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數分鐘,已經讓林峰身上的傷勢力好了一小半,雖然胸前被震斷的肋骨仍然深陷著,但內髒的傷勢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而這時,瘋狂中的蠍子似乎也發泄夠了,表情也開始恢復正常的陰狠之色,林峰知道。自己想逃。也唯有這時了,等蠍子完全恢復過來,以他的實力和自己現在的狀況,自己再想逃就難了。

臉色一狠。靈魂之力再次滲入手鐲之中。隨即手腕一轉。又一把天器突兀的出現在了手中。

寒光一閃,林峰整個人暴射而起,手中天器直指蠍子刺去。

瘋狂中的蠍子突然清醒過來。看著面前射來的天器,臉色一變,雙腳猛蹬地面,身體暴退而去。

有了上次的教訓,眼看不能刺中蠍子,這次林峰沒有繼續再追,只見他一直插在懷中的左手突然抽出,火紅的光茫在其手掌上一閃而過,隨即猛的一揮,數道金光暴射而出,同時林峰也迅速轉身,向著身後飛奔而去。

後退中的蠍子突然發現幾道金光射而自己,臉上閃過一絲不悄之色,論暗器,林峰還是他教的,根本無法與他這個老師相比。

雙手連連探出,射來的金光盡數被他抓在了手中,不過當他發現射來的不是暗器,而是金珠時,原本不屑的臉色猛然一變,一片駭然,同時連忙將其扔出,但他的速度還是慢了一點,金珠還未離手,便轟然炸開。

「轟」

隨著一聲巨響,狂暴的能量猶如過境的颶風,成漣漪狀向四周蔓延,所過之處,塵土漫天,草木瞬間化為塵埃,地面更是被深深的颳去一層。

許久之後,能量才逐漸消散,漫天的塵土也消散開來,最後在爆炸之地,只剩下一片狼籍和一個少了一臂,身上沒有寸縷,只剩下一片血肉模糊,猶如肉排般的血人。

「啊……,小畜生,你別讓我抓住,否則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半響之過,已成為血人的蠍子突然發出一聲猶如地獄中傳出的凄厲之聲,那聲音之中包含著令人毛骨悚然的森然寒意與怨恨,毫不懷疑,如果林峰真的落到他手中,其悲慘的下場絕對不是一般人可想像的。

聲音過後,蠍子猶如瘋子一般,也不管身上的傷,整個人飛竄而起,射向林峰逃走的方向,同時嘴裡還大聲的咒罵著。

而此時,林峰憋足勁早已跑過了十數里,但同樣身受重傷的他,在跑出十數里后,不但渾身上下傳來如刀割般的疼痛,整個人也像抽幹了力氣,每移動一步都艱難萬分。

「老夫剛才就說出手幫你,你小子就是不讓,現在傷得這麼重,心裡舒服了吧!」五行劍輝滿是憤怒的聲音在林峰心中響起。

「嘿嘿!」林峰勉強露出一個笑容,說道:「雖然你老這次能夠幫我,但下次呢,下下次呢,難道次次我都等你來幫我嗎?我以後可是要做五行劍宗宗主的人,怎麼能總是依靠別人呢?」

其實在林峰的心中,還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如果五行劍輝出手雖然能夠輕易擊殺蠍子,但同時,五行劍輝也可能陷入沉睡之中,林峰現在已經習慣了有問題就問猶如萬能書一般的五行劍輝,如果沒有五行劍輝,以後在修鍊的道路上,自己不知道要走多少彎路,所以林峰非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之下,是不想讓五行劍輝出手的。

「你這小子!」聽到林峰的話,五行劍輝語氣柔和了許多,確實如林峰所說,他以後是要做五行劍宗宗主的,如果自己沒有一點擔當,是不可能將一個門派發揚光大的。

「小子,快跑,那混蛋又來了。」剛柔和下去的五行劍輝的聲音突然又無比憤怒的在林峰心中響起。


聞言,林峰臉色一變,雖然他也想跑快些,可是他的身體卻不怎麼聽話,只能讓他保持著步行的速度。

似乎知道林峰身體的狀況,五行劍輝再次開口道:「向海邊跑。」

「海邊?」林峰一愣,到了海邊,前是茫茫大海,海里奇獸兇猛異常,后是一片海灘,沒有一點遮攔,到時自己更沒逃走的希望了,雖然心中疑惑,但林峰知道五行劍輝是不會害他的,所以身體一轉,便向海邊奔去。

