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抱歉,不能!”艾木木。

“嘖,你這系統一般啊!”風瀾有些失落與不屑。

刺啦!!

“咱還是先開寶箱吧!”被電過的風瀾變的老實。

盛寵天降小萌妃 ?是不是玩不起?”風瀾小聲嗶嗶。

“……嗯?”艾木木沒聽清楚風瀾在說啥。

風瀾對着艾木木呲牙一笑,然後興沖沖的撲到寶箱上,用雙手抓住寶箱上蓋,使起蠻力。

“嗯enenen……!!!!”

“……………………”

“你在幹嘛?”艾木木投來關愛弱智的目光。

“當!然!是!要!把!寶!箱!打!開!啊!”

“…………”

“………………”

“打開了嗎?”

“木子姐姐,幫我QAQ”萌化的風瀾眼裏噙着淚水。

艾木木一臉的不屑。

“別用那種眼神看着我,你們女孩子懂什麼?看見寶箱就要第一個衝上去打開它,這是屬於我們男孩子的冒險精神。”

“你就別站在旁邊看戲了,快來幫幫我。”

艾木木無奈。

“看到寶箱口那個晶石按鈕了麼?按下去就行了。”

“???這個東西我已經按好幾遍了,沒有用啊?”風瀾疑惑。

艾木木也有些不解。

“叮叮叮叮叮叮……!!!!!!”

刺啦!!劈咔!!

正當風瀾用每秒百次的速度按壓晶石時,突然的一陣電流從晶石傳出,導入他的手指。然後傳遍全身,讓他整個人瞬間就“嗨”了起來。

“叮!看這裏啊滾蛋,你再按一下信不信我電死你!”

艾木木用朗讀詞句的語氣突然說道。

“咳!”風瀾咳出一團黑煙,頹然的擡頭看向艾木木。

“冷不丁的你說什麼呢,不是你說可以按嗎?”

“看你頭上。”艾木木提示。

風瀾又擡頭看去,只見頭頂飄着這字。

“叮!看這裏啊滾蛋,你再按一下信不信我電死你!(`⌒´メ)!”

“什麼情況?”風瀾悄悄的將手指收回。

“…………”艾。

字體在風瀾停止按動按鈕時,開始變化。

“叮!天降鴻福。恭喜宿主獲得首充大禮包。充值六元,就可獲得價值一千八百八十八的神裝一套!”

“叮!點擊前往充值!”

“?????”風瀾習慣性看向艾木木。

“……”艾木木逃避性沉默。

“你們是不是和騰x有什麼商業關係?”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艾。

“我要充錢,充錢能使我變得更強!”風。

“你瘋了,這應該是bug!”艾。


“我不信,強大如你,怎麼會出bug呢?!”風。

“不!這bug是因你而生。”艾。

“我?我什麼都沒做啊,你可不要誆我這麼可愛呆萌的美少年。”

“…………”

“如果根據系統模擬出的上百條故事發展路線,那麼都不會有什麼問題。”

“是你打亂了故事線,而且還推快了劇情發展。”

“身爲系統的我並不能阻止,我只是一個觀望着,我只能盡最大的努力,將故事線的改動最小化。”

“未來你想知道的,我將會告訴你的,現在你都知道了。這可能也是你最後一次真正的進入幻想空間。”

“說簡單一點,就是你知道的太多了!”

“可我……”

風瀾話沒說完,就被艾木木的一句你知道的太多了給噎了回去。他看了看不久前擦過鼻血的手指,其上以乾的血跡早就已經消失了。

是啊!他知道的太多了,關於艾木木和MM。 扶蘇如此強硬的表態,讓郎泰輝明白,就算他再有心不甘,今天也絕對無法動胡高一根寒毛。而胡高死死地護在胡家眾人身前,連帶著胡家眾人全部都間接地成為了扶蘇保護的對象。

煮熟的鴨子飛了是怎麼樣的一種感覺?郎泰輝正深刻地體會著。

郎泰輝最不解的是,身為五大聖地的親傳弟子,扶蘇應該很清楚當年的五大軍團和獸族之間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他更應該明白,獸族一旦崛起,必然以消滅五大軍團為首要目標,而五大軍團也絕不會允許沉寂了無數年的獸族有翻身的機會。

胡高身上的天狐之焰以及背後的九尾天狐虛影,已經很好地證明了胡高的身份。

扶蘇就算再蠢,也應該能一眼認出胡高身為狐族一員的身份,同樣也能順水推舟地猜測出胡家就是狐族這一秘密。

但是,即便如此,扶蘇依然選擇了「保護」胡高,這究竟是為什麼?!

