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所以,對於他拍攝的東西,我多少有些好奇。

若不與他相處,你很難察覺他對電影那些獨特的見解……”

接着,她還敘述了與張斯接觸的具體情況,對於他指導演員拍戲的能力,大加讚賞,說這是一個優秀導演該有的品質。

因爲不知道電影的內容,她也不好判斷,只是止不住的期待。

劉萍未下肯定的結論,但自她的語氣中可以看出,對張斯還是抱有期待的,希望他能拍出什麼出人意料的電影。

接着便是李悅染,她也與張斯共事過,正好也談一談。

“他是個很有趣的人,儘管不大愛動,待書房裏常常要整個下午。話也不很多,卻愛開玩笑,輕輕淡淡的,聽了很舒心。

我曾與別人一起,聽他講表演的課。

說來還是很奇怪的,他並不接觸表演,講起來卻頭頭是道,聽了令人明白好多東西。這可能便是讀書的好處吧,儘管自己不表演,可是理論卻全懂得。

劇組的一些師傅朋友,都誇我演技進步不少,這些總歸要謝謝他的。

他的方法很奇特,讓我們捏着燃燒的火柴念臺詞,不念完的話,便不許撒手;有時邊做運動,邊對話,還得保持語氣; 他也讓我們站着不動,只用眼神來交流,看誰能將他寫在紙上的情緒表現出來……當然,小把戲還有好多,不止如此。

有時候,他也愛捉弄人,嚴肅地讓我們扮演人物,他則扮演我們的父親,或是丈夫。如此稱呼的時候,他便能在口頭上些便宜,十分的孩子氣。

至於他對電影的看法,倒是頗有一些,只是,我並不能判斷正確與否。閒談的時候,他曾說過,以後的電影會立體化,進入3D模式。現今的平面電影,將被逐漸淘汰。還有,真正的大銀幕也會出現,較如今要大上數倍……說起其它事就更多了,酈清女士當時在該劇本,因爲常要設定幾個結局,她自己分不清好壞,便要去請教他。

而他通常只是隨便看幾眼,並不選擇,卻自己說一個結局。

酈清女士儘管氣鼓鼓的,與他鬧,最終卻都採納了。從這方面講,他在編劇上或許是有天才的,否則,酈清女士又怎麼會信他?

對於他拍電影的事,我還是很高興的,若是拍的不好,也沒什麼關係。又不是科班出身,只是自己苦思冥想,確實容易出錯的。以後練的多了,大概便會好了……”


李悅染的文章很零碎,但很多人愛看,都誇她寫的不錯。

因爲是生活化的場景,讀來感覺很真實,畫面歷歷在目。人們於此也瞭解到,張斯原來對電影並非一竅不通,確實有點過人之處。 一般人雖然看電影,離拍電影卻還是挺遠的。

在他們看來,這是一件極爲複雜的事情,需要許多人的通力合作,即使很小的細節,也會影響整體效果。

所以,拍電影可以劃分到困難事一類。

由於劉萍與李悅染先後的文章,衆人對於張斯的電影才能多少有些瞭解,但也僅此而已。大部分人依然相信,他親自指導電影,將慘不忍睹。

一位影壇前輩這麼說:“要是單看着導演指揮,或許並不如何苦難,似乎自己做來也不差。但真正來臨的時候便會發現,最難做的是決斷。

一個問題擺在眼前,大家眼巴巴的看着你,若是你不能立即下決定,便容易出事。可有時候焦頭爛額,確實不知該如何是好,又如何決斷?到最後,連兩個鏡頭的好壞也分不清的。

張斯接觸的時間畢竟太短,不能指望太多……”