林峰他們原本就在海邊,所以也就一兩分鐘,便到了,同時,那如同瘋子般的蠍子也追上了他。

前無路,後有瘋子,林峰陷入一片絕望之中。

然而就在這時,五行劍輝的聲音再次響:「往海里跳。」

林峰心中一凜,臉色大變的向五行劍輝問道:「老師,真的要往海里跳嗎,那裡面可是有數之不盡的海奇獸,隨便遇上一隻,都能輕易的將我撕碎。」

「快跳!」五行劍輝沒有解釋,只用那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

看著蠍子一點點的走近,林峰在絕望之下,再沒猶豫,閉上眼,撲通一聲便跳進了海里。

眼看林峰已無路可逃,就等自己來擒的蠍子,看到林峰居然一下子跳進了海里,整個人都愣了一下,然後身影如風,跑到林峰剛才站的地方,舉目四望,哪還有一點林峰的身影,有的只是波浪滔滔的海水。

「該死的。」蠍子悲憤的咒罵一聲,然後在海邊守候了一個多小時仍然不見林峰的身影,這才一臉憤怒與不甘的走了。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看得爽了賞個錢嘞!(未完待續。。) 第125節海底洞穴

林峰一入海,整個人就像是**中的一片樹葉,被海浪一卷便沉了下去,幸好,林峰已是劍師實力,有了勁氣,在海里也可以保持短暫的不呼吸,否則他恐怕早就憋死了。

「老師,現在該怎麼辦?」林峰在心中向五行劍輝問道,因為他知道,既然五行劍輝那麼堅決的讓他跳下去,肯定有辦法讓他脫困。

「繼續下沉。」五行劍輝淡然道。

「繼續下沉?」林峰一愣,隨即疑惑道:「老師,我們現在離海面已有二三十米了,再下沉,我的身體首先就會受不了的,而且再下沉,一會兒我們怎麼上來?」

「不用上來。」五行劍輝說道:「我的靈魂之力探測到那下面有個不小的洞穴,你就在那裡好好的將傷養好,等到實力變強再上來。」

「啊!」林峰驚得小嘴大張,結果被灌了幾口海水,嗆得連忙用手捂住嘴猛咳幾聲,這才回過氣來,繼續向五行劍輝問道:「老師,就算那下面有洞穴,但可這是海底,我總不能一直生活在海里不出來吧,我可才劍師,一次最多只能在海底憋十幾分鐘的氣啊!」

「那洞穴有些古怪,被一層能量保護著,外面的海水進不去,所以你不用擔……」話還未說完,五行劍輝突然急切的向林峰喊道:「快向下沉,有一群海奇獸過來了。」

心中一驚,能讓五行劍輝變得這麼急切。看來這群海奇獸不弱,當下林峰體內極至土屬性勁氣盡數向腳下涌去,使腳下的重量瞬間增加數倍,整個人也隨之如落水的石頭一般,快速下沉。

