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斯蒂芬妮輕輕一笑,充滿誘惑的嘴唇上下動了動道:「您不也是這樣么?若是沒有目的,只怕不會輕易答應我就站到這裡吧?」

溫萊特微微一笑,喝了一口紅酒後朝斯蒂芬妮眨眨眼不無幾分欣賞地回道:「那咱們就算是各取所需?」

「算是吧……只不過我已經讓您站到了這裡,不知道您又想要讓我做什麼呢?」

斯蒂芬妮輕輕咬了咬自己的嘴唇,便透露出一股不同於尋常女人的魅惑來,她就像是天生就知道用自己身體的各個優勢來引誘人的妖精一樣,一舉一動都會散發出讓人難以控制自己的衝動。

真是天生的尤物啊!

溫萊特用純粹欣賞的目光看了呀斯蒂芬妮后道:「其實也沒有什麼,對於別人來說,或許這會是一個比較難以回答的問題,但是對於您來說,一定非常簡單!」

「哦?是嗎?」斯蒂芬妮煙嘴輕笑道,「這世上竟然還有溫萊特殿下不知道的事?」

溫萊特再次喝了一口紅酒,英俊的臉帶上了幾分醉意道:「當然有……比如說那位剛剛在宮廷會議上引起一片軒然大波從紫曜星上出去的紫荊花。」

斯蒂芬妮的身軀輕輕一僵,但隨後便十分巧妙地掩飾了過去,道:「哦?那到底是什麼事呢?我對這個曾經帝國年輕的執政官可也是充滿了興趣呢!」

「僅僅只是興趣么?」

溫萊特意味深長地看了眼斯蒂芬妮,隨後輕輕嗅了一口香氣道,「女人啊,一撒謊就容易發出格外誘人的香氣,這句話果然說的沒錯……」

頓了頓,她突然湊近斯蒂芬妮身邊,眯眼問道,「現在,這位撒謊的美麗小姐,請告訴我,你在他離開之前,一定見過他,是么?」

一絲危險的氣息從這位明明瘸了一條腿沒有絲毫力量的皇子身上散發出來,斯蒂芬妮當即心中一凜,順便卻更加貼近溫萊特,膩聲回道:「哦?那我要是告訴殿下,我沒有見過,殿下會信么?」

溫萊特皺了皺眉頭,倒是沒有想到這斯蒂芬妮給了這個答案,微微思索了一會兒,兩人的身後突然響起一個脆生生的聲音。

「姐姐!」

一個穿著白色公主裙的女孩從人群中出來,小臉紅撲撲的,不知道是興奮的還是喝了酒。

斯蒂芬妮看到自己這個妹妹,頓時露出了十分開心的笑容,過去拉住她的手輕聲怪道:「小尼婭,之前不是告訴你不要喝酒么?怎麼還喝這麼多,肯定是被人灌了吧?」

尼婭看到姐姐這麼關心自己,很開心的點頭道:「沒有啦,姐姐,我就看到這麼多人很興奮,然後稍微喝了點而已,不會有事的!」

看了看周圍,尼婭湊近斯蒂芬妮的耳邊輕聲道:「倒是姐姐你,今天打扮的這麼好看,是要給誰看嗎?」

斯蒂芬妮立即伸手去撓尼婭的胳肢窩,故作怒容道:「小妮子,現在都敢調戲你姐姐了,看我不撓你痒痒,嗯?服不服輸?」

兩女本就長得如同姐妹花,只是一個妖嬈,一個清純罷了,這麼一打鬧看著周圍的男人大吞口水,恨不得有資格立即上前搭訕,然後夜晚來一個大被同眠,被翻紅浪。

可惜他們沒有資格上前,因為那裡已經有個帝國二殿下站著,誰沒事敢和帝國二殿下搶女人?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雄壯威武的男人分開人群走到了斯蒂芬妮的身前,單膝跪下含情脈脈地獻上了一束玫瑰花,在場的男人都紛紛望去,本想暗地裡笑上幾句,發現是帝國曾經最流連花叢的隆巴頓.帕特里克之後,便又都閉上了嘴巴。

聽說這位帕特里克家族的繼承人消失了一段時間后回到家族之中后,立即就給以前偷偷摸摸給他落井下石找便宜女人的「死黨」一頓拾掇,手和腿打斷的就有十幾個,便打出了名聲,自此沒有人再敢小瞧這個昔日頭腦簡單的男人了。

