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所有人都停下動作看著兩個不速之客。

氣氛彷彿凝固成冰,就等著敲碎它的那個人。

「是你。」上座的寒老夫人顫巍巍地站起來,吳慶蘭趕緊上前扶著。

施亦眼眸淡淡地掃過,停在寒靈至臉上的時候立刻變得犀利無比:「卦堂堂主之位從古至今能者居之,怎麼到了你們寒家的手裡就變成了傳位,成為你們寒家的囊中物,寒堂主是不是要給整個卦堂的人一個解釋。」

而聽到施亦話的年輕一輩臉上都閃過一抹詫異,倒是來客中一些比較年長的人表現的很平靜,眼中看向寒靈至的時候儘是戲虐。

寒靈至一個銳利的眼神過去,兩旁沸騰的卦堂年輕人立刻鴉雀無聲。

「你連卦堂的人都算不上,在這裡胡言亂語實在不是一個客人該為之事,若是來祝賀的,我寒靈至歡迎,若是來鬧事的,那就別怪我不客氣,我們寒家也不是軟柿子,誰都可以捏的,哪怕你的背後站著梁家。」

寒靈至話已至此,也算保全寒家的面子,而又和卦堂捆綁一起,同時有可以震懾住一部分人,甚至還可以挑起一些爭端,一舉三得。

賓客中立刻站起一個雍容華貴的女人,指著施亦說:「這個女人我們梁家可不承認,寒堂主請放心,我們梁家一向最敬重的就是卦堂。」

赫然是王珍珍。

施亦轉臉轉臉看去,她和王珍珍還有一面之緣呢,但是此刻她決不能慫,而她以前是公司的人,自然要給其面子,現在她不吃她那口飯,自然沒有必要了。

施亦一把抓住要懟回去的梁炎栩,淡定地大聲說道:「我與梁家的確沒有關係,而與我有關係的是我老公,這是容不得他人提,我今天來是為所有卦堂的人討一個公道,這是卦堂的事情,但也是整個卦界的事情,入了卦這一行的人都有資格提出來,因為入了這一行的人,都有資格在卦堂在冊,而不是卦堂一家獨大,寒家稱霸。」

如此被人藐視,王珍珍的臉立刻漲成了豬肝色,臉面全無,抬著胳膊就要吵鬧,卻被一幫的梁嘉正直接拽回座位。

梁嘉正冷冷斥道:「閉嘴,還嫌不夠丟人嗎?」

王珍珍一秒委屈,眼中蓄淚。

梁嘉正全當沒有看到,目光緊緊地盯著聚光燈下那渾身散發閃耀光芒的女孩,和他的兒子站在一起,一點也不遜色,目光落在女孩的手上,滿意地點點頭,欣慰地想:這丫頭能治住梁炎栩那小子,不錯不錯。

而施亦的話一出,更是惹起了一片沸騰。

寒靈至微微眯起眼睛,她決不能被一個小女孩給壓下去,而那個人是怎麼搞的,他不是去攔住施亦了嗎,最後怎麼還會讓人跑到卦堂來搗亂,這時候寒靈至不由開始質疑背後那人。

「卦堂的事情自然由卦堂的規矩管著,輪不到你一個外人在這裡胡說八道,你若還不知趣,就別怪我不客氣。」其實寒靈至也知道施亦說的話是真的,曾經只要入了這一行,便可到卦堂登記在冊,便可以行者一行的事。

