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換誰見到這麼漂亮的鳥,沒有不高興的,一般的鳥剛出生,眼睛都沒睜開,身體也沒毛,哪像這隻鳥,剛破殼而出就像成年鳥一樣。

「你想拿它當寵物?」

葉雄想起剛才那五彩鳥的霸氣,彷彿森林之王一樣,要是讓她知道這隻鳥的恐怖,她就知道厲害了。

「我最喜歡鳥,不喜歡狗,我決定了,以後它就是我的寵物鳥。」

楊心怡將鳥捧在掌心中,細細看著它的細毛,越看越喜歡。

鳥吱吱地叫了起來,圍著她不停地飛翔轉圈,十分欣悅的模樣。

「老公你看,它好像很喜歡我。」楊心怡高興地道。

葉雄見幼五彩鳥沒什麼危險,就沒什麼,反正過幾天就離開這裡。

他突然想到了一個拿到清靈果的方法,那就是利用這隻五彩鳥,引起黑蛇跟五彩鳥大戰,自己趁機取得清靈果。

「喜歡就玩著,你在這裡呆著也沒那麼無聊。」葉雄道。

正在兩人話的時候,五彩鳥落到地上的殼旁邊,用嘴啄起來,一口口將那殼咬碎,吞進肚子。

葉雄將一塊蛋殼拿在手裡,試試硬度,哪知道五彩鳥羽毛倒豎起來,吱吱地朝他吼啊,那模樣分明在,這是我的東西,還來。

楊心怡將葉雄手中的蛋殼搶過來,放到五彩鳥面前,道:「五,乖,給你吃。」

五彩鳥吱吱叫起來,一副欣躍模樣,然後看了眼葉雄,頭毛又倒豎起來,吱吱地吼著。

「我走,行了吧。」

葉雄惡作心起,突然施展赤焰術,一團火焰憑空在五彩鳥羽毛上燃燒起來。

五彩鳥嚇得吱吱大叫,一頭鑽進楊心怡懷裡,腦袋死死地扎進去。

看你囂張,葉雄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多大的人,還跟一隻鳥較真,你羞不羞?」楊心怡沒好氣地罵了句,然後安慰地摸一下五彩鳥的頭。

五彩鳥見自己身上沒火了,茫然地看著四周,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樣。

確定沒危險之後,它這才跳到地上,繼續吃蛋殼。

轉眼間,它把地上的蛋殼吃得乾乾淨淨,然後一頭栽進楊心怡懷裡,呼呼大睡起來。

「好可愛,以後就叫你五了。」楊心怡摸著它的頭道。

在外面轉了一天,葉雄將食物拿出來,架起氣爐煮飯吃。

上次來的時候,葉雄帶了幾十瓶攜帶型燃式罐,卡進燃氣灶上,就可以煮飯吃,非常方便。

吃完飯之後,葉雄用心把山洞整理一番。

他一個人住的時候,可以隨便將就,但是現在楊心怡在,不能讓她委屈睡地鋪。

砍了幾株樹,做了一張結實的一米五大床,鋪上草席被子。

轉眼之間天就黑了,上床之後,葉雄有了壞心思,手不自覺開始動手動腳。

楊心怡一把推開他的手,道:「五在呢!」

「不就是一隻破鳥,它懂什麼。」葉雄無語了。

「別看它只是只鳥,我發現它懂的東西很多,感覺就像白白一樣,通曉人性。」楊心怡親了一下葉雄的臉,撒嬌道:「老公,你就忍忍,等你找齊靈藥,咱們就離開這裡,用不了多久的。」

