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所以,他完全不慫的說:「我是什麼人剛才已經介紹過了,這就不需要再說第二遍了吧!至少我怎麼知道葉少受傷,這還用問嗎?看出來的憋,別一驚一乍嚇唬人好嗎?」

「我不信!」

壯漢一根筋道:「你肯定是想對葉少不利,我現在就宰了你。」

話落,壯漢暴動,威力絕倫的一拳轟出,隔著老遠都能感受到拳頭上面蘊含著的恐怖勁道。

「小心!!」

胡敏嚇得花容失色,不敢想這一拳打在顧銘身上會發生什麼事情。

其實沒啥,沒有殺氣,顧銘心知對方不會要他命。

但,挨上這一拳,他的日子絕對不會好過。

不甘示弱的他,同樣一拳打出。

兩拳相接,一聲悶響發出,壯漢臉色一變,如鐵塔般的身軀竟然忍不住的往後退了幾步。

至於顧銘,退到是沒退,但屁股下面的沙發卻是承受不了壯漢那驚人的力度,轟的一聲,塌了。

「啊……」

措不及防的胡敏發出一聲尖叫,嬌~軀倒向顧銘,顧銘順勢把胡敏摟住,並藉此機會在胡敏身上摸了兩把。

手感一如既往的好啊!!