在扶蘇威脅的目光注視下,滿心不甘和不解的郎泰輝指揮郎家眾人有條不紊地開始進行撤退。這一仗,暫時是打不起來了。

「把我胡家的家主留下!」胡高忽然揚聲喊到,「否則,扶蘇殿下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本想將胡震天作為人質擒走的郎鬼身形一震,扭頭看向郎泰輝,見郎泰輝朝他微微點了點頭,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將胡震天放下。

等郎家眾人完全撤走,九長老胡元進、北極分支現任家主極風連忙衝過去將昏迷不醒的胡震天抱回,而一直在空中的扶蘇終於緩緩降下,落在胡高身前。

被扶蘇雙手橫抱著的胡彩飄已是氣若遊絲、神智昏迷,若不是扶蘇一直以自身力量為她護住最後一口氣,她早已命歸九泉。

「多謝你……」胡高真心誠意地向扶蘇道了一聲感謝,從扶蘇手中接過胡彩飄。


胡高從空間戒指中取出兩件不知從哪兒弄到的披風並排鋪於地面,將胡彩飄緩緩放在上面,神秘玉佩治癒之能源源不絕地自胡高的掌心灌入胡彩飄的體內!

向來無往不利的治癒奇能這一次卻像是陷入了泥沼一般,舉步維艱。

在時間的流逝中,胡高的精神力已消耗大半,卻不見胡彩飄的狀況有明顯的好轉,就連外傷都沒有癒合,僅僅是氣息變得平穩了一些。

「寶貝玉佩啊……這次,你給力點行嗎?」胡高將胡彩飄的狀況看在眼裡,急在心裡,默默地向胸前的神秘玉佩求助。

直到胡高的精神力幾乎耗盡,也不過是治癒了胡彩飄的外傷並穩住了她最後一線生機罷了。

「這傷勢藥石無救,能治療到這一步,你這回春妙手已可稱作登堂入室。」扶蘇不知道胡高這完全是藉助神秘玉佩之能,對胡高在醫術方面的造詣頗為讚賞。

「連一個因我而重傷至此的女人都救不了,稱得上是神秘回春妙手。」胡高面露苦笑,過度的精神力消耗讓他腦中已產生一陣陣眩暈之感。

「你知道是怎麼回事?」扶蘇對胡高的說法頗感驚奇。

「沒有親眼看到,猜測八分罷了……」胡高抬頭看向一直站在旁邊的扶蘇,「七王子殿下,你知道有什麼辦法可以救她嗎?」

「你稱呼我為『七王子殿下』?」扶蘇臉上的驚訝之情更盛,「你肯為他暫時放下你的傲氣,也不枉費她如此為你了,亦不枉我特意將她送回到你身邊……以她如今傷勢,若要救她,唯有『冰鳳之淚』。這東西非是圖騰大陸應有之物,但並不代表在圖騰大陸上完全找不到,你可往瀟靈城一尋,或許會有收穫。」

胡高聞言一愣:「瀟靈城?對這些事,你倒是很清楚啊……我的身份你恐怕也是早已知曉了吧?既然你對這些事情都知曉得如此清楚,這麼說,五大……」

「話說一半就夠了。」扶蘇阻止了胡高繼續說下去的打算,「有些事情,若是現在就完全說破了,那這好不容易得來的短暫和平,可就徹底打破了。我想,你現在是不會希望見到那麼一幕的。」

「恩。」胡高抱起氣息已經完全穩定的胡彩飄,「那我先帶她去求醫,來日我必定到王城登門拜謝今日之情。」

「你可不能走。我為你將重傷的她一路送回,並以自身之力為她護住最後生機,你以為我就是來找你聊聊天的嗎?剛剛你解我的名號威脅郎家之人留下你們的家主,是不是也該一併清算呢?」扶蘇擋了胡高身前。

