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房子後的小巷子,沒有路燈,巷子兩邊的房子沒有看見一點星光。

小巷子裏黑霧朦朧,黑漆漆的,安靜的太過詭異。

突然,我看見女人影子一晃而過,看身形好似凌幽。

高跟鞋碰擊地面,發出篤篤篤的尖銳聲。

她跑的很快。

小巷路燈旁邊,何凡功夫很好,跳過牆面,越過垃圾桶,始終在離她五米的距離追逐着。

可是,薛紅呢?

我把窗戶一關,套了件黑色外套,打開門朝後面巷子追出去。

我抄的是近路,直接到後面小巷盡頭裏等着她。

靈符,桃木劍,拘魂令旗,哦對,還有鎖魂鏈,紫電拘魂網,不管對她有沒有用,我一定要試試。

凌幽自信爆棚。她斷定能夠利用這羣鬼魂殺了我,普通的鬼魂壓根就傷不了我。

已扭轉了局勢,我很想殺她,哪怕只有一丁點的可能。

我氣喘吁吁的跑到小巷盡頭。

把紫電拘魂網拉開,捆在兩隻拘鬼令旗上,手執桃木劍,站在大路上等待凌幽。

腳步聲越來越近,他們距離還有三十米,二十米,十米……

黑霧朦朧中,我已經看見穿着淡藍色裙子的女生,朝我這邊跑來。

是凌幽沒有錯,我和薛紅放學時,她就是這身裝扮。

如果她跑過來,被我紫電拘魂網困住,然後再一舉將她拿下。

那今天,順利的不敢想象。

一想到這裏,我心裏莫名的興奮。

被她打壓了這麼久,啊哈哈哈……我終於能把她幹掉了。

果然,凌幽在我前面五米遠的地方停住了。

在她身後,何凡把玩着手上的桃木釘。

他歪着頭,嘴角抿着淡笑,譏諷道:“害的我跑了三個圈,你倒是跑啊?”

凌幽轉頭,眼眸露出兇光,盯了他一眼,在回頭看我。

她就算落了下風,仍然底氣十足道:“龍小幽,就憑你們,也想拿下我?不自量力。”

聽見她的話,我笑了:“對,我或許拿不下你,但是,我現在給君無邪打電話,要他馬上過來,你說,我拿不拿的下你?”

凌幽雙眸腥紅,憤怒道:“你,小賤人,我告訴你,君無邪是不會殺我的,他下不了手,就算我身體裏只有一絲殘魂,但我這具身體纔是真正的凌幽,他下不了手,永遠都下不了手。”

聽她這話,我徹底憤怒了。

立馬掏出手機,對着她怒道:“好,你說他下不了手殺你是嗎?我現在就讓你好好看看,我要讓他親手殺掉你。”

然後,我當着他的面,直接撥通他的號碼。

把聲音放成擴音。

我們禁聲,目不轉睛盯着手機屏幕。

手機裏傳來:您撥打的電話佔時無法接通,請稍後再撥。 我當時的臉色,一下就綠了。

昨天晚上不是好好的嗎?怎麼今天一下就打不通了。

君無邪關鍵時候拆我臺呢?

凌幽頓時仰天大笑:“哈哈哈,龍小幽,你這麼蠢,他們爲什麼會喜歡你,到底喜歡你哪裏?要不是你長的像我,你以爲他們會多看你一眼?”

我一下就火了。朝她怒道:“你給我閉嘴,何凡,一起把她拿下。”

重生之幸孕少夫人 何凡五指縫中都插着桃木釘,對我點點頭。

脣形無聲喊出:三,二,一……

我手指靈符,朝她風馳電擎的射過去。

何凡手中五隻桃木釘,同時出手。

嘭……

一聲驚天巨響,在凌幽身邊升起一道黑色煙霧,黑霧濃郁,帶着莫名的香味。

何凡立馬閃了好幾米遠,對我大喊道:“喂,後退,這煙有毒,千萬不要吸進去,會沾染屍毒。”

我立即捂住嘴鼻,煙霧我太熟悉了。

上次我們在地下停車場,夏侯櫻把清朝男鬼困住時,就是這煙霧讓那個他脫身。

我不甘心啊,很不甘心!