沒有人注意這,葉文軒一行人都看著顧銘。

鐵牛一拳,乃怕留手,普通人也絕對接不下了,接下來的人,註定非比尋常。

鐵牛怒了,倍感侮辱,準備再次動手。

顧銘瞧見了,沒好氣說:「你要是再敢動手,那我可要還手了。」

鐵牛想說:「來啊!以為我怕你不成?」

可惜,他沒有機會,葉文軒搶先一步說:「鐵牛,不得無禮。」

鐵牛不甘心說:「葉少,這小子不少普通人,搞不好就是他們派來的。」

「呵呵!!」

顧銘嘲笑說:「我要是他們派來的,就不會在這裡跟你們啰里八嗦了,當場就得宰了你們。」

鐵牛說:「那也得你有這個本事才行。」

「要不我們試試?」顧銘挑釁說,心裡卻是知道,這一架非打不可,唯有把對方打服,對方才會相信他沒有惡意。

鐵牛不慫道:「試試就試試,今天非得打得你小子滿地找牙不可。」

顧銘把胡敏放到一旁,起身說:「這不是打架的地方,我們樓下見。」

說著,顧銘往外走,鐵牛緊跟著走了出去。

「葉少……」

胡敏看著葉文軒,想葉文軒阻攔這件事。

葉文軒沒有阻攔。

鐵牛作為他的屬下,實力幾何他是知道的,等閑之輩壓根接不下他一拳。

顧銘接下了,不止接下,還佔據上風。

這無疑證明,顧銘非等閑之輩,他十分好奇顧銘的實力有多強。

同時…… 話都說到這一步了,兩人都出去了,豈是他阻攔就阻攔得了的。

強者有強者的尊嚴,乃怕他是鐵牛的上級,沒受傷前實力還在鐵牛之上,也依然要尊重鐵牛的決定。

更何況,這是顧銘主動提出來的比試。

他說:「胡小姐,你多慮了,令弟實力不凡,不會有事的。」

接著,葉文軒強撐身受重傷的身體,起身說:「我們出去看看吧!!」

葉文軒往外走,另外幾名跟他來的人也走了出去,胡敏見狀,也跟著起身出去。

沒有下樓,他們就站在二樓觀看。

樓下,顧銘和鐵牛對峙,異常情況引起工廠員工注意。

好戲不容錯過,他們紛紛放下手中的活出來圍觀,同時,還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

「這是要打架嗎?」

「看情況是要打架的節奏。」

「顧總這能打得贏嗎?這差距是不是忒大了一點?」

顧銘身高一米八,體格強壯,可鐵牛呢?身高至少兩米,如小山一般。

兩人站在一起,形成鮮明的對比,顧銘在塊頭上處於絕對的下風。

這也敢跟別人打架?他們只想對顧銘說四個字,勇氣可嘉。

場中,鐵牛傲然而立,翁聲說:「小子,別說我欺負你,我讓你三招,三招以後才對你動手。」

顧銘拒絕說:「讓就不必要了,我們這是一對一公平比試,能贏我,算你本事。」

「夠膽! 最美遇見 那我就不客氣了。」

鐵牛動了,蹬步前行,速度飛快,一秒就來到身邊,打出他勢大力沉的一拳。

看到這一幕,吃瓜群眾只覺頭皮發麻,暗想他的副董事長顧銘今天怕是要交代在這裡。

何必呢?那麼有錢的人,何必去跟這種人打架,他們覺得顧銘的行為很不智。

樓上,胡敏的心揪了起來,緊張的看著,至於葉文軒,則是僥有興緻的看著。

作為隊友,他對鐵牛的實力非常了解,從這一拳的威勢來看,鐵牛至少拿出五分實力,顧銘能接得下來嗎?

場中,顧銘出招,依然如先前那般,不甘示弱的以硬碰硬。

這在葉文軒眼中,無疑是一種非常不理智的行為。

然而,結果卻是令他大跌眼鏡。

鐵牛龐大的身軀再一次忍不住的倒退,一連退出好幾步,這才穩住。

可顧銘呢?顧銘雙腿居然紋絲不動,彷彿生根一樣扎在地面上。

嘩聲一片!!

工廠的員工都驚呆了,確實不敢想第一回合交鋒居然是顧銘佔據上風,這很是令他們意外啊!!

鐵牛:「……」

兩次,兩次被同一個人擊退,讓他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不能再丟臉了,更不能再留手了,這一次他要全力出擊。

起步,騰空,他足足躍起一米多高,鐵拳至上而下轟出。

這是他的殺招,威力之大,連他的變~態隊長葉文軒都不敢硬接,面對這一招,唯有躲避的一途。

同時,威力也是奇大無比,五厘米厚的鋼筋都能被他打出一個大坑出來。

端得令人不敢小覷。

顧銘認真了,前所未有的認真,凝聚全身力氣在雙手之上。

同時,慧眼開啟,鐵牛的速度開始放慢,比蝸牛還慢。

這也是先天神珠進化到一定程度后慧眼新有的功能,能夠助宿主對敵。

蜜愛成婚 然後,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顧銘雙手伸出,抓住鐵牛的手腕。

兩手合力,固若金湯,鐵牛鐵拳不得寸進,殺招就這樣被顧銘給破了。

「我去,這樣也行?」

此刻,鐵牛的心是凌亂的,難以置信他引以為傲的殺招就這樣被人給破去了,這怎麼辦到的?

身處局中,他有些懵,但站在二樓看戲的葉文軒卻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顧銘這是利用他強大的觀察力、無與倫比的速度和超強的力量,三者結合之下,才破去的鐵牛殺招。

這是他想學都學不會的東西,他自愧不如。

與此同時,歡呼聲響起。

「顧總牛~逼。」

「顧總好樣的。」

「顧總太帥了,我要給你生猴子,生一個跟你一樣厲害的猴子。」

麗人珠寶的員工集體高~潮,一些女人毫不掩飾她們對顧銘的窺視之心。

胡敏臉一黑,生猴子這種事情能交給外人嗎?她當仁不讓。

沒得說,好久沒有跟顧銘嗨皮的她,今天晚上指定要拉著顧銘造人去,造他一窩厲害的小猴子出來。

至於白天,這不行。

她這幾天回家被煩得不行,好不容易出來,不痛快玩一天,她都感覺對不起她自己。

場中,顧銘不為外部誘惑所困擾,破掉鐵牛殺招后,立刻鼓動臂力。

龐大的力量噴涌而出,顧銘雙手一揮,再一丟,鐵牛如山一般的身體走遠。

鐵牛很強,身體很變~態,但他依然是人,不是超人。

在空中,沒有任何借力點,乃怕厲害如鐵牛,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落地。

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減輕落地對他的傷害。

落地,翻滾卸力,一個漂亮的鯉魚打挺,鐵牛再次站了起來,壓根沒受什麼傷。

傾舞歌盡長安花 沒受傷,但臉丟大了,居然在外面被一個普通人給收拾了,這尼瑪要是傳回隊里去,他這臉沒有地方放啊!!

