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扶搖的解釋是,他擔心那些東西會趁機去傷害她的父母,故而留下左手保護他們,以免他們難以應付,這個解釋倒是讓秦夢蝶很滿意。

她不禁暗歎扶搖真是細心,連她都沒有想到的問題他已經爲她考慮了,如此一想,他對她還是挺負責任的嘛,沒有她想的那麼壞。

找了好一陣之後,黑仔突然叫了起來,秦夢蝶和扶搖看連忙奔過去看,然後發現了一塊頭骨,但這頭骨本身並沒有什麼與衆不同的地方。

wWW☢Tтkǎ n☢C 〇

秦夢蝶甚至還抱着那塊頭骨仔細的瞧了瞧,結果不瞧不知道,一瞧嚇一大跳,在那頭骨右眼的空洞之中居然有一絲如同螢火蟲的光芒。

她指着那微弱的光芒問扶搖:“這是什麼?不會是鬼火吧?”

扶搖仔細看了看:“不像,鬼火的光芒絕不會如此的微弱,看來這個非常有問題,如果回去之前我們還是沒能找到線索,那就把這個帶回去研究一下吧。”

秦夢蝶驚訝的大叫起來:“你說什麼?把這個東西帶回我家去做研究?你瘋了吧?這可是一塊頭骨啊?你當我家是什麼地方,墳墓還是解剖室呢?”

扶搖溫柔的安慰她:“別怕,這不是還有我和左手在麼?就算這個真的有問題我們也能應付得來,你就儘管放心吧。”

秦夢蝶嗤之以鼻:“切,說的倒是比唱的還好聽,上次也不知道是誰被打的差點魂飛魄散回不來了,你能不要這麼自誇麼?怎麼也得有點自知之明好伐?否則連自己的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扶搖被揪住了小辮子,無力反駁,便乾脆什麼都不說了,就任秦夢蝶笑話他好了,誰讓她說的都是真的呢?事實勝於雄辯嘛!

他們在解剖室裏找了大半個晚上,結果除了這塊發光的頭骨之外什麼都沒發現,便決定打道回府去睡覺了,秦夢蝶都已經困得呵欠連天。

她是很不想把這塊骨頭帶回去的,奈何扶搖堅持要帶着,她看他那麼可憐實在不忍心拒絕,最終還是嘆着氣點頭,答應了他這變態要求。

回到家的時候秦天正和張素雲已經睡了,秦夢蝶沒打擾他們,悄悄去了自己的房間,順便黑仔和那塊奇怪的發光頭骨也一併帶進了房間。

她帶着黑仔也沒別的目的,就是希望它能幫忙看着點那塊骨頭,不知爲什麼,她總覺得那東西詭異的很,自從見到它的第一眼起心裏就不舒服。

扶搖自然還是跟着她一起進了房間,至於那隻左手,在他們回來的時候就已經出來過了,跟扶搖交流了一陣便再度回到了秦夢蝶父母的房間裏去,繼續負責他們的安全問題。

因爲怕自己這樣子會嚇到他們,它還特意開啓了隱身模式,也可謂是用心良苦了,說起來這隻左手可要比扶搖這顆腦袋來的可靠的多了。

秦夢蝶回到房間就往牀上一倒,幾乎是腦袋一沾枕頭就睡着了,可見她今晚有多困了,這都是被誰給害的?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扶搖。

頭骨就被她扔在靠窗的書桌上,此時房間裏還開着燈,扶搖還在仔細研究着,他有一個堅定的信念,這塊頭骨之中一定藏着什麼祕密,而那不僅有關於學校的那些死人事件,更重要的是與他的身體有關。

秦夢蝶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一個激靈醒了過來,入眼處是一片漆黑,看來是扶搖已經把燈給關了,可等她適應了黑暗之後,她卻很清楚的看到自己書桌上有一塊頭骨。

只是,之前會發光的骨頭,現在卻變得黯淡無光,她不禁覺得有點奇怪,猶豫了一下便開了燈爬起來,然後發現扶搖和黑仔居然不見了。

她現在自己的房間裏找了一圈,然後又去外面客廳和廚房,衛生間等地都找了一遍,甚至還把左手給叫了出來,可還是沒有找到他們。

明明睡覺之前還看到他們的,這大半夜的能去哪裏?該不會是出事了吧?她有點擔心了,將目光鎖定在那顆頭骨上,心裏不禁一陣發毛。

她側目看着躺在牀上的左手,柔聲道:“左手乖,你在這裏好好保護我,我看看那塊頭骨到底有什麼鬼哈,你可千萬不要走,我害怕。”

本來就對這骨頭沒有任何的好感,如今扶搖和黑仔又不知所蹤,她要是還不害怕就太不正常了,好歹她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而已吧?

