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所以說她戴假貨,這就是在狠狠打她的臉。

阿玉像是看白痴一樣地看著艾濃濃,「艾濃濃,你是什麼身份?你別說戴了,你見過鑽石嗎?你知道我手上這條手鏈價值100萬嗎?你少在這裡不懂裝懂!」

艾濃濃瞥了她一眼,「不信的話,你可以找人去鑒定一下。我記得這條手鏈是剛剛出的,限量版的,國內目前只售出了一條。」

阿玉得意地舉起手上的手鏈,「既然知道只有一條,那肯定就是我手上這條了!」

艾濃濃搖搖頭,看她的眼神宛如在看智障,「真的那一條在我那裡。」

「什麼?!」阿玉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

艾濃濃:「很驚訝嗎?就是因為真的在我那裡,所以我才說你的是假貨。這麼簡單的邏輯,你還不懂嗎?」

「你撒謊!」阿玉才不會相信呢!

阿玉現在成為了孟家的座上賓,孟老爺子專門給了她一張卡,讓她拿去隨便買買買。

這條鑽石項鏈就是她最近找人從國外代購的,怎麼可能是假貨!

肯定是艾濃濃這個小賤人嫉妒自己,所以才誣陷自己的鑽石手鏈是假貨。

一定是這樣的!

艾濃濃雙手背負在身後,傲嬌地瞥了她一眼,「你是找人代購的吧?」

什麼?

她怎麼會知道!

阿玉的嘴巴長得大大的,一雙眼睛死死地瞪著艾濃濃。

艾濃濃也沒想要得到她的回答,搖搖頭,繼續往下說道:「因為是限量版,最近很動人都在找代購從國外買呢!據我說知,代購手上的都是假貨,你這是被人給騙了呢!一百萬,嘖嘖!真貨是賣一百萬,但是你確定你找代購也是一百萬嗎?」

當然不是一百萬了,阿玉貪小便宜吃大虧。

還以為代購五十萬買來自己賺到了,美滋滋。

卻沒想到竟然是假貨!

不,她不相信這是假貨,她這就要去找人鑒定!

「艾濃濃,你別太過分!你在外面這麼囂張,星辰知道嗎?」

被當眾打臉想要爬上孟星辰的床,現在又打臉她戴的鑽石手鏈是假貨。

阿玉恨得咬牙切齒,偏偏還拿艾濃濃沒有辦法。

艾濃濃笑得很是無辜,「你想要跟星辰哥哥告狀嗎?隨便你啊,反正他馬上就過來了。不過我還是勸你省省吧,因為他根本就不想見到你呢!」

阿玉氣得就要衝出去,「好好好,艾濃濃,我們走著瞧!」

「等一下。」艾濃濃卻攔住了她的去路。

「你還想要做什麼!」阿玉氣得面色漲紅,虛榮心極強的她把帶著鑽石手鏈的那隻手下意識的往後面收了收。

艾濃濃看到她這個小動作,撇了撇嘴。

看來到底是真貨還是假貨,阿玉心裡其實是有數的嘛!

艾濃濃用手指輕飄飄地挑著那個禮盒,「這個你拿走,星辰哥哥才不會戴假貨呢!要是星辰哥哥知道你送他的東西是假貨,肯定會很生氣很生氣哦!」

阿玉猶豫了一下。

這個腕錶她也是找人在國外代購的,之前沒有考慮過那麼多,可現在想想這是不是真貨還真不好說!

萬一要是買到假貨,孟星辰豈不是會很生氣?

她還是先去找人鑒定一下,確定是真貨再送吧!

阿玉咬了咬牙,抓起了盒子,又狠狠地瞪了艾濃濃一眼,狼狽的準備轉身離開。

她滿腦袋,滿身都是被艾濃濃潑的奶茶和咖啡,現在黏糊糊的貼在身上,看上去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阿玉剛剛走到門口,迎面就遇到了孟星辰和許清。

和孟星辰的視線對上,阿玉想到自己現在的狼狽模樣,果斷用包包擋住臉,低著頭沖了出去,快速的跑了。

「那個不是阿玉?她跑什麼啊?」

之前阿玉見到主子不是跟蒼蠅一樣的,趕都趕不走嗎?

許清微微愣了一下,他一拍腦袋,「該不會是這個阿玉對艾小姐做了什麼,現在想肇事逃逸吧?」

孟星辰狠狠瞪了許清一眼。

許清摸了摸鼻子,得,他知道自家主子肯定是在怪他剛才開車太慢了。

他們在來的路上遇上大堵車,他也很無奈啊!

