裏,我竟是一個都回答不上來。我是安安,可我失去了我對安安對他們所有的記憶!

“媽媽,是失憶了,我記不起那些東西了!”我望着她,我從未想過我回來的時候是這樣的場景,我想到他們打我罵我或者恨我,或者抱頭痛哭,可我就是沒有想到,他們是不相信我的!

“快起來吧,進屋喝口水,以後咱們不開玩笑了。”她拉着我起來,帶着我進了門,給我倒了我記憶中最甜的一杯白開水。

“媽媽,我沒有跟你開玩笑,漆警官拿了你的頭髮跟我的頭髮做了鑑定,您就是我媽媽!”我看着她,繼續說道。

她手裏整理着小魚乾,有也不擡,“漆警官是個好人,你也是好人。你們的心意,我都明白。安安就算是走了,我們老兩口也該找到她。”

“我!”我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一開始的難以開口,到現在的無法開口。

“好了!這件事情以後就不說了,以後常來玩!洛小姐,你父親有你這樣的女兒該是幸福的!”她放下手裏的魚乾,起身,似乎要趕我走了。

我擰了擰眉頭,死死地端着家裏的杯子,看着她,“我會證明給您看的!”

她笑着拍了拍手上的灰,“如果不是怕安安不高興,我肯定就把你和漆警官看成是自己的兒女了!”

我胸口像是堵了一樣什麼東西,難受得很。

“阿姨,安安就是您的女兒!”這時,漆警官笑着大步走了進來。

媽媽並不相信這一切,反而是笑出了聲音,“我剛剛跟洛小姐都已經說清楚了,你們都是好孩子,但是不要用安安來欺騙我!”

“阿姨,我們沒有騙你,她是你女兒安安!她之所以能成爲天衣無縫的洛暘,那是因爲,她的容貌改變了,她的記憶沒有了!說到底,她也是一個受害者!”奇景走了進來,徑直坐在我的身邊,繼續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當時他女兒死了,剛好遇到你,而你剛好心臟不好,需要一顆可以匹配的心臟,就是這麼巧!她女兒的心臟就那麼適合你,他覺得是緣分!就給了你心臟,讓他覺得自己女兒還活着,所以改變了你的容貌,讓催眠師天天給你催眠,你忘記了自己是安安,你一直以爲自己是洛暘。對不對!”

對於他說的話,十有八九也都是真的,我沒有什麼好辯駁的!

媽媽不敢相信地看着漆警官,“她真的是我的安安!”

漆警官緩緩地從自己的衣服兜裏掏出那張鑑定結果,遞給了媽媽,“您看看,這是我找鑑定組織做的堅定,足以證明她是您的女兒!如果您還不相信,您可以帶着她再做一次!”

“你沒有騙我?你們沒有騙我?”媽媽還是不相信。

我站了起來,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媽媽,我沒有騙你!”

媽媽猛地收回了手,“不!不是這樣的!”

“阿姨,是這樣的,她就是您的安安!您找了那麼多年的安安回來了!”

媽媽不停搖頭,“我的安安不是這個樣子的,她就算是樣子變了,這聲音,聲音不對!”

“阿姨,這樣,今天我們就去鑑定,等結果出來好不好?”漆警官站了起來。

我真的是太過分了,要不是自己當時想不開,怎麼會出現這種事情!

“你們先聊,我去找找我家老頭子,等他回來。”媽媽十分驚慌地跑了出去。

我想上去追,卻被漆警官一把拉了回來。

“沒想到…..”漆警官看着我。

我皺了皺眉,“沒想到什麼?真的以爲我是貪圖洛家家產去的?!”

漆警官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腦袋,“我是爲你媽媽着急,他們找了你這麼多年,你知道了真相,卻一直都不肯相認,所以心急了說錯了話!”

我坐在板凳上,望着屋外的天空,“你剛剛說的話,只對了一半!當年,父親是在海邊找到我的,當時我被海浪打上了岸,他救了我,說是我是自殺,爲了讓我活着,也爲了讓洛暘的心臟一直活着,他抹去了我的記憶!讓我成爲了洛暘!所以,洛家並非是我的仇人,而是我的恩人!因爲這份恩情,所以當我知道真相的時候,並沒有立即回來。一時怕爸爸媽媽他們鬧,二是父親原本日子就不多了!”

“不是他強迫的你?”漆警官有些驚訝。

我起身,看着他,“我看你是對他有偏見呢!”

“那那個別墅呢!別墅裏面有什麼!他爲什麼不讓你進去!”

“那裏藏着真的洛暘,她的靈位在那裏,我若是去了,發現了,就相當於知道了所有的真相!他害怕我的離開,我離開了,會帶走洛暘的心臟!”

“你說的都是真的?”

“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去查!”

“行,我都相信你,不過你現在怎麼辦,看樣子你親生父母並不是很相信我們的話!”漆警官終於問到了重點上!

