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手術室的門急速的下降,將龍衍擋在了門外。

他靜靜的站在門口,忽然有種自己被隔離在另一個世界的感覺。

古老的話,像是魔咒一般在他耳旁循環往複。

她不是嬈嬈。

她是他的夫人。

猛然間,他似乎想通了什麼。

看著不停閃爍的紅燈,他忽然下定了決心。

父親說的對。

這一次,他不會再錯過。

。。。

另一邊。

冷斯諾感覺自己都睡了幾覺了,可一睜開眼,卻發現自己還是在飛機上。

而且似乎這私人飛機飛的海拔極高,放眼望去,窗外除了雲朵還是雲朵。

懷裡,是臨行前收到的一堆禮物。

大多數都是吃的,以及,一隻萌萌噠的小豬佩奇,這是小蘿莉親手給他縫製的禮物。想了想,冷斯諾將吃的都丟在了一邊,拿起了佩奇的玩偶。

坦白來講,他是最討厭毛絨玩具的。

可眼前這個…

卻讓他覺得莫名的很喜歡。

兩隻手用力的在佩奇身上掰扯著,直到下飛機時,冷斯諾臉上都帶著謎一般的笑容。

「冷先生,我們就送您到這裡了,剩下的路,您坐飛機或者輪渡都是可以的。」玉家侍從說著,從兜里掏出了七八本護照。

冷斯諾挑了挑眉,忍不住嘴角抽搐,心道這家族可真是厲害,比自己出門帶的馬甲都多。

不過也正和他意。

外面的世界太過瞬息萬變,自己都走了一個多星期了,外界發生了什麼,那真的是不好說。

壓了壓眼瞼,冷斯諾將墨鏡戴在了臉上往外走去。

一路折騰,待他回到黑網總部時,已經是十幾個小時之後了。

未曾放下背包,他便被叫道了主樓。

剛進門,一陣香風撲面而來,冷斯諾皺著眉,往一旁靠了靠。

「冷少,你終於回來了!沒事吧?聽人說你被神秘組織綁架了,我和義父都快擔心死了!」被冷斯諾躲開懷抱並沒有能打擊到蘇小安的積極性,此刻她紅著眼睛,嘴唇慘白,倒是真的一副關切的模樣。

只是這種表情,冷斯諾看的太多,也就不感冒了。

嘴角微微彎起,冰藍色的眼睛里充滿了譏諷:「你再靠近我,我遲早得被你身上的香水熏死,說過多少次了,蘇小安你是傻子還是聾子,不知道我對香氛過敏?」

「我…我…」蘇小安委屈的咬著嘴角,她知道冷斯諾對花粉過敏,可是這香水,並不是她自個噴的啊…明明是這屋裡的詭異熏香,她呆久了,自然身上也就染上了一些味道。

再者說了…

她是在擔心他啊,為什麼他就一點不領情呢。

「好了,多大的人了,一回家就發脾氣,小安這也是擔心你嘛,來,走進叫我瞧瞧。」蒼老的聲音機械的宛如機器合成一般。

坐在輪椅上的老人抬起了手,沖著冷斯諾輕輕的搖了搖。

「呵。」冷斯諾瞥了一眼在一旁扮可憐的女人,冷聲道:「怎麼?還不走,等我親自送你出去嗎?」

「你…我…」蘇小安眼淚止不住的眼中打轉,垂在身側的手指一寸寸攥成拳頭,指尖結了痂的傷口再次撕裂,鑽心的痛順著指尖開始蔓延。

「好,那我先回去做飯,給冷少接風。」蘇小安笑著說道,轉身盈盈的又沖著輪椅上的老人行了禮,這才屈膝快步走了出去。

她的離開,也讓冷斯諾放鬆了不少。

真不知道這個女人是真傻還是假傻,自己不在,她竟然沒事還往義父身邊湊,當真是想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嗎?

「斯諾…其實小安不錯。」老人忽然開口說道,使得冷斯諾都震驚了。

「怎麼?對我眼光懷疑嗎?」

「兒子不敢。」冷斯諾連忙低頭道。

「你啊…」輪椅慢慢的從遠處划來,冷斯諾的手忽然被拉起,只是金屬質感的手套,怎麼摸著,怎麼都覺得不舒服。

那些年的回憶太過陰霾,讓冷斯諾呼吸都變得艱難。

就在他被這壓抑的氣氛丫的喘不過氣來時,面具里,卻是傳來一陣笑聲:「斯諾啊…你知道我為什麼喜歡小琛多一點嗎?」

冷斯諾一怔,低頭回答:「因為哥哥比我優秀。」

「錯…因為他眼底,不管對什麼,都永遠沒有懼怕…」 豆大的汗滴爭前恐后的從冷斯諾的腦門上往外冒著。

冷斯諾怔怔的站著,手指因為過度用力而變得蒼白。

他知道,在義父的眼底,自己和秦琛之間永遠都隔著一道不可跨越的溝壑,所以他一直都在努力著,崇拜著,追趕著。

可這會,他從老人那沒有音調起伏的話音里,聽到了一抹不容抹去的譏諷。

他…不管自己怎麼努力,都是走不到老人心理的對嗎?