左手聞言立刻立了起來,應該是答應了她的要求,她這才壯着膽子把那塊頭骨拿過來,然後仔細研究起了那個深陷下去的眼窩,想要知道它現在爲什麼不發光了。

這並不是一顆完整的頭骨,而只是其中的一小塊罷了,所以有些地方很是尖銳,在轉動頭骨的時候,她一個不小心割破了手指,鮮血立刻流了出來,滴在頭骨上。

她的手本身是放在頭骨上的,血滴在上面也很正常,但詭異的是血滴在上面卻立時就被吸收了,連一點血漬都看不出來,這太不科學了。

心一顫,手一抖,頭骨跌在了地上,她連撿都不敢去撿,抱起被子就往客廳跑去,一邊還招呼左手跟着出來,再也不敢呆在自己房間了。

她把門關好,還上了鎖,然後便在客廳的沙發上將就了一晚,她心裏還抱着一絲絲的期許,希望扶搖只是帶着黑仔出去找線索了,而不是出事,她就在這裏等他們回來,再也不擅自行動。

第二天早上秦天正和張素雲起來,一打開門就看到自己的女兒緊緊抱着一隻左手睡在沙發裏,眉頭還是微微蹙着的,也不知發生了啥事。

他們當即叫醒秦夢蝶,問她昨晚和扶搖出去發生了什麼,她怕父母擔心,另外也的確是不知道扶搖和黑仔的去向,便只是敷衍了幾句。

既然醒來了,她就不得不回自己的房間去,畢竟她的衣服還在裏面呢,不過哪怕現在已經是白天了,她也還是抱着左手一起進去,這樣感覺就像是帶了個保鏢在身邊一樣。

打開門,看着裏面的變化,她真覺得是自己眼花了,不僅扶搖和黑仔都回來了,而且連昨晚那塊被扔在地上的頭骨都乖乖回到了書桌上。

她過去伸手戳了戳那顆腦袋,小聲喊他:“喂,扶搖,醒醒,你們把昨晚去哪裏了?怎麼走的時候連招呼都不打一個,不知道我會擔心的麼?以後再這樣我可就不幫你了。”

扶搖連眼皮都沒擡一下,只是翻了個身道:“讓我先休息一下,你去上學吧,下課回之後來我自會告訴你的,今晚我帶你去個好地方。”

秦夢蝶真的很想現在就知道昨晚發生的事,可看扶搖一副有氣無力快要掛掉的樣子,同情心氾濫的她又實在是不忍心打擾他休息,只好先走了,外面還有父母在催她趕緊出去吃早餐準備上學去呢。

今天是週三,按照慣例又是要死人的,但因爲醫學院已經停課,昨天死的是文學院的學生,所以整個文學院都沸騰了,一大早就有學生請假不來上課,生怕下一個莫名其妙跳樓而亡的就是自己。

不僅是文學院,秦夢蝶班上也有好些同學沒有來上課,因爲他們也不確定今天死的就一定是文學院的學生,上次不還有傳言說下一個死的是秦夢蝶麼?

被這些死亡事件一鬧,再加上醫學院的全面停課,整個學校立時就像是一盤散沙似得,如今不僅是學生,連教職工都要求整個s大停課。

於是,在一輪緊急會議之後,學校高層應廣大師生的要求,整個s大開始全面停課,入夜之前所有師生都撤離學校,希望能夠阻止悲劇。

因爲死人事件而全校停課的,這還是a市有史以來的第一次,關於s大不斷死人的消息現在全國都知道了,還有好事者居然特意跑來查看。

秦夢蝶家在本市,午後就和父母一起回來了,此時扶搖和黑仔還睡得正香,她便沒有叫醒他們,在她的認知中,鬼都是在晚上出沒,所以現在就算是叫醒他們應該也沒用,還不如讓他們繼續休息呢。 天色將黑的時候,黑仔終於先扶搖醒來了,它沒看到秦夢蝶便嗷嗚嗷嗚的叫了幾聲,正在客廳吃飯的秦夢蝶聞聲連忙奔向了自己的房間。

她才一打開房門,黑仔就撲了上來,她彎腰抱起黑仔,然後往房間裏看了看,見扶搖依舊躺着,便輕輕關上門,帶黑仔去吃東西了。

張素雲問她:“扶搖還沒醒嗎?”