Www¸ttkan¸℃O

我深吸一口氣,站了起來,“是我對不起他們,他們不相信我也是應該的!”

“你還記不記得之前我們一起來這裏的時候,你媽媽說了一句話?”漆警官期待地看着我。

我眉頭緊鎖,一句話?! 第3695章

如果不是千落離在周圍生了火,宮本千夏覺得自己應該會凍僵的!

宮本千夏坐起身,看了眼一邊火堆邊的宮本千夏俏臉一沉道:「師兄,你難道就不能給我蓋個被子嗎?你想凍死我,繼承師父對我的寵愛嗎?」

千落離聞言眼中露出寵溺的笑意,自己的小師妹終於回來了!

「小師妹,你知道的,我身上沒有被子,師兄我現在很窮!」千落離笑著道。

宮本千夏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活動了下自己的胳膊和雙.腿,站起來又崩了蹦,感覺好多了,這才走到千落離對面坐下來,盯著千落離看,也不說話!

千落離被看的頭皮發麻,這才尷尬的咳了咳道:「咳咳,師妹,你看我做什麼?難道你終於發現師兄是世上最帥的男人了?」

「哼……你知道我為什麼看你的,說吧,為什麼幫我恢復記憶?」宮本千夏瞪了千落離一眼道。

「咳咳……那又為什麼?我在師父空間內醒來后,就發現自己恢復記憶了,然後出來剛好就看到師妹你,見你的記憶沒恢復,師兄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觀啊!」千落離聞言理所應當的說道。

「編,你就編吧!你分明就是覺得師父和我都不記得你,讓你覺得無聊,所以才費力的幫我恢復記憶吧!」宮本千夏惡狠狠的瞪著千落離道。

她也沒想到自己本來就是師父的弟子,哪怕自己輪迴轉世了那麼多輪迴,終於還是遇上了師父!

只是想到自己剛遇上師父的身材,宮本千夏瞬間鬱悶了!

還好師父現在什麼記憶都沒有,不然自己哪有臉啊!

幸運的是,自己眼前的腹黑師兄,也沒見過自己從前的模樣,真的是萬幸,不然豈不是要被他笑話死了,宮本千夏想想那個畫面都不能忍,幸好師父操練的很,把自己的身材變回來了,簡直太及時了……

千落離不知道宮本千夏想什麼,就看到宮本千夏臉色一會兒一變的,不知道在想什麼,心裡有些沒底,雖然之前在林薰兒等人那裡了解到小師妹沒恢復記憶前,貌似是個純真的妹子……

但是恢復記憶的小師妹,絕對不純良啊,自己當初沒少被她坑,偏偏師父向來是對小師妹寵著,對自己嚴厲的很,讓他也是很沒辦法……

「行了,說說你為什麼昏迷的吧?」 漫漫婚路 宮本千夏看著千落離問道。

「我這一世有點悲催,是被封印在一座城內……」千落離把自己這一世的事情,還有如何遇到墨九狸的事情,簡單的和宮本千夏說了一遍。

「那你真的是不幸運啊,還好我這一世過的很開心……」宮本千夏把自己的身世也說了一遍。

「師妹,說重要的事情,這一次我們比師父先恢復記憶,到了神界很多事情,我們必須提前準備,絕對不能讓師父再……」千落離的眼神一冷的說道。

「我知道,同樣的錯誤,我宮本千夏再也不會犯第二次,」 “她說呀,我這個人這麼好,要是安安還活着,就….”漆警官慢慢悠悠地說道,舌頭卻打結了起來。

我忽然想起當時媽媽誇漆警官時候說的話——漆警官人好,要是我安安還活着,一定讓安安嫁給他!

我猛地看着他,他捂着嘴,後面的話,也沒有再說出口了。

“謝謝你,照顧了這麼久我的家人!”我是由衷地感謝,要不是他給了我父母希望,怕是他們早就…….

漆警官自豪地摸了摸自己的頭髮,“這是我們人民警察的天職!”

“漆警官,現在你可不可以迴避一下,回頭我們一家人再請你吃飯!”

漆警官笑了笑,“好!給你們時間團聚!”

說完,他就大步走了。

而我坐在這個空無一人的家裏,十分忐忑,我想着爸爸回來會是什麼場景,他會不會跟媽媽一樣不相信我!心裏想了一百種念頭,卻還是害怕得不得了!

當老兩口火急火燎地跑了回來,我立馬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我盯着那個滿頭白髮的老人,竟是喊不出了一個字!

爸爸跑到門口,也是沒有敢再踏進來一步了!

我望着他,滿臉的期待!

他扶着門,同樣也是望着我,良久之後纔是問出了一句話,“你是安安?你說,你是安安?!”

我狠狠點頭,豆大地淚珠又是掉了下來,“我是安安!”

他踏進門,快速地往前走,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我上去要扶他,他卻抓住了一邊上的椅子,好不容易穩住了,看着我,“你真的是安安?”