可……別人勝得光明磊落,他這都沒有借口可找,只能說:「你很強!!」

顧銘笑著說:「你也不錯。」

鐵牛臉皮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

這話以前都是他對別人說的,第一次聽別人這樣跟他說,很不習慣。

目的達到,顧銘不搭理鐵牛,上樓。

眾人再次回到會客室,相比剛才,現在葉文軒一行人看顧銘的目光不一樣了。

顧銘用實力贏得了他們的尊敬。

同時,這也驗證了顧銘剛才說的話,他要是真心想對他們不利,真沒有必要等,畢竟在葉文軒身受重傷的情況下,打贏鐵牛,足可要他們的命。

「顧先生……」

葉文軒開口說:「我知道,龍石種治不好的傷,但卻能給我一線生機,還請顧先生割愛,把龍石種賣給我。」

「你這叫糟蹋寶物。」顧銘數落說。

葉文軒苦澀道:「總好過丟了性命強吧!!」

「這到是!!」

顧銘點頭,同意葉文軒的說法,生命是無價的,特別是對葉文軒這種人來講,四十億,真不算什麼。

但是,對他來講,四十億可不少了,他現在資產加起來還沒有這麼多,這筆錢要是被他賺到,資產翻翻的節奏啊!!

【作者題外話】:五更完畢,求票支持,拜謝!! 顧銘一副財迷樣,胡敏看到后,毫不客氣的給顧銘來了一下,狠狠掐上顧銘腰間嫩肉。

這簡直是不分輕重嘛,不知道有些錢燙手不能要啊!賣葉文軒一個人情,比趁機賺一筆錢要安心得多。

她輕聲說:「你要是能治就免費給人家治,賺他一個天大人情,要是你不能治,你早說,別再給我生事端了行嗎?」

「行!!」

顧銘答應,然後說:「葉少,龍石種我們留著有用,就不賣你了,至於……」

顧銘話說到這裡,葉文軒臉上閃過濃濃的失望之色,而那些跟著他過來的人,則是不淡定了。

「什麼?不賣?你們敢不賣?」

照顧葉文軒的助理氣急敗壞道:「你們連葉家的面子都不肯給,你們……你們簡直豈有此理。」

他威脅說:「今天你們要是敢不把龍石種賣給葉少,我就告訴老爺,讓申海市胡家除名。」

「哪裡來的犬吠?」顧銘說。

「你罵我是狗?」 獨家專寵:總裁先生太放肆 助理難以置信的說。

「不是嗎?」

「你……」

助理大怒,看著葉文軒說:「少爺,此子當真是無理至極,請容我把現在發生的事情告訴老爺。」

「算了!!」

葉文軒搖頭,起身說:「我們走吧!!」

「少爺……」

助理不甘心的望著葉文軒,不願就這樣離開,想要顧銘知道不給葉家面子的嚴重後果。

胡敏急得不行,這葉文軒要是走了,那胡家以後就算不除名,以後在申海市也是寸步難行啊!!

顧銘無語說:「能讓我把一句話說完嗎?」

助理恥笑道:「現在想要道歉,晚了。」

「閉嘴!!」

顧銘喝道:「你現在要是再敢多說一個字,以後哪怕你跪下求我,也休想我給你家少爺治傷。」

助理硬生生把到嘴的話憋了回去,別提有多麼難受了。

至於葉文軒等人,則是愣住了。

「治傷?這還有得治?」

葉文軒不敢相信的問:「你能治我的傷?」

顧銘自通道:「如果我都治不好你的傷,那麼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人可以治好你的傷。」

「大言不慚!!」

助理在心裡說,用不屑的眼神看著顧銘。

至從葉文軒受傷,葉家不知道請了多少國手專家,都沒有把握治好葉文軒的傷,顧銘一個毛頭小子,哪裡來的勇氣說出這樣的話?

可惜,他不敢出聲。

現在,已經沒有人願意給葉文軒治傷了,基本上都是把葉文軒當死人對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