一胎三寶:爹地,你拐錯媽咪了! 冷汗浸濕了衣衫,空調的冷氣襲來,他渾身的毛孔都豎立了起來,然而更冷的則是心,那種不被肯定的狀態,讓他本就垂下的額頭,垂的更低了。

「怎麼?我說的不對嗎?」面具後傳來一抹輕笑。

在冷斯諾看來,那是再譏諷不過的。

他垂著頭,努力的剋制著自己的情緒:「您說的是,我的確是不如哥哥。」

「你啊…」

老人似乎對他的態度很滿意,忽然將他的兩隻手都抓了起來。

「看著我。」平淡的語氣中透著不容置疑,冷斯諾怔怔的抬起了頭。

「義父…」

極品賭後 「斯諾啊…結婚吧,生個孩子。」

冷斯諾莫名的哆嗦了下,他聽到了什麼?義父讓他結婚?

「你哥恐怕是永遠都不會回歸黑網這個組織了,南璃到現在也下落不明,我年紀也大了,這幾年黑網在你的領導下不錯,是時候要個結婚要個孩子了。」

「可是我…還沒準備好,而且您也知道…」冷斯諾怔怔道,他怎麼也沒想到一向不干預他私事的義父竟然會說這些。

「知道什麼?」老人捏著他的手一緊,一股細微的電流從那特製的手套上傳出,電的冷斯諾一哆嗦。

「斯諾!你已經三十了!該結婚了!難道你想像我一樣,老了成孤家寡人嗎?」

「義父您不老!」冷斯諾汗水如瀑,慌忙的說道,他曾無意間看到過他義父換衣服,那白皙脖子上沒有一絲皺紋,若不是冷斯諾很確定那間房間只有他義父能打開,他都要懷疑他的義父是不是被人假冒了。

當然,他偷看的水平也沒高明到哪去,當時就被抓了個現場,被揍得一周沒下的了床。

「胡說!我馬上都60了,行了,給你一個月時間,把你屋子裡的鶯鶯燕燕給我收拾乾淨,找個靠譜的女人結婚。」

「你要是實在找不到,那就是蘇小安了,雖然那女人腦子有點不好使,但是身體沒什麼毛病,這兩年我也讓蘇珊給她補了很多助孕的葯,生個孩子沒什麼問題。」

冷斯諾:「…」

他果然是不受待見的對嗎?

現在連生孩子,他義父都讓他找個殘次品。

且不說他對蘇小安並沒有幾分真心,單單是腦子不好使,這不就是噁心的人么。

心裡越發的冰涼,冷斯諾輕聲回應了好。

他…

沒有選擇權的。

讓他奇怪的是,他的義父對於他的失蹤好像根本就不感興趣,甚至連問都沒問嬈嬈一句,只是讓他把一兜零食給他送來一半,便讓他回去了。

冷斯諾百思不得其解,忍者不舍將自己的一書包的零食倒出來了一半。

這邊剛送去,他便發現自己的一路上抱著的小豬佩奇不見了。

「蘇珊?我的佩奇呢?」

本就心情不怎麼好,東西又沒了,冷斯諾周身都散發著煞氣。

圓滾滾的蘇珊大媽立刻放下平底鍋跑了過來,一臉懵逼的看著氣騰騰的冷少,綠豆眼睛里寫滿了迷茫:「佩奇?什麼佩奇?」

「少爺帶了新人回來嗎?沒見到啊。」

冷斯諾眯著眼睛,審視的目光在蘇珊身上來來回回。

蘇珊完全不知道他在說啥,心裡也不虛,也就站在那裡大大方方的任由他看。

「去把蘇小安叫來。」冷斯諾斂起自己滔天的怒意。

蘇珊大媽點了點頭,麻溜閃人了。

沒過多久,蘇小安便邁著妖嬈的步伐,一步一扭的走到了冷斯諾面前,綢緞面料的黑裙將她玲瓏有致的身材的凸顯的十分清晰,她微微垂著眼睛,細密的睫毛上還撲了一層銀粉,布靈布靈的,比24K金還要顯眼。

