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摩西介紹的時候不忘記誇讚。

山迪打量著公孫慕容二人,點頭:「可愛,很可愛,四歲的蘇菲亞·娜拉莎像個小公主,但是……他們……沒有死?」

「山迪,為什麼要這樣說,難道你忍心聽到他們死去的消息?不,這不應該是護衛長的想法,您想想看,他們幫助了那麼多的冒險者,不應該活著?或許是您期待著他們……」

「沒有,我從來沒有那樣想過,我僅僅是好奇,是的,好奇。歡迎您的到來,美麗又可愛的蘇菲亞·娜拉莎小姐。」山迪連忙打斷摩西的話,否則還不知道對方會說出什麼。

「謝謝,娑娑鎮勇敢而又正直的護衛長山迪大叔,聽買水的冒險者說,您的公正如雄偉的大山一樣讓人覺得有所依靠,我和我的慕容哥哥一直期待著能見到您,那說明我們還活著,並且不再擔心有人會威脅到我們,至少在娑娑鎮是這樣,我說的對嗎?山迪叔叔。」

娜拉莎非常配合,說出來的話討人喜歡。

山迪的臉笑成一朵花,他確實以自己能夠維護娑娑鎮的和平而驕傲,面對著討喜的娜拉莎,他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變得溫和。

「那麼可愛又聰明的娜拉莎小姐,您和您的慕容哥哥是怎樣來到娑娑鎮的呢?」

「是摩西叔叔他們保護我們到來的,在路上他們遇見了我們,放棄了繼續探索遺迹的打算,把我們帶回到寧靜、美麗的娑娑鎮。」娜拉莎眨著大眼睛,來證明自己沒有說謊。

山迪選擇了相信,可他依舊是滿腹疑問,比如庫勒是怎麼死的,摩西是遇到娜拉莎之前殺掉的庫勒還是之後?但他又不願意把精力浪費在娑娑鎮外面的事情上,否則他每天都會為各種冒險者的事情而糾結。

揮揮手,山迪打算讓九個人進鎮子,又忽然愣住,小聲對公孫慕容問道:「您妹妹懷裡抱著的是……」

「炙風黃金虎的幼崽兒,撿的。」公孫慕容平和地說道。

「慕容少爺,相信您的家人一定與您說過,好東西拿出來給別人看時,需要您有足夠實力去守護,或許您的家族很厲害,不過總有些人只惦記今天的愉快,而不會去想明天死在哪裡,娑娑鎮的規矩曾被打破過。」

「非常感謝。」公孫慕容摸出一個金幣遞過去。

「慕容少爺您真慷慨,但有時慷慨得讓人忍不住幻想得到您的其他東西,這並不是一件好事情。」

山迪收下金幣,又一次勸告,同是他從懷中掏出一塊皺巴巴的細麻布蓋在炙風黃金虎的身上。

至於他為什麼隨身揣塊兒麻布,誰知道呢!

公孫慕容對山迪護衛長的印象不錯,微笑著點點頭,示意七個新收的僕人領路。

摩西追上來,尷尬地承認錯誤:「少爺,山迪所做的事情應該由我們來做,但是……」

「嗯!」公孫慕容不置可否。

******

位於沙漠中的娑娑鎮並不是到處都是沙子,反而充滿了綠意,不是很寬闊的道路路邊修著低矮的花壇,裡面的花草茂盛地生長著,大多數的房子上攀緣著滕蔓類的植物,還有二層房子上垂下的吊籃,濕漉漉的樣子顯然是剛剛澆過水。