孟星辰腳下生風,快步朝著咖啡廳裡面走進去。 「主子,你等等我……」許清也趕忙跟上去。

如果艾小姐真的出了什麼事情,自家主子還不得炸了啊!

許清正在焦急呢,就看到自家主子的腳步猛地頓住,眼神死死地盯著一個方向。

許清順著孟星辰的視線看過去,就看到一個年輕漂亮,元氣滿滿的美少女,正坐在窗邊的位置,笑眯眯地沖著他們招手呢!

那不是艾濃濃是誰?

孟星辰原本還在擔心,阿玉是一個複製人。

雖然傳承了人類的記憶,但她終究是個複製人,指不定會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出來。

他怕艾濃濃會吃虧。

可現在看到艾濃濃笑眯眯地看著他,手上還捧著一杯新點的奶茶,哧溜哧溜的喝著,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

孟星辰暗暗鬆了口氣,他沉下臉,邁開長腿朝著艾濃濃走過去。

銳利的視線先是在艾濃濃的身上掃了一圈,確定她連頭髮絲都沒有少一根之後,這才把視線看向了她對面的座位。

那邊很是狼藉,服務員正在收拾。

地上、座椅上又是咖啡,又是奶茶的,看得出剛剛這裡經過一場大戰。

服務員收拾好之後,看向了孟星辰,先是被這個男人的外表狠狠驚艷了一把,但隨即就對上了男人那雙如萬年寒潭的黑眸,頓時什麼旖旎心思都煙消雲散了。

「這位先生……」服務員結結巴巴地說:「剛剛……剛剛這位小姐說這裡損害的賠償由您來……來買單?」

服務員快要哭了。

這個男人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簡直太可怕了有木有!

孟星辰皺眉看向了艾濃濃。

艾濃濃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你會幫我賠的的吧?」

孟星辰:……

許清見自己表現的機會到了,急忙跟服務員說:「多少錢?」

服務員見終於有人買單了,高興得差點哭了,趕緊帶著許清去櫃檯付賬。

孟星辰挑眉看著剛剛打掃乾淨的位置,「這裡?」

他有潔癖,相信阿玉那個複製人剛才坐過這個位置,他金貴的屁股就絕對不會挨這個座位一下。

艾濃濃點點頭,把自己身邊的位置往裡面挪了挪,「那你坐這邊吧!」

孟星辰坐下,先開口:「她找你麻煩了?」

艾濃濃反問:「你怎麼知道?」

「剛過來的時候,在門口碰到了。」

艾濃濃眨了眨眼睛,做無辜狀,「剛才差點嚇死我!」

剛剛去櫃檯賠了錢回來的許清:……

他剛才明明就看到阿玉滿身狼狽,頭髮上衣服上全都被潑得亂七八糟的,不知道被潑了什麼東西。

再看看艾濃濃身上,乾淨清爽,沒有沾到任何東西,看樣子也沒有受傷。

擺明了艾濃濃就是佔了上風,現在居然還說差點被嚇死?

許清嘎巴嘎巴嘴,忽然覺得有點看不透艾濃濃這個單純的小丫頭了。

孟星辰問:「她都幹了什麼?」

艾濃濃撅著嘴,「她想送你禮物,讓我幫忙轉交,被我給拒絕了,她就翻臉了唄!」

「她傷到你了?」

艾濃濃的小臉啪嗒一下就沉了下來,好不委屈,「她罵我了!不僅罵我,還罵我奶奶,罵我爸媽!」

孟星辰的眉眼透著冷厲,表情冷沉。

跟在他身邊的多年的許清知道,這家主子這是生氣了。

艾濃濃這個小丫頭,孟星辰自己怎麼欺負都行,但是換做別人別說是欺負她了,就是碰一下都不行!

「她本來想把咖啡潑我臉上的,被我搶先了!」說起這個,艾濃濃就跟進入戰鬥狀態的小母雞似的,非常興奮。

「然後呢?」孟星辰問。

「我不僅潑了她咖啡,還把奶茶潑她臉上了!」艾濃濃得意洋洋。

「嗯,做得不錯。」孟星辰揉揉她的小腦袋,表情寵溺。

說到這裡,艾濃濃眼神有些埋怨地看了孟星辰一眼。

如果不是因為孟星辰,阿玉也不會找她的麻煩。

所以說,美色誤人啊!