她一邊把盤子裏的肉夾給黑仔吃,一邊點頭道:“嗯,也不知道昨晚到底去了哪裏,不過既然黑仔都沒事了,想必他很快也會醒來吧。”

秦天正道:“你們昨晚在解剖室真的就一點發現都沒有麼?我們可是你的父母,你如果有什麼事可不能瞞着我們,一定要讓我們知道。”

秦夢蝶點點頭:“我知道,你們放心吧,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告訴你們的,只是現在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一切都要等扶搖醒來再說。”

黑仔好像很餓,不管秦夢蝶餵它什麼,它都是一口吃下,而且吃完之後立馬又嗷嗚嗷嗚的叫着,還得秦夢蝶都沒有心思跟自己父母說話。

終於,等到黑仔吃飽喝足了,它這才乖乖從秦夢蝶身上爬下去,然後扭着小屁股走向她的房間,用前爪推了幾下沒能打開門,便又回頭看着她大叫,那意思很明顯,它要進房間裏去。

秦夢蝶剛剛一直在餵它吃飯,自己都還沒吃完,可想到房間裏還有扶搖和那塊發光的頭骨,她立刻就起身去開門,順便也進去看看扶搖。

怕父母看到她書桌上的骨頭,她不敢像往常那樣把門打的太開,只是開了一條縫和黑仔一起進去,然後又很利索的把門給反鎖了。

進去之後她發現扶搖居然已經醒了,此時正立在書桌上看着那塊骨頭,便低聲問了一個憋了一天的問題:“你昨晚到底帶黑仔去哪了?”

扶搖擡了擡眼皮,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給了三個字:“白虎城!”這個名字秦夢蝶從來也沒聽過,便再度問道:“那是什麼地方?”扶搖回道:“和青龍城一樣,也是座鬼城,裏面有我找的東西。”秦夢蝶瞭然了,按照之前發生在青龍城的事來看,白虎城裏也有着一個城主,一塊鎮魂碑,以及扶搖身體的一部分,只是不知這次是胳膊還是腿或者其他呢?

她一把將扶搖抱入懷裏,然後往牀上一坐問道:“我能進去麼?”扶搖看向那塊奇怪頭骨:“按照我的推斷,應該可以進去纔對。”

她微微皺眉:“只是一種推斷麼?可我覺得你的推斷很不靠譜。”扶搖不理會她的懷疑,只是問她道:“今晚,你是去還是不去?”她不答反問:“那你得先告訴我怎麼才能進去,如果方法讓人接受不了的話就只能免談了,我雖然答應幫你,但也是有原則和底線的。”

Wωω★ тт κan★ C〇

秦夢蝶這樣回答是有原因的,從她進來的那一刻就發現,扶搖的目光總是停留在那塊骨頭上,這讓她不得不懷疑,也許那就是鬼城入口。

果不其然,隨即便聽到扶搖的回答:“我不知道你的原則和底線是什麼,但我可以告訴你,你猜的沒錯,這骨頭的確就是白虎城入口。”

秦夢蝶是很難接受從這種地方進入到另外一個地方的,更何況那個地方還是座鬼城,可是她還有的選擇麼?從遇見扶搖的那刻起,一切便已經註定了。

還沒等她發表任何的意見,外面突然傳來了秦天正的聲音:“小蝶你來把門開一下,爸媽有話要跟你說。”

秦夢蝶看了一眼書桌,想要把那塊頭骨給收起來,卻聽到扶搖提醒她道:“不必了,我們的對話他們剛剛都已聽到了。”

“你!”秦夢蝶瞪了他一眼,這個該死的,知道她爸媽來了居然還不及時提醒她,這丫故意的是吧?她咬牙切齒,“等會兒再收拾你!”

扶搖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隨你!”

