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進到了院子裏,立刻便是看到了院子裏掛着不少晾曬的中藥,而且在敞着門的倉庫中,也放着不少的中藥藥材。

“我爺爺是附近有名的中醫,多少村子都來找他看病,他雖然不說能夠藥到病除,但是從來沒有出過任何差錯,而且我爺爺說了,他是鄉村的醫生,不能離開這裏,”阮思思關好了院門,便是對着我這邊說道。

我這才明白了,難怪阮思思的爺爺一直住在這裏,從來都不離開,就是因爲要給附近村子的村民治病,他這才真的是懸壺濟世的名醫。

而且我也理解了,阮思思爲什麼會對我的病情那麼用心,估計是受到了他爺爺的影響,所以才這麼善良,而且給我看病的時候也那麼認真。

正當這個時候,廚房那邊忽然走出了一個身形瘦削的老者,手中拿着煙桿,看着阮思思那邊說道:“哎呀呀,看看這是誰回來了?”

“爺爺!”

阮思思看到了這個拿着煙桿的老頭走了出來,連忙便是笑着跑了過來,直接撲到了自己爺爺的懷裏。

“呵呵,好啦好啦,這麼大了,還跟個小孩子似的,”阮爺爺拍了拍阮思思的後背,然後便是看向了我這邊。

“這個是誰啊?”

阮爺爺看着我這邊問道。

“他啊,他是我的一個朋友,之前在醫院裏,多虧了他,不然我都要被人欺負了,我帶他來讓您看病的,”阮思思看着我這邊介紹着說道。

“哦,原來是思思的男朋友啊!”


阮爺爺聽到了阮思思的話,立刻便是笑着向着我這邊走了過來,然後熱情的握住了我的手。

而我這個時候則是尷尬的看向了一邊的阮思思,她也沒說我是她男朋友啊, 這個老頭怎麼把我當成思思男朋友了?

“爺爺,你說什麼呢,他不是我男朋友,”阮思思連忙看着阮爺爺那邊說道。

“啊?不是男朋友嗎?”

阮爺爺立刻驚訝的看向了我。

“阮爺爺,我是鄒運,是思思的朋友,不是男朋友,”我連忙笑着看着阮爺爺說道。

“哦,不是男朋友啊!”

阮爺爺聽到了我的話,立刻便是看向了阮思思那邊,然後便是說道:“不對吧,我家思思身邊可從來沒有男性朋友,她能這樣帶你大老遠的過來,怎麼可能只是普通朋友?而且她之前給我打電話,說已經給你檢查過下面了,要是普通朋友,一個女孩怎麼可能那樣給你檢查?”

阮爺爺明顯還是不相信我跟阮思思只是普通朋友,不過我也沒有想到,原來阮思思身邊沒有男人跟她是朋友,而且她之前給我檢查的時候,的確不是一般女護士可以主動做到的事情,畢竟我倆不熟。

“哎呀,爺爺!”

阮思思看到了自己爺爺這樣逼問我,她立刻就嬌嗔的說道:“我帶他來是讓你看病的,你總問什麼問啊,你再問我就生氣了。”

阮思思說着便是嘟起了嘴,而阮爺爺看到了這個情況,也連忙便是笑着說道:“好好好,先看病,先看病,不問了。”

“跟我來吧!”

阮爺爺又是用懷疑我的目光看了我一眼,這才一擺手,讓我跟在了他的身後,然後帶着我進入到了一個房間裏。

估計這個房間就是專門看病的,所以不少看病的東西這裏都有。

阮思思也跟着我一起進來了,而後阮爺爺就讓我脫掉褲子,直接躺在了牀上,不過讓我比較尷尬的是,阮思思竟然也在一邊看着,完全沒有迴避的意思。

不過反正阮思思都看過了,還擺弄了好一陣,我也就沒有在意了,而阮爺爺估計還是把我當成阮思思的男朋友,所以也沒有讓阮思思迴避。

阮爺爺之後便是認真的檢查了起來,他檢查了一陣之後,便是看向了我這邊,對着我問了很多問題,我也都是照實回答了,畢竟現在可是不能有絲毫隱瞞,說道:“還好,問題不算嚴重,應該可以很快治好。”

我聽到了阮爺爺的話,頓時便是心中涌起了一股希望,畢竟這些天我身體的傷情真的是要擔心死我了。

“真的?”