「好吧,聽你的。」葉雄無奈地道。

他開始後悔把這隻破鳥帶回來,現在好了,連最基本的性福都沒了。

破鳥,老子遲早把燉了吃,葉雄罵道。 第二天一早,葉雄起床出去打水,回到洞外的時候,他發現一件震驚的事情。23US.更新最快

洞口的天地靈氣特別濃郁,比起森林中還要強幾倍,細細感覺之後,發現這些元氣在輕輕地流動,方向似乎朝洞口進去。

葉雄跑進去,發現石洞一片陰寒,就像冰窯一樣。

楊心怡盤坐在地上,身體被一層薄薄冰層包裹,那冰層已經布滿全身。

就像被冰封一樣,那些天地靈氣,正是流向她的身體,幾乎能以肉眼能看到。

昨天才能冰封一隻手臂,今天就開始冰封身體。

葉雄開始擔心起來,楊心怡的身體情況讓他有些不安。

「你回來了?」楊心怡睜開眼睛,正想站起來,突然驚叫起來。

她也沒想到,自己的身體會被冰封住。

輕輕一掙,寒冰嘩啦啦地掉到地上。

「這是怎麼回事,我身上怎麼會出現這麼多冰?」楊心怡震驚地問。

「老婆,你沒事吧?」葉雄走過去,扶著她問。

「沒事啊,感覺精神多了,全身都是力氣。」楊心怡回道。

「你進內世界看看,是不是有什麼變化?」葉雄連忙問。

楊心怡閉上眼睛,開始進入內世界,半晌之後,她睜開眼睛。

「怎麼樣?」葉雄緊張地問。

「內世界好像大了很多,而且能看見東西。」

「能看見什麼東西?」

「冰雪世界,就像冰川一樣。」

「有多大?」

「大概幾百米吧,我也不知道。」楊心怡回道。

葉雄怔住了,以他現在的實力,內世界才一百米,楊心怡才鍊氣三層,內世界就幾百米,這代表著什麼?

