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話還沒說完,邊上就傳來一陣尖叫聲。

我轉頭望去,就看到一個長得挺漂亮的女生看着面前的屍體,失聲尖叫。

本來這也沒什麼,當時好多學生看到屍體的時候,第一反應都是這樣大叫的。

但引起我注意的是,這個女生的手掌上纏着一圈紗布。

和那個死去的女生斷肢上的紗布是一樣的,而且是同一個位置。

除非是刻意,否則不會有兩個人的手在同一個位置上受了傷,還都用紗布包裹的。

“思思,那個人是誰?”

“她你也不認識?”

樑思思十分嫌棄的看了我一眼,我撇撇嘴,樂呵呵的說,“你也知道。我不太關注學校的人物關係。”

“她是籃球社的經理,叫林晴。和凌雅兒的關係很好,學習各方面都很不錯,除了家裏很窮就是了。所以她才和凌雅兒走的那麼近,爲的就是有錢花。”

“所以,這個呢?”

我指了指那個死者。

“她好像叫袁霞。和凌雅兒也有些關係。昨天她們兩個應該是一起去老樓的。”

我點點頭,那邊警方已經接到消息趕過來處理,我看着也多半沒辦法靠近了。

所以拉了樑思思往林晴的方向走去,“咱們去問問她,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或許她知道袁霞是怎麼死的。”

“喂,你那麼感興趣做什麼?袁霞死的那麼慘,看着都可怕,還是不要和她們接觸了吧?”

樑思思有些害怕,我這才愣了愣。

因爲自己從小跟着奶奶長大,很多東西都看到過,因此對這些並不覺得特別害怕。

腳步頓了頓,我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你要怕,你先去教室。我去問問林晴。”

“不。”哪知樑思思不肯放開我,挽着我的手,“我不怕,一起去。”

我苦笑不得,和她手拉手一起去找林晴。

總裁爹地寵上天 “林晴,聽說昨晚你們去老樓招鬼了?有沒有成功?我也很喜歡這方面的事,不如交流交流?”

“是她,是她,真的是她。”

她慌亂的全身顫抖,眼睛直瞪着袁霞的方向,臉上血絲全無,嘴巴里一直重複着。

“是她,她真的回來了,我們都要死了,我們都會死的。”

她的樣子非常的不對勁,我上前抓住要摔倒的她,卻被她反手握住了手腕。

她看上去很瘦,但力氣非常的大,尖長的指甲刺入我的肉裏,還在顫抖着。

“她回來找我們索命了。我們都會死的,我們都會死的。”

“林晴,你冷靜一些,什麼索命,她是誰?你們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昨晚,昨晚——”

她眼神慌亂無助,望着前方,嘴脣顫抖的厲害,纔剛要往下說的時候,突然從她後面走來兩個人

一男一女。

重生之寵妾要上天 男的是我們班的語文課代表錢楓,女的是凌雅兒的同班同學狄秋秋。

“林晴,你冷靜一些,那都是意外。”

錢楓力氣大,拉住林晴的手臂,狄秋秋則上前掰開她的手指,硬是將她拉了回去。

“小晴,你別自責,和你無關的。我帶你回去休息吧!”

狄秋秋很明顯是看到我和樑思思在問林晴問題,所以纔會過來的。

“不,那不是意外。不是的,我們都要死,我們都要死,哈哈哈……”

林晴變得瘋瘋癲癲的,我則握着被抓疼的手,對錢楓說。

“錢楓,要不要將她送到醫院去?她從剛纔就有些不對勁的樣子,所以我纔過來看看,誰曉得她就死死拽住我的手,說了些奇怪的話。我聽思思說,她和袁霞的關係不錯,應該是受了刺激吧?你們還是告訴老師一聲,送醫院好了,免得真的出了事。”

我找了個臺階讓他們下,錢楓立刻點點頭,和狄秋秋兩個人一起拉着林晴的手臂,走遠了。

我看着他們離開,若有所思。

錢楓和狄秋秋的手掌上也包紮着,很明顯的,昨晚應該是他們四個人去了老樓。

然後招出了一些不得了的東西。

但到底是什麼呢?