從一開始,扶蘇就不是和胡高站在同一陣線的朋友。即使他出手相助,也完全是因為他個人的選擇和個人的目的。

胡高聞言先是一愣,倏爾一笑,覺得自己將扶蘇當作朋友的態度似乎是有些可笑了:「不知你希望怎麼個清算之法?」

「五戰之約,尚欠四戰。這第二戰的時間、地點讓給我來定如何?當然,內容仍然由你決定。」扶蘇微笑道。

「真是慷慨的條件。不知你希望是何時何地?」

「何時何地?我現在就帶你過去。」

「現在?」胡高不禁錯愕,看了看懷裡昏睡的胡彩飄。他現在急著帶彩飄前往瀟靈城求助,可沒有多的時間可以浪費。現在若是跟著扶蘇走了,等他回來,都不知是什麼時候了。

但以扶蘇的性格,話都說出口了,顯然是絕對不可能輕易放他離開的。

胡高思前想後,只能嘆氣答應:「好吧,暫等。」

「你有一刻鐘。」扶蘇為胡高這聲「暫等」規定了時間。

胡高走到他最熟悉的九長老胡元進身前,滿臉嚴肅地對九長老道:「九長老,可否請你代我一行瀟靈城?這事只能求助於瀟靈城殷家,還望九長老不要拒絕。」

「可是……」九長老胡元進有些猶豫,「現在家主昏迷,我們還要帶領大家進行撤退計劃,恐怕分身乏術……」

九長老胡元進也知道自己這麼說有些不近人情,甚至可能因此得罪胡高,但為了胡家集體之利益,他卻不得不這麼說。

就在胡高準備在說什麼的時候,一個宛若鶯啼的聲音忽然從胡高身後傳來:「讓我來吧……我帶著她去瀟靈城。」

胡高不用回頭也知道這個聲音的主人是誰!

「卓衣……」胡高一時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在胡高發愣的這一會兒,慕卓衣已經從胡高手中接過胡彩飄,以她不輸男子的臂力,抱起胡彩飄來也是毫不費力。

慕卓衣仔細地打量一番昏睡著的胡彩飄,看著那足以讓所有女人嫉妒到發狂的完美身段,慕卓衣眼中沒有任何嫉妒,只有一份一閃即逝的羨慕。而且,她這份羨慕,並不是因胡彩飄的容貌和身段而起……

「原來,這便是那位有著黑檀花香的女子……」

這一句話,讓胡高想起那個自己和彩飄一夜**之後的清晨慕卓衣說自己的身上有著黑檀花的香味,表情中又多了一絲黯然和一絲尷尬。


「你不用擔心,我會送她去瀟靈城。若是瀟靈城殷家救不了她,我再帶她去別處求醫。」慕卓衣的眼神,有著一股屬於劍修的堅定,更有一種讓人心安的溫柔。

「恩,你們帶上這個。」胡高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根紅線和「核心之鑰」,將紅線穿過核心之鑰一端的小孔,掛在慕卓衣的脖子上,「若是遇險,此物可在關鍵時刻助你們一臂之力。」

看到胡高取出「核心之鑰」,胡高眾高層不禁全部露出駭然神色,九長老胡元進更是急道:「胡高,這萬萬不可啊!你怎麼就把這個拿出來了?!」

「放心吧!」胡高瞟了一眼不遠處負手而立的扶蘇,「以他的品行,做不出偷聽和偷看這麼掉價的事情。」

「我指的可不僅僅是這個!」胡元進壓低了聲音,「第二鑰匙事關重大,怎麼能隨意離身呢?若是失落,後果不堪設想!你是我胡家的傳承者,所考慮的事情,必須從大局出發!」

「因為是傳承者,所以我就要眼睜睜的看著別人為我而死嗎?」胡高強硬地駁斥了和他關係一向不錯的九長老,「我意已決,不必再說!」

胡元進身形狂震,連退數步,滿臉的不可置信。

胡高不再看胡元進,轉頭道:「慕錦,保護好你的妹妹。」

「放心!她可是我親妹妹,我當然會保護好!」慕錦笑道。

「花榮、楊樂,你們暫時跟著胡家眾人一起行動吧,待此事一了,我便去尋你們。」

胡高這發號施令的架勢讓楊樂明顯感覺到一股不適,但她也沒表示什麼抗議,簡單地點了點頭。

胡高湊到花榮耳邊,低聲多囑咐了一句:「如果他們要撤回寧城的話,千萬阻止!寧城已經不可再回,你一定要對他們反覆強調這一點。」

花榮點頭。

「扶蘇殿下,我們出發吧!」交代完一切,胡高才一身輕鬆地走到扶蘇身邊,笑道。

「恩。」扶蘇二話不說,抓住胡高手臂,騰空化作一道白光而去……

看著扶蘇和胡高消失在遠空的影,九長老胡元進忽然嘆了口氣,對身邊的六長老道:「你有沒有覺得……胡高剛剛那樣子就好像是……」

「是啊……真的很像……」

「我是真的被他嚇到了……實在太像了……」

「簡直就像是年輕時的家主胡震天一樣……」 “我以後不能再來這裏是什麼意思?”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爲,如果我並不知道這些,我未來故事的一些橋段,會有關於這裏的。”

“那重要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