這是一種委婉的說法,不很得罪人,但把觀點表示的很清楚。

至於其他人,說的便直接些了,通通不看好張斯。

爲此,起了一些新的爭論,而話題終於成功的被轉移了。許多人脫出了束縛,張斯卻被套了進去,真是莫名其妙。

張斯的書迷,依然很支持他。

然而在心底,也並不如何肯定,大家知道張斯或許能寫出好的文章,可拍電影是另外一回事,他們並不懂,也許,真不那麼容易玩轉。

“劉姐,你怎麼把事向我頭上牽啊?”張斯握着電話,苦笑道。

劉萍訕訕,說道:“我也無奈的很,受許多人囑託,希望將話題引開。其它的事又吸引不住觀衆,只好仍由你來解決,好在我不曾說你壞話。”

張斯嘆了口氣,說道:“好吧,真是無妄之災。”

劉萍說道:“對了,年關將近,檔期開始擁擠。你的電影本來是沒什麼機會的,不過經此一事,倒是引起了極多的好奇。有人願意試一試,你可將電影拿來給大家看看。”

張斯沉吟了一下,說道:“不了,我另有打算。”

劉萍頗爲意外,說道:“你莫動了意氣,這種機會很難得,只要錯過,便很難尋了。等大家議論一息,關注的人可能要大大減少的。”

張斯說道:“我也曾考慮過,但我的電影有些特殊,這個時節大家愛看的是喜劇,它沒什麼生存空間的。”

劉萍又勸了幾聲,見他堅持,也就沒再多說。

掛了電話,他伸了個懶腰,舒適地說道:“終於辦妥了。”

孫師傅走過來,說道:“證件之類的,都已蓋齊?”

“嗯。”張斯點點頭,說道:“這次倒要多謝劉姐,從開始的申報,到如今的參賽,她一直在幫忙。若非有她,我真是兩眼一抹黑了。”

孫師傅點點頭,表示贊同。

“術哥,接下來,可就要勞煩你了。”張斯笑道。

孫師傅名術,這些日子廝混熟了,也就不再喊“孫老師”了。

“放心,弄不丟的。”孫術拍拍胸脯,笑道。

“按理說,我該自己去的,”張斯聳聳肩,說道:“可惜我對國外瞭解的少,於比賽也一竅不通。家裏又有許多事呢,還得想想怎麼平息議論……”

“你自求多福吧。”孫術對他的情況多有了解,笑道。

兩人離開剪輯師,張斯將完整的影片交與他,囑咐了幾句,便送他離開了。

電影已經拍完,工作人員解散,演員也回去繼續跑龍套了。張斯自己打了一輛車,徑直去了報社。

他曾想過,辦一家影視公司。

可惜小姐姐告訴他,手頭所剩無幾,這一切不過是妄想。所以他須得將這一計劃稍稍擱淺,待積累了名望與金錢,再辦不遲。

“電影何時上映?”

剛推開門,張倩依就走了過來,面上帶着興奮。

“什麼?”張斯一時沒理解。

張倩依說道:“我聽清清說,外面如此爭論,大家的好奇心被掉了起來,趁此機會,電影可能上映。”

“哦……”張斯點點頭,向辦公室走去,邊說道:“劉姐與我說了,我拒絕了。”


“什麼?”張倩依愣在當場。

張斯擺手,在她眼前晃晃,說道:“魂魄歸來兮!”

“去死。”張倩依伸手打開,氣道:“你腦袋進水了?多好的機會,好不趕緊答應?能賺多少賺多少,實在不行,保本也不錯呀。”

張斯進門,拉過椅子坐下,說道:“你不相信我?”

張斯直接坐在他對面的桌子上,說道:“我信你纔怪,拿了我的錢,只顧自己玩耍,我沒揍你,已經算是顧念同胞之情了。”

說着,扔了一沓報紙,說道:“自己看看。”


張斯拿起,展開閱讀。

“我於張斯拍電影一事,原還存着一絲期望的,如今卻沒有一點了。

據相關人士透露,影片從開機到結束,共只用了一星期,後期剪輯也只幾天。我很難想明白,什麼樣的電影,竟能拍的這麼快?

雖然打聽不到內容,而自始至終,都不曾看到演員參與。

那麼,誰來表演,張斯自己麼?