而到她父親那一輩,父親有了私心,才漸漸改了規矩,使得寒家一家獨大,而她肯定不會讓她父親的心血毀在她的手裡,而現在她必須等,等父親的卦意顯現,等那人的出生。

施亦看著氣惱的寒靈至,笑容恣意淺淡:「這卦堂的事情我沒有資格管,但是卦堂若是敗壞了卦界的名聲,我相信作為任何一個入了這一行人的都無法做到不聞不問。」

「信口雌黃,你有什麼證據在這裡大放厥詞?」寒越凡不得不站出來為自己的妹妹出頭,在他認為這不光是卦堂的事情,還關乎寒家的名聲。

施亦厭煩地皺了一下眉,而後好笑地問:「你自己的女兒是普通人,她根本沒有靈竅,你難道不知道嗎?」

寒越凡臉色微變,但是他很快就鎮定下來:「證據,我不可能憑你一句話就質疑我的女兒,還有我想要知道,卦堂堂主若不是上一任指定,那應該如何選出?」

施亦不躲不逼,紅唇吐出兩個字:「天示。」 神風學院宿舍區中,林楓盤膝而坐,雙臂平坦,雙手捏成印訣,靜氣凝神。

林楓心神沉靜,這幾日在他身上發生了不少的事情,沒一件事情看上去詭異之極,非常的倒霉,但他卻總能從中得到不少的好處。

不過這一次倒是有些例外,他本身神魂損耗的就是極為嚴重,再加上這一次毀滅氣息在他的神識之海中亂竄,更加是雪上加霜。

林楓唯有苦笑。

體內太極功法運行,吸收天地元氣,融於己身,補充他的神魂之力,雖然極其的緩慢,但終究是補充了一點。

「真的有用?」林楓心中驚喜。

晨間打太極拳的時候,林楓陷入了一種奇妙的狀態之中,這讓他對於太極拳更加的好奇。這一套由武當祖師張三丰所在百歲之後所創立的功法真的只是擁有延年益壽的效用嗎?

從現在的結果看起來,很顯然,這太極功法絕對的不間斷。要知道,他所修習的太極功法並不是正統由張三丰所創立的功法,而是其中的殘篇,在前世只不過是一部極為常見的氣功心法罷了。但即便如此,這一步功法依然是妙用無窮。

林楓狂喜之後,心神快速的沉靜,太極功法運行,吸收天地元氣。

太極功法運行,精純的天地元氣如同實質,化作一條條七彩的匹練,纏繞著林楓的周身。七彩匹練快速倍林楓吸收進入體內,融於經脈之中,淬鍊血肉,凝練神魂。

……

良久,林楓才終於從修鍊狀態中蘇醒過來,此刻林楓受損的神識已經完全恢復,更加讓林楓趕到驚喜的是,他的神識也是壯大了幾分。

這太極功法果然神奇,可惜只是殘普,不然那等威力絕對不簡單。林楓心中輕語,有些遺憾。畢竟任何人在見識到這部功法的強悍之後,恐怕都會如此。

得之而幸,不得則憾。

不過這幾日,林楓經歷的也真是極多,接連遭遇重大的創傷,傷及神魂神識海。從修鍊之中醒來之後,林楓直接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大懶豬,起床了。」第二日清晨,一個角色少女出現在林楓的房間中,沖著林楓大聲叫喊。

沉睡之中的林楓卻是毫無反映。

「真是個懶豬。」少女看著林楓,氣的雙手叉腰,直跺小腳。

「靈兒,你就別打擾少爺了,讓他好好睡一會。」月茹站在一旁好笑的看著生氣的靈兒,輕聲說道。

這些天林楓的遭遇真的很多,讓她都是極為的心驚膽顫。

「哼。」靈兒輕哼一聲,接著詭異的輕笑。從背後那處一根潔白的羽毛,掩著小嘴慢慢的靠近林楓。

「阿嚏。」睡夢中,林楓只感覺鼻子****,一個打噴嚏打了出來,直接噴了坐在他旁邊,用羽毛搔他鼻子的靈兒一臉口水。

「靈兒,你在我房間幹什麼?」林楓撓了撓有些瘙癢的鼻子,看著呆住的靈兒輕聲問道,很顯然,睡眼朦朧的林楓還不清楚他做了什麼事情。

「啊,臟死了。」靈兒愣了一下,接著臉色大變,驚恐的叫道。轉身快速衝進一旁的盥洗室里。

別說是一個女孩子,就是一個男子,被人噴了滿臉的口水也是難以忍受的事情。

「月茹,靈兒這是怎麼了?」毫無所覺的林楓奇怪的看向一旁的少女。

月茹好氣又好笑,自己做的好事卻要問別人怎麼了,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大壞蛋,我要殺了你!」林楓還待再問,卻是忽然感覺到背脊冰涼,冰冷的殺氣撲面而來。

