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戰長老起身,從納空戒中取出一柄長劍,“丁牧,不必多說了,動手吧。”

丁牧卻沒有動,“剛纔不是已經動過手了嗎?既然你已經做出了選擇,那就離開歸元宗吧,從此之後,我之前欠你的人情,一筆勾銷。將來若是在戰場上相遇,你我各自不必留手。我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收拾,一個小時後,我會把你的身份告訴凌宗主和許宗主。”

戰長老神色複雜,卻沒有收起長劍,緩緩後退,離開房間之後,對着丁牧拱手一禮,“後會有期!”

眼看戰長老飛走,丁牧還真就安安穩穩地坐在房間內,足足等了一個小時才起身來到後山。

此時歸元宗爲了和斷龍大陸六大宗門對抗,幾乎已經全體動員起來了,凌齊的閉關室外都有三名長老等待,明顯是有事稟報。

三名長老見到丁牧之後都主動打招呼,他們可是都知道丁牧一人面對斷龍大陸六大宗門的六名仙帝大能,不僅毫髮無傷,而且還打傷了三人,親手殺死兩人,這份戰績,就連他們都不敢想,可丁牧卻實實在在地做到了。

在煉氣士的世界,不注重輩分和年紀,最看重的還是修爲和戰力,丁牧戰力高,自然就能得到尊重。

丁牧微微點頭,老老實實地排在了三名長老的身後,既然都已經耽誤一個小時了,也就不差這一會了。

耐心等待半個小時,終於輪到丁牧了,進入閉關室之後,凌齊看到丁牧突然就笑了,“丁牧,你小子怎麼回來了?是改主意了嗎?”

丁牧搖頭,擡手發出一道靈氣隔絕聲音,“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告訴你,所以就過來了。”

凌齊看到丁牧臉上嚴肅的神色,再聯繫到丁牧主動隔絕聲音,就知道丁牧要說的事情不簡單,急忙問道:“什麼事?”

丁牧說道:“暗中聯繫斷龍大陸六大宗門的對抗歸元宗的神祕勢力名叫天外教,而戰長老,是天外教的人。”

凌齊明顯愣了一下,隨即又笑了,“丁牧,你沒有開玩笑吧?戰長老是和我一起陪着歸元宗成長起來的長老,是我親眼看着他慢慢從歸元宗的普通弟子晉升爲執事,又提拔爲長老的,這麼多年來,戰長老爲歸元宗做出了大量的貢獻,他怎麼可能被判歸元宗?”

“事實確實如此,在過來之前,已經找戰長老對峙過了,他已經承認了。”丁牧停頓一下,又道:“不過因爲戰長老曾經幫我擋住了陸懷的報復,所以我不希望他受到歸元宗的追究,就讓他提前離開了,如果你現在派人去找的話,戰長老怕是已經走遠了。”

凌齊看到丁牧說得有模有樣,心中也信了三分,“你等一下。”

取出傳訊玉石,凌齊深吸一口氣,說道:“許老二,你去戰長老那邊轉一圈看看戰長老還在不在,在的話,讓他過來見我。”

很快,凌齊收到了許至的回覆:“戰長老已經在一個半小時之前離開了,沒有和任何人打招呼,也沒有人知道他去了什麼地方。他房間裏比較貴重的東西,都已經收拾乾淨了。”

凌齊的身體搖晃一下,攥着傳訊石的手有些發白,有些無法接受戰長老竟然背叛了歸元宗這個事實。

“許老二,你過來一下,就你自己。” 不多時,許至到來,其實他在接到凌齊的消息時就已經有了一些猜測,如今看到丁牧和靈氣的表情,心中那種不安的感覺越來越深。

“宗主,發生什麼事了?”

凌齊看向丁牧,丁牧把戰長老的事說了一遍,許至也懵了。

“不應該啊,戰長老是陪着歸元宗一起成長的,誰會背叛歸元宗我都相信,但唯獨戰長老,我不信!”

丁牧說道:“沒有什麼不可能,你們要相信事實,如今戰長老已經離開歸元宗了,你們可以嘗試和他聯繫一下,看看他怎麼說。”

許至急忙取出傳訊石,深吸一口氣,平復一下心情,說道:“戰長老,你在哪?”