秦夢蝶去開了門,就見秦天正和張素雲面色鐵青的站在外面,連忙低頭把他們迎進來,一邊還解釋道:“爸媽,昨晚我是真的什麼都沒發現,剛剛扶搖說的我也是剛剛纔知道。”

張素雲走到書桌旁,伸手指着那塊頭骨:“那這個呢?難道也是剛剛扶搖才帶來的麼?”

秦夢蝶尷尬的搖頭:“這個是我們昨晚在解剖室發現的,不過在扶搖剛剛說鬼城的事之前我是的確不知道它就是入口。”

秦天正走過去把張素雲拉到一旁:“好了素雲,你也別怪小蝶,她這樣做也是怕我們擔心,誰讓我們從始至終都幫不上他們的忙呢,她我們自己沒用,她隱瞞我們是對的。”

秦夢蝶心裏本來就因爲張素雲的懷疑而難受,再被父親這麼一說眼圈立刻就紅了,她承認是隱瞞了他們,可卻不是後面那個原因啊。

扶搖見狀連忙解釋:“你們都錯怪她了,這其實是我的意思,昨晚我也還不確定這塊頭骨的作用,就讓她先瞞着你們,你們責備我吧。”

張素雲和秦天正狐疑的看向扶搖,他們還是從來沒有想過要懷疑這顆看上去就不像是會騙人的腦袋,所以才寧願選擇懷疑自己的女兒。

可他們在說出那番話的時候又何曾不痛心,尤其是秦天正,他後面的話說的根本就不是心裏話,只是爲了刺激秦夢蝶,讓她說真話罷了。

秦夢蝶也看向扶搖,她怎麼也沒想到,這種時候他居然會站出來爲她說話,把一切的責任都往自己身上攬,因爲這明明就與他無關嘛。

這一家三口突然間都沉默下去了,只聽到扶搖的聲音:“你們雖然沒有任何的法力,也不懂術法,可你們不是幫不上忙的,今晚我們就需要你們的幫助,請問你們還願意幫助我這個倆身體都不全的鬼麼?”

張素雲和秦天正對視一眼,互相點點頭,後者才道:“有什麼我們真正幫得上忙的你就儘管說吧,我們一定竭盡全力,在所不辭。”

扶搖看了秦夢蝶一眼,低聲道:“今晚我想帶夢蝶和黑仔一起去一趟白虎城,這塊頭骨便是入口,希望你們能幫忙看着點,如果聽到裏面有請求出城的聲音,就及時滴一滴鮮血在這頭骨右邊的眼窩之中。”

頭骨的右眼窩,可不就是昨晚曾經發光的那個地方麼?這其中果然是有祕密的,那扶搖到底是什麼時候知道的?秦夢蝶感覺他瞞了自己。

她不好發作這個,便沒好氣的問扶搖:“你這是想做什麼?爲什麼一定要用我爸媽的鮮血,那樣很疼的好不好?你懂不懂尊老愛幼啊?”

秦天正瞪了一眼自己的女兒,坦然道:“這個沒問題,別說是一滴鮮血了,只要能讓小蝶早日結束這種生活,就算讓我拿命來換都行。”

張素雲也道:“你們放心的去吧,我們一定會好好看着,仔細聽着裏面的動靜。”

秦扶搖張嘴正想說什麼,卻被秦夢蝶搶先一步開口:“好,就當是一滴血不算什麼?那我爸媽的安全誰來負責?這個你有相好麼?”

她話音剛落,就看到一隻左手飛了過來立在牀上,五根手指朝她搖了搖,好像在說一切包在他身上似的,看得到秦夢蝶臉色微微一邊,她怎麼突然就把這隻手給忘了?

扶搖回道:“你都看到了,今晚還和昨晚一樣,由我的左手來負責岳父岳母的安全,你不是挺相信他的麼?這樣你應該可以安心些吧?”

