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接着大白告訴了林小木一個重大信息……「是之助,哉亞有問題,我們必須得去看一下了,絕不能讓戰爭發生!」肖龍沉聲道。

飛電是之助點頭道:「如果讓這場人類同修碼吉亞的戰爭發生,那我至今的一切努力,就全部付諸於流水了,人類與智能生命體,就永遠不可能共處,而人類的和平也會就此消失。」

「到時候,到底會有多少家庭,流離失

《在假面騎士當工具人的日子》048這不有手就行嗎? 今天是至關重要的一天。

雖然不知道別人怎麼樣,但對哈利所在的德思禮一家而言,今天是至關重要的一天。

雖然這份重要和哈利無關,可對德思禮一家來說,如果哈利能徹底的和今天的事情無關,那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你!小子!」

一個高大魁梧,胖得連脖子都沒有,卻蓄著一臉大鬍子的中年男人惡聲惡氣的開口,他面前坐著一個乾巴巴,弱不禁風,還帶著一幅黑框眼鏡的男孩。

「今天是非常重要的一天!你懂嗎?」

「我知道。」

哈利低聲的咕噥了一句,他盤子里放著火腿片、香腸還有烤好的吐司麵包,在小天狼星與弗農姨父進行了一次熱烈而又親切的會談之後(在9.75車站外),德思禮一家至少在吃東西這方面沒有敢在剋扣什麼,當然,小天狼星為哈利付的一筆豐厚的伙食費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但其他的事情,就比如和巫師世界任何有關的東西,他們依舊是嚴防死守,絕對不允許出現。

當然,說話的語氣也沒什麼變化,這十來年養成的習慣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改的。

「在今天,我很可能要做成一筆平生最大的交易。」

「所以說——」

「佩妮,你們應該。」

「在客廳里。」乾乾瘦瘦的佩妮姨媽應聲說:「等著親切地歡迎梅森先生和夫人光臨。」

「很好,達利你呢?」

「我等著給他們開門,。」哈利胖墩墩的表哥達力堆起了一幅肥膩膩的笑容,「我替你們拿衣服好嗎,梅森先生和夫人?」

不過在哈利看來,如果達力他能把自己垂到了椅子兩側屁股往褲子里塞一塞,那也許他看起來會更好一些。

佩妮姨媽發出了一聲難以理解的欣喜歡呼:「他們會喜歡達力的!」

人是不會喜歡肥豬的,哪怕這豬長成了人樣,哈利自始至終都是這麼認為的。

「好極了達力!」

弗農姨父拍了拍自己兒子的肩膀,為他盪起了一圈圈的波浪。

「那麼你呢?」

三雙眼睛同時盯住了哈利,這讓他甚至都有點倒胃口的吃不下早飯。

「我會呆在我的卧室里,不發出一點聲音,假裝根本沒有我這個人。」

雖然哈利一點都不想回這個家,他想和小天狼星在一起,或者是羅恩,陋居也很好!甚至斯內普教授那也行,至少他能自由的寫作業,甚至是學習熬制新的魔葯。

可他必須回來,哈利弄不懂這是為什麼。

他有些無精打採的回到了房間,哈利打算今天一天都把自己關在屋子裡,那裡都不去,反正德思禮一家巴不得哈利這樣。

可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后,哈利還是有些難過的沮喪,今天是他的生日,七月的最後一天是他的生日。

但似乎….所有人都把他給忘記了。

整整一個月的時間,他沒有收到任何一份信,沒有收到任何一句問候,無論是小天狼星的,還是羅恩、赫敏、海格、納威的。

哈利甚至都在想,羅恩是不是忘記了約定,約定在八月的時候去他家做客,然後去對角巷看看他們即將要正式開業的店鋪…..