好不容易讓凌幽吃癟了一次,就這麼眼睜睜的放她走?

不!

我絕不!

白霧中,我見一個人影,身形像上次深林中見的那個男鬼,他在幫凌幽脫身,除了他還有一人。

那人,我分不清是鬼還是殭屍,上次在學校舞臺裏,就是他幫凌幽脫了身。

我當場就怒了,賤人,我這次不會讓你再逃走。

我發誓!

我迅速抽出紫電拘魂網,一把散開,朝他們甩出去。

我屏息凝神,唸叨:“屍穢散絕,萬鬼伏誅,急急如律令……收!”

紫電拘魂網一散開,風馳電擎之速,朝他們三人迅速包裹而去。

天地黯淡,日月無光,小巷子裏陰風呼嘯,吹拂樹葉嘩嘩嘩的響。

轟隆隆,頭頂傳來幾聲悶雷聲,接着,幾道巨大閃電直接劈下來,劈到紫電拘魂網上。

連接天上落下來的閃電,拘魂網瞬間變長巨大電網,迅速擴張。將他們三人死死的捆在紫電巨網內。

我不知道紫電拘魂網對殭屍有沒有用,雖比不過陰魂,但牢牢的把凌幽捆在拘魂網內還是沒問題的。

另外兩個男人,他們一個是厲鬼,一個是殭屍,二人牢牢把凌幽護在懷內。

紫電鬼魂網迅速升起,把三人困在網內。

大網電光琉璃,無數電流啪啪啪的彙集打在三人身體上。67.356

清朝男鬼淒厲的哀嚎,手伸向電網的小洞內,妄想把紫電拘魂網撕開,從裏面逃出來。

他的手剛剛觸碰到電網,嗞的一聲,手化成一縷黑煙消散了。

另外個殭屍,他身體被電網一節節的勒頸,身體周圍勒出一圈圈黑色血絲,面上分外痛苦。

凌幽雖被兩人護在中間,但她表情猙獰,分外痛苦,漂亮的小臉蛋被紫電絞出一道道深痕。

她雙手被捆在電網上,被勒的血肉模糊。

杏眼射出驚天的恨意,血色瞳孔死死的盯着我。

我站在紫電拘魂網下面,學着她剛纔姿勢,仰天大笑:“你恨嗎?生氣嗎?不甘嗎?誰說我拿你沒辦法?我要知道紫電拘魂網對你有用,你早就死了千兒八百回了,還讓你在我面前囂張,哈哈哈……”

轟隆隆!

又一道紫電披下來,劈在正中凌幽身上。

她身上冒出一道道的黑煙,頭髮捲曲,面色漆黑猙獰的看着我。

不甘,憤怒,恨不得把我碎屍萬段。

我像打了雞血一樣興奮:“去死吧!這次不會有人再來救你,君無邪不會來,鳳子煜同樣不會。”

何凡走到我面前,雙手環胸看着紫電拘魂網裏三隻鬼,對我說道:“紫電拘魂網,鍾馗天師最厲害的法器?怎麼會在你手上?”

“機緣巧合下奪得的!”

何凡搖頭:“不,你肯定是鍾家後人,這些法器,鍾家只會傳給嫡系弟子。”

我看了他一眼,問道:“你想要?”

“當然想,不過你未必會給我,這個女人和你什麼關係,情敵嗎?本事不小,居然讓我兜了三個圈。”

我斬釘截鐵道:“她,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何凡對我笑了笑:“她這次應該死定了,一僵一鬼護着,想要徹底絞死幻滅,還要一炷香的時間,慢慢等。不過,你那五十萬……”

“放心,我會一個子不少的給你。”

“好,乾脆,正好我也沒錢。”他又轉口問道:“你自己本事不小,爲什麼還要我幫忙?”

