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林傾月突然問道。

“我啊,先拜入古劍宗再說吧!”卓天撓撓頭道。

收起鐵劍石,總不能現在讓仙子姐姐在林傾月的面前給鑄劍吧,不然非嚇着她不可。

“那我先走了!”林傾月瞥了一眼古劍宗的山門,淡淡道,清影掠起,向遠處飛去,轉而又遠遠地拋下一句,“我會慢慢觀察你的!”

好嘛,一句話,又把卓天嚇得一哆嗦,總感覺四周有無數隻眼睛盯着自己,怪詭異的!

“她走了?”

卓天仍有些沒反應過來,這個奇怪的女子,來的怪,去的也怪!

“走了!”仙子姐姐道,她實力高強,雖然是靈魂狀態,卻也能感覺出周圍有沒有人在暗中觀察。

“我不會真是她那什麼未婚夫吧?”卓天摸摸下巴,有些不太確定地自問道。


記憶中,好像父母沒給自己定什麼娃娃親啊!

“自戀!”仙子姐姐輕哼道,人家女子或許只是對他的稍微感些興趣罷了,這傢伙的臉皮還真厚!

少年開朗,自然不會總把這些困擾纏在心頭。

“仙子姐姐,那現在可以幫我鑄劍了嗎?”卓天挑出一塊大的鐵劍石,笑道。

總算要有自己的第一把劍了,他的心情怎麼能不開心。

“可以,不過你要受點罪了,嘻嘻!”卓天登時感覺到有不還的事情要發生。

還未來得及回話,只覺思維陡然一僵,繼而感覺不到身子的存在,自己好像來到一片混混沌沌的所在,四周烏漆墨黑,什麼都看不見。

卓天心道不好,難道自己被奪舍了?

心下惴惴,一直在提防,還是被她趁機找到了機會嗎?

卓天想要反抗,卻是發現這一片世界皆是渾濁的一片,就算他在努力地揮拳,也破不開那濃郁的灰濛。

“這就是男人的身體嗎?真奇怪!”另一邊,仙子姐姐掌控着卓天的身體,四處瞅瞅,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

“哎呀,靈魂換位撐不住許久,還是快點開始吧,不然要被那小子罵了!”

磨蹭了好半晌,掌控着卓天身體的仙子姐姐終於想起自己還有事情要辦,驚叫一聲,登時開始行動起來。

安靜的月夜下,“卓天”右手拿着那塊黑漆的石塊,眼睛微微眯起,片刻之後輕吐一口氣,手掌之上,不斷有赤紅的元氣冒將出來。

映得卓天的右手赤紅一片,赤紅色的元氣漸漸濃郁,最後不斷凝鍊,變成實質性的火焰。

赤紅的火苗在卓天的手掌上跳躍,好似調皮的小精靈一般。

“卓天”眼神微眯,左手一夾,將那鐵劍石投注在右手的火焰上。

火焰升騰,鐵劍石有如一隻手掌託着一般,在火焰中翻滾,嗤啦嗤啦作響,不斷有黑色的雜質迸濺而出。

鐵劍石不停地翻滾,隨見逐漸熔鑄成一灘黑漆的液體,浮在火焰上,細眼瞧去,晶瑩剔透,明亮有如凝脂。

“看來夠煉兩把劍呢!”“卓天”輕吐一口氣,右手一抖,掌心當中,不斷有小劍模樣的劍氣噴薄而出。

小劍模樣的劍氣在“卓天”遙控下不斷往那懸浮的黑色液體爆射而去,黑色液體沒濺起半點波瀾,反而逐漸凸起。

片刻過後,黑色液體在劍氣的逼迫下,逐漸變成兩把黑色長劍,三尺有長。

“卓天”眼神凝縮,掌心劍氣不斷,爆裂而出的更加強烈,黑色長劍的劍鋒不斷散發出凌厲的寒芒。

月光的照耀下,閃耀出刺眼的寒芒。

“呼…”

“卓天”輕呼一口氣,左手擦擦額上的細汗,輕聲道:“想不到靈魂狀態用他的身體鑄劍這麼費力,看來以後不能這麼亂來了!”

仙子姐姐看着兩柄黑漆的散發着寒芒的黑劍,點點頭道:“還不錯,勉強靈級中品劍,還湊活!”