我連忙有些激動的對着阮爺爺問道。

“當然!”

阮爺爺看着我這邊點了點頭,然後便是說道:“我的醫術,你就放心好了,保證治好了你,你跟我孫女圓房,都能給我要了重孫出來了。”

我聽到了阮爺爺的話,頓時一陣尷尬,然後阮思思這個時候也不樂意了,直接說道:“爺爺,你又亂說什麼呢?”


“呵呵,我不說了不說了,我去熬藥,”軟爺爺看着我這邊笑着說着,隨後他便是起身直接離開了這裏,走了出去。

“鄒運,你別聽我爺爺亂說啊,”阮思思有些害羞的看着我說道。

“沒事!”

我看着阮思思笑了一下,然後說道:“你爺爺看起來挺有意思的,像個老頑童。”

“走吧,帶你看我爺爺熬藥去,”阮思思也笑着看着我說道,然後便是帶着我來到了阮爺爺的藥房裏。

進入到了藥房裏之後,我便是看到了阮爺爺正在藥櫃裏拿各種藥材。

“爺爺,你打算怎麼給鄒運治療啊?”

阮思思看着自己爺爺那邊問道。

“這個治療方法的話,可能會有點難受,主要是用一些特殊的藥材,喚醒他體內對於那種事的慾望,當然只是藥材的話,恐怕還不夠,還要有一些外物刺激,”阮爺爺一邊取各種藥材,一邊輕聲的說道。

我也立刻就明白了,他是要用藥物來刺激我產生體內的慾望,還要加上外物刺激,估計就是讓我看些小電影什麼的。

“外物刺激?”

阮思思立刻就皺着眉頭看着阮爺爺那邊問道:“這裏哪有什麼外物刺激啊?”

我聽到了阮思思的話,立刻便是低聲對着她說道:“我手機裏有。”

“手機裏有什麼啊?”

阮思思有些不理解的看着我問道。

“就是那種小視頻啊,”我連忙對着阮思思解釋說道,阮思思聽到了這個話,也立刻就臉紅了,她眯着眼睛看着我,意思好像在說,想不到我還會在手機裏存那種視頻。

我也無奈的聳了聳肩,現在哪個男生的手機裏不保存點那樣的視頻。


“不行,只是視頻的話,達不到藥效的最大化!”

阮爺爺也聽到了我跟阮思思的對話,立刻便是說道:“需要有一個女人,真的在你的面前刺激你,纔可以。” 阮爺爺一邊說着,一邊就把拿過的幾味藥材放在了鍋裏,而我聽到了這個話,心頭也猛然一動,要真人在我面前刺激我?

可是現在我在這麼偏遠的地方,還是在農村裏,我到哪裏去找真正的女人來刺激我?

如果不是十分漂亮,身材十分好的女人的話,也達不到刺激我的程度啊。

“阮爺爺,那你熬好藥了,我就帶走吧,等我回去再喝,”我看着阮爺爺那邊說着。

現在這個情況的,我也只能把藥物帶走,然後回到城裏,問問玲瓏姐了,畢竟我這麼尷尬的事情,也不好意思找其他不熟的女人來刺激我,不然她們還不笑話死我啊。

“不行!”

阮爺爺看着我這邊認真的說道:“這個藥效只能熬好之後立刻就喝,一旦停留一段時間的話,藥效消散,喝了也沒用了。”

“啊?”

我聽到了阮爺爺的話,立刻就驚訝的問道:“那在這裏的話,我怎麼找女人刺激我啊?”

如果是回去了的話,玲瓏姐肯定會答應我的請求,而且也不會對我有絲毫的想法,可是這裏的話,除了阮思思了,也沒有其他女人了啊。

“沒事,我可以幫你,”阮思思這個時候直接看着我這邊認真的說道。

“這個不好吧?”

我有些神情尷尬的看着阮思思說着,畢竟我倆認識真的還不久,只是在醫院病房裏相處過幾天,而且萬一我藥勁上來了,我忍不住把阮思思給傷害了怎麼辦?