林楓轉頭望去,去勢看到靈兒站在盥洗室門外,小臉濕漉漉的,滿臉冰冷的看著他。

「咳咳,靈兒你怎麼來了。」林楓看著小臉冰冷,渾身上下殺意瀰漫的靈兒,乾笑著說道。很顯然,他已經猜到了是怎麼一回事。

「啊啊。」靈兒張牙舞爪的撲在林楓身上,粉嫩的拳頭敲打這林楓。


「好了靈兒,這些還不是你自己的原因。」月茹將靈兒從林楓身上拉起,笑著說道。

「大壞蛋的皮真厚。」靈兒氣皺著可愛的眉頭看著因為捶打林楓而有些發紅的拳頭,氣呼呼的說道。

林楓修鍊曜日雷神體,再加上之前的雷霆之力淬鍊身體,曜日雷神體已經算是小成,即便是不用真元,一拳揮出的力量也是相對於黃境九重武者的全力一擊,可見他的肉身力量多麼的恐怖。

靈兒的一雙粉嫩的拳頭捶打在林楓身上,就像是在敲打精鐵一般。

「靈兒,你在這裡幹什麼?」林楓站起身,好笑的看著捂著小手呲牙咧嘴的靈兒,揉了揉他的小腦袋。

「啪。」

靈兒沒好氣的將林楓的手拍掉,撅著小嘴看著他,滿是哀怨。

「咳咳。」林楓還是第一次被一個女人這般盯著,即便對方還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小丫頭,但他依舊感覺渾身上下如同千萬隻螞蟻再爬,頗為的不舒服,尷尬的說道:「靈兒,你來這裡到底有什麼事情。」

「人家是想來謝謝你那天救了黑伯,可沒想到你卻噴了人家一臉口水,真是臟死了。」靈兒委屈的說道,心有餘悸的用袖子擦拭了一下小臉,似乎上面還沾有林楓的口水一般。

「對了,我怎麼忘記了。清月姐姐叫我來告訴你,今天是你們這些新生大賽獲得前十的學院領取獎勵的日子,讓你趕到星隕閣去。」擦拭這小臉的靈兒突然想起了什麼,急切的對林楓說道。

「啊,什麼?今天就是領取獎勵的日子?」林楓一聲驚呼,這幾****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昏迷之中,對於什麼時候領取那所謂的新生大賽的獎勵根本不知道。

「嗯,對。」靈兒小臉一整,鄭重的點了點小腦袋,她也知道這個獎勵非常的重要。

「啊呀我去,都日上三桿了,也不知道還能不能趕得上。」林楓看了一眼高高懸挂在天空之上的曜日,心中哀嚎一聲。如果錯過了時間,恐怕他就會成為神風學院歷史上,第一個因為睡懶覺而錯過領取這麼一項重要獎勵的新生了。

林楓身形一閃,直接從房間之中沖了出去,也管不了太多,在月茹和靈兒的驚呼聲中,直接從十幾層高的宿舍樓上一躍而下,朝著星隕閣的方向沖了過去。

……

神風學院星隕閣前,一眾少年男女靜靜的站立,在他們面前,有著一位老者躺在藤椅之上,雙目微閉,對於外界的一切並不在意。

但是這一種學員依然靜立,面色嚴整恭敬,沒有表現出絲毫的不敬之色,就是極為冷酷的魔靈也是如此。能夠倍神風學院派來作為守閣人的,即便是晨晨暮暮的老者,神風也絕對的不簡單。

如果說對這個老者的了解,眾人之中恐怕非端木青竹莫屬了。她爺爺本就是神風學院的副院長,地位極高,對於神風學院的一些事情和強者也是極為的了解。


而這個老人她也是聽爺爺提起過,滄老,一個極為陌生卻是驚艷一世的強決人物,星隕閣的守閣人,同時也是神風學院的守護者。一身劍法出神入化,實力更是功參造化,絕對是以為決定強者。就是他爺爺見了也要恭敬的叫一聲滄老。

「林楓怎麼還沒來,時辰馬上就要過去了,錯過了時間,就不能夠進入其中了。」林媚兒掃了一下眾人的身影,唯獨不見林楓,心中有些焦急。

雖然林楓因為昏迷缺席戰鬥的原因,但他依然是這新生大賽中前十的一員,有資格領取獎勵。可能因為排名的原因,他的獎勵或許比不上眾人,但依然是神風學院眾多學員極為垂涎的東西,就這樣錯過的話倒是有些遺憾。