林峰身體剛下沉了十餘米,平靜的海水突然涌動起來,無數狂暴強橫的氣息急速向他奔來。

心中一凜,林峰知道那就是五行劍輝口中所說的海奇獸的氣息,只是那氣息太過強悍,壓得林峰猶如背上背著一座大山。

「快。靠邊。那洞穴的入口就在邊上。」五行劍輝無比急切的聲音在林峰心中響起。

不敢有半點遲疑,趕緊催動水屬性勁氣,整個人就如同一條游魚般,快速的向著海邊靠去。

數秒過後。一個高寬都超過三米的方形洞穴出現在林峰的眼中。就如五行劍輝所說一樣。在那洞穴的洞口,一層蔚藍色的能量幾乎與海水融為一體,而所有海水都被其擋在外面。

此時。林峰已經能夠看到身後追擊自己的海奇獸了,那是一條條身長達四五米的海鯊,數量足有三四十條,每一條都如同凶神惡剎一般,所過之處,所有的動物全都避之不及。

海鯊七級奇獸,而且還是群居海奇獸,在海洋之中,屬於霸主級的奇獸,這樣一群奇獸,就算是劍宗高手遇上,都得奪路而逃,更別說身受重傷的林峰。

身後有強過狼虎的海鯊群,林峰哪敢怠慢,驚慌之下,一頭就向那蔚藍的能量光幕衝去。

「轟」

一聲悶響,光幕被林峰撞得起了層波瀾,但卻並沒有半點破損的痕迹,同時林峰不但沒有沖入光幕之中,反而被光幕給彈退了兩三米。

「這……」林峰鬱悶的摸了一下頭,話還未說出,五行劍輝氣惱的聲音就在他心中響了起來:「你這個笨蛋,蠻撞能撞開,早就被那些海奇獸給撞開了。」

頓了一下,五行劍輝繼續說道:「快用五行勁氣,雙行勁氣能與所有能量融為一體。」

聞言,林峰趕緊催動五行勁氣,為了不重蹈上次的覆轍,他先用五行勁氣將拳頭包裹住,然後伸向那光幕。

果然如五行劍輝所說,手剛碰到光幕,光幕輕顫一下,便輕易的洞穿了過去,居然沒有一絲阻隔。

心中大定,林峰趕緊用五行勁氣將全身包裹,然後整個人再次沖向那光幕之上。

沒有絲毫的阻攔,林峰很輕易的穿過光幕,進入了洞穴之中,隨著林峰身體的穿過,那光幕在一陣輕顫之後,瞬間便再次合在一起,什麼痕迹都沒留下,就好像剛才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林峰身體剛進入洞穴,後面的海鯊群便追擊而至,但很可惜,那些海鯊沒有五行勁氣,領頭的幾隻海鯊盡數的撞在了光幕之上,撞得一個個是頭昏眼花。

看著美味的食物就在眼前,卻無法享用,所有海鯊都憤怒了,一個個就像瘋子一般,用那龐大的身體一次次撞擊阻擋它們的光幕。

七級海鯊,而且又是在海里,它們的力量不可謂不大,每次撞擊,都引起一陣地動山搖,海濤翻滾,更是讓周圍許多小山崩塌,而那阻擋它們的能量光幕也是漣漪不斷,但不管它們怎麼撞擊,就是撞不開光幕。


看著那被海鯊撞得猶如風燭殘年的老人一般的光幕,林峰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如果光幕擋不住那些海鯊的撞擊,等待自己的將是成為海鯊的一頓美味。

十餘分鐘過去,雖然海鯊仍然在不要命的撞擊著,雖然那光幕一直都在顫抖著,但是並沒有一點要被撞開的痕迹,這讓一直擔心不已的林峰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你放心吧,這些畜生想破能量護罩可沒那麼容易。」五行劍輝淡然的聲音在林峰心中響起。

「老師,你知道這能量護罩是怎麼形成的嗎?」林峰好奇的向五行劍輝問道。

「當然是人為布置。」五行劍輝理所當然的說道:「不過看這能量護罩的布置手法和防禦力,至少是兩萬年前布置的。」

「兩萬年前?」林峰聞言,眉頭一皺道:「那不是人類和百族大戰期間嗎?」

「應該是。」五行劍輝說道,隨即略帶悲傷的繼續道:「百族大戰以後,高手全數殞落,就算人類想布置也沒那個實力!」

「布置這麼一個能量護罩需要很強的實力嗎?」林峰疑惑的問道。


「當然,」五行劍輝道:「你千萬別小看這能量護罩,它可不僅僅保護著洞口,同時它還保護著整個山洞不會塌陷,就算是在百族大戰時期,這也算一件浩大的工程,先不說需要多少極品元石,光是布置這裡,就需要至少六位劍聖級高手同時出手。」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看得爽了賞個錢嘞!(未完待續。。) 林峰一陣迷惑,這是什麼級別的高手,他根本就沒聽說過,當即問道:「那是什麼級別的高手?」

「劍聖就是劍尊之上的一個層次。」五行劍輝說著,嘆息一聲道:「人類在百族大戰後的這兩萬年來,不但連一個劍尊都沒出現,居然連劍聖這個稱位都給忘了,真是太沒落了。」

「劍尊之上?」林峰心中一凜,以前五行劍輝總不給他講百族大戰時人類的武者實力有多強,而今天,他總算聽到了劍尊之上居然還有劍聖,如此好的機會,林峰自然不會忘了多了解一些百族大戰前的情況,當即再次問道:「既然劍尊之上有劍聖,那劍聖之上是否還有強者呢?」