沒有人去摧殘脆弱的植物,正如冒險者說的那般,娑娑鎮看上去寧靜又平和。

很多人瞧見庫勒三人的屍體都感到詫異,為了不被人糾纏著詢問,摩西只好一邊走一邊宣揚。

「這是黃沙血命三刀手,看,他是他們的頭兒,庫勒,他們終於死了,讓我們歡呼吧,不管是受過傷害的人,還是擔憂遇到他們的人,盡情歡呼吧。」

重複著吆喝的內容,一行九人在不少人的簇擁下來到因遺迹出現而設立於娑娑鎮傭兵分站。

雇傭兵組織的娑娑鎮分戰是一個二層的小樓,以前是誰擁有不重要,眼下是普通人和傭兵發布和接受任務的地方。

公孫慕容和娜拉莎聽管家介紹過,在公孫慕容出來的地方也有著同樣的組織,似乎是所有文明種族不可缺少的一個社會環節。

因此他們不覺得怎樣希奇,娜拉莎更關注的是如何儘快得到七百金幣,她對金錢的執著超乎尋常,從她賣水的時候希望別人來搶劫,而不是正常交易的想法中可以看出來。

到鎮子的一路上她每隔兩三個小時就要說一遍自己和慕容哥哥有多少錢。

二百三十一個金幣二十九銀幣四十個銅幣加兩千五百金幣的金票加還有六十金幣十銀幣十一個銅幣,等於兩千七百九十一金幣三十九銀幣五十一銅幣。

她打算到大城市把金票換成金幣,金票讓她感到很不放心,哪怕摩西一遍遍強調金票本身不會出差錯。

或許管家教給她數學最大的作用就體現在這方面,當然,她貪財可能跟管家的教導也有一定關係。

智能管家教的東西非常繁雜,尤其是針對公孫慕容的教導上,恨不能在能量耗盡之前把所有的知識全塞到他的腦袋裡。

並在最後時刻告訴公孫慕容他沒有資格去偷懶,失去了護衛艦隊的他如果不努力,哪怕到生命的盡頭也回不到家鄉。

不會再有人給他遮擋風雨,一切的一切,全靠他自己。

所以公孫慕容變得沉默了。

「少爺,到了,請您和小姐跟我們一同進去,外面危險。」摩西很盡職,其他六個人護在自己的少爺和小姐周圍。

附近的人卻有發出驚呼聲的。

「天哪,戰神在上,摩西他們這是找到了主人?做為冒險者的他們把兩個孩子當成主人?」

「我同樣聽見,摩西叫他們少爺和小姐,讓我想起了,想起了……」

「奔雷傭兵團?」

「還有一級傭兵團……飄零。」

「是的是的,真讓人難以想像,他們要學著別人的樣子譜寫傳奇嗎?」

各種聲音混雜著湧進雇傭兵分戰,接著公孫慕容和娜拉莎的身份也被人猜到,而後再被確定。

在沙漠中賣水的慕容和娜拉莎,他們還活著,天知道兩個孩子是怎樣成功來到娑娑鎮的。

摩西交接的很順利,雇傭兵組織,或者說是傭兵公會的人查看一番,確認是黃沙血命三刀手的屍體后,痛快地把七張一百金幣的金票給了摩西。

只是在九個人走出門之後,情況出現了,有三個人一臉微笑地看著他們。

ps:有推薦票的支持一下哦,還有收藏,謝謝大家。

; 三個人分站在三個不同的角度上,在他們每個人的身後還站著似乎是他們手下的人。

「少爺、小姐,他們三個是娑娑鎮三個勢力的頭領,湯姆·哈維安、拉丁·霍根和雅各布·傑克,娑娑鎮實際上在他們三人的控制下,哈維安四階九級戰氣,霍根和傑克五階一級。」

摩西盡職地介紹著,他的面孔上不曾流露出任何的恐懼和懼怕,

喬治六個人依舊護在周圍,僅僅是眉頭輕蹙了一下。

和摩西打扮差不多,同樣是一臉鬍子的湯姆·哈維安開懷地笑了起來,說道:「不愧是摩西,正如你知道我們的名字一樣,我也知道你,托德·摩西,二階八級戰氣,膽子很小,總喜歡打聽各種消息,好能提前躲開危險,祝賀你,摩西,你還活著。」

「是的,我還活著。」摩西的臉色不怎麼好看。

「那麼讓我們猜猜,膽小的摩西和他的隊伍是絕對打不過庫勒的,這說明什麼?」哈維安順著話問道。

他旁邊一個手下連忙附和:「說明大人您保衛了鎮子,讓庫勒他們不敢進來,最後他們渴死在沙漠中,被摩西他們撿到了。」

「還有我家大人。」拉丁·霍根與雅各布·傑克身邊有人一起出聲。

摩西看了一眼自家的少爺,見少爺面色平淡,便知曉少爺不打算在傭兵協會門口動手,他絲毫不認為少爺和小姐打不過對面的三人及他們的手下,看看小姐懷中麻布下的炙風黃金虎崽兒就知道。