「好了,時間到了,你們都準備好了嗎?」微閉雙目躺在藤椅之上的滄老睜開雙目,盯著幾人說道。

相互對視了一眼,所有人都是難以掩飾心中的狂喜,連連點頭。

「前輩,我們之中還有一人沒有到,能否在等一下?」林媚兒猶豫了一下,終於是輕咬著貝齒上前,恭聲說道。

「時間已到,沒有趕到的,就算是自動放棄獎勵。」滄老好奇的看了一眼林媚兒,眼神閃爍了一下,沉聲說道。

對於這個規定,林媚兒也是知道,只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現在她只能起到林楓快點趕來。

「這個膽小鬼,我想是沒臉趕來了,連與我一戰的勇氣都沒有,又怎麼可能有臉趕來這裡。」人群之中,一個嘲諷的聲音傳來。

林媚兒隨著聲音的方向望去,面色一寒,此人正是前五之爭時林楓的對手,吳桐。不過因為林楓昏迷沒有參加他才順利進入了前五,以至於很多人都是嘲諷他太過「幸運」,讓他感覺倍受侮辱,所以才如此冷言冷語的嘲諷林楓。 「咻。」

林媚兒小臉微寒,正待說話,遠處一道破空是傳來,一道人影正快速的接近,似乎伴有雷鳴之聲。

看著快速接近的人影,林媚兒微寒的小臉燦爛的一笑。

「對不起,來晚了。」人影在星隕閣之前挺下,尷尬的一笑,不好意思的說道。

「哼,居然讓我們這麼多人等你,還真是不把我們放在眼裡。」吳桐看著不好意的林楓,冷聲說道,看到林楓安然趕來心中更是不爽。

林楓眉頭輕皺,轉頭看著吳桐,心中疑惑。他雖說表現的有些高調,但得罪的那幾個人他都記得,似乎並沒有這麼一個人,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看自己不順眼。

一旁的眾人都是略感興趣的看著兩人,他們都是知道這兩人都不是弱者,尤其是林楓,雖說沒有參加十強爭霸賽,但是那種強悍的戰鬥力他們都是有目共睹,如果兩人在這裡將那一場並沒有進行的戰鬥進行的話,肯定也是一件妙事。

林楓冷冷看了一眼吳桐,眼神卻是轉向了一旁的滄老,神色恭敬。剛剛林媚兒已經傳音將這吳桐的事情告訴了他,他也明白這吳桐為什麼會看自己不順眼,不過這又關他林楓什麼事情。

如果這吳桐不再來招惹自己那自然是好事,否則他不介意給他一點小小的教訓長長記性。

「前輩。」林楓沖著滄老恭敬的叫道。

滄老微微抬目,看著林楓,眼神之中精光閃過,緊接著蒼老的面龐之上露出一絲差異的神色。

「氣息鋒銳,如劍鋒芒,劍之意境。小傢伙,你領悟了劍之意境?」滄老打量這林楓,驚訝的說道。

對於林楓,滄老還是有些印象的,自從他成為星隕閣的守閣人之後,林楓是第一個想要嘗試修鍊亂天劍訣的學員。那個時候的林楓,身上可是沒有這樣的鋒銳氣勢,很顯然這是林楓最近才有所突破,領悟了劍之意境的緣故,而且觀其氣息對於劍之意境的運用似乎極其的純熟。

「是的,前輩,前段時日僥倖領悟了劍之意境。」林楓恭敬的說道,心中卻是驚訝不已。這個滄老居然能夠看出他領悟了劍之意境,實力有些恐怖。

「好小家,不錯。釋放你的劍之意境讓我看看。」滄老有些激動的說道。

如果只是領悟了劍之意境還不至於滄老如此,畢竟神風學院天才武者眾多,領悟劍之意境雖說難領悟,但領悟了劍之意境的卻也是不再少數。但能夠在短短十數日就領悟了劍之意境的人可是不多,而且他還清楚的記得,林楓當時從星隕閣借閱的劍技乃是亂天劍訣,也就是說林楓很可能是修鍊了亂天劍訣之後才領悟的劍之意境,這如何能讓他不激動。

