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苦笑道“不是,你誤會了”

老闆道“我纔沒有誤會,我看人準得很,人家都不讓你拉手了”

我懶得多說,她也沒有做過多的解釋。

我點了兩份炸土豆,一份寬粉條。

老闆收起菜單“二位要喝點什麼?”

我道“冰過的礦泉水有嗎?”


“有,二位稍等,馬上就來”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對老闆說道“老闆,土豆和粉條裏都不要放味精,謝謝”

“好的”老闆回答道。

她盯着我“你還記得我不喜歡吃味精?”

我笑道“你可以記得我喜歡吃炸土豆,爲什麼我不可以記得你不喜歡吃味精”

她淡淡的低下頭,並沒有說什麼。

看着她那對美麗的剪水雙瞳,我又想起了當初的美好時光。

老闆走後,氣氛變得很尷尬。

我們兩人一句話都沒有說,因爲是白天,店裏只有我們兩人。

我的腦中飛速運轉,想找一些當初的話題。

但是她卻搶先說道“記得你以前特別喜歡說笑話,現在說一個給我聽吧?”

我說道“以前有一個人叫小蔡,他在大街上走着走着,就被別人端上了桌子”

她捂着自己的小嘴,笑道“好冷的笑話”

老闆端着炸土豆和粉條放在桌上,他看見她笑了。

對着我豎起了大拇指,悄悄的在我耳邊說道“哥們加油,你女朋友已經笑了”

說完老闆就走開了。

她將一塊土豆放進嘴裏“啊,好燙啊!”

土豆從她的櫻桃小嘴裏掉了出來,眼看就要落在她雪白的裙子上。

我伸手將土豆接住,笑道“你還是和以前那樣心急”

她摸了摸被燙的小嘴“真是不好意思”

我拿着一張餐巾紙替她擦了擦嘴“又不是第一次見到你這樣,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她撥開我的手,拿走我手中的餐巾紙“我自己來就好了,謝謝”

我又忘了,我已經不是她的那個他了,但是我情不自禁的要去做,這一切都是那麼熟悉。

她眼中帶着淡淡的憂傷,說道“彷彿又回到了從前,那時候我們雖然經常待在一起,但是卻沒有挑明關係”

從嚴格的意義上講,我算不得前男友。正如她剛纔的話,我們雖然經常在一起,但是沒有挑明關係。

我道“雖然我們之間沒有挑明關係,但是我早已把你當成了我的……”

最後兩個字我沒有說出口,那兩個字不是女友,我想說的那兩個字其實是“妻子!”

她對我說“可是你卻因爲一個男人追求我而離開了,你真的很懦弱”

我道“當初我離開你不是因爲有男人追求你,而是因爲……”

高中畢業她考上了大學,而我只考上了一箇中專。在學校的日子,我開始自暴自棄,以爲自己的人生就這樣被毀了,我也沒有臉見她。

所以我刪除了她的電話號碼,刪除了她的QQ,我不想讓他看到我那時頹廢的樣子。

可是現在我的小說已經銷售全球,成了舉世聞名的大作家,現在的我能夠給她幸福!


她冷笑一聲“你就是因爲這個才離開我?”

我淡淡的說道“是的”


她似乎一點也不相信我說的話,“不愧是小說家,說辭有一定境界了”

我說道“我想你應該從來沒有看過我寫的小說吧?”

她道“我不喜歡看小說,這你應該知道”


我道“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搜我的筆名,然後看一看我寫的二十一部小說”

她道“爲什麼?”

我道“你看了以後就會明白”

她拿出手機,搜了我的筆名,點開了我的第一部小說。上面女主角用的就是她的名字,之後的二十部小說裏,我的女主角都是用的她的姓!”

她的眼中流下了眼淚“這是真的嗎?”

我點了點頭“是真的,這兩年裏我一直都很想你”

她終於崩潰了,趴在我的肩膀上哇哇大哭像個孩子“你爲什麼不來找我,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嗎? 心願外賣 ,沒有人保護我,沒有人說笑話給我聽,我做錯事的時候也沒有人對我說沒關係,這些你都知道嗎?”

我的心很痛,我緊緊的抱着她“做我女朋友吧?”

她緊緊的抱着我,“我願意,我要一直和你在一起,就算你什麼都沒有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雙秋山!位於大山深處,山勢雄偉,連綿千里。山中奇峯林立,高插雲霄,甚多人跡罕至之處,少有人知。

由山下而上,走過崎嶇山路,有一高峯,名叫秋月山,這裏野花遍地,翠竹叢生,四有面淺峯環抱,風景清幽秀麗。

其上有一門派,弟子衆多, 歡喜農門:王爺,種地啦 。衆多弟子擺開架勢發出各種魔法,威力無窮甚是好看,修煉了一會了,大家各自休息。

這時,不遠處的藍迪看着遠處習武的聶曉,一股不服的情緒竄上心頭。自從他和自己拜在一個師父手下學藝,聶曉就一直壓自己一頭。一直以來聶曉都看不起藍迪,只因爲自己是窮人的兒子。

他還清楚的記着,聶遠在衆師兄弟面前羞辱自己的場面,想到這些他的心就像是針扎一樣,他永遠也忘不了那個片段。他躺在離聶曉不遠的地方,看着天空雙眼發紅,就像是一隻要吃人的野獸。他不服,難道窮人的孩子就該被他們歧視。

他看了看聶曉,雙手緊握,指甲鉗進了肉還全然不知!他心裏暗暗的發誓,我一定會超越你,聶曉!

