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收服了這批仙獸,拓跋野身邊的玄仙境強者又達到了七百名,他的底氣更足了,

尤其是火鳳和鬼佛,實力之強,僅次於拓跋野、魔通天組合、生命聖樹,

魔通天組合和生命聖樹都不能輕易出手,所以鬼佛和火鳳的加入,使得拓跋野多了兩名強大的幫手,

「鬼佛前輩,我們接下來去什麼地方,」拓跋野問道,

聖佛界確實強於聖仙界,連強大的仙獸也比較多見,他很想多去一些地方,趁機多收服一些強大的仙獸,等回到了聖仙界,這些仙獸就是強有力的幫手,

「極北冰原,極北冰原也曾經出產過九陰水和九陽花,甚至還爆發了一場血雨腥風的廝殺,」鬼佛說道:「當初我也去了,只是我勢單力孤,最終九陽花和九陰水都沒有搶到,」

「好,我們就去極北冰原,」拓跋野當即做出了決定,

極北冰原,光聽名字,他就知道這個地方盛產水系和冰系仙獸,就算沒有得到九陰水和九陽花,也能夠收服大批仙獸,

「樓主,極北冰原有一個極為強大的傢伙,我們真的要去嗎,當年九陽花和九陰水出世,驚動了那個大家好,結果人類強者傷亡慘重,最終還是多名金仙境強者一起出手纏住了他,其他人才能把九陽花和九陰水取走,」鬼佛有些恐懼道,

「鬼佛前輩,到底是什麼仙獸如此強大,」拓跋野好奇道,

需要幾名金仙境強者纏住,這仙獸之強,估計是他生平僅見了,

「遠古神獸冰霜巨龍,」鬼佛說道,

聽到這個名字,拓跋野也是一震,

他曾經在無盡山脈裡面見到一條遠古神獸冰霜巨龍,那條遠古神獸冰霜巨龍強大無匹,他猜測很可能有金仙境修為,

他沒有想到,聖佛界也有遠古神獸冰霜巨龍,而且同樣強大無比,

拓跋野的實力已經遠超從前,卻沒有信心對抗遠古神獸冰霜巨龍,

面對遠古神獸冰霜巨龍,他總感覺自己是那麼的渺小,

「鬼佛前輩,要真是遠古神獸冰霜巨龍的話,他為什麼會讓九陽花和九陰水被人類奪走,」拓跋野問道,

鬼佛搖頭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當時遠古神獸冰霜巨龍好像被禁錮住了,要不然他放開手腳,估計人類傷亡要大得多,就算遠古神獸冰霜巨龍被禁錮了,他的戰鬥力還是超乎想象,那一戰激烈無比,我都不敢去回想,」

「鬼佛前輩,如此說來,我們此去極北冰原是非常危險了,」拓跋野臉色微變,

「危險是有的,不過我們人少,不鬧出大動靜,是不會驚動遠古神獸冰霜巨龍的,」鬼佛說道,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萬一驚動了遠古神獸冰霜巨龍,我們以最快的速度逃離,也不會喪命,」