斯蒂芬妮微笑地接過那束玫瑰,卻是順手又遞給了尼婭道:「小尼婭,你看這束玫瑰怎麼樣?」

尼婭天真地回道:「很好看啊,姐姐真有魅力,尼婭一晚上說不定都收不到呢!」

斯蒂芬妮笑著回道:「那姐姐送給你好嗎?」

尼婭看了看一邊站著的雄壯男人,心中似乎有些害怕,搖搖頭拒絕了,斯蒂芬妮再次笑著摸摸她的腦袋,隨後將花遞還給了隆巴頓,精緻美麗的面容上很是平靜。

隆巴頓有點不解地撓撓後腦勺問道:「為什麼?」

斯蒂芬妮看著他,腦海中回想起那個賜予自己自由和生活的男人,想到他硬生生逼自己離開和那雪夜裡所說的話,輕聲回了一句。

「因為他要我做一個女王,所以我要學會……拒絕所有男人!」(未完待續。。) 三人默聲良久,金刀長老又道:“對了,最近又發生了一件大事。”

蕭四爺道:“什麼事?”

金刀長老道:“無名一逃出天牢了!”

蕭四爺“哦”了一聲,並不驚訝,他道:“什麼時候的事。”

金刀長老道:“也是在昨天。”


蕭四爺笑了笑道:“我早想到天宮會救他,若不救他,也會殺了他,不過沒想到現在才行動。”

金刀長老道:“真是可惜,當初早點逼他說出天宮的位置就好了。”

蕭四爺搖頭道:“沒用的,無名一不會說的,若是他會說,我也不用如此大費周章了,天女心狠手辣,他不敢背叛天宮。我曾想與他交心,成爲至交好友後讓他改邪歸正,誰知被其他事情一阻再阻,無暇再去天牢看他。現在他逃出來了,恐怕江湖上難免又要有一場腥風血雨了。”

熊宏洋奇道:“四叔,這無名一武功很高麼?”

蕭四爺目光灼灼發亮,看着桌上搖曳的燭火,嘆了口氣道:“此人武功高絕,雖然不能與天女相提並論,但是他心狠手辣,殺人如麻,若他依舊聽命於天女,不知又要死多少人,唉。”

三人正談時,忽然有人敲門。


金刀長老忙去開門,蕭四爺和熊宏洋則閃進側屋,敲門的正是潛伏在衚衕口的一名親衛隊,他見到金刀長老忙道:“金老,有人往李野父親家來了,鬼鬼祟祟的,像是李野。”

金刀長老大喜,道:“他在哪?”

親衛隊道:“就在衚衕裏,正小心翼翼的往這邊走。”

金刀長老忙揮退親衛隊,關上房門,走到側屋卻不見蕭四爺人,熊宏洋笑道:“四叔從窗戶走了,去抓人啦。”

金刀長老也不禁笑道:“還真是心急。”

熊宏洋道:“四叔要你傳令下去,讓大家先潛伏不動,等他嘯聲爲令。”

金刀長老道:“好!老夫這就去。”


蕭四爺已經伏在了李野父親家對面屋子的房頂上,令他驚奇的是他還看到了其他人。

三個黑衣人,正伏在李野父親家的屋頂上,小聲交談,並沒有看到他。

十幾名親衛隊和錦衣衛全分散在這附近,以這些守衛的武功,很少有人能飛到李野父親家的屋頂上,而不被守衛們察覺。

可見這三人武功不弱。

蕭四爺冷笑一聲,心道:“看來天宮的人又來湊熱鬧了。”