此外,還聽說只有一位攝影……”


可以說,報紙上的信息並不完全準確,比如他拍攝時間是半個月,而非一星期,攝影師雖只一位,用到的攝影卻不止……當然,大略地說來,所差不多。

接下來,媒體很輕易地打聽到了信息,畢竟他的電影一結束,工作組便解散了。從時間上推算,能得到一個接近事實的數據。

讀者的想法,頗爲複雜,既失望,也有種意料之中的感覺。

張斯的粉絲們也噤聲了,不知該如何支持他。即或是對電影沒有一絲瞭解的人,也有種荒誕的感覺。

一個導演,一個攝影師,幾個工作人員,花了一個星期拍的電影。

那麼,它可以稱作是電影麼?

就連劉萍這樣的人,也無從幫他了,儘管聽了孫師傅說過幾句,依然對張斯沒有絲毫信心。這已經不是電影初始的時期了,一個星期可以拍兩部電影。

那些偉大的默片,固然是偉大的,放在這個時代,卻已不能適應了。

“感覺如何?”張倩依問道。

張斯淡然地說道:“一切都是浮雲。”

“浮雲,我真想把你打成浮雲,”張倩依聞言,咬牙切齒地說道:“當日不該聽信你的話,白白花了幾萬元,連個浪花都不見。你還裝大頭蔥,偏偏不上映,真是,真是……呼,不說了,肚子都氣痛了。”

張斯說道:“外面意見那麼混論,上映對我們沒什麼好處的。”

張倩依不相信,說道:“豈不正好渾水摸魚?”

張斯說道:“摸到的只是小魚小蝦。我的電影有些奇特,這樣一來,評價對它便至關重要了。若是貿然地反映,那些專家可能會說什麼怪話,難免影響觀衆的感覺。”

張倩依說道:“那怎麼辦?”

張斯聳聳肩,說道:“保密。”

如今的情況確實對他不利,由於唱衰的聲音比較大,觀衆容易先入爲主。而他的電影屬於創新類,不能以尋常眼光看,所以觀衆的評價對它影響很大。

他必須找到其它助力,以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 “我寫了許多書,可是除了我自己,別人都不願看,甚而記不起一本來。大家只知我是作家,卻不知我作的是什麼家。

以此而言,我較張斯,大概差了許多。

他雖只寫了一本書,卻已轟動天下,爲人爭相目睹。(在此,並不將《品三國》算上,講敘歷史,只可謂‘述而不作’)

《火與冰》是我喜愛的文章,虎虎有生氣。

若按‘達者爲先’的觀點,我便屬於‘後者’了。

但我仍需說上幾句,表達我的觀點。並不能說他的天才不在電影上,或許於舞蹈,於歌曲,均是有天才的。可惜人生太短,並沒有許多時間,去給人慢慢嘗試。

此時,選擇便非常重要了,從他目前的狀況看來,文學道路可能更適合些……”

這是位老先生的文章,雋永謙虛,詼諧幽默,樸實坦誠。

張斯讀後,既爲他的好意感動,也爲近來的情況頭疼。火勢蔓延,終於脫離了娛樂圈,全罩在了他的周圍。

聽聞他電影不利的消息,許多讀者也反應,別再浪費時間,趕緊回來寫作吧!

這並非一個很差的建議,他總歸要回來的,但回來的方式有些特別,因爲發生了點意外,使他措手不及。

張斯與酈清曾被傳言是情侶,讀者出於玩笑,經常拿兩人作比較。

這是一樁趣事,因爲文壇中的情侶並不多見,可算稀奇事。 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另一對,北城和餘雅。

兩人的年紀都不大,二十多的歲數,俊男靚女,相得益彰。

具體的狀況,讀者並不知曉,但兩人的行爲親密,相互愛慕大概還是有一些的。兩人出名尚在張斯之前,散文集,詩歌集之類的,早在全國各地銷售。

都是天資聰穎,才華橫溢的人物,至少,在文學上確實是有天賦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