藍迪像是着魔了一樣,停止了休息,不斷地對着巨鐵樹發出自己剛剛領悟的魔法,他像是瘋了一樣,同門的師兄弟看到他這樣都不禁笑了笑,隨即都離他遠遠的,他們可不願意和這樣的人呆太長的時間。

這時,一個上了年紀的男人,臉上帶着威嚴,看上去極其嚴肅,他輕步來到藍迪修煉魔法的地方,看着不斷打出火球的藍迪,點了點頭!

“藍迪,停下來!到這來,我有事給你說!”男人大聲喊道。

藍迪彷彿着魔了一般,全然沒有聽見男人在那叫他!男人以爲他學習魔法刻苦入神了,又大喊一聲,這一次藍迪轉過身來,但是隨即他舉手發出火球術向男人攻來。男人大驚,這孩子是怎麼了?躲避了火球術,雙手一揮一個水球術瞬間形成,水球術像是長了眼睛似的,準確無誤的像藍迪的頭上打去!

‘嘭’水球準確無誤的打在了藍迪的頭上,藍迪也隨着水球術的衝力向後倒去!過了片刻,藍迪才慢慢站起身來,就像是剛從水裏撈起來一般!藍迪剛要發火是誰捉弄自己,就要破口大罵。

突然,藍迪定在了那裏,像個木頭‘呼’他臉色一變,看到了那個男人後小聲叫道:“師父,您來了!”他低下頭血紅的眼睛才慢慢的褪色,最後變成平常一般。

藍迪好像看見了怪獸一般嚇得發傻,身體還有些微微的戰慄,他只怕剛纔的那一幕,師父要是怪罪一怒之下一頓魔法打來,自己小命休矣!他可見過師父打人的兇狠模樣,他可不想遭師父的訓斥!

“藍迪,你在幹什麼,我剛纔叫你沒有聽見嗎!”藍迪低下頭嚇得小臉煞白,一邊說一邊往後躲,心裏想打死也不能說出自己心裏懷恨聶曉的事,不然自己真的死無葬身之地了!

“師父!沒什麼!”他小聲回答道,他不敢直視師父的眼睛,似乎在逃避什麼。

“我說呢,你怎麼這麼勤奮了!如果你心裏有事就要對爲師說,師父不吃人的!你這樣心中有事去修煉,會影響你的修煉速度,師父可是一直很看好你,不要讓師父失望了!”師父滿臉笑意的關心藍迪說道,他雖然平時不怎麼說話,但是還是很關心門下弟子的!藍迪,雖然天賦比上聶曉差多了,但是他卻很勤奮,他自然一一看在眼裏!

藍迪收拾了一下衣服,站直了身子,苦着一張小臉,他沒有想到一向威嚴的師父會對他說這些話。

“沒什麼,師父!”這一次他擡起了頭,信心有了一些,收拾了一下頭髮,聲音比上剛纔大了一些回答道!

師父嘆了一口氣,徹底無語了,他真的有種想把這個像木頭一般的藍迪壓下來揍一頓的念頭了,心中默唸罪過!罪過!

然後,師父徑直走過來看了看遠處的巨鐵樹上留下的痕跡,點了點頭!

巨鐵樹在這裏很常見,是門下弟子修煉魔法時要用的東西,從痕跡便可以看到弟子們的進步如何。

他收回目光,看着小心謹慎的藍迪說道:“好了,你沒事就好,師父也是一片好心!我找你來是有事的,聽說你在火魔法上有了新的創新,這是不是真的!?”師父嚴肅地問,表情莊重,威嚴,高大,彷彿剛纔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一般。

藍迪點頭應道:“是一點點的理解!”這一次他滿眼狂喜,說話也有了幾分力道。

師父沉吟了一下,慢慢說道:“好,你有什麼創新,爲師到是很感興趣!我想這是你在火魔法上的新理解,這都源自人體的未知潛力。你來給爲師說說,我看看怎麼樣?”

藍迪道:“師父!這是我在打巨鐵樹時的一點感悟,我發現我有時候可以和火元素交流!”

“什麼!”師父像是聽見了很荒唐的事一般,大叫道,引來路過一些弟子的怪異眼光!