良久,沒有回覆。

許至不甘心,又問道:“戰長老,有人說你背叛了歸元宗,這是怎麼回事?”

這一次,戰長老終於有了回覆:“對不起。”

對不起!

三個字,就已經坐實了戰長老背叛歸元宗的事實。

許至的身體搖晃幾下,嘴裏呢喃道:“不可能!這不可能!戰長老怎麼會,怎麼會背叛歸元宗?”

凌齊發出一道靈氣幫助許至平復心情,說道:“戰長老在歸元宗這麼多年,立下了不少功勞,雖然他背叛了歸元宗,但從我個人角度出發,我還是願意放他一馬,這件事就此揭過,不再追究。許老二,你覺得呢?”

許至點頭,“我也是這個意思,戰長老爲歸元宗付出了很多,如今他背叛了歸元宗,之前他爲歸元宗所做的貢獻,就當一筆勾銷吧,將來在戰場相見,各憑本事吧。”

丁牧笑了笑,“你們開心就好,雖然我認爲你們至少應該派人去追殺一下戰長老,做做樣子。”

畢竟是一名長老,在歸元宗內地位崇高,若是就這麼悄無聲息地離開,歸元宗又沒有什麼動作,搞不好天外教會用戰長老的名聲做點什麼事,不過這些都是凌齊和許至要頭疼的事,他只是提一個建議。

凌齊看了丁牧一眼,發出一聲輕哼,“你的建議很有道理,但當時你爲什麼不攔住戰長老?以你的戰力,只要擋住戰長老片刻,我和許老二就能趕到,戰長老根本逃不出去。”

丁牧撇撇嘴,“我說了,我要還戰長老一個人情。”

“你說得倒是簡單,爲了還人情就把戰長老放走了,然後把難題甩給我們是嗎?”凌齊語氣中帶着幾分不滿,“許老二,再過一個小時,對外發布消息,就說戰長老背叛了歸元宗,在嵐塵大陸範圍內進行搜捕,但是,就不要派長老了,做做樣子就行了。”

許至點頭,“好,我知道了。”

凌齊又看了丁牧一眼,“來回都是你!說說吧,你剛纔提到的天外教是怎麼回事?”

“天外教?”許至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名字,“什麼東西?”

丁牧就把天外教的教義說了一遍,不過卻沒有提起劉鼎。

劉鼎不過是天外教的一名普通教衆,修爲更是隻有仙尊境界,如果把劉鼎說出來,那劉鼎必死無疑,而丁牧還欠劉鼎一個人情,怎麼能把劉鼎往火坑裏推?

等離開歸元宗之後,他會親自找劉鼎一趟,如果可以的話,順便把劉鼎的人情還了,以後就不用加在歸元宗和天外教之間爲難了。

凌齊和許至聽完丁牧對天外教的解釋,臉上都帶上了幾分凝重。

“這個天外教,還真不簡單,竟然有十二名仙帝大能坐鎮,加上他們這種極具誘惑力的教義,怕是有不少散修和小宗門都已經加入到天外教了吧。”

丁牧搖頭,“這個就不知道了,關於天外教的事,我也是在偶然之間聽說的,瞭解並不多。”

凌齊沉吟片刻,又問道:“那你又如何確定戰長老就是天外教的人呢?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懷疑的,又是在什麼地方發現了端倪?”

丁牧搖頭,“不可說。”

“不可說?”凌齊皺眉,“什麼意思?難道你還有別的事瞞着我們?”

丁牧聳聳肩,“不可說,就是不可說。關於天外教的事,我已經全都說出來了,隱瞞的部分,我不想說,你們也不要問了。”

凌齊和許至互相看了一眼,“你不肯說的原因,是不是又涉及到了另外一個人情?你在保護誰?從你在光武城現身到現在,和你有過接觸的人不多,能讓你欠下人情的就更少了,只要我們調查一番,肯定能鎖定一個大概的範圍,就算你現在不說,我們也能把這個人找出來。”

丁牧苦笑,“我都說了不可說,你們怎麼……這樣吧,我給我這位朋友爭取一下,我把他說出來,同時我會盡量讓他脫離天外教,如果他不肯脫離,你們給他三天時間準備,之後我就不管了,也算是還了對方的人情。”