「冷少…你找我。」蘇小安溫柔的叫了一聲,看著冷斯諾分開的腿,從善如流的便往冷斯諾的一條大腿上坐,在她看來,冷斯諾就算是冰冷,也不至於會推來她。

畢竟,這個習慣都好幾年了。

事實上,感受著大腿一沉,冷斯諾的瞳孔只是瑟縮了一下,卻是真的沒推開她。

收到信號,蘇小安的膽子也跟著又大了幾分,將腦袋直接倚在了冷斯諾的肩膀上,如同蛇妖一般扭動著自己纖細的腰肢。

「娃娃呢?」

「娃娃?」蘇小安莫名的抬起頭,心頭一跳,頓時整個人如同沒長骨頭似的,癱軟在冷斯諾的懷裡:「真討厭,一回來就和人家說娃娃的事情…冷少想要孩子了嘛,我其實…也很想的,畢竟現在馬上就28了,現在可是最佳生育年齡呢。」

「是啊…想要娃娃了。」冷斯諾的大手瞬間攀援而上,從後背繞到了女人胸前的大白兔上。

猛然一捏,蘇小安吃痛的皺起眉,身體卻是越發的配合著朝著冷斯諾靠近。

「冷少真壞…」女人的嬌媚道,雪白的肌膚變得滾燙滾燙。

「壞嗎?」冷斯諾輕笑著「還有更壞的呢…」

「啊…」看著一寸寸靠近的紅唇,蘇小安的眼神愈發迷離,心道這冷斯諾是在外面被人虐待了不成?還是憋的太久了,竟然大白天就這麼主動…

心跳集聚加速,她期待等著被人寵愛。

然而下一秒,她發現自己整個人已經不受控制的飛了出去。

「斯拉!砰!」一旁吃瓜的蘇珊大媽臉上的肥肉抖了抖,麻溜的滾出了房間了,守在了門口,開始撥打家庭醫生的電話。

雖然不知道原因是啥,但是這大佬一看就是發飆的節奏,她還是有多遠,先躲多遠比較好。

「冷少!你…」蘇小安後背著地,鮮血肆意,頓時染紅了地板。

「我怎麼?蘇小安,我再問你一遍,我去包里的粉色娃娃去哪了?」

「什麼粉色娃娃,我不知道冷少你在說什麼。」蘇小安顧不上疼,匍匐著爬到了冷斯諾面前,一抬手抱住了她的大腿。

冷斯諾冷笑一聲,抬手捏起她的一隻手腕,手指微微一動,只聽得咯嘣一聲,頓時,蘇小安的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的迅速的腫了起來。

「說還是不說?嗯?」冰藍色的眼睛里閃著邪魅的光,宛如實質的殺機看的蘇小安渾身顫慄。

「冷少,我真的知道你在說什麼,你弄疼我了啊…」一隻手被人擰成了麻花,蘇小安疼的整張臉都扭曲了起來。

「疼嗎?」

蘇小安拚命的點著頭。

「可我不疼…還有,我的耐心你是知道的,如果你再不說的話,那我不介意,今天晚上給義父的小黑加個餐。」

小黑…蘇小安的眼前立刻浮現出了一張血盆大口。

萌萌噠名字,可那東西卻一點都不萌!那是黑網教父養的變異鱷魚,就在入門的水池裡,每天光吃生肉就要百來斤,她這點,估計還不夠那鱷魚吞幾口呢。

「不…不…不!冷少你不能這麼對我!」

「我都跟了你快六年了,就算沒有功勞,那也是有感情的吧?」蘇小安害怕的眼淚鼻涕一起狂流。

「是啊…所以我這不是也沒第一時間殺了你,而是等你告訴我嗎?」

「可…」蘇小安眼底閃過一抹掙扎。

踟躕著正打算開口,忽的,門外響起了蘇珊的聲音。

「冷少,我在蘇夫人的房間里找到了一隻粉色的娃娃,不知是不是你要的。」

對手 「進來!」冷斯諾猛然間將蘇小安丟在了一旁,冷冷的俯瞰著她。

蘇珊三步並作兩步立刻便走進了房間,也將那小娃娃拿了過來。

冷斯諾接過娃娃,仔細檢查了一翻,看到娃娃上除了多了幾個指引之外,並沒有其他傷痕,懸著的一顆心,這才放鬆了下來,捧著娃娃在手心把玩了許久,這才冷冷的瞥了地上的人一眼。

「你還愣著做什麼?等著我扶你去包紮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