右手一握,拿住其中一把黑劍,輕輕一揮,登時帶起獵獵寒風,輕劈水面,竟將水面分來到了兩半。

“他現在還不能使用劍氣,給他刻個氣印吧!”仙子姐姐摸着黑劍又是輕笑一聲,自言自語道:“可要記得姐姐的好喲!”

話音剛落,右手指尖波動不停,片刻後一方火色光印出現在指間。

“印!”

仙子姐姐一聲輕喝,光印飛舞,印在黑色長劍之上,登時劍身上不斷有黑片往外激射而出,片刻後,一方紅色的印記鐫刻在上面。

“呼呼…”

當她還想再印刻第二個的時候,身子一重,登時癱軟了下去。

倏然間,卓天又拿到了自己身子的掌控權,登時傳出意念對着仙子姐姐怒道:“你不竟然想奪舍我的身子!”

仙子姐姐虛弱的聲音傳來,輕罵道:“笨蛋,我只不過用了靈魂換位大法,不是你要鑄劍的嗎,我沒有身體,當然只能用你的了!”

月光反襯下,一道寒芒映在他的臉上,卓天神色一凜,身形暴退,才發現身前多了兩把黑漆長劍,其中一把的身上還印刻着一方火焰般的雕紋。

“你只是爲了幫我鑄劍?”卓天有些不太確定地問道。

“當然,不然老孃會這麼虛弱!”仙子姐姐有氣無力地輕哼道。

“那多謝你了!”卓天感激道,頓了頓又道:“以後還是不要了,我不太習慣那裏!”

“哼,老孃還樂得呢,一次消耗這麼多靈魂力,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恢復過來,以後就是你想,老孃也不會幫助你的!”仙子姐姐很不樂意地哼道。 卓天嘿嘿笑笑,知道這次仙子姐姐的確幫了他很大的忙,但那混沌的感覺的確讓人不爽。

知道誤會她了,也就不答話了,定眼看起劍來。

明亮的月光下,黑影流光,兩把黝黑的長劍泛着鋒利的寒芒。

卓天直直感嘆,好劍!好劍!(作者話,咳咳…果然好賤!)

“仙子姐姐,這兩把劍都是什麼等級的,我怎麼感覺比我見過的古劍宗的那些弟子手裏的劍都要好啊!”卓天問道。

“當然,就這破宗門,我這兩把拿出去,絕對羨慕死他們!”仙子姐姐對卓天的抱怨也沒那麼小氣,沒放在心上,說起劍來更是傲然的神情。

“什麼等級的?”

淵魚與不詳 勉勉強強靈器中等吧!”仙子姐姐有些不太滿意地說道。

的確,對她一個七品鑄劍師而言,若是以前,這樣的劍都是隨手捏來的,只是現在靈魂狀態,元氣禁不住那般消耗!

“啊!”卓天登時驚掉了下巴。

靈器中等!

這是他以前見過的最高等的劍了,而現在他手裏卻是拿着兩把,興奮的心情簡直無法抑制。

玄劍大陸,劍分爲靈級,玄級,地級,天級,每一級又分爲上中下三個層次。

按卓天的思維來想,他能有把靈器下等劍就已經很不錯了,但現在卻有兩把中品劍,他怎麼能不高興。

“對了,仙子姐姐,怎麼這把劍上面刻有一個圓形火紅雕紋啊?”卓天拿着其中一把劍好奇地問道,撫摸着那火紅的紋路,竟然還向他傳遞着絲絲熱氣,很溫暖的感覺。

都市最強仙尊 氣印!”

“氣印是什麼?”

“氣印是劍印的一種,凡是成品的名劍上都有劍印,劍印有三種,分爲氣印,獸印和道印,又分爲靈品,天品,仙品,神品,氣印,可以揮出助佑你揮出劍氣,你這把劍上的名爲赤炎印,靈品下等,可以讓你未至劍動級,就能劍氣外放!”

卓天聽得如癡如醉,這些都是他以前根本不能接觸到東西,眼下有仙子姐姐教他,真是天大的造化。

又聽仙子姐姐繼續說道:“獸印,乃是一種封印術,依靠印法可以將一種厲害妖獸的精魂封入劍內,戰鬥時可以釋放出來助你一臂之力,一些擁有獸脈的人,還可以以自身無上神通將血脈裏的獸魂封入劍內,助佑自己戰鬥!”