「大哥他不會的!」

哈利在床上翻了個身,隨後用枕頭捂住了腦袋,發出了悶悶的嘆氣。

雖然哈利也察覺到了這裡的不對勁,但沒辦法跟外界交流的他只能等著八月份羅恩來找他,如約定中說好的那樣,一起去陋居玩耍,那樣他才有機會和別人提起現在遇到的不對勁。

枯燥難熬的一天在哈利大段大段的發獃中度過,甚至在吃午飯的時候,彷彿行屍走肉一般的哈利把德思禮一家人嚇了一大跳。

他們可不願意再一次和那個有錢,帥氣,但是氣場可怕到嚇人,能用金子砸死他們的,名叫小天狼星的男人。

甚至於佩妮姨媽在下午的時候還給哈利送了一盒冰淇淋,作為消解酷暑的冰涼甜品。

可在瀕臨八點,梅森夫婦即將到來之前,他們瞬間就忘記了哈利,甚至他們覺得垂頭喪氣沒辦法鼓搗出那些古怪事情的哈利其實也挺好的。

依舊是沒精打採的哈利匆匆的吃了兩口晚飯,他再次聽到了弗農姨父那嚴厲的叮囑,然後墊著腳,邁過了會發出『吱嘎』聲的台階,向著自己的卧室靜悄悄的走去。

他想如之前那樣撲倒在了床上。

但問題是,床上已經坐了一個『人』了。

這個長著一對蝙蝠似的大耳朵,有著網球大小並且突出的綠眼睛,身穿一個枕套改造成的衣服的小怪物哈利是認識的。

霍格沃茨有兩百多,太陽騎士團雇傭的也有六十多,這是一隻家養小精靈,但絕對不是哈利認識的其中任何一個。

畢竟他所見到的小精靈沒有穿枕套的習慣。

「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

哈利想去摸他的魔杖,但為了不讓德思禮家的人過多次的炸毛,他把魔杖收在了床頭櫃里,並沒有帶著身上,這讓哈利突然有些懊悔。

「哈利·波特!」

這個小精靈尖聲的叫到,隨後對哈利深深的鞠了一躬。

「多比一直想見你您,先生….不勝榮幸….」

「那麼…謝謝?」

哈利微微皺著眉,他有點猜不到這個小精靈到底是要幹什麼,不過就目前看來,他似乎並沒有對自己有什麼惡意。

「雖然我並不想失禮,可是,現在在我的卧室里接待一個小精靈並不合適,如果你想見我的話,我們可以換一個時間,今天不行。」

哈利已經聽到了從客廳傳來的聲音,有浮誇的笑聲,也有高聲的問好,今天並不是個合適的時間點。

「但…但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您,告訴您哈利·波特先生!」

小精靈多比並沒有放棄今晚的交談,他堅定的開口,為了今天,他早就鼓足了勇氣。

「那麼好吧。」哈利拉過了一張椅子坐在了多比的對面,「但是請小聲一點。」哈利指了指斜下方的客廳,「這樣可以嗎?」

「當然!當然了先生!」多比再次鞠了個躬,他顯得高興多了。

「那麼請坐吧。」哈利指了指自己的床禮貌的說道。

「哇」的一聲就哭出來的小精靈把哈利嚇了一大跳。

「坐…坐下來!」多比嗚咽著開口:「從來….從來沒有…..」

「如果是我冒犯到你了,那麼我道歉,但現在,請小聲一點,你希望看著我被殺掉嗎?」

「吊起來,然後用鞭子抽,最後開膛破肚,腸子流了一地?」

這是哈利從羅恩那學到的妙招,尤其是在對付小精靈的時候,這招相當管用,太陽騎士團可是有六十多小精靈呢,其中因為前主人導致有『怪癖』的小精靈可是不少,羅恩可是一個個的都將他們調教的相當安分,這類對自己慘像的描寫會讓小精靈記住你吩咐的話,不去犯之前的臭毛病。

「當然不是!」多比連忙捂住了嘴巴,「我絕對不會讓哈利·波特死的!」

「您是個偉大的人,多比聽說了您戰勝了那個連名字都不能提的魔頭的事迹。」

「那是我父親和母親做的,他們才是英雄,並不是我。」

哈利搖搖頭,但他現在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多比不再發出很大的聲音這也讓哈利也高興了許多。

「您很謙虛,實在是太謙虛了。」多比有些崇拜的開口:「所以多比必須告訴哈利·波特!」

「多比想要保護哈利·波特!」

「多比在聽到了那件事情之後….多比把自己的耳朵關在了烤箱門裡…..但是多比想說,也必須說——」

「哈利·波特不能回霍格沃茨了。」

屋子裡變得萬分的安靜,只有樓下傳來的刀叉聲叮噹作響。

「為什麼?」哈利心中出現了一絲不高興。

他想到了這個月的孤獨,他想到了被困在這裡的無助。

「不行,我必須回霍格沃茨,你不知道我在這兒過的是什麼日子,雖然是比以前好了一點,但我不屬於這裡,我是巫師,我的朋友們還在學校里等我。」

「連一封信都不願意寫給你的朋友?」

多比開口了,但這話也提醒了哈利,這愚蠢的主意讓哈利十分氣憤的站起身。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看著哈利生氣的模樣,多比好幾次都想把腦袋往牆上撞,但一想到發出大聲音會讓哈利·波特死於非命,多比猶豫了。

「哈利·波特請不要生多比的氣——多比都是為了救哈利·波特….」

「信在多比這兒,先生。」小精靈敏捷的跳到了哈利夠不著的柜子上,他從身上穿的枕套里掏出了一疊厚厚的信件,哈利認出了上面的筆記,有小天狼星的,有羅恩的,有赫敏的,有海格的,甚至還有一封奇怪的類似於請柬一樣的信。

多比焦急地眨著眼睛,他落在了地上仰望著哈利。

「哈利·波特不要生氣….多比原本希望….如果哈利·波特以為他的朋友們把他忘了….哈利·波特也許就不會想回學校了,先生…..」

「那是一個陰謀!一個對哈利·波特的陰謀!多比絕對不能讓哈利·波特死,絕對不能。」

「把信給我!多比!」

「不。」

多比敏捷的閃到了一邊,「除非哈利·波特答應多比,不再去學校!」

「霍格沃茨是整個英國最安全的地方!那裡有鄧布利多教授,那裡還有我的朋友羅恩!」

似乎聽到了什麼不該聽的名字,多比猛的一哆嗦,他被嚇得鬆開了手,那些信封撒了一地。

「請不要提起那個人的名字…小主人說他是惡魔!不!是比惡魔還要可怕的傢伙….哈利·波特最好不要和那個人做朋友!」

「你在說什麼怪話?羅恩是我大哥!」

哈利一把就撈起了落在了地上的信,多比還以為哈利要抓他,小精靈瞬間打開門跑出了房子,哈利看到了他正在往樓下跑。

這讓哈利的嘴裡發乾,五臟六腑似乎都絞在了一起,這個有毛病的小精靈是什麼意思啊?

他已經給自己造成了很大的麻煩了!為什麼要這樣對他,他做錯了什麼?

忙不迭的,哈利連忙抓著信封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音的下樓,他跳下了最後的六層樓梯,靜悄悄的落在了地毯上,他瞥見了餐廳里一閃而逝的身影,隨後就見到了佩妮姨媽精心製作的蛋糕飄乎乎的飛起….

「砰砰砰~」

一陣焦急的敲門聲響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