沒過多時,蕭四爺便見月光下,一個人鬼鬼祟祟的走來,他臉上蒙着黑布,四處張望不停,顯然是怕被人跟蹤。

蕭四爺卻不急着動,安穩的伏在屋頂上,偷偷向對面看去,只見一個黑衣人剛要起身,又被他身邊的人壓住。

那人在李野父親家門口徘徊半晌,似是在猶豫要不要進去,卻見他最後還是跺了跺腳,轉身迅速離開了。

蕭四爺卻不去追,乾脆躺了下來,儘量展平身子不讓別人看到,而他對面房頂上,已經有一個黑衣人飛身而起,向着那人離開的方向追去了。

蕭四爺笑了笑,他又等了一會,又聽到一陣輕細的腳步聲,蕭四爺小心的翻過身看去,只見又一個蒙着黑布的人,鬼鬼祟祟的走來,他走兩步就停下來張望一會,極爲小心。

蕭四爺冷哼一聲,又躺了下來,那人在李野父親家門口徘徊半晌,竟也走了,蕭四爺對面的那間屋頂上,又飛起一名黑衣人,快速追去。

蕭四爺嘿嘿一笑,並不理會,他又等了一會,又見到一個蒙着黑布的男子,鬼鬼祟祟的走來,這個男子比之前兩個人更爲小心,他貼着牆角走,藏在夜色中,月光照的並不真切,若不是蕭四爺眼力驚人,還真難以發現。

那人小心翼翼的走到李野父親家門口,並無急於敲門,而是蹲在一旁靜候,蕭四爺饒有興趣的看着他半晌,又搖了搖頭,躺下了。

這個人仍不是李野。

這一切不過是李野的疑兵之計罷了,很明顯這個人是在試探周圍還有沒有人。

蕭四爺對面屋頂上那黑衣人顯然也想明瞭此節,所以也隱忍不動。

寒冬時節,寒風刺骨,若不是蕭四爺內力驚人,在高處被大風吹了這麼久,早便忍受不住了。

那人卻已經是瑟瑟發抖了,可他卻不沒有離開的意思,蹲了一會,又起身跺腳跳了幾下,讓自己暖和起來。

那人跺腳的聲音很大,而且越來越急,還伴隨着咳嗽的聲音,蕭四爺不禁皺了皺眉“這人做作如此,一定有所預謀。”

蕭四爺翻過身子,四下看去,卻並不見什麼異常。蕭四爺愈發覺得古怪,忙氣沉丹田,運起內力,聽力頓時靈敏超前,甚至便是連對面房頂上,那黑衣人搓手取暖的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

蕭四爺靜心聆聽,忽地聽到李野父親屋內一聲細小,輕微的聲音,似是桌椅移動聲音。

下面那人跺腳的聲音越來越急,咳嗽的也越來越大聲,蕭四爺一驚:“難道李野已經在屋中了?!”

這幾乎是毫無可能的,四周盡是高手監視,以李野的武功怎麼能不知不覺的走進屋子?

“難道是暗道?!”蕭四爺低聲叫道:“不好!”人已經化作一襲白影,箭一樣的射進李野父親家中的大院。

房頂那黑衣忽地看到一人從他對面飛了過來,吃了一驚後,不由失聲叫道:“蕭四爺!”

蕭四爺此時已經衝進了屋子,黑衣人來不及多想,縱身飛起半丈,勁貫雙腿破頂而入!

蕭四爺闖進屋子,哪還見得到李野他父親?驚怒之餘正要四下尋找,便聽到:“嘭!”的一聲,屋頂的磚瓦嘩啦的散落下來,那黑衣人隱沒在磚瓦中,還沒落地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出掌攻向蕭四爺!


月光從屋頂的大洞斜斜照進,皎皎月光下,掌影漫天甚是駭人,黑衣人居高臨下所發,更有山崩之勢!

蕭四爺不慌不忙,微微後退半步,左手食指直點那黑衣人眉心,不等招式用老,右手出掌隨後擊出。

那黑衣人一驚,忙撤回一掌擋住蕭四爺一指,另一掌依然變換莫測,可千萬道掌影終究只是虛幻,蕭四爺竟準確無誤的找到了真實的一掌,兩掌相對,悶響一聲。蕭四爺一動不動,黑衣人卻在空中連翻兩個跟頭,踉蹌落地! 帝國第二十三艦隊已經將烏干達星球包圍了起來,猛烈的炮火瘋狂傾瀉,將本就環境極為惡劣,四處是沙暴和毒霧的烏干達星球徹底攪亂,然而艦隊卻是並沒有發出安排人下去的命令,原因很簡單,因為下去就是死。

這支魔法戰隊的戰鬥力遠超都鐸和萊因哈特的想象,接連派遣了兩支混合型的五百人軍隊下去圍剿,結果就像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而且這烏干達星球環境太差,瞭望兵的作用大大削弱,除非打消耗戰,不然別無選擇。