岳父岳母……雖然秦天正和張素雲的確是這麼個身份,可第一次被扶搖當面喊出來,他們兩個卻不禁紅了臉,有隻鬼做女婿真是詭異啊。

秦夢蝶的臉色也變得很奇怪,這一刻氣氛感覺有些微妙,但扶搖沒給她多少感受的時間,很快就主動飛入了她的懷裏,而黑仔也識趣的咬住了她的褲腳。

扶搖吩咐她道:“先咬破你的右手中指,滴一滴鮮血右眼窩中。”

開啓白虎城的大門與當初進入青龍城不一樣,需要給予鮮血的祭奠,這也是爲什麼扶搖需要找人在這裏,因爲只有在外面才能進行血祭。秦夢蝶按照吩咐狠心咬了一口自己的中指,擠出一滴鮮血滴在那深陷的眼窩之中,隨即便看到眼窩中閃爍出了一絲極其微弱的光芒。

扶搖看着那絲光芒,默默的唸叨了幾句,就見一陣白煙突然從骨頭中冒了出來,慢慢往周邊蔓延開來,漸漸隱去了秦夢蝶的身影。

白煙中傳出扶搖的聲音:“岳父岳母你們且記住,但凡看到這股白煙出現一定要站遠些,否則會被吸入白虎城,今晚就拜託你們了。”

秦天正和張素雲聞言連忙往後退去,他們一直推到門邊才停下來。

伴着他話音的落下,那些白煙突然又紛紛被吸入了頭骨之中,而房間裏卻已經不見了秦夢蝶他們的身影,顯然是進入鬼城白虎城裏去了。

張素雲緊張的手心都出寒汗了,低喃道:“但願他們一切順利。”秦天正安慰她:“相信只要有扶搖在,他們一定能平安無事的。” 那隻鬼被她這麼一砸,立刻就發怒了,而當他發現砸她的居然是個人的時候,那眼睛就射出了貪婪的光芒。

白虎城裏只有鬼,城主輕易又不讓他們出去覓食,害得他都好長時間沒有享受過人肉的滋味了,難得今天居然還有送上門來的。

這鬼張牙舞爪的撲向秦夢蝶,嚇得她連滾帶爬,一邊還對扶搖破口大罵:“喂,你這是怎麼當人家夫君的,讓我高空摔下也就算了,現在看到有鬼要吃完居然也不管,你還能再不負責任一點麼?”

扶搖輕笑:“我是想好好給你當夫君來着,可你自己不是一直都不不情不願的麼?怎麼,現在遇到危險了,就突然想起我的身份來了?”

秦夢蝶撒開腳丫子沒命的跑,前面有黑仔在帶路,後面有青面獠牙的鬼在追,她都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了,可扶搖卻輕鬆的在她眼前漂浮。

“落井下石!”她咬牙切齒的擠出幾個字,“恩將仇報!”

扶搖無所謂的道:“我這是在幫你減肥,你也不看看自從暑假回來之後,你已經胖成啥樣了,我們唐朝是以豐滿爲美,可不是以肥胖。”秦夢蝶雙腿重的跟灌了鉛一樣,分分鐘都想躺下去休息,聽到扶搖的話她恨不得一腳將他踹飛到唐朝去。

不就是張素云爲了補回她在小山村丟失的營養,回來之後天天給她做好吃的,結果補過頭胖了點麼?用得着拿鬼追來給她減肥?

“你去死!”她聲音都顫抖了起來,乾脆站住不跑了,雙手叉腰像個潑婦,“信不信我現在就直接讓這些鬼把我生吞活剝當成下酒菜?”

跟在她身後的鬼已經越來越多了,都想着要分一杯羹呢,結果她這麼一停,後面的鬼剎不住車,竟然一個接一個的跑過頭了,至於秦夢蝶則是早在她停下罵扶搖的那一刻就飛起來了。

扶搖咬着她的衣服,拉着她飛快的往另外的方向飛去,她突然覺得他現在的法力好像比在青龍城的時候強大了很多,看這速度快的。

秦夢蝶一邊感受着飛翔的快樂,一邊還不忘損扶搖兩句:“喂,你是不是非要看我快死了才肯出手相救啊?那真是謝謝你的大恩大德,來生你做牛做馬來報答我的時候,我一定拔小草給你吃,撐死你啊!”

扶搖因爲還咬着她,根本就開不了口,可他雖然沒有說話卻偏偏又張了嘴,然後倒黴的是誰?還不是某個不作不死的女人麼?

只聽“砰”地一聲,秦夢蝶又一次從高空墜落,華麗麗的摔了個大馬趴,揚起塵土一片,嘴裏滿滿的都是泥巴,她連忙呸呸呸幾聲。

《紅樓夢》裏說女孩子是水做的,男孩子是泥做的,那像秦夢蝶這種跟鬼打交道的女漢紙應該就是水泥做的吧,連摔兩次居然都沒有事。

扶搖漂浮在她的面前,輕聲笑道:“秦夢蝶,你這張嘴不說話的時候還挺好看,一說話就要氣死人,再這樣我可不喜歡你了。”

秦夢蝶不屑地撇嘴:“誰要你喜歡啊?還有啊,就算我真的會氣死人,也跟你無關,因爲你又不人,哼!”