「鬼佛前輩,既然如此,我們還是去一趟極北冰原,萬一能夠發現九陰竹和九陽花的根莖,我們就不用苦苦尋找九陰水和九陽花了,」拓跋野當即做出了決定,

遠古神獸冰霜巨龍確實不是他能夠對付的,不過他還是想去看看,看看有沒有九陰竹和九陽花的根莖,否則他不會甘心的,

「樓主,我就不現身了,極北冰原很有名,你能夠輕易找到方位的,」鬼佛說道,


拓跋野把鬼佛收入幽冥仙府之中,準備出去,然後再做打算,

只是,他還沒有走出火龍洞,卻發現火龍洞外面圍了不少強者,

眾多強者之中,他剛好認出了四人,正是他之前救下的四名年輕強者,


很顯然,四名年輕強者回去之後,把事情告訴了宗派高層,於是他們所屬的宗派派出大批強者趕到火龍洞,

這些人肯定以為火龍洞有什麼寶物出世,所以想來湊湊熱鬧,

、要說他們是來感謝拓跋野的,也用不著這麼多人把火龍洞出口堵住了,

拓跋野沒有想到,救人還惹出這樣的麻煩,

「早知如此,就不出手了,」拓跋野搖頭嘆道,

他不想跟這些人起衝突,更加不想暴露身份,

所以,他沒有急於出去,而是隱藏在火龍洞裡面,看看這些人到底想要幹什麼,

「父親,你這是幹什麼,你難道想要對付我們的救命恩人,」為首的年輕強者質問道,

「你就不要多問了,我們沒有想為難你的救命恩人,只是想見他一面罷了,」

「父親,你別以為我是傻子,我難道那麼好騙嗎,救我的人說不定早就離開了,你們把火龍洞圍起來也沒有任何用處,」

「你們大喊試試,看看你們的救命恩人是否還在火龍洞之中,」


「父親,我不會出賣救命恩人的,要找你們自己去找吧,」

四名年輕強者還是很講義氣的,竟然都沒有幫忙大喊,

那些老一輩的人物沒有辦法,只得派出一些強者進入火龍洞搜尋,要找出拓跋野來,

拓跋野不知道他們想幹什麼,當然不會現身去見他們,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不想自尋煩惱,

何況,他急於去極北冰原,更加沒有心思過多糾纏了,

大批強者進入火龍洞,開始仔細尋找拓跋野的蹤跡,

他們當然找不到拓跋野,卻發現火龍洞大量仙獸都不見了,只剩下一些修為不高的仙獸,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冰霜巨龍

「宗主,情況不對,火龍洞的仙獸大部分都不見了,」

「怎麼會這樣,火龍洞裡面仙獸眾多,光是玄仙境仙獸就有數百之眾,誰有能力把他們都滅掉了,」

「父親,說不定是我們的救命恩人所為,他實力強大,所以把火龍洞的仙獸都滅掉了,」

「不可能的,你們的救命恩人救了你們才不到三天時間,這麼短時間內,更加不可能把仙獸都滅殺了,」

……

眾人都驚駭無比,拿不準出現了什麼情況,

「宗主,沒有發現其他人的蹤跡,我們還是儘快離開吧,」有人害怕了,

他們的宗派距離火龍洞不遠,實力不算很強,要不然他們早就滅掉火龍洞的仙獸,把火龍洞佔據了,

如今有人把火龍洞的仙獸滅掉了,他們反而不敢在火龍洞逗留,生怕殃及池魚,

「留下幾名強者盯著火龍洞,其他人先回宗派駐地,要是火龍洞沒有被其他人類強者佔據,也沒有被仙獸佔據,以後就是我們的了,」

「不錯,沒有想到,我們一直想佔據火龍洞都沒有成功,如今輕易到手了,」

這些人貪婪心一起,頓時忘記了危險,

拓跋野懶得管,反正他沒有在聖佛界發展的想法,所以沒有必要去佔據火龍洞,

等眾人離開,他悄然出了火龍洞,至於留下盯著火龍洞的幾名強者,修為不怎麼樣,壓根發現不了他,

火龍洞之行,讓拓跋野吸取了教訓,再也不敢隨意管閑事了,

本來他是好心,還差點被一個宗派的強者圍了,要不是他厲害,恐怕他很難活著離開,

他暗下決定,以後還是少管閑事,免得招惹麻煩,

只是,以他的性格,不管閑事的可能性很小,

這天,拓跋野進入北原城休息,到了北原城,距離極北冰原就不遠了,

他剛剛踏入北原城,就覺得有些奇怪,因為小小的北原城竟然聚集了大量玄仙境強者,

要知道,一座城池是很難見到玄仙境強者,偶爾能夠見到玄仙境強者,基本上都是路過城池休息的人,北原城如此偏僻,竟然聚集了數百名玄仙境強者,而且人數還在不斷增加,這也太反常了,