現在滄老已經完全將其他人和事拋諸腦後。

一眾人看著面色激動的滄老有些無語,很是好奇和艷羨,不清楚為何滄老會因為林楓領悟了劍之意境而如此激動。

就是一旁的端木青竹也是滿臉的差異,滄老的實力強大,但為何會對林楓這麼好奇。

「好的。」林楓點頭,頓時林楓雙目之中閃過一縷鋒芒,平和的氣息瞬間變得鋒銳無比。眾人看去,林楓此刻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劍,傲立天地。

狂亂、霸道。此刻的林楓渾身氣勢那邊,渾身繚繞著狂亂的意。

「好,好。狂亂,亂天。狂亂劍意,亂戰天下。哈哈。」仔細感受了一下林楓身上狂亂的劍之意境,滄老不由得開懷大笑,現在他可以確定,林楓領悟的劍之意境絕對是因為修鍊亂天劍訣的緣故。雖還不確定林楓究竟是否將亂天劍訣修鍊成功,滄老依然開心,他相信就算林楓此刻掌握亂天劍訣,但也不會久遠。

「想不到,自無百年輕的那個瘋子之後,終於又是有人能夠將這亂天劍訣修鍊成功。」滄老心中呢喃。亂天劍訣,將再臨人間,就是不知道能否再像五百年前的那個瘋子一般,攪動天地風雲。

「前輩,不知道我們是否能夠進入星隕閣之中。」人群中,納蘭雄恭敬的說道,對於這最後的獎勵,他可是期待了許久,已經迫不及待了。

「看我這個記性,居然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忘記了。」滄老一拍額頭,看到有人再次修練場狂亂的劍之意境,居然連獎勵的事情都忘記了。

這也無怪乎,亂天劍訣,修鍊極其的困難,尤其是想要領悟那種狂亂的劍之意境,更是難上加難。要求練劍之人不僅要有大氣魄,大毅力,更加要有亂戰天下,攪動天地的決心。再加上對體魄和天賦的要求也是極高,所以才導致這千年以來,唯有一人修鍊成功。

而滄老身為是劍紋耀的擁有者,也是修鍊過這亂天劍訣,不過根本難以發揮出它的真正實力,但正因為如此,他才真正了解這亂天劍訣到底是多麼強大的武技。

驟然聞聽林楓領悟了狂亂的劍之意境,自然是高興的有些忘乎所以。

因為林楓等人要進入星隕閣之中領取獎勵,此刻的星隕閣之中沒有任何的學員。

老者從藤椅之上站起身,滄老的面龐非常的嚴肅,手中快速的結印。一道道光芒璀璨的光芒不斷從他的手中飛向星隕閣。

而隨著他手印的結動,林楓等人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一股極為雄渾無形波動,正在自他們手掌中如波浪般的傳出,如波浪一般。

無形波動逐漸擴散,最後印在星隕閣上,星辰之光從上面鋪灑而下,神秘而又強大,緊接著,星辰之光組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形拱門。

「進去吧,這才是真正的星隕閣。」見到這星辰拱門形成,滄老對著一臉獃滯的幾人說道:「記住,前三名可以進入三層,其他人只能進入第二層。這星隕閣之中不僅有功法武技,還有許多的天材地寶,精品寶器,你們只能從中任選一件,一旦決定就會自動倍星隕閣之中的陣法傳送出來。」

林楓等人驚訝的看著星光遍布的星隕閣,如同天宮神闕一般,閃爍著奇異的力量。

「走吧。」端木青竹不再猶豫,直接一隻腳邁進了由星辰之光組成的拱門之內。

林楓和林媚兒對望了一眼,直接進入了星隕閣內,真正的星隕閣,到底會是什麼樣子。

「這才是真正的星隕閣嗎?」進入星辰閣內,林楓驚訝的無以復加。他此刻並不是站在實地之上,而是處在一片星空之中。周圍的空間寂靜而神秘,無盡的星辰被踩在腳下。很難想象,居然會是這麼一般景象。


「好神奇的地方。」林楓驚嘆的說道,誰能夠想到,解開星隕閣的封印后,居然是這麼一番景象,震驚的無一附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