所以摩西連忙跟著說道:「是的,正是有了三位大人,我們才能把寧靜又平和的娑娑鎮當成安穩的補給地,在三位大人身上,我們看到了戰神的榮耀。」

「那麼摩西,你們是不是應該讓你們的少爺和小姐,把得到的賞金交給真正起作用的人呢?」哈維的手下又一次開口。

很多圍攏過來看熱鬧的冒險者露出憤怒的神色,甚至有人躍躍yu試,悄悄地握緊自己的武器。


更有一個冒險者直接沉聲質問:「哈維、霍根、傑克,難道娑娑鎮平時的收入已經不能夠滿足你們,使得你們非要搶小姑娘的錢才行?」

哈維三人對別的冒險者是不在乎的神色,但聽到此人的聲音,再看過去時,不由露出戒備的神色。

「凱利塞爾,你這是什麼意思?」哈維略顯底氣不足地發問。

「沒什麼意思。」被稱為凱利塞爾的人看了眼兩個孩子,接著說道:「在遺迹四層,我遇到了連環機關,差點死掉,除了武器和生命,我失去了所有的東西。

渾身是傷的我遇到了賣水的蘇菲亞·娜拉莎和她的哥哥公孫·慕容,他們送給了我可以活半個月的水和食物。

戰神告訴我,現在,我應該站到可愛的娜拉莎小姐一邊,否則我的靈魂將被戰神所遺棄,然後我會為今天的退縮與懦弱而愧疚地死掉。」

說完,凱利塞爾低喝一聲,戰氣盈身,五階五級。

「還有我,我也在遺迹附近用十斤水五個銅板的低廉價格,買過娜拉莎小姐和她慕容哥哥的水。」

又一個冒險者站出來,戰氣顯現,雖然只是三階六級。

「算我一個。」第三人出聲。

「我。」

「還有我。」

「一起。」

一個又一個冒險者放出自己的戰氣站到『弱者』的一邊,他們都是買了水的冒險者,他們的善良在買水的時候已經被證明過,因為他們還活著。

十斤五個銅板的水對於所有冒險者來說都是便宜的,哪怕在鎮子里可以免費灌水。

哈維三人面現尷尬之色,他們不敢與眼前的一群冒險者戰鬥,尤其是領頭的凱利塞爾,但直接走還覺得丟人。

哈維勉強笑笑,說道:「恭喜你凱利塞爾,你又提高了一級,戰神在你身邊,可是……我們為什麼不聽聽慕容少爺怎麼說呢?」

他把目光轉向了公孫慕容,眼神中不無威脅之意。

公孫慕容與他對視著,哈維臉上的肉輕輕顫抖,嘴角也一翹一翹的,讓他的表情看上去很猙獰。


「給。」公孫慕容對視片刻,目光平淡地吐出一個字。

「慕容哥哥。」娜拉莎不高興了,她有信心自己一個人把對方全乾掉,為什麼慕容哥哥要退讓,直到腦袋被慕容哥哥按上去,才癟著嘴說道:「哦!」

公孫慕容抽出六張面值一百金幣的金票,在娜拉莎不舍地注視下分給每個頭領兩張。

而後晃動著手上的一張,說道:「我和妹妹要去祈水城,需要運輸的畜力、物資和護衛,摩西,你去裡面發布下任務,我希望剛才出聲給予我們幫助的冒險者們能夠接取。另外,我和妹妹賣水也賺了一些錢,聽人說老莫提的酒館不錯,今天晚上請大家去喝酒,嗯!就這樣。」

說話的時候他看向凱利塞爾,目光中邀請的意思非常明顯。

「好的,感謝慕容少爺和美麗、善良的娜拉莎小姐,大家應該也一起去。」凱利塞爾收起戰氣,笑著回應。

其他剛才站出來要幫忙的冒險者發出歡呼聲,至於最後究竟誰花錢,他們不在乎,如果兩個孩子拿不出來的話,他們不介意自己付賬。

摩西很快辦理好了任務,先前的冒險者紛紛加入,他們需要離開一段時間,以免被哈維他們惦記上,正好他們也有東西需要到城市去處理,只有新手和收穫不多的人才會在鎮子里直接賣掉。