“有什麼不好的,”阮爺爺這個時候也直接說道:“反正你倆都那樣的關係了,這種事情思思來做最好不過了。”

“爺爺你討厭,我倆哪種關係了,我就是爲了給他治病,”阮思思繼續對着自己爺爺那邊說道。


“好了,思思,你那個眼神爺爺一眼就看出來了,你什麼時候用過那種眼神看一個男人,從來你都不會直視一個男人兩秒鐘,”阮爺爺看着阮思思那邊說着。

阮思思聽到了自己爺爺的話,也立刻就不好意思的走到了一邊坐下,說不理自己爺爺了。

我聽到了阮爺爺的話,也立刻就想起來了,阮思思看我的眼神好像是有點特別的情感,而且她之前還問我有沒有女朋友。

再加上阮思思這麼主動的要給我看病,她可能是真的喜歡上我了?

雖然我感覺也不可能,不過一見鍾情這種事情我也經歷過,就是對葉知音,見到她的一瞬間,我就感覺自己好像心都被她帶走了。

估計阮思思可能對我也是差不多的情感吧?

我現在也顧不上其他的了,畢竟我真的想要自己的身體快點治好,我就來到了阮思思的身邊坐了下來,說道:“思思,不管怎麼樣,謝謝你。”

“跟我說什麼謝謝啊,”阮思思看着我笑了一下,然後說道:“你不是也救過我兩次嘛,還有一次是那麼難爲情的事情,既然你都能做,我爲你做點什麼,不是很正常嗎?”

我聽到了阮思思的話,也知道她是說我幫她屁股上吸蛇毒的事情,我感覺那樣的事情也是情急之下才做的,所以也沒什麼。

我和阮思思一邊聊天,一邊等着阮爺爺熬藥,終於一直到我們吃過了晚飯之後,阮爺爺的藥材才熬好了。

明明加了那麼多的水,最後熬出的藥只有一碗而已。

_тт κan _co

“好了,你們兩個跟我來吧,”阮爺爺端着藥碗看着我和阮思思那邊說道。

我點了點頭,便是跟着阮思思一起跟在了阮爺爺的後面,他直接帶着我進入到了阮思思的房間裏。

阮思思的房間裏十分溫馨,有着不少古樸的裝飾,牆上還貼着阮思思從小到大獲得的獎狀,一看她就是個好女孩。

同時還有着她從小到大的相框,小時候的她看起來就十分可愛,現在更是變得有味道了。

“我先說好,這個藥物我不保證百分之百有用,不過既然你是我孫女婿了,那我當然要盡心的救治,”阮爺爺看着我這邊說道。

我聽到了阮爺爺的話,心頭一陣無奈,難怪這個老頭放心讓他孫女來誘惑我,刺激藥力,他還認爲我跟阮思思是男女朋友。

估計是阮思思從來沒有跟一個男人關係那麼好過,所以他才覺得阮思思這樣待我回來,還這麼盡心盡力的治療,我倆的關係肯定不簡單。

我剛要解釋的時候,阮思思就直接說道:“好了,爺爺,你出去吧,我肯定幫鄒運把他的身體治好。”

阮思思一邊說着一邊就不由分說的把自己爺爺推搡了出去,我看到了這個情況,心頭也是一陣無奈的笑。

“好了,你可以喝藥了!”

阮思思回到了牀邊直接端起了藥碗對着我這邊說道。

我接過了阮思思手裏的藥碗,然後便是看着她問道:“思思,那你這樣真的行嗎?萬一我喝了藥,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了怎麼辦?”

我的心裏是真的有些擔心,萬一這個藥效太強大了,房間裏就我跟思思,她又不是我的女朋友,那我真的對她做出什麼事情了,可怎麼對她交代啊。

“沒關係!”

阮思思看着我這邊搖了搖頭,然後便是笑着說道:“其實我是故意跟我爺爺說你不是我男朋友的,我越是否認,他心裏就越會堅持你是我男朋友,所以纔會給你治療,如果不這樣的話,他纔不會同意讓我在這裏給你治療呢。”

我聽到了阮思思這樣壓低了聲音的話語,我才知道了,原來她從一進家門就在跟她爺爺玩反邏輯呢。

因爲阮思思的性格也不像是那種能大方承認自己有男朋友的性格,所以她故意說我不是她男朋友,她爺爺纔會越相信我跟思思關係不一般,纔會給我治療。

“可是萬一……”

“沒有什麼萬一啊,如果萬一的話,那我就真的當你女朋友就好了,反正你也沒有女朋友,”阮思思精緻的娃娃臉上一臉無所謂的表情看着我這邊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