我看了他,笑了笑:“因爲你的身手不錯,和一個人很像。”

“誰?”

“我師兄鍾景……”

我剛剛說完鍾景二字,突然小巷左面一棟四層樓高的房頂陽臺上,傳來淒厲的慘叫聲。

“啊……救命啊,小幽救我!”

我和何凡頓時往四樓望去。

薛紅雙手被捆,脖子上套着一圈繩索,被吊在陽臺邊緣,岌岌可危。

在她後面,是一個穿着黑色衣服的人。

我看不出是人還是鬼,他戴着銀色面具,眉目冷清的站在薛紅的身後,目光注視着我。

何凡站在我身邊,小聲對我說:“二十萬,我把她救下來。”

我問何凡:“你知道她身後是人還是鬼?”

何凡看了兩秒鐘,搖頭:“那人太強,我看不出來,救下小狐狸,開價二十萬,你幹不幹?”

我凝重道:“等等,先靜觀其變。”

上面,那男人冷冷的開口,聲音也很陌生。

他掏出銀白色匕首,架在薛紅脖子上,向我威脅道:“紫電拘魂網裏的三人放了?不然,這隻可憐的狐狸,就要遭殃了。”

薛紅眼睛朝紫電拘魂網方向窺來,看見兩個人男人中間的凌幽,

一改剛纔悲慘模樣,興奮的朝我大喊:“喂。小幽,太帥了,你居然把那個小賤人抓住了?你別聽他胡說八道,把凌幽給我弄死,狠狠的弄,絞死她,電死她……讓她幻滅永世不得超生。我太高興了,被她打壓了這麼久,今天終於揚眉吐氣了。”

何凡單手插着褲帶,站在我身邊,說了一句:“她好像不需要人救,她也這麼恨那隻殭屍?”

我點頭:“嗯,她們兩個人的仇比我還大。”

何凡皺眉問我:“那你到底如何抉擇?” 我……

其實說實話,我心裏挺不甘心的。

好不容易把凌幽給逮住,沒有依靠鳳子煜和君無邪的實力,我能將她毀滅,銷聲匿跡。

可是偏偏這時候,薛紅被抓了。

現在,擺在我面前有兩個問題?

薛紅,到底是救還是不救。

救了薛紅,我就眼睜睜的看着凌幽遁走消失。

我甘心嗎?

我被她欺負打壓了這麼久,我肯定不甘心的。

可是不救,當初我走頭無路,不得不在倉絕公司做前臺小姐的時候,是薛紅全天照顧着。

幫我化妝,配衣服,做飯,做家務,上班我什麼事都不幹,像個花瓶一樣坐在前臺。

我那份工作,還讓薛紅做了。

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君無邪說過,這世上,除了他沒有無緣無故對我好的人。

這個薛紅也不另外。

就算薛紅有目的,可是她沒有對我落井下石,沒有給我下過絆子。

哪怕她是鳳子煜的,就衝着她照顧君凌一千多年,我無論如何都要救下來。

我重重點頭道:“救,薛紅一定要救,二十萬,我不會少你,你想辦法把她救下來。”

“如果救她,你得把這個女人放了,二十萬我也不收你的了。不過……”

他話一轉折:“今天晚上挺不甘心的,兩僵一鬼,就這麼放了,我心裏不舒服。自從學抓鬼以來,我還沒受過這窩囊氣呢!”

說完,他揚手飛出三隻桃木釘。

叮叮叮!

三隻桃木釘分別釘在兩僵一鬼身上,瞬間三人淒厲大聲叫喊。

那尖叫聲幾乎衝破我的耳膜,震的我耳膜嗡嗡嗡的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