如果這是資質問題的話,只能楊心怡比他的資質不知道高多少倍。

以前,葉雄一直覺得,這個世界上靈藥就是一切,什麼體質根本就不重要,現在他才知道,自己完全錯了。

在這靈氣充沛的地方,楊心怡就像被完全解放一樣,徹底活了過來。

以她這麼逆天的修鍊速度,不用多久,就能完全超越自己。

「老婆,你再仔細瞧瞧,內世界之中還有什麼?」葉雄繼續問。

無緣無故,楊心怡不可能進展這麼快,所以葉雄猜測她內世界有什麼。

鳳臨天下:傾世女丞相 「我再看看。」

楊心怡再進內世界,這一次她進入的時間比較長,足足半個時,她才從裡面出來。

然後,她的眼淚突然流了出來,她這樣子,讓葉雄嚇了一跳。

「老婆,你怎麼了,別嚇我。」葉雄驚道。

楊心怡將他抱住,淚眼婆娑地道:「老公,裡面真的有東西。」

「什麼東西?」葉雄急問。

「冰川上有一隻冰棺,不知道為什麼,我走進的時候,心裡就非常難受,所有的負心情緒一樣子全都湧出來,包括你做過對不起我的事,還有咱們的吵架。」楊心怡輕泣。

「從現在開始,你別進入內世界,更別靠近冰棺了,聽到沒有?」

葉雄心裡生起一鼓不安,這種情緒一直讓他心緒不寧。

他開始後悔帶楊心怡進入修鍊一道了,她還是最適合做一個安靜的良家婦女。

「老公,我聽你的,再也不進去內世界。」楊心怡頭。

「暫時也別修鍊了,得我查明你內世界的冰棺是什麼東西再。」

豪門債:老公,我要離婚! 楊心怡頭。

接下來,葉雄出去尋找剩下的三種靈藥。

鐵樹脂找到了,清靈果上面寒潭之中有,剩下的是凝血草,活氣果跟地火蓮。

葉雄一路深入,很快就到了昨天那株鐵樹旁邊。

看著面前幾百米被燒成廢墟的真空地帶,葉雄蒙了,周圍百米之內,只剩下那株鐵樹還活著,其餘的東西全都燒毀了。

很顯,這是那隻五彩鳥不見鳥蛋,憤怒之下的傑作。

想起五彩鳥的神威,葉雄不敢再靠近,遠遠地繞了個彎,繼續前進。

找了足足一天,倒是發現不少靈藥,但是剩下的三種靈藥,還是沒見蹤影。

「看來這片森林,應該沒有這三種靈藥。」

他準備回去,突然聽聞轟的一聲巨響,彷彿地動山搖一樣。

順著聲音方向,一道磨茹狀的雲衝天而起,看那架勢,很像火山爆發。

葉雄心念一動,他突然想起剩下的三種靈藥之中,有一種叫做地火蓮,生產的環境正是高溫的火山口。

如果這一帶有火山,不定能找到那地火蓮。

順著火山方向,葉雄飛快地朝那邊跑去,不多久就到了火山之下。

這次是噴發,火山下的植物還好好的,熔岩流到火山腳下,就停止了。

葉雄看著面前這座又尖又長的火山,正準備上去,突然天空傳來幾聲長鳴,無數怪鳥朝火山口飛去,似乎在爭搶著什麼。

這些怪鳥,跟先前被五彩鳥幹掉的怪鳥差不多,只不過沒有那頭那麼強悍。

怪鳥進入火山口,拚命地在地上啄著什麼,那副樣子,跟搶食沒什麼區別。

葉雄不敢靠太近,只能靠近百米之內,然後用靈識查探它們在吃什麼東西。

原來它們吃的是一種艷紅色石頭一樣的東西,有大有,像是一種礦物質。

葉雄等了很久,那些怪鳥才離開,他連忙走上去。

一鼓熱浪迎面湧來,還好葉雄修鍊的是火屬性的法術,對熱氣有一定的抵抗能力。

裡面深不見底,黑呼呼一片,無數的濃煙湧出來,根本看不到底。

葉雄決定下去察探一番,地火蓮喜好生起在火山口,越是熾熱的環境,生長得越好。

如果在這裡不能找到地火蓮,他真不知道應該去哪找了。

他施展赤焰,先將周圍照亮,慢慢地從火山口下去。

裡面到處都是熔岩凝固成的岩石,溫度還很高,縱然有真元護體,下到二三十米的時候也開始受不了。

葉雄咬咬牙,繼續往下探索,這是最後的機會,不想就這樣放棄了。

隨著越來越深入,葉雄終於承受不那高溫,正準備離開。

正這時候,他突然看到一片赤紅的熔漿在翻騰著,原來不知不覺間,他已經到了火山底下的熔漿區。

這不是關鍵,最關鍵是在熔漿的另一邊,幾株長得非常妖異的蓮花,正盛開著,不是地火蓮是什麼。

(ps:一會還有兩章。) 葉雄大喜,正準備從熔漿中間的拱橋走過,哪知道剛剛走近熔漿旁邊,真元護體的光罩再也承受不住,破掉了。23US.更新最快

熱浪湧來,他的衣服瞬間燃燒起來,如果不是退快得,直接就被燃得屍骨不剩。

「看樣子以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從拱橋過去,將地火蓮摘下來。」

無奈之下,葉雄只好退出火山口,原路返回。

「怎麼搞成這模樣,沒事吧?」見葉雄狼狽不堪地回來,楊心怡大為緊張。

「找到一座火山,發現地火蓮,但是熔漿溫度太高了,我過不去。」葉雄回道。

丹藥的事情,葉雄告訴了楊心怡,但是索丹的事情他沒有,害怕她擔心。

所以楊心怡一直以為,葉雄來採藥只不過是為了增強修為,早一晚一都沒關係。

「這次不行就下次進,下次不行,就繼續,總有一天能成功的。」楊心怡回道。

「我沒那麼多時間,最多在這裡呆一個月。」葉雄道。

哪怕他拿到清靈果跟地火蓮,剩下兩種靈藥還是沒有下落,出去不知道還要找多久,所以時間還是很緊的。

「要不,我幫你。」楊心怡突然道。

葉雄連連搖頭:「我一個鍊氣五階的人都去不了,更別你。」

「你別忘記,我可是有寒冷護體哦。」楊心怡笑道。

「就你那寒冰,不到片刻就被熔化,沒用。」

哪怕明知道楊心怡的寒冰比一般的冰寒強很多,但境界是硬傷,他還是不相信她能抗得住岩漿的溫度。

「行不行,試試不就知道了。」

楊心怡催動元氣,片刻間身體上就凝聚一層厚厚的寒冰。

「用你的火焰攻擊,看看我能不能撐住。」楊心怡吩咐。

葉雄施展火焰,頓時將楊心怡燃燒起來,楊心怡變成一個火人。

無論他的火焰怎麼燒,楊心怡身體的冰還是不融化。

「這麼邪門?」

葉雄加大火焰,由五成元氣動用到七成。

楊心怡還是好好的,只不過有些吃力。

「有這麼厲害?」

葉雄將所有的火焰攻擊出去,楊心怡當下就沒辦法,寒冰直接就被熔化。

「看來,我高估自己了。」

被葉雄擊破防禦,楊心怡有些掃興,嘆了口氣。

「你沒高估自己,我剛才用八成元氣。」

葉雄不可思議地看著楊心怡,如果不是他親眼所見,根本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這寒冰才薄薄一層,就防得住自己八成赤焰攻擊,如果她像自己一樣境界,那還了得?

「我是不是可以幫你?」楊心怡高興地問。

「不用,我再想想辦法。」

不到萬不得已,葉雄是絕對不會讓楊心怡去冒險,除非有十分把握。

相擁而睡,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葉雄醒來的時候,看了眼石洞一角的五,非常奇怪。

自從前天吃了蛋殼之後,它差不多睡了三天,還是一醒意都沒有。

如果不是它那肚子時不時動一下,葉雄還以為它已經死了。

「老婆,我出去了,你好好在洞里呆著,別出去。」

「知道了,心一。」楊心怡叮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