會不會是凌雅兒的魂魄?

樑思思見我不說話。推了我一把。

“林晴該不會真的是瘋了吧?明明昨晚還是好好的。”

“我覺得錢楓和狄秋秋應該有所隱瞞。你和錢楓關係不錯,不如去探探口風?最好的話,就是把你昨天看到的那個圖案給我弄過來瞅瞅。”

“你好像挺在意這件事的?”

我哈哈一笑說,“這不是當然嗎?畢竟是自己的同學,總不希望他們出事的。”

“哦。”

樑思思似信非信的點點頭。

她倒是辦事效率快,第二天,就將我拉到一旁,神祕的遞給了我一張紙。

我打開一看,上面的圖案和那天從凌雅兒身上得到的暗巫咒雖然不完全一樣。

但也有相似的地方。

“錢楓和狄秋秋死都不肯說,林晴也好像真的是瘋了。我還是趁錢楓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拷貝下來的,你可千萬別揭穿我呀!”

“放心,不會的。”

我將紙折起放好,拍着她的肩膀,笑得很開心。

“我回去給我奶奶看看,或許她會知道這是什麼。”

我的確是這麼想的,畢竟這兩天,燭照也沒找到凌雅兒的魂魄。

若是錢楓他們那晚真的招到的是凌雅兒的魂魄,那麼這個圖案就有很大的幫助。

只是我萬萬沒想到的是,我還沒來得及把紙拿給奶奶看,凌雅兒就出現了。

還是青天白日的大中午。

一般的鬼,即便戾氣再重,也不會在陽氣最重的時候出現,就連燭照也都會選擇隱身躲避。

可是此時此刻,凌雅兒就出現在我的面前,對着我笑得很詭異……

我心一顫,這到底是咋回事? “凌、凌雅兒,你、你怎麼會在這裏?”

我從小到大,接觸過的鬼物不少,就連自己身邊都一直跟着一個強大的鬼王。

但今天,面對凌雅兒,我卻害怕了。

連說話都不利索的很。

現在是五月下旬,天也很熱了。

今天又是太陽當空照,連燭照都沒心情跟我貧嘴,就隱身了。

可凌雅兒一身連衣裙站在陽光底下,熱辣的太陽曬在她的身上,似乎對她沒有任何的傷害。

她的眼睛朝着我背後的學校望去,臉上的笑容,越發的詭異起來。

我不知道她在看什麼,心虛的往邊上側了側身,卻發現她背後的地上,竟然有影子?!

這更是讓我吃了一大驚。

只有在晚上,鬼才會變成鬼影來迷惑人。

可是在白天,鬼是絕對不會既保持人形,又有鬼影存在的。

他們若保持人形,必定不會有影子。

而白天陽光大盛,所以有些鬼即便出來遊走,也會躲進人的影子裏,避免陽光直射。

所以難道凌雅兒根本就沒死?

畢竟我們誰也沒看到她的死狀,也沒看到她出殯,所有的一切都是聽說而已。

“凌雅兒,你到底是人是鬼?”

奶奶曾說過,對往生之人,不要說死不死鬼不鬼的話,萬一對方不知情,說了會斷了最後一絲殘念,而無法順利輪迴。

但現在情況詭異,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嘿嘿……”

她將視線匯聚在我的身上,漆?的眸子裏似有紅色的流線浮動着,變化莫測。

“五個。”

她盯了我好一會兒,冷不防冒出了兩個字,我一滯,“五個? 嬌妻狠惹火:狼性老公花式寵 五個什麼?”

可她卻什麼都沒說,轉身就走。

我見她要離開,心中一急,出手就拉住了她。

誰料她整個人猛地往後朝我倒下來。

我本能的往後一縮,她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夏熒,你在做什麼?”