等了這麼多年的喜歡,結果卻從一隻鬼的嘴裏說出來,而且還非常沒有誠意,太讓她受打擊了,也太讓她失望,她的愛情鳥難道死了麼?

扶搖往上飛了一點,極目四望尋找着黑仔的身影,剛剛他飛的那麼快相信以它的速度是絕對跟不上來的,等等它不知道能否找到這裏來。

秦夢蝶休息夠了也就消氣了,拍拍屁股站起來:“你看什麼啊?”扶搖不理她,都說女人心海底針,真是一點沒錯,尤其是眼前這個女人,性格實在太奇怪了,正常人根本就無法相處,壓根就不懂得什麼是溫柔,還是古代女人好啊。

秦夢蝶無趣的在原地轉了一圈,發現了少了些什麼,便問:“黑仔呢?它去哪了?死人頭我告訴你,如果黑仔有事我絕不會放過你的。”

此時扶搖已經看到黑仔正在往這邊跑來,估計是發現了他們,便故意說道:“有其主必有其寵,你這麼笨,就算它有事也是因爲你,你可不要找到我頭上來。”

秦夢蝶活到這麼大,還沒幾個敢說她笨的,當即跳腳道:“你說什麼?我笨?我哪裏就笨了?有本事你拿出證據來啊?我可是我們學院首屈一指的大才女,就算上課不聽講,考前不復習也照樣拿獎學金的。”

雖然她說的都是實話,但扶搖對於她的這番言辭卻沒興趣,不屑地道:“光是會讀書又有什麼用?誰告訴你學習好的人就一定聰明瞭?”

秦夢蝶剛想反駁,遠遠地卻傳來幾聲熟悉的狗叫:“汪汪汪……”是黑仔終於追了上來,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尋找他們具體的位置所在呢,於是秦夢蝶再也顧不上扶搖,準備朝着狗叫的方向奔去。

扶搖降落在地面,淡聲提醒道:“你這麼跑就不覺得累麼?在這裏等着它來多好,黑仔不過是一條狗而已,還沒有必要親自去迎接吧?”他這話本來是出於關心,可聽在秦夢蝶耳朵裏就變了味,她沒好氣的回了一句:“狗都比你好,我就去接他怎麼了?你一邊嫉妒去吧。”

扶搖:“……”他好心當成驢肝肺也就算了,怎麼還火上澆油呢?

既然秦夢蝶跑了,那扶搖不得不跟着去,最終與黑仔會合,這才一起前往白虎城的城主府——白虎宮,方向是由扶搖指定的,他對這裏好像還挺熟。

白虎城與青龍城不太一樣,地方雖然很大,但城裏卻沒有那麼多的妖魔鬼怪,他們這一路走來,除了最初遇到的那些鬼之外就沒別的了。

秦夢蝶有些懷疑的問扶搖:“喂,你確定這裏真的也是座鬼城?”扶搖真不想理她,他什麼時候騙過她啊,好吧,就算是騙過,但今晚這事完全沒有那個必要啊,這個女人真是太難伺候了!

他沒好氣的回道:“我確定肯定以及一定,這的確就是座鬼城!”秦夢蝶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我不就是隨口問問麼,你火氣這麼大幹嘛?換了任何一個人,看不到鬼也會覺得好奇的嘛,我又不是鬼。”

扶搖知道了她疑惑的原因,便耐着性子解釋:“白虎城裏不是沒有鬼,只是不多罷了,就像你們城市一樣,有些人多,但有些卻很少。”

這樣一解釋秦夢蝶就懂了,拿北上廣跟西藏新疆內蒙古相比較,肯定前者的人口多了,而青龍城就類似與北上廣,白虎城更接近後者吧。

不過這樣一來她有了個問題:“既然是這樣,那之前我們學校死的那些人都去了哪裏呢?難道是去地府報道了麼?可他們死的很冤的。”

扶搖就是一部移動的百科全書,聞言又給她解釋:“沒有,在白虎城裏,除了護城的侍衛之外,其他的鬼不管是來自何方都被吃掉了。”秦夢蝶立住腳步:“什……什麼?吃掉?誰這麼厲害還能吃鬼?”

