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還是先和你們說吧,這次找你們來,是想清空一條街道,借用一天,也就十里的路。不過呢,時間在三天後。 清空街道很簡單,攔着不讓人過去這塊,不好做,普通人肯定不行的。”

二人聽到這裏,楚陌忍不住問道,“前輩說的是要找有修爲的人?不知要用什麼修爲的人。還有這到底是什麼事?”

“陰兵借道。想在陽間借段路。”李小七也沒隱瞞。

“什麼?陰兵借道?”二人都很驚訝,畢竟是有修爲之人,借道之事他們還是聽說過的,和陰兵距離太近,那是會折損陽壽的,這個他們也知道。

“前輩,我二人可以幫忙,可是十里的路光我二人也不夠啊,除非我百家之人一起出動。可我不能保證他們能來。”陳磊考慮了一下,纔對李小七說道。


“我知道你們在擔心什麼,據我所知,你們的功法出現了斷層對不對?這次結束我可以收你們做記名弟子。”

李小七沒有說太多,相信二人能明白他的意思。這也是他之前就想好的。功法李小七有,接受了龍魂和劍的記憶,他腦海有很多。

二人聽了李小七的話,本來還有些糾結的臉上,露出了喜色。收他們當弟子,那是會傳授功法的。

這個星球,功法出現斷層,最高的也就到元嬰期,陳磊二人修煉的功法,也只是到金丹的,如果有後面的功法,早就突破了。

“前輩,這事包在你們身上,絕對給你辦好了。”陳磊高興的說道。


“啪”楚陌拍了陳磊一巴掌,“叫什麼前輩,叫師傅。”

“對對,師傅,這事你就看我們的吧,絕對給你辦的明明白白的。”

吃過飯後,二人都沒有停留,直接離開了。走的很急。

來到李小七家的外面,陳磊問道,“我們打電話和他們說?”

楚陌考慮了一下,“先去劉康哪裏,他有錢,讓他現在就把那十里路,周邊都租下來,把人先清了。然後再聯繫別人,用錢的事,當面說比較好。”

二人直奔劉康家裏而去,到了劉康家門外陳磊的敲門聲,比去楚陌家聲音還大。

“劉康,給老子開門。”

屋門打開,劉康看着門外的二人問道,“你們怎麼來了?”

“怎麼不請我們進去?”楚陌插嘴道。

“進來吧,都是老熟人了,瞎客氣啥。”劉康鄙視了二人一眼。

其實三人關係特別好,畢竟同爲百家,同住京城。二人每次來劉康這裏,看見好東西,就和土匪一樣。什麼都拿。

“說吧,你們又來我這裏搶什麼。”

陳磊不樂意了,“怎麼說話呢,我們在你眼裏就是土匪嘛?本來我們還有好事要告訴你,現在算了,不想和你說了。”

“你能有什麼好事。”劉康滿不在乎的撇了下嘴。

“這次還真有好事,我們找到前輩了。”楚陌沒有忘記李小七的交代。

“前輩,什麼前輩。”劉康擇是一臉懵,不知道二人在說什麼。

“前輩,這世界有幾個人能做你我的前輩?”

“難道是斬巨龍之人?”劉康滿臉激動,又帶着震驚,畢竟那時的李小七被劍次中心臟,又被帶入了海底。怎麼可能還活着。

“就是他,而且前輩還收我二人爲記名弟子了,不過需要我們幫忙辦件事。有這樣的好處我們當然就先找你了。”楚陌說完,還拍了拍劉康的肩膀。

“記名弟子而已,有什麼值得炫耀的,事情你們幫忙就行了,把前輩的地址給我,有空我去看看前輩,怎麼說也是我們的救命恩人。”

二人看着劉康,就像在看傻子。“你是不是傻啊,記名弟子能傳功法的,難道你有後續功法了?”

劉康呆了,一隻手指了指自己,“我……我有個屁啊,怎麼成爲記名弟子,趕緊告訴我。”劉康扯着楚陌的衣領咆哮道。

對於劉康的反應,楚陌還是能理解的。 “你先鬆手,我都說了,是幫前輩辦事。” 劉康鬆開了手,“快說,辦什麼事。”

楚陌沒有隱瞞,把李小七說的事情告訴了劉康。

“這事我陳康必須得幫,和功法比起來,陽壽算個啥,突破了修爲,多少陽壽都補的回來。”

楚陌二人對於劉康的話也很贊同。

“需要租哪裏?我現在就租下來。”

劉康的問話把二人問住了,他們還真忘問地址了。

“你等下,我給師傅打電話問問。”

陳磊拿着電話就給李小七打了過去,“師傅,我問一下,這事的地點在哪裏?我剛纔忘了問了。”

此時的李小七,正在家裏,給小白安胎,李小七也不想看着小白他們在失去孩子。

安胎李小七還是會的,給小白肚子裏的小生命渡了一點道行,並給幫這個小生命煉化了,只是一兩年,多了小傢伙也承受不了。

也在這時接到了陳磊的電話,他也沒想到,二人辦事這麼快。“林省,紅縣,世興街。”

“好的師傅,我知道了。”

陳磊看着李小七掛了電話,對劉康說了地址。

此時的劉康,沒有一點猶豫,拿出手機一個電話就打給了自己兒子,“林省,紅縣,世興街,我要把整個街道租下來十天。明天早上必須辦好,這事你要辦不好。就收拾東西,滾出這個家。”