耳邊傳來聲音,我轉頭一看,是蘇霽煜。

他朝我跑來,蹲下身,就要去扶地上的人。

我怕凌雅兒會傷害他,伸手拉住他的衣服說,“她是凌雅兒,你小心。”

“凌雅兒?”蘇霽煜古怪的看了我一眼,指着地上的人說,“你確定?”

“難道不是?”

我古怪的將眼睛從他身上移開,落在他懷中的人身上,頓時一愣。

“思思?”

我大步上前,蹲下身,左右看了看,怎麼都是樑思思無疑。

“可是我剛剛明明看到的是凌雅兒。怎麼會是思思呢?”

因爲記憶特別深刻,所以我不會看錯。

“九陰女上了她的身。”

燭照的聲音在腦海裏響起。怪不得他剛纔一直沒出聲,原來是這樣。

“總之,先把她帶去醫務室吧!”

蘇霽煜抱起樑思思,轉身朝着醫務室走去。

我心中狐疑,但還是擔心樑思思,所以就跟了上去。

待醫務室的老師給樑思思檢查後沒什麼,我才放了心。

手裏緊攥着樑思思給我的圖紙,思緒有些跑遠。

蘇霽煜叫了我好幾聲,我才反應過來,眨着眼問,“做什麼?”

“你是不是在查袁霞死的事?”似乎爲了讓我更加明白,他補充道,“她死前晚上,和錢楓幾人從老樓出來,我看到的。”

“那他們當時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沒有?”

我的反應有些過大,蘇霽煜皺起眉,脣瓣輕微的抿了起來,然後搖了搖頭。

我有些失望,原本還指望着他能發現什麼。

“你別想了。他是九陽之子,就算有鬼物行動,他也看不到的。”

我想想也是,站起身,打算去看看樑思思醒了沒有。

蘇霽煜看了我一眼,突然說,“我聽說,那天晚上他們是一起四個人一起去的。可是那天晚上,我卻看到五個人從老樓裏出來。”

“五個?”

茅山鬼王 我走了一半停下腳步,朝他轉過身去,“你確定沒看錯?”

樑思思告訴我的消息,也是四個人。

“沒有。”蘇霽煜搖着頭說,“我看到有個成年男人,在他們離開後,自老樓裏出來。我本來以爲是學校的老師發現他們去老樓玩,所以出來阻止。所以一開始沒在意。但就在我走到校門的時候,我又看到那個男人和袁霞在說話,不知道說了什麼,袁霞就返回了學校。當時家人來接我。所以我就走了。 八尺之門 沒想到第二天,袁霞就死了。”

不可否決的,蘇霽煜的這番話可以說是一個非常震撼的消息。

袁霞他們幾個,就算再和凌雅兒關係好,也不會貿貿然的想要去招鬼。

而且還有那個圖紙。

除非是有人引誘他們。

“那你看到那個人長得什麼樣子嗎?”

www ★ttκǎ n ★¢ ○

蘇霽煜點點頭,“你要是想要的話,我可以畫出來給你。”

“謝謝。”

樑思思沒多久就醒了,只是醒後根本不記得剛纔的事。

我不想她害怕,所以就陪着樑思思回了家,然後纔去醫院看奶奶。

奶奶住的病房,和之前凌雅兒住的病房在同一層,不過是東西兩邊。

我從電梯出來,正要往東邊走的時候,不小心撞到了一個人。

“抱歉,抱歉。”

“你沒長眼呀!”

我有些生氣,明明我已經道了歉,那女人還要罵人。

擡頭瞪了她一眼,但下一秒我就愣住了。

這個人不是凌雅兒的母親嗎?

我之前見過她幾次,不過印象中的她華貴卻老氣。現在怎麼變得這麼年輕漂亮了?

而且脾氣還這麼差!

“長沒長你沒看到嗎?還是你自己沒長眼?”

我不客氣的回嘴,她立刻就生氣了,剛想罵人,就被身邊的一個男人拉住了。

“夫人,注意形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