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打開發鏽的門,王富尷尬笑道:“盧總監,請進,家裏有些亂,還請您不要介意。”

盧寶點點頭,便和沫沫走了進去,看着屋內的環境,除了有幾件必要的家用電器以外,連茶几都沒有看到,很是空曠。

不一會,王富推着輪椅走出來:“老婆,這是我們單位的盧總監,就是他送我回來的。”

盧寶和沫沫沒有半點猶豫,很禮貌的站起來說道:“你好,嫂子。”

“你們好,我不是很方便所以就不站起來了,還請你們見諒,你們坐。”

王富老婆看到王富拿着箱子回來,不解的問道:“老公,你今天怎麼拿這麼多東西回來?”

王富猶豫了幾秒,擠出一抹微笑回答道:“公司給配置了一些新的辦公器械,所以我就把這些不用的拿回來了,老婆,我推你進去休息。”

王富的老婆也沒有多說什麼,於是便任由王富推進房間中。


看着王富家裏的環境,尤其是看到王富老婆的情況,盧寶和沫沫對視一眼,沫沫表現的更是惋惜。

盧寶微笑着拍着沫沫是頭頂。

王富端過來兩杯熱水走過來,分別遞到盧寶和沫沫的面前:“還請盧總監不要介意,家裏沒有上好的茶,委屈兩位了。”

“沒什麼,其實喝喝熱水也未嘗不好,只不過我更想知道你下一步的打算是什麼?”

王富嘆了一口氣:“我家裏的情況相信你們兩個人看到了,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找到下一份工作,否則我老婆的藥費也不知道如何承擔。”

“我看不如這樣好了,胖子有事情要進行處理,所以也不能總到甜品店進行幫忙,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可以來甜品店幫忙的,這樣一來我也不會擔心沫沫的安全,你看如何?”


强者歸來 ,心中便慚愧不已,在乎自己的面子,沒有在第一時間答應下來。

“謝謝盧總監的邀請,不過我還是在找找比較好。”

“王富,你失業了?”


突然鑽出的聲音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說話的正是王富的老婆。

王富最不想看到的畫面還是發現,王富有些失落的低下頭:“老婆,對不起,我會盡快找到工作的。”

“從你進來的時候我就知道你失業了,失業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死要面子,既然盧總監已經給你提供工作,你爲什麼還要推辭!”

“老婆,你不知道……”

盧寶這時大方說道:“王富,我知道你在猶豫什麼,不過有的事情既然過去就讓它過去好了,更何況也沒有發生事情,我對你這個人還是有好感的,否則我也不會提供這次機會。”

“說的是啊,正好店裏有的時候我忙不過來,你過來正好可以來幫我,如果嫂子需要你的話,你可以隨時回去,彈性工作,至於薪水的話每個月一萬塊,還有提成,怎麼樣?”

幸得回首君猶在

聽着沫沫所說的話,王富激動的嘴脣變得顫抖起來:“謝謝盧總監,謝謝,我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表達內心的感受。”

“不用謝我,這都是你應得的,現在你就是甜品店的工作人員,不過在此之我要了解一下你的背景。”

王富清了清嗓,表現的很認真:“其實我是一個退伍軍人,所以纔會成爲如龍公司的保安隊長。”

“退伍軍人。”

盧寶在心中默唸一番,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意外收穫,張志強的實力雖說不錯,不過終究是小混混,遇到稍微強悍一點的對手恐怕就會處於下風,如今有了王富這個退伍軍人在,恰好解決了這一問題,說不定以後會成爲自己的左膀右臂。

逍遙散仙 :“原來是這樣,如果可以的話,以後我還希望你能爲我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以後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請您儘管說,我一定會傾盡全力。”王富連忙表示道。

盧寶嗯了一聲說道,“那這件事情就這麼說定了,你準備一下,明天就去上班吧,那我們就先走了。”

“我送你們。”

在送走盧寶和沫沫兩個人後,王富抱着自己的老婆感動的哭泣起來。

……

回來後的趙五放鬆的躺在牀上,長途駕駛讓趙五很是疲倦,趙五住的也是公司宿舍,所以一到下班時間便很是安靜,休息再合適不過。

正準備關燈時,傳來敲門聲。

“這麼晚了會是誰?”

趙五雖有疑問,還是將門打開:“李總,您怎麼來了?”

李文微笑起來:“也沒什麼事,只不過來看看你罷了,怎麼,不打算邀請我進去嗎?”

趙五這才反應過來,將門打開:“李總,快請進。”

李文坐在椅子上:“老趙,時間已經不早了,你怎麼還沒有休息?”

趙五撓撓頭:“其實我剛剛就準備休息,只不過李總您來了。”

“這麼說來,是我耽誤你了嗎?”

“那倒不是,只不過沒有想到李總會來找我,有些意外。”

李文大笑起來:“好吧,我這次來也沒有別的意思,只不過是來慰問一下公司的老幹部而已,按照年齡來說,我恐怕還要叫你一聲叔叔。”

趙五連忙受寵若驚道,“沒有李總您說的那麼嚴重,你這麼說我都不好意思了。”

“哈哈哈,我只不過和你開個玩笑罷了,不必當真,算起來公司剛剛成立的時候你就爲公司開車,時間過的真的好快。”


趙五感嘆一聲:“說的是啊,可以說公司的發展壯大我是看在眼中的,我還真的沒有想到公司會發展到如此規模。”

“我也沒有想到公司會發展的如此壯大,這和盧總的領導有方和大家的努力是分不開的,所以盧總纔會讓我帶大家出去玩一玩。”李文接口道。 見李文從談論從前突然跨越到了遊玩事情上,趙五變得懷疑起來。


“盧總的體恤下屬這也不是第一次了,這也是我留下來的重要原因。”

“對於新來的盧總監你怎麼看?”李文突然問道。

提到盧寶,趙五變得警惕起來:“還可以吧,我和這個人接觸的也不是很深,所以也不是非常瞭解。”

“這樣啊,其實我來找你是有事情要說。”說着,李文將手機拿出來,將自己之前所截取的視頻播放,“能告訴我你當時在酒店幹什麼嗎?”