“這個好啊,要是有個厲害的妖獸相助,豈不是天下無敵了!”卓天驚道。

“小天子,你就做夢吧,那樣厲害的妖獸,就你這小身板,嘻嘻,降的住嗎!”仙子姐姐吃吃笑道。

轉而繼續說道:“至於道印,我也不太清楚,很少出現過,我也不會刻印,不過以你的道脈不知道能不能有效!”

卓天也不清楚,對於道脈,他現在還不知是個什麼模樣的存在,也只能等修煉之後再說了。

“那我以後也可以掌握這種劍印嗎?”

卓天握着印有赤炎印的黑劍猛地一揮,一道赤紅的劍氣咆哮而出,三尺有長,劈的四周空氣都一片灼熱的味道,登時驚呼一聲,羨慕道。

“當然,小天子,有本仙子教你,你還有學不會的,你就是隻笨驢,我也能教懂!”卓天腦中傳來仙子姐姐傲然的聲響,卓天搖頭,呵呵直笑。

……

收好黑劍,卓天回到自己在古劍山下搭的一個簡易的草屋,躺在牀上,看着皎潔的月光,心中思慮萬千。

今日,經歷了太多事情,好似過了千年一般。

先是再一次被古劍宗退出山門,然後遇上瘋言瘋語的林傾月,再後來又被那可恨的二世祖吳明打了一頓,最後又碰到這個寄存在他身上的仙子姐姐。

一切真的好似做夢一般,“我真的可以成爲絕世高手和厲害的鑄劍師嗎?”卓天低喃道。

望着遠方,眼中閃現不該芳華少年應該有的低沉與深邃。

一夜無語,卓天清晨很早就起身,急衝衝地再一次往古劍宗山門奔去。


巍峨的古劍山,磅礴的古劍宗依託其上,卓天看着牌匾上那蒼勁的大字,眼中燃起熊熊的熾烈之情。

“仙子姐姐,你可不能故意使絆子啊!”卓天暗中傳了意念道。

“放心吧,我能控制的住!”仙子輕聲笑道,她感受得出來,卓天對進這古劍宗有着很強烈的感情,若是自己故意使絆子,以後定然在他身上得不到好處,這種飲鴆止渴的事,她自然不會去幹。

有了仙子姐姐的再一次保證,卓天也滿懷信心的邁進了古劍宗的山門。

輕車熟路,卓天很快走進了右側的測試大殿,站在一個身穿青灰劍袖長袍測試官面前,輕咳一聲,和氣道:“師兄,能幫我測試下嗎?”

語氣很和善,甚至有些討好的味道。

卓天不是個迂腐的人,知道什麼時候該低頭,什麼時候,要真正像個男人一樣,頑強不屈。

測試官擡頭瞥了一眼卓天,細小的眼睛陰晦一轉,登時眉頭皺了起來,道:“怎麼又是你,你昨天不是測試過了嗎,沒通過不要再來搗亂!”

學霸千金好撩人:老婆,求劫婚 ,不停揮袖趕卓天離開。

卓天也知道前來古劍宗報名的人很多,甚至可以用門庭若市來講。


卓天來過三次,自然知道些規矩,眼下要再來測試一次,自然惹得這些測試官厭煩!

繁重無聊的工作讓他們的脾氣大的很,若是新來的人,他們還可能忌憚對方是不是很有潛力的天才和氣地應付一下,但卓天這個測試了三年仍然沒進的早就早他們測試官的知名人物了。

自然不會在意卓天的天賦潛力,很不客氣地斥責。

“師兄,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這次一定能進!”卓天再次笑臉道。

那測試官眉頭深皺,喝道:“不要浪費我時間,快點滾蛋!”

沒有絲毫轉圜的餘地,卓天的臉色也是有些不好,這測驗臺實際是沒有什麼限制的,甚至可以說想測幾次,你就可以測幾次。

只是大家都知道,昨天剛測驗過,一晚過去,又不會陡然大變,自然不會再來測第二次,也就達成了這個默認的規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