“可以,你說吧。”

凌齊直接就做了決定,和丁牧接觸過的人大部分都是仙尊以及仙尊以下的煉氣士,而且丁牧還特意說了三天的準備時間,說明對方的修爲不高,自保能力不強,對於這種小人物,他們也沒有必要趕盡殺絕,給丁牧一個面子就行了。


丁牧點頭,說道:“光武城劉家,劉鼎。當初我在光武城和石輝還有龔封發生矛盾的時候,是劉鼎找來了戰長老,才把事情壓下去,之後戰長老邀請我參加歸元宗的執事選拔,劉鼎又來找我,向我表明了他天外教教衆的身份,那個時候我纔開始懷疑戰長老和劉鼎以及天外教之間的關係。”

“原本我是不想把這件事說出來的,但這次斷龍大陸六大宗門聯合天外教來對付歸元宗,我也只能把這件事告訴你,否則你們肯定要吃大虧的。”

凌齊這才明白了丁牧的心思,丁牧在成爲歸元宗的名譽執事之前欠了劉鼎和戰長老的人情,如今他戰力和名聲都有了,自然就想着要把這份人情還上,畢竟這種人情一直欠下去,也不是什麼好事。

更何況丁牧和劉鼎、戰長老的立場還不一樣,這種人情就更不能欠了。

不過他還有一個疑問。

“丁牧,我記得當初你來參加歸元宗的執事選拔,還是戰長老舉薦的吧?”

丁牧心裏一動,終於來了。 戰長老之前就說過了,丁牧是他親自舉薦的,而且還不遺餘力地推薦丁牧成爲名譽執事,如果戰長老沒有背叛歸元宗,那麼這一切都沒有問題,因爲戰長老確實給歸元宗找來了一個強大而且有極大潛力的助力,但是現在就不一樣了。

戰長老都是天外教安插過來的人,那丁牧作爲戰長老極力推薦的人,到底有沒有問題?

丁牧知道凌齊和許至兩人心中的顧慮,直接說道:“戰長老在提到天外教的教主時,格外推崇,說讓我加入歸元宗並且成爲名譽執事,是天外教的教主一力主張的,但他爲什麼這麼做,我就不知道了。爲了避嫌,這次離開歸元宗之後,我不會再踏入歸元宗一步,直到歸元宗和天外教之間的戰鬥分出勝負。”

凌齊沉默許久,說道:“丁牧,不是我們不信任你,而是天外教聯合斷龍大陸六大宗門來勢洶洶,我們不敢用歸元宗的將來做賭注,這次,委屈你了。不過我向你保證,只要等咱們歸元宗和天外教還有斷龍大陸六大宗門分出勝負,你依舊是歸元宗的名譽執事,該有的待遇和資源,一樣都不會少。”

丁牧笑了笑,“行了,不用說這些了,我剛好打算去蠻荒大陸轉一圈,不知道要在那邊耽誤多久,我還真就成了一個掛名的名譽執事了。該說的我都說了,也該走了,你們兩個,保重吧,天外教,可不是這麼好對付的。”

把事情交代清楚之後,丁牧就從歸元宗離開,通過傳送陣法來到了光武城,他要先去找劉鼎一趟,把劉鼎這邊的事情處理乾淨。

沒有驚動史荊,因爲史荊十有八九也是天外教的人,但丁牧和史荊並沒有什麼交情,沒有必要主動提醒史荊,他沒有把史荊說出來就算給史荊面子了。

至於劉鼎會不會帶史荊離開,那就是劉鼎的問題了,和丁牧沒有關係。

來到劉家,丁牧甚至不需要激發劍域,輕易就找到了劉鼎,直接落下去,“劉家主,好久不見了。”

劉鼎完全沒有料到丁牧會過來,雖然他只是仙尊修爲,但對天外教這段時間的舉動還是瞭解一些的,如今丁牧是歸元宗的執事,代表了歸元宗,丁牧的到來,倒是讓他心中升起了幾分擔憂。、


“原來是丁牧先生大駕光臨,在下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丁牧笑道:“劉家主不必客氣,這次過來是有事相商,找個房間聊吧。”

“請!”

望將 ,“丁牧先生找我,可是有什麼事?”