趙五看着屏幕上的畫面,正是自己躲在走廊盡頭的畫面。

“也沒有什麼,只不過是在……”

說到最後,趙五也不知道該解釋些什麼,頓時語塞起來。

“你爲公司做了這麼多事情,是時候該好好休息了。”李文站起來走到趙五的身後,雙手放在趙五的肩膀上,趙五一驚。

“李總,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怎麼聽不明白?”

“我想你一定是做了讓我意想不到的事情,事到如今我也不想詢問,你好好休息吧,明天開始司機的位置我會找別人來替代的。”說完,李文便向門走去。

“李文!”氣憤的趙五直接站起來。

聽到趙五直呼自己的大名,李文站在原地,徐徐轉過身子問道:“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

“別看你是如龍公司的領導,在我眼裏你狗屁不是,我侍奉盧家這麼多年,不是你說開除就能開除的,明天我就要面見盧總,將你所做的所有事情原封不動的告訴盧總,讓他明白你的險惡居心!”

在這個時候,李文動了險惡殺機。

“既然你這麼想見盧總,那好,我給你這次機會好了。”

說完,李文突然動手,向着趙五撲了過來。

趙五雖有預感知道李文會對自己不利,但沒有想到速度會如此之快,躲閃不及,被李文當場抓住,右臂有力的鎖在趙五脖子上,令其動彈不得。

李文冷笑一聲:“其實我根本不想對你動手,但沒有想到你竟然敢用盧成纔來威脅我,既然這樣我也沒有必要讓你活着了。”

趙五拼命反抗,可惜的是在練習過泰拳的李文眼前,根本沒有半點作用。

李文拖拽着趙五開到窗邊,感受着風,詭笑道:“相信公司的人怎麼也不會想到一向做事謹慎的趙五竟然會失足從窗邊掉落,真是惋惜。”

李文用力一甩,趙五被推到窗邊,趙五拼命着進行掙扎,用雙手支撐着牆壁。

見趙五進行着反抗,李文大怒,空出的一隻手打在趙五的胳膊上。

趙五疼的緊皺眉頭,下意識的將胳膊收了回來,這對於李文來說是個機會,瞬間將趙五推了出去,伴隨着一聲慘叫,趙五摔在地上,當場死亡。

李文看着手臂上趙五留下的抓痕,厭惡的吐了口痰:“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誰讓你站錯了位置,不過這對你也許是一個再好不過的結局,再見吧,我的趙叔叔。”

正在睡覺的盧寶突然大叫一聲,從夢中驚醒。

喊叫聲吵醒了躺在一邊的沫沫,沫沫揉着尚有睡意的雙眼,溫柔的替盧寶擦掉額頭上的汗水:“老公,你怎麼了,是做什麼噩夢了嗎?”

回想起夢中的畫面,盧寶不禁後背發涼,大口呼吸着空氣,稍好一些後揉着沫沫的頭頂說道:“讓你擔心了,我沒事了,我們接着睡吧。”

沫沫很是乖巧的點了點頭,纏在盧寶的身上躺在牀上。

盧寶將被子蓋在沫沫的身上,仍然不清楚好端端的自己爲什麼會做這樣的噩夢出來,帶着疑問,盧寶慢慢進入夢鄉當中。

第二天,當盧寶到達如龍公司的時候,映入眼簾的宿舍旁站滿警察,盧寶心中一驚,連忙走過去,湊到前面,掀開白布一看,正是慘死的趙五。

看到這一幕,盧寶的表情瞬間變得難看起來,很自然聯想起昨天晚上自己所做的夢。

警察走過來說道:“對不起這位先生,請您不要妨礙我們工作。”

說着,將盧寶推到一邊,開始處理後續事情來。

盧寶內心久久不能恢復平靜,自言自語道:“怎麼會是這樣,昨天明明還好好的,怎麼會!”

這時,一隻手抓住盧寶的胳膊,盧寶本想拒絕,但一看到是任雪後,也就放棄了掙扎,任由她拉扯。

“跟我走。”

盧寶跟着任雪一直來到僻靜角落。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盧寶開門見山問道。

“具體情況我也不是非常清楚,不過我來的時候就已經這樣,聽說是趙叔不小心從樓上掉下來身亡。”

“放屁!”盧寶脫口而出。“狗屁失足身亡,一個司機要比任何人清楚安全的重要性,怎麼可能有這樣愚蠢的舉動?”

任雪不解的看向盧寶:“那你看來這是怎麼一回事?”

“能殘忍殺害這樣一個無辜的人,恐怕只有他一個人。”

雖然不知道盧寶再說什麼,不過任雪也能猜測到盧寶所說的人是誰,便伸出手阻攔住盧寶。

“盧寶,你找不要衝動,現在沒有任何證據,你找他只會讓自己不利,還是等一等好了。”

盧寶放下任雪的手:“你放心,我心裏有數,不會做出莽撞的事情。”

此時的李文正在暗中慶幸自己除掉趙五而很滿意,嘴角上揚。

“嘭!”門被直接踢開,李文變得意外起來,眉頭緊皺。

“是誰!”

走進來的赫然是盧寶,見是盧寶,李文收斂了一下情緒。

“盧總監,原來是你,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讓你這樣憤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