扶搖只給了她四個字:“鬼王陸仟。”

秦夢蝶有些怕了,一隻連鬼都能吃的鬼,那她這個人要是遇到了還不死翹翹麼?所以她心裏打起了退堂鼓,別以爲她是女漢紙就不怕死!

她皮笑肉不笑的看向扶搖:“那個……夫君大人啊,跟你商量件事兒行不?我大姨媽好像來了,要不我們今晚就先回去,等過幾天再來收拾這鬼王可好?”

奈何扶搖卻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你已經沒有回頭路了。”秦夢蝶不滿的大叫:“爲什麼啊?我現在又還沒看到鬼王陸……”

然而,她話音都還沒落下,就看到一個黑影往這邊急速的掠來,身上還帶着一股強大的威壓,這還沒到眼前呢,就能感受到陰風陣陣了。

扶搖話語森然的道:“你已經看到了,那就是鬼王陸仟,一隻能食人吃鬼的強大厲鬼,不過最厲害的是他那件斗篷,你要小心些纔好。”小心你個大頭鬼啊?上次在青龍城對付一隻那麼弱的屍王都是因爲吸收了紅月的精華,這次她什麼都沒有,拿什麼來自保啊?

秦夢蝶哭的心都有了,現在難道還能指望那不知還在何處的身體某個部位麼?可她進城這麼久卻是連鎮魂碑都沒有看到,怎麼找那部位?

此時又聽扶搖低聲道:“夢蝶,我們已經進入白虎宮的範圍,所以陸仟纔會發現我們,稍後我會想辦法拖住他,你就趁機去找鎮魂碑。”

他話剛說完,秦夢蝶就感覺到突然有一股強大的勁風襲來,她被吹的飛了出去,而與此同時那個黑色的身影也降落在了扶搖的跟前。

一個冰冷高傲的聲音傳來:“你真是好大的膽子,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來白虎城挑釁,今天本王必要讓你有去無回!” 來的既然是鬼王陸仟,那這話自然就是他說的了,而且除了鬼王陸仟之外,又還會有誰在這裏自稱本王呢?語氣還這般傲氣凌人。

顯然這不是扶搖第一次對上鬼王,可聽鬼王這意思也已經不是第二次了,那他到底來了多少次?

秦夢蝶突然想到曾經很長一段時間都沒看到過扶搖和左手,而等他們回來的時候,他們都受了很重的傷,並且說是遇到了厲害的對手。

從剛剛鬼王的話來看,扶搖說的那個敵人,也許就是眼前這位,該死的,他果然是有事瞞着她,明明早來過白虎城了,他這麼不相信她!可現在她也沒時間計較這些,扶搖已經跟鬼王打上了,曾經他跟左手一起都奈何不了鬼王,如今只有一個,那肯定撐不了多久的,她根本沒有時間浪費。

雖然她這不好那也不好,但在面對正事的時候從來也不含糊,當即便帶着黑仔往一旁閃去,準備去找那不知在何處的鎮魂碑。

然而鬼王的話卻隨即傳來:“連一個女人都敢擅入我白虎城,當這是什麼地方了?今天來了就把命留下吧,正好本王也餓了!”

“想吃她,你做夢!”在鬼王朝秦夢蝶出手的那一刻,扶搖及時截住了他,“陸仟,並不是什麼你都能吃,小心吃太多噎死自己個兒。”

陸仟一招不中,心情很不好,再次對扶搖大打出手:“你真煩!”秦夢蝶趁機帶着黑仔走了,額……本來是她帶着黑仔走的,但結果卻變成了黑仔咬着她的褲腳想要往某個方向拖去,只可惜它拖不動她。

她看懂了黑仔的意思,它好像是知道接下來該去哪裏,想到扶搖早就來過白虎城,而黑仔昨晚也跟進來過,她便道:“黑仔你別急,想要去哪裏就往哪個方向跑,我會跟着你一起走的。”

黑仔這才放開她的褲腳,然後一溜煙的往東邊的方向跑去,可那個方向卻並沒有任何的建築,難道這次的鎮魂碑不是在白虎宮的前面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