「你小子好奇心總是這麼強。」五行劍輝輕輕一笑,原本聽到他這話,林峰還以為自己又白問了,只是出乎他的意思,五行劍輝這次居然沒有向以前一樣閉口不談,而是淡然一笑道:「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給你講講人類顛峰時武者的等級吧。」

「劍尊以下,和現在的稱謂沒有區別,而在劍尊之上,則是劍聖,劍聖之上,還有半神,半神之上還有劍神,而那時,劍皇以下都稱為初級武者,數量很多,是各大門派的後備力量,劍皇至劍尊則是各個門派的中堅力量,數理雖然不級初級武者多,但隨便一個門派也有十萬以上。」

「而達到劍聖后,便是各個門派的核心力量。也是各個門派的頂尖高手,數量相對較少,在百族大戰時,十二大門派勢力,最強的也不過五百,最弱的也只有兩百。」

「半神,那已經開始超出武者的範圍,他們在一定範圍可以操縱天地元氣做為攻擊手段,實力之強,遠非一般人可想。但同樣人數極其稀少。就算百族大戰時期的十二大門派,最強的門派也不過才兩人而已,而其它門派僅一人,當年百族大戰能夠勝利。完全是因為他們。」

「半神之上的劍神。那已經不再是人了。就像他的稱謂一樣,他已經算是神了,據說達到劍神后。只要一個眼神,便可輕易的殺死大片的聖級,只不過想達到這一級別,簡直太難了,在人類的歷史上也僅有一人。」

「那人是誰?百族大戰時,是他最後幫人類打蠃了百族嗎?」雖然五行劍輝的話讓林峰震驚莫名,也知道自己修鍊的路還長得很,但同時也將林峰的好奇心給徹底激發了。

高冷總裁私密愛 那人死了,是被百族害死的。」五行劍輝語氣沒落的說道:「如果那人沒死,我們人類哪能和百族拼到如此程度,也不會沒落到兩萬多年都不出一個劍尊。」

「劍神那麼厲害,百族怎麼可能殺得了他,難道百族也有劍神級高手存在?」林峰心頭巨震,連劍神都會死, 歐少寵妻如寶

「百族到是沒有劍神,他們雖然身體條件很好,但他們的修鍊天賦卻遠不及人類,所以別說劍神就是半神他們也沒一人。」五行劍輝語氣中帶著不屑,隨即又語氣一變,變得尊敬無比的說道:「說起那位劍神,這還要從遠古人類的崛起說起。」

說到這裡,五行劍輝的聲音突然消失,而林峰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等待著,他知道五行劍輝還有話說,而且是一些遠古的秘聞。

半晌后,五行劍輝的聲音這才傳來:「根據遠古記載,我們人類在五萬年前,只是一個很低賤的種族,就和現在的野獸沒什麼分別,是那些強大百族奴役的對象,他們將我們人類抓去給他們種植糧食,甚至在沒有食物時,我們人類也是他們的糧食。」

「這樣的生活人類不知道過了多少年,直到四萬年前,人類一個族群中出現了一名男孩,這名男孩是這個族群首領的兒子,他從小就志向遠大,發誓要改變人類的命運,在其父親的支持下,他從十歲開始就研究如何增加人們的食物,因為那時人類不會耕種,完全靠打獵和摘取一些野果、野菜為生,食物沒有一個穩定的來源,每到食物缺乏的季節,都會有大批的人類餓死或被其它種族捕食,而那時,為了讓更多的人活下去,人類甚至連死去的同伴都要吃掉。」

「經過數年的觀查研究,男孩從人類經常食用的那些野果、野菜中選取了幾種用於種植,又經過數年時間,男孩總結了一套種植這些野果、野菜的方法,並在整個族群中大範圍的應用,這樣一來,這個族群的食物一下子充實了,餓死的人也逐年減少,短短几年,整個族群的人數更是翻了一倍。」

「通過自己的努力使得整個族群有了很大的改善,但已成長為少年的男孩並不滿足於現狀,因為他要改變整個人類的命運,這點成就遠遠不夠,後來,男孩又花了數年時間,從樹林、草原等地方選取了數種野生植物讓人類種族做為糧食。」