我再一次狠狠點頭,“爸爸,我是安安!”

他看着我的臉,揉了揉眼睛,又是向前一步,走到我的面前,“安安?!”

我咬着嘴脣,除了點頭,再做不出任何的舉動!

“我的安安?我的小安安?”爸爸老淚縱橫。

我跪在了地上,“爸爸,我是安安!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我的安安樣子也變了,聲音也變了,可眼睛卻沒有變!”他上來扶着我,“這麼多年,你受苦了!”

我站了起來,抱着爸爸,“不不不!受苦的是您和媽媽!”

“只要你還活着,爸爸和媽媽做任何事情就值得!”

他們是相信了,相信我是安安了。

那一天,我們促膝長談,父親都尚在,他們都還在,他們都還沒能愛!這是我所要感謝上蒼的!

媽媽坐了一桌子對於他們來說只能過年才能端上桌子的飯菜,爸爸不停爲我夾菜。

“這麼多年,你都是怎麼過來的?” 重生之無敵呂布 爸爸終於問了我一句很是讓我愧疚的話。

“我在洛家,過得很好!”我笑了笑。

“這個是你以前最喜歡吃的蕨菜,我今天去找鄰居借了一點兒,多吃點!”爸爸又是給我夾了一筷子菜。

看着那個菜,在我的記憶中,並不是很喜歡,但因爲是爸爸夾的,我拼命吃完了。

媽媽似乎發現了我的喜好有變,用手戳了戳爸爸,“安安這幾年都忘了以前的事情了,她喜歡的東西也應該變了!”

“你看她吃得多香,什麼變了!”爸爸眉開眼笑。

“我愛吃,只要是你們做的,我都愛吃!”我笑着又是給自己添了一碗飯。這裏跟在洛家不一樣,那裏氣氛太壓抑,吃飯總吃不好。

媽媽坐在我的身邊,摸着我的頭,“喜歡就多吃一點你,以後要吃什麼,給我說一聲,我給你做!”

我笑着點頭, 也給他們老兩口夾菜,“你們別看着我,您們也吃啊!”

一家人是其樂融融的!

吃過飯,我與他倆一同坐在外面的院子裏,這裏的天空真美!

父親拿着煙槍,離我和媽媽做得稍遠一點。

“安安,爸爸問你一句,以後你準備怎麼做?!我聽你說,洛家是咱們的恩人,這個時候離開是不是有點不對呀?”爸爸開口了。

我早就料到他會這麼問,我笑了笑,回答道,“等洛歡歡學好了怎麼經營公司,我就把公司還給洛家!”

“這也算是咱們家還恩情了。回頭,讓爸爸媽媽也去給洛老上個香,他對我們安家纔是真的恩人吶!”爸爸抽了一口煙,繼續說道。

我抿嘴笑了笑,“可能是我身上的心臟是洛暘的,所以他對我很好!他們一家人對我都很好!前幾天他走了,我想讓律師把股份全部都給洛歡歡,可是那天我才知道,他留的遺囑裏面,給我部分並不是說的讓我繼承,而是說贈與!就算是知道我並非他的女兒,他也這樣做了!”

“什麼!贈予?”爸爸驚訝地看着我。

“我知道,不是咱們的東西,咱不能要,您放心,過幾年,我會還給洛家的!”

爸爸這纔是滿意地點了點頭,對於一個平常的小市民而言,天降下來的東西固然是好,但總會心裏有愧。

“你…交男朋友了嗎?!”媽媽更加關心的是終生大事。

我的笑僵在了臉上,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作爲洛暘的時候所結交的男人,都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結婚了嗎?”媽媽繼續問道。

我只是搖頭。

“哎喲,你看看你都多大了!這怎麼什麼都沒有呢!”媽媽着急了。

我笑着拉着她的胳膊,將頭放在她的肩膀上,“媽媽,我還年輕,這事,看緣分,急不來的!”

“那個…..那個漆警官怎麼樣?!”媽媽笑着說道,“我覺得漆警官就不錯,我可早就問過了,他沒有女朋友,更沒有結婚!”

我猛地擡頭,“他?!”

“他不好嗎?!”

我語塞,他們是不知道我的情況,當然會這樣說了。

“媽媽,這些事情,你們就不要擔心了,我自己知道爲自己打算的!”

“你啊你,什麼知道!我告訴你,這女人呀,要是年紀大了還不找個婆家,以後生孩子可就不好養了!”

我起身,端正地站在他們面前,“爸媽,我先走了,我明天再來看您們!”

“怎麼……怎麼就要走了…..這…..這晚上不在家睡覺啊?”媽媽見我要走,有些捨不得。

我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

爸爸則是放下了煙槍,“嗯,明天要吃什麼,給你媽媽打電話!”

“可是我牀都鋪好了,我還說今天晚上跟我睡呢!”媽媽有些不甘心。

“媽媽,過幾天,我現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