掛了電話,三人每個人拿一個手機開始打電話。


電話的另一面,都和劉康的反應一樣,激動,開心的渾身顫抖。

此時的李小七,擇是在家裏,等待着消息。大約過了兩個小時,陳磊就打來電話,說他們百人,三天以後全部到場。

知道這個消息後,李小七算是徹底放下了心。

之後的兩天,李小七除了上學,也去林省看了一下,陳磊也和李小七說,有很多人想見他,不過都被李小七拒絕了。告訴陳磊,等這次事情解決了在說。

這天晚上九點,李小七坐在客廳,喬娜依偎在他的懷裏,

“一會你早點睡,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我知道了。”喬娜雖然答應了,可撅起來的小嘴,已經出賣了她的內心。

李小七捏了下喬娜的鼻子,“好了,今天是正事,時間也不早了,我得提前過去看看。”

喬娜從李小七的懷裏出來,一句話沒說,抱起小白回了臥室。

現在的喬娜只要一回家,就會把小白抱在懷裏,美其名曰,要時刻關注小白孩子的動靜。

李小七來到窗戶邊。打開窗戶,直接飛上了天空,向林省而去。

來到世興街,李小七正要下落,兩人就出現在了空中,“不管你是什麼人,現在立刻離開這裏。”此人霸道的說道。顯然不認識李小七。

李小七暗自點頭,自己纔出現在這裏,就被人發現,看來百家之人,有兩下子嘛。

“你們是百家之人?陳磊呢,叫他過來。”

“你認識的人還不少,報上你的姓名,我幫你傳達一聲。”

“李小七。”在李小七說完話後,二人並沒有去找陳磊。而是對李小七行禮到,“師傅。”

二人來這裏之前,就已經知曉了李小七的姓名,只是沒見過罷了,所以纔沒認出李小七。

李小七也沒有和二人客氣,畢竟以後就都是自己的記名弟子了,“行了,我現在進去,你們守護好這裏,不要讓凡人靠近,救人一命,是有功德的。” 說着就閃身進入了街道。

李小七來到了陳磊面前問道,“準備的怎麼樣?”

陳磊見來人是李小七,微微行禮,回答道,“師傅,都已經準備完成,現在就連一隻把蒼蠅,也別想飛進來。”

李小七點頭。“如果有人過來,就攔着,實在有人想死,就不要管他。”

“知道了,師傅。”

百位修煉之人守在這裏,還真可以做到一隻蒼蠅都放不進來。畢竟修煉者也不是簡單的人物。

“陳磊,有人靠近。”忽然陳磊身上帶的對講機響了起來。

百人想要聯繫,通過傳音是不可能的,畢竟有的相離十里。他們的修爲根本做不到傳音這麼遠。所以纔出此下策,用了對講機。不過每個人都帶着耳機呢。

“師傅有人靠近。”陳磊轉頭對李小七說道。

李小七沒有帶耳機,聽不到他們說什麼。“問問是什麼人,算了,你直接帶幾個過去吧。要是凡人,不聽話的話就打一頓。”

“是,師傅”看着陳磊離開,李小七也沒把這件小事放在心上。

孫二賴常年混於縣城之中,是這個縣城有名的混混,平時帶着自己的一羣小弟,到處欺負人。

最進孫二賴發了一筆財,幫人把一個人的手給打斷了,對方也很大方,直接給了十萬。

得到錢的孫二賴,當時就表示,要帶着自己這幫小弟出去瀟灑一下,地點當然是有名的紅燈區。

“怎麼,你們賴哥我對你們夠意思吧,今天你們隨便玩,都算我的。”孫二賴豪爽的說道。

“賴哥威武,跟着賴哥混,那絕對是好處多多啊。”

“對啊,賴哥可是這些老大里面最敞亮之人。”

“賴哥打斷那小子手那天,我就見到了,乾淨利落,老帥了。”

對於小弟們的恭維,孫二賴很受用。臉上的笑容就一直沒消失過。

正當孫二賴在別人的誇獎之中,飄飄欲仙的時候,陳磊帶着人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你們是幹什麼的?”陳磊陰沉着臉問道。

孫二賴正在高興呢,想着自己一會快活的場景,前面忽然有人攔路,臉色黑了下來。正要開口,旁邊的小弟說話了。

“你們眼鏡瞎了?我們賴哥你也敢攔?”

“趕緊滾開,信不信我打斷你們的腿?”

“一羣老傢伙,還學別人攔路,也不看看自己啥歲數了。”

此刻的陳磊怒氣橫生,“我現在不想知道你們是幹什麼的了,我只是和你們說一句,前面不能去,趕緊滾。”

一羣混混聽陳磊罵自己,也都怒了,“老傢伙,你們找死。”

“兄弟們,揍他。”

孫二賴看着自己的一羣小弟,不禁感慨,有小弟真好,都不用自己動手。

“每人打斷一條腿,然後把他們扔遠點。”現在的陳磊,也懶得和他們墨跡了。

和陳磊過來之人,也都不是善茬子,直接就動手了,在剛開始來的時候,幾人就看這羣人不是什麼好人,想直接打一頓,扔遠點算了。

被陳雷攔下了,說要先問問。現在陳磊說動手,幾人那還忍得住。

兩三下就將這羣混混每人打斷了一天腿,然後留下一人處理現場,剩下的人都回去了。

“師傅,一羣小混混,應該是來這裏快活的,現在已經被扔遠了。”陳磊回到李小七的身邊,告訴道。

“一羣混混啊,其實你不攔他們也行,生死由命嘛。”李小七一聽說是一羣混混,就知道這些人肯定不是啥好人,遇到陰兵借道必死無疑,不過死了也正好,省的活着還禍害人。

陳磊沒有說話,而是考慮着李小七話的意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