「經過男孩前後十多年的努力,整個族群再也不缺乏糧食,而族群的人數也由原來不到一千變成數萬,同時,在男孩的授意下,族群還向周圍的其它族群教受種植技術和免費提供優良種子,使得短短几年時間,周圍百里之內的所有人類族群都強大起來,人數更是翻了數倍。」

「這裡人類的變化,自然瞞不了那些強大的百族,在看到人類豐富的食物后,百族都竟相捕捉人類去為他們種植,在短短一年時間不到,方圓百里的人類數量就減少了一半。」

「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當時已是族群首領的男孩與周邊幾個人類族群商量決定,以死相抗,凡是被捉住的人類,全都自殺,以保證種植技術不外流,同時,他們又和百族談判,希望以每年交獲一定數量的食物以換取他們的平安。」

「百族開始自然不願意,畢竟那個時間人類在他們眼中根本就是一群畜生,但很快他們就見識到人類的決心,雖然當時百族很想將這些敢於反抗他們的人類全部殺死,但是他們又眼紅人類種植的那些食物,畢竟那些食物除了這裡的人類會種植外,再無人會種值。」

「最後,百族不得不接受了男孩他們的提議,以每年交給數量不等的食物來換取他們的平安,但那食物的數量卻是非常的龐大,在最開始的幾年中,幾乎人類收穫的所有食物都交給了他們。」

「但是男孩子並沒有放棄,反而一邊咬牙堅持著,一邊鼓勵族人將種植技術大量外傳,並每個前來學習的人類族群都可以獲得一定數量的種子,就這樣,男孩帶領人類在堅持了數年之後,會種植的人類越來越多,糧食也越來越多,雖然百族將上交給他們的糧食一再加量,但人類還是能有一定的餘糧。」

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看得爽了賞個錢嘞!(未完待續。。) 「苦難的日子總算熬過去了,雖然人類有了食物,但因為全都是素食,營養不均衡,使得人類的身體並不強狀,為了解決這一問題,男孩又開始了研究,這次,他要從那些野獸之中找出幾種即性子溫和又容易養植的野獸,用來培養成家禽,供人類食用。」

「又經過幾年的努力,男孩總算將那些野獸的野性通過家養盡數去除,從此人類又有了肉食可吃,有了足夠的糧食,又有大量的肉食,人類一天比一天強大,而這時,男孩又提出一個想法,他要在自己的族群中辦一個學校,供那些距離遠的人類族群派人來學習,而且每個前來學習的族群都可以得到一定數量的糧食種子和家禽用於發展。」

「這個消息在短短一年時間內,便傳遍了大半個大陸,有很多的族群都派出一定數量的青年前來學習,而當時男孩所領導的群族已經發展到十多萬人,不過面對如潮水般湧來的學習者,整個族群仍然不堪重負,而這個時間,周圍一些已經發展起來的人類族群紛紛前來支援,他們派出種植高手,拿出糧食和家禽等送給前來的學習者。」


「就這樣,僅僅數年時間,人類八成以上的族群都會種植糧食了,哪怕向各強大種族上交的糧食每年都在增多,但是人類卻再也不會餓著,而在食物足夠的情況下,人類的數量也在成倍增長,數年間。便從原來的不足五十萬,發展到數百萬之巨。」

「人類終於變強了,已步入中年的男孩子終於實現了自己的心愿,但同時,他又發現,人類雖然再沒有餓死之人,但是病死之人卻是多不勝數,男孩心中異常的悲傷,隨即他又發誓,無論如何要想辦法讓人類擺脫病苦。」

「從此以後。男孩再次投入到研究之中。不過此時,他已不再是孤身一人,他身後不但有整個人類族群的支持,還有著數百位跟隨了他無數歲月的弟子。」

「想讓人類擺脫病苦。並不像種植一樣簡單。畢竟種植的那些物種以前都是人類經常食用的。他只是想辦法弄明白它們的生長條件和種植方法而已,但消除病苦人類卻沒有一點經驗,哪怕一點提示都沒有。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東西可以讓病苦消失,這讓他無從下手。」

「這個問題一直苦惱了男孩近半年,也許是天意使然,一次男孩無意中走到樹林里,卻發現一隻受了傷的兔子在吃著一種植物,男孩無聊之下,便停足遠觀,結果那兔子原本鮮血淋漓的後腿,在它吃下植物后數分鐘居然就止住了鮮血,半個小時后,居然就能勉強的跑向遠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