藍迪於是又說了一遍,師父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問道:“多久了,你真是我的好徒弟!”師父破天荒的誇獎道。

藍迪把自己這段時間掌握的這個能力的情況慢慢說了出來,包括自己什麼時候可以和元素交流的時間,他覺得控制這個能力的是自己的精神力比較強大等等情況。

師父的態度來了個大轉變,他細細地聽着,偶爾問藍迪一下他不明白的地方,然後沉默了一會,誇獎道:“嗯,你用的是精神力啊!而且你的這個能力如果沒有時間限制就真的很強大了。因爲你可以和元素交流一下,這就可以引申出一個很強的功能元素之心!不過這也可以看出,你的這個交流是依託你的情緒在變化的,而且你還沒有全然懂得它的真諦,這種交流是個基礎。你還可以用這個來鍛鍊你的精神力,這是個多麼強大的技能啊!哎,難怪我發現你最近的實力增長很快!”

藍迪只是和元素交流一下,他並沒有獲得元素之心,但是師父很開心,對他以前的冷漠全然不見了!

師父走後,師妹靜頤不知什麼時候,悄悄地來到了他的身邊。藍迪太專注修煉,師妹來到卻全然不知。‘嗨’突然,師妹在後面跳出來拍了一下藍迪的肩膀,藍迪剛打出火球術,被師妹一嚇唬剛辛辛苦苦聚集出來的水球術就宣告失敗,散落了下去掉在藍迪乾淨的鞋上。

藍迪有些微怒,道:“師妹,你幹什麼!沒有看見我在修煉嗎?” 隱婚權少愛妻入骨 ,沒好氣的說道。

靜頤握着粉拳咬牙切齒地說:“好啊,藍迪你今天吃**了,爲什麼對我一驚一乍的!我去告訴父親去,死藍迪!”她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氣,跺着腳怒斥藍迪道。

藍迪被徹底的打敗,難道自己就真的那麼可惡?這麼一件小事他居然要告訴師父去,師父剛來過啊!沒想到自己能有這麼強大的能耐,隨即他冷笑道:“好啊,你去吧!我還要練習魔法,就不陪你去了!”

靜頤真的生氣了,雙手叉腰,站在藍迪面前瞪着他,就像一個小魔女一樣,氣恨恨的道:“死藍迪,有本事你再說一遍!”

藍迪本來以爲剛纔那句話會把靜頤師妹會氣走的,沒有想到的是她居然要找自己算賬,而且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妖女形象。這時,不遠處的幾個弟子看到靜頤師妹的到來,身邊的師兄弟怕遭到雷池之禍,都躲得遠遠地。遠遠地笑着,看着藍迪的笑話!

藍迪可是很清楚師妹的脾氣,略加考慮一番後果苦澀的說道:“我剛剛想了一下,我是對你有些大聲,也有些生氣。但是,師妹你這樣打擾我修煉真的是不好!師哥剛纔生氣了,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好嗎!?”藍迪真的怕了真個任性的師妹了,爲了自己的臉不遭殃,他得忍!

靜頤師妹見剛纔不可一世的藍迪投降,不禁笑斥道:“死藍迪,你剛纔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嗎?現在,怎麼軟了!”她的笑容裏滿是嘲笑、譏諷。

藍迪心裏暗罵:“如果你不是女孩子,我一定讓你知道什麼是後悔!”他把這句話在肚子裏唸了很多遍!

“你在想什麼啊?有沒有聽見我說話,死藍迪!”靜頤怒道。

“啊,你輕點,你要殺人嗎?”大家聽見了一聲原始的慘叫聲,原來藍迪的耳朵不知什麼時候被她給揪住了!

“殺人狂,放開我的耳朵,不然我生氣了!”藍迪有些生氣,靜頤師妹真的太過分了!以前打打鬧鬧也沒有見過她這樣啊?今天她是咋了,受刺激了?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靜頤聽見他叫自己‘殺人狂’她暴走,這小子太不聽話了。以前,靜頤生氣藍迪都會想着法讓她開心,逗她笑,今天怎麼變了?

新書上傳,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感謝大家能夠閱讀並提出寶貴的意見! “呵呵,師妹我沒有說你,我是說剛纔走過的那位師弟。我看見他剛纔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不小心,居然一腳踩死了一隻飛蟲!殺生啊,你說我怎麼不爲死去的飛蟲叫冤啊!”藍迪陪着笑臉,編了一個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謊言,不然真的會死人的!他很清楚師妹的個性,還是來軟的!

“咯咯,算你小子識相,不然我真的把你耳朵揪下來!”靜頤一邊說着,一邊加重了手中的力度。看到藍迪又一次向自己投降,她像一個打了勝仗的將軍,不知道有多高興了!

又是一聲慘叫,周圍的師兄弟好像看慣了這些,都相互使了使眼色沒有一個人來爲可憐的藍迪開脫。命苦啊!可憐的藍迪,就這樣遭受着師妹靜頤的毒手,一點辦法也沒有!

晚上,秋月上!

明星當頭,穹宇裏紅月像是被染了色的水球,發出無限光芒!大多數人都睡了,在一個簡陋的房間裏一個男孩卻輾轉反側!

他還記得師父白天說的話,在和元素交流時,要把時間延遲,在這個時間內,要使自己的精神力波動的頻率和接收到元素的頻率一致,可能是在這一秒鐘之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