丁牧發出一道靈氣隔絕聲音,直接說道:“戰長老加入天外教的事,被發現了。”

劉鼎一下就愣住了,他在丁牧面前承認了他是天外教的教衆,但是從來沒有說過戰長老也是,就算丁牧有所懷疑,但戰長老在歸元宗內威望極高,就算有些疑點,也不會有人懷疑,怎麼就暴露了?

“丁牧先生,這是怎麼回事?”

丁牧咳嗽一聲,“是我先懷疑戰長老的,因爲戰長老和你走得太近了,你是天外教的人,戰長老自然也就有嫌疑。”


劉鼎又懵了,“丁牧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

如果丁牧站在歸元宗那邊,那來到這裏找他,必然要是要把他抓回歸元宗,面對丁牧,他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要麼自殺,要麼被丁牧送到歸元宗。

但是看丁牧這架勢,似乎並不像要對他動手的意思,所以他就不明白了。

丁牧說道:“戰長老已經離開歸元宗了,歸元宗有意放戰長老一馬,但是你就不行了,你只是一個仙尊,沒有什麼靠山,三天之後,歸元宗肯定會派人過來抓你,所以你也趕緊收拾一下,找地方躲起來吧。”

“三天之後?”

劉鼎似乎明白了什麼,“丁牧先生,你向歸元宗舉報了我,又給我爭取了三天的時間?”

丁牧點頭,“沒錯,你應該知道天外教聯合斷龍大陸六大宗門聯手,一起對付歸元宗的事了吧,我這段時間加入歸元宗,得了不少好處,不能眼睜睜看着歸元宗被天外教算計,所以就試探了一下戰長老,結果戰長老真的是天外教的人。”

“到了戰長老這個地位,若是把歸元宗的消息透露給天外教,絕對能給歸元宗帶來極大的損失,所以我肯定不能看着戰長老這麼做,只能揭穿戰長老的身份,不過我也給了他一個小時的時間逃跑,如今戰長老應該是安全的。”

“如果沒有戰長老,我也不會把你說出來,因爲只有你一個人的話,還不足以對歸元宗造成什麼威脅,但戰長老已經暴露,你暴露就是遲早的問題,所以我也一併把你說出來了,三天之後,歸元宗會派人過來,你抓緊時間吧。”

劉鼎露出複雜的神色,他都不知道該謝謝丁牧還是該恨丁牧。

如果丁牧不舉報戰長老,他還可以繼續留在光武城,沒有人會注意到他;但這樣的日子註定不會長久,天外教和歸元宗馬上就要開戰了,戰長老的身份隱瞞不了太長時間,遲早要暴露,到時候他也難以倖免,這樣看來,丁牧反倒是救了他一命。

長嘆一口氣,看來這就是命。

當初如果不是戰長老邀請丁牧參加歸元宗的執事選拔,丁牧也不會加入歸元宗,他也不會主動向丁牧暴露身份,自然也就不會有接下來這些事了。

但是,沒有如果。

如今丁牧作爲歸元宗的名譽只是,明知道他的身份,卻還願意站出來給他爭取三天的時間,已經很不容易了,他也該知足了,換成別人,怕是已經死了。


“丁牧先生,謝謝你能把這件事告訴我,加入天外教的只有我一個人,和劉家其他人沒有關係,希望歸元宗的人過來時,不要遷怒到他們身上。”

丁牧搖頭,“從現在開始,我不會再過問歸元宗之事,所以這個要求,我也無法答應,你最好還是把家人都安頓好,省得以後麻煩。三天的時間,應該足夠了。”

劉鼎愣了一下,“你,不再過問歸元宗之事?”

丁牧點頭,“我是戰長老引薦加入歸元宗的,如今戰長老被我舉報爲天外教的人,爲了避嫌,我會暫時離開歸元宗,直到歸元宗和天外教之間的爭鬥結束。你就當我是偷懶吧。”

劉鼎盯着丁牧看了幾秒,苦笑道:“你這是,何苦呢?”

何苦爲難自己?

又何苦爲難他人? 不管丁牧之前如何糾結,如今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那就完全沒有必要繼續糾結了,把事情和劉鼎說清楚,至於劉鼎如何想,就全看他自己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