孟星辰眯起眼睛,「下次她再來找你,你別理她。」

艾濃濃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阿玉怎麼說都是一個複製人,孟星辰不可能喜歡她。

可阿玉是玉娘的DNA製作出來的複製人,為什麼孟元真會造阿玉出來,這目的不是顯而易見的嗎?

難道說,孟星辰當年就對玉娘……

艾濃濃搖搖頭,不去想太多的假設。



過了幾天,呂曼曼邀請艾濃濃一起出去吃飯。

毒後權傾天下 「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呢,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難道你都不來參加嗎?」

艾濃濃哪能自己決定去不去呀。

可正如呂曼曼所說,她們是最好的朋友,於是艾濃濃回去問孟星辰,自己是否能去參加閨蜜的生日會。

原本還以為孟星辰不會同意,誰知道他竟然很隨意的就答應了。

艾濃濃有些不敢相信地問:「你同意讓我去?你是真的真的同意讓我去?」

孟星辰淡淡看了她一眼,「要敢跑,打斷腿!」

艾濃濃縮了縮脖子。

她現在哪裡還敢跑呀?

她已經領教過一次孟星辰的手段了,為了抓到她那是無所不用其極,能買下新聞時間,滾動播出她是通緝犯,全城緝捕的假新聞。

再讓電視台出來闢謠,說是惡作劇,一夜之間把她是通緝犯的假新聞全網刪除。

她是真的怕了他了!

再說了,奶奶還在他的手裡呢,她就是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廟。

除非她能把奶奶丟下不管了,但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艾濃濃嘆了口氣,垂頭喪氣地說:「我就是去參加個同學的生日宴會,吃完飯我就回來了。」

一隻大手伸過來,揉了揉她的小腦袋。

她抬起頭,就對上了孟星辰那雙漆黑如墨的眼睛,「早點回來。」

艾濃濃還以為自己出現幻覺了,擦了擦眼睛。

孟星辰又恢復了一貫的高冷。

她撇了撇嘴,自己剛才肯定是看錯了!

在這個惡魔的臉上怎麼可能出現那種柔情呢!

出門前換了件衣服,既然是參加呂曼曼的生日宴會,也不能穿得太隨便了。

脫掉衣服,艾濃濃對著鏡子,看著自己后腰上的那朵栩栩如生的血色玫瑰花。 艾濃濃看著自己后腰上的那朵玫瑰花刺青,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她要是再跑被抓回來的話,孟星辰肯定又會在她的身上刺一朵玫瑰花吧?

她甚至開始想,自己到時候沒跑掉,反而被刺得滿身都是玫瑰花。

光是想想那個畫面都好恐怖!

艾濃濃趕緊搖搖小腦袋,她又沒打算再逃跑。

不怕不怕……



「濃濃,你今天這麼穿可真好看啊!」呂曼曼拉著艾濃濃轉圈。

艾濃濃很無奈:「你過生日哎,我怎麼也不能穿得太隨便吧!」

「哈哈,那是!」

呂曼曼在拉著艾濃濃的時候,手無意間撩起她的衣服一角。

「哎呀濃濃,你腰上這個是什麼東西?」 婢女也秀色 呂曼曼驚奇地喊出來。

艾濃濃心口一跳,趕緊把衣服扯下來,手掩飾般的扯了扯,「沒什麼啊?」

「哎,不是,你后腰這個是紋身嗎?我第一次看到紋身,還是紋了一朵玫瑰花啊!你讓我看看吧!」呂曼曼純屬是好奇心發作。

人對於沒有見過的東西都有好奇心。

艾濃濃連連擺手,「不是啦,不是啦,就是我自己沒事貼的貼紙玩兒,洗個澡就洗掉了。」

呂曼曼不信,「這不是貼紙吧?哪有這麼漂亮的貼紙,你在哪裡買的告訴我!」

看到呂曼曼還在刨根問底,艾濃濃只好說:「你別問了,都說了是貼紙了。」

呂曼曼雖然好奇得要命,但艾濃濃並不想給她看,她也只好按下了好奇心。

「好吧好吧,我不看就是了,我們先去吃飯吧!張佳她們還在等我們呢!」

兩人手挽著手,有說有笑的在街上走著。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從路邊衝出來一輛小型的越野車。

汽車嘎吱一下猛地停在了路邊,從車上跳下來兩個男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