******

今夜老莫提的酒館額外熱鬧。

冒險者們叫喊著、歡笑著,一杯杯的酒被他們喝下去,一塊塊兒烤肉被他們用力地撕扯著。

娜拉莎成為了所有人的公主,她哼著管家教的曲子對每一個人露出燦爛的笑容,她那可愛的模樣讓冒險者們對哈維三人的咒罵聲變大。

但他們也沒有辦法,誰讓兩個孩子沒有勇氣與對方戰鬥呢,甚至平時維護鎮子安寧的山迪隊長也沒出聲支持一下。

老莫提也用實際行動支持娜拉莎,他免去了幾十個銀幣的零頭,收取了整數的六個金幣,這筆錢自然是摩西拿出來,發布任務,邀請如此多的冒險者護送,僅僅需要六十個金幣,剩下的在他手中,包括明天購買沙駱都在這筆錢里出。

當晚,他們找了一家看上去不錯的旅館,歡鬧累了的娜拉莎甚至沒有詢問慕容哥哥為什麼給哈維他們錢就睡著了。

第二天眾人起來忙碌,當傍晚來臨的時候,隊伍已經準備完畢,三十個冒險者,十隻沙駱,加上公孫慕容九個人,便是此行的所有成員。

公孫慕容和娜拉莎每人乘座一頭沙駱,這是摩西說『主人要有主人的樣子』之後的結果,其他的八匹沙駱則載著冒險者們的收穫,還有食物與水。

當雙日變成兩個蛋黃的時候,隊伍出發了,大家都不說閑話,顯得很安靜。

兩個太陽落下,和太陽對應的兩個月亮在天邊升起。

只要隊伍的規模夠大,沒有人喜歡在白天的沙地上趕路。三十九人的隊伍無論對於傭兵團和商隊來說都是小的,可誰讓他們當中有個戰氣五階五級的凱利塞爾呢。

儘管公孫慕容兄妹兩人是雇傭者,但毫無意外的,凱利塞爾才是隊伍的核心,其他二十九個被雇傭者全是這麼認為。

而摩西七人除外,他們十分清楚,凱利塞爾無法與炙風黃金虎抗衡,從一隻全身染成白色、裝進特殊封印氣息的術紋布、並抱在小姐懷中的小老虎身上可以確定這點。


屬於太陽的光輝已完全看不到,沙漠上是朦朧又慘白的月光在揮灑。

今天的天氣不錯,至少對於鎮子中和行走在沙漠上的隊伍來說是不錯,因為有雲,雲遮住了不少的月光,在夜晚或明天早上或許能有那麼一絲的降水。

公孫慕容看看天空,眯起眼睛笑了,他同樣覺得今晚的天氣很好。

當隊伍又前進十里時,公孫慕容催著沙駱靠近娜拉莎,對她小聲地說道:「我要出去一下。」

娜拉莎懷抱小老虎,情緒不怎麼好,她還在想著給出去的六百金幣,並且計算了一遍又一遍,十斤水五個銅板,五萬個銅板才是五個金幣,五千二百萬斤水是六百金幣的價值,天哪,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夠收集到這麼多的水?

自己真可憐,賣水的小女孩不應該這麼被人欺負。

突然聽到哥哥的聲音,娜拉莎悶悶地嗯了一聲,緊接著她額頭上好似水晶的東西微微閃爍了一下,她那長有長長睫毛的大眼睛里也冒出驚喜的神色,使勁點點頭,說道:「慕容哥哥,我……」

「你要留在這兒。」

「好~吧!慕容哥哥,我們需要更多的額外收入,我們必須有個屬於自己的莊園,自己的家。」

「我懂。」

「慕容哥哥,早去早回。」娜拉莎的眼睛笑成一彎月牙,對著自己的慕容哥哥輕輕一指,本就模糊的光線好像又產生了其他的變化,接著一切恢復到原來的模樣。

而公孫慕容已經離開隊伍,在他之前乘坐的沙駱上還有一個公孫慕容安坐著,每當娜拉莎手指頭動動,坐著的公孫慕容就會跟著動一動。

光系術——幻夢真實鏡像。


當然,娜拉莎不知道叫什麼名字,這屬於她的本能。

; 脫離了隊伍的公孫慕容把星月追光閃發揮到及至,身形閃爍間朝著小鎮的方向而去。

給出六百金幣的時候他也很生氣,但他不願意暴露實力,更不準備把事情鬧大,這樣才不會讓更多的人把他的事情傳揚出去。

在沙漠中賣水是個美麗的故事,當著很多人的面把哈維三個頭領及手下幹掉,是個其他勢力願意關注的情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