他稍微打聽了一下,就得到了一個重大的消息,

冰宮遺迹要出世了,

冰宮曾經是聖佛界響噹噹的宗派,有仙王級別的強者坐鎮,只是后來不知道怎麼回事,冰宮的人一夜之間消失了,連冰宮也不見了蹤跡,

冰宮是冰宮的老巢,是一件極品仙府類寶物,

之後,很多人想要找到冰宮,為了得到冰宮遺留下來的寶物和秘籍,

冰宮顯赫一時,而且曾經滅掉不少宗派,他們擁有海量的佛門秘訣,也擁有無數的寶物,無數宗派眼饞,

奈何冰宮消失不見,遍尋不見,他們也沒有辦法,事情過了千年時間,就慢慢變淡了,再也沒有人尋找冰宮了,

冰宮的駐地就在極北冰原,如今有傳言說冰宮要在極北冰原出世,自然引來了大批強者,為的就是搶奪冰宮,

冰宮這個宗派已經不存在了,但是冰宮這件極品仙府,還有冰宮遺留下來的寶物和秘籍,還是吸引了無數強者的眼球,

不管是散修強者,還是宗派強者,紛紛趕到北原城,等待冰宮出世,

知道消息之後,拓跋野卻高興不起來,

本來,他不想鬧出動靜,只是查看一下極北冰原是否有九陽花和九陰水存在的,這樣的話,就不會驚動冰霜巨龍了,

如此大批強者趕到北原城,甚至有不少強者已經進入極北冰原尋找冰宮了,他們的到來,勢必驚動冰霜巨龍,到時候還不知道如何收場,

至於是否有冰宮存在,拓跋野不太相信,

當然,要是冰宮真的出世,對他來說也是一大機緣,說不定他能夠得到他想要的佛門秘訣,做好修鍊神佛之體的前期準備,

總體來說,冰宮這個時候出世,對他來說不算好消息,

事情已經發生,怨天尤人已經沒有作用,拓跋野開始思考起來,要如何才能收穫最大,

如今,冰宮還沒有出世,北原城的強者不算太多,他現在進入極北冰原的話,興許不用驚動冰霜巨龍,就能夠查看是否有九陰水和九陽花,

想到這一點,拓跋野沒有在北原城逗留,直接出城而去,直奔極北冰原,

有不少人抱著碰運氣的想法,已經先一步進入了極北冰原,拓跋野混入人流之中,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他也不想驚動他人,因為他是要去尋找九陰水和九陽花,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否則,大批強者跟著他去了,肯定會驚動冰霜巨龍的,

他就是要打一個時間差,爭取在不驚動冰霜巨龍的情況下,探明究竟,

極北冰原遼闊無邊,寒風吹拂,好像刀子刮在身上,

這樣的氣溫,除了冰系修鍊者,一般人都不願意在這種環境修鍊,當然,也有一些苦修之人,會選擇極北冰原磨礪意志,

拓跋野進入極北冰原之後,很快跟其他人分開,獨自上路,直奔以前出現九陰水和九陽花的地方,

他知道,以前出現九陰水和九陽花的地方在極北冰原最深處,那裡也是禁錮冰霜巨龍的地方,

他沒有絲毫猶豫,直奔極北冰原最深處,

隨著逐漸深入極北冰原,溫度越來越低,吐氣都要結冰了,

到了後面,他不得不施展出神魔之體,抵禦極寒的寒氣,

「極北冰原,果然非同一般,也不知道冰霜巨龍到底有多強大,要是能夠收服冰霜巨龍,那麼天宇盟的實力會大幅度提升的,」拓跋野連收服冰霜巨龍都敢想,

冰霜巨龍的實力毋庸置疑,一旦脫困,對付幾名金仙境強者都沒有問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