都鐸當即便拍板決定和這支龜縮在星球上的魔法戰隊死磕,順便還不斷將消息發往大殿下那裡,希望能夠再添兵力。

而此刻的都鐸似乎有感覺自己的信號已經被人截獲,特意將遇到此處神秘魔法戰隊的事情改成了帝國將在這裡建造軍事港星球,意外遇到反抗軍發生了激烈戰鬥,而真實建議則是按照密文排布發了出去。


身處於防區指揮部中的屋大維殿下此刻也收到了撒克遜的消息,心中震驚的同時,便開始朝自己整個防區發命令下去,要求所有軍團保持警惕,隨時聽候待命。

隨後他坐在位置上思索了一會兒后,終於不再猶豫,下令讓騎士團出發。

帝國的軍團分為三部分,第一就是往往在聖殿經歷過洗禮的強大騎士團,第二是以劍士和雇傭騎士為主的混合軍團,第三則是以鍊金術師和魔法師為主的防衛軍團。通常常規作戰的時候往往以混合軍團為主,騎士團作為尖刀力量突破,因為在浩瀚的星空之中,唯有同樣靈活的騎士才能對抗聯邦有著魔法憲章光芒映照的魔法戰隊。

所以在經過長久思索后,屋大維確認這支魔法戰隊不屬於聯邦,而應該是反抗軍的秘密精銳!

而帝國對於聯邦反抗軍的政策就是一概剿滅,從來沒有變過,所以對於這支很是神秘的反抗軍精銳,屋大維決定採取都鐸的意見,採取地毯式搜尋剿滅的策略。

隸屬於光輝騎士團的千人騎士團開始朝烏干達星球出發。而同時帝國方面所暫時還不知道的是。有一支小型的聯邦魔法戰隊在魔法憲章的光輝掩蓋下已經悄悄前往這裡。

烏干達星球上,艾斯看著從上空飛落下來的猛烈炮火,還有騎士和劍士的各種攻擊,不由得感嘆了一句:「看來是要和我們打消耗戰了……小陳。帶隊去上面耍耍。不要怕弄壞了裝備。回去給你們報銷,順便換套新的!」

作為魔法戰隊副隊長的小陳頓時開心地筆直敬禮,隨後便跑出去。帶著那歷經博庫拉無人區不知道多少死亡星球歷練的隊伍上了星空戰場。

現代魔法的光束線頓時開始瘋狂反擊,壓制對方,將烏干達星球上空畫出一片絢爛的色彩,艾斯沉默地看著這一幕,然後打開了通往反抗軍總基地的秘密通訊平台。

這是他讓那群魔法研究者特意打造的專用線路,就算被聯邦或者帝國截獲也只會得到呲呲的雜音,除非用相對應的設備破解。

魔法屏幕瞬間亮起,隆其努斯怒氣沖沖的面容便出現在上面,看到艾斯他就是一陣瘋狂咆哮。

「你這該死的傢伙,這兩個月帶走了我反抗軍最精銳的戰士,你到底幹什麼去了!」

隔著屏幕,艾斯都能夠感受到自己這個老朋友的口水四濺,他嘿嘿一聲低笑后安撫道:「其實也沒有幹什麼,就是一直在帝國的後防區烏干達星球造一處秘密基地而已。」

隆其努斯的面容恢復了幾分平靜,但可以看出他是在強忍著怒意,只見他冷冷地問道:「哦?你在那顆荒涼偏僻的烏干達星球上造什麼基地,難道還以為那點人數真的可以和帝國的軍隊相抗衡?」

對於隆其努斯的譏諷,艾斯不以為意地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可能的……神聖教廷不就有一支才287人的神使騎士團么?戰鬥力絲毫不輸於上萬人的騎士團!」

隆其努斯被艾斯的話噎住了,憋了半天後又吼了一句:「你以為你帶領的魔法戰隊是神使騎士團嗎?你做夢去吧!」

「呵呵,也不是不可能……」面對快要發狂的隆其努斯,艾斯嘀咕了一句,隨後恢復正常道,「好了,不說這些以後的事情了,這次聯絡你主要是希望你幫我吸引一下帝國前線部隊的注意力,我要在這裡搞一個大動作,可不希望有人打擾的!」

「大動作?」隆其努斯再次皺眉道,「那一片都是沙漠星系,有什麼大動作可以做的。」

艾斯故意賣了個關子神神秘秘地說道:「當然可以有……人總是被慣性思維所引導,這一次我就要讓他們知道,這種思維要不得的害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