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新武器,有什麼特色麼?”

“不瞞你說,正在進行試驗的病毒混合進了寄生型人造蟲類原本的病毒,不知道有什麼具體的效果,你就先將就着賣吧。”

佐美欣感覺察德樂的語氣,就跟講笑話一樣。什麼叫將就着賣啊,你當這是炒菜做飯麼?隨便一些佐料添加進去就出鍋了。這可是生化病毒,不是鬧着玩的事情。

“這是維斯老大的意思……但我個人建議,你在接收完這批裝備以後,先找一個合適的地方實驗一下,以免有差錯。”

“你可真是把我當成全才了。”佐美欣的聲音充滿了無奈。

“不管用什麼手段,把資金輸送到總部,你就算是成功了。”說完,察德樂便掛斷了電話。

第一批樣本是直接派人乘坐國際航班送到了佐美欣的手中。一個銀色的密碼箱,裏面裝着十支試劑,深紅色的顏色,就跟陳年的紅酒一樣。

吉卡魯在接到了佐美欣的聯繫後,直接開車來到了布魯斯分公司的辦公大樓。這裏的情況比臨江市和燕京市強多了。雖然也被暫時查封了一下,但因爲井風羽多年的人脈經營,整個分公司並沒有收到任何壓力。現在已經開張運行了!

井風羽臨走之前,把黑鐵公司的這條關係線,交到了佐美欣的手中。

佐美欣作爲一個外來戶,沒有根基是辦不成事的。黑鐵公司的地下勢力,能幫助她擺平一些見不得檯面上的事情。

“佐總裁啊,有什麼吩咐?”吉卡魯一進佐美欣辦公室的大門,就大大咧咧坐在了沙發上。

現在的吉卡魯,已經沒有躲在海礦砂工地上的那種狼狽樣子了。頭髮也抹了油,皮衣皮褲外加一雙鱷魚皮鞋,尤其是腰上金色的腰帶,把整個人的精氣神都提了上來。

“現在,地方勢力的爭鬥還激烈麼?”

“都是在蠢蠢欲動中呢,這次應該要重新洗牌了。我們老大連璐德正在跟官面上的各種人物接觸呢,就是想找一個有能力的合作勢力……”

因爲國際維和行動隊進行的斯庫瑪搜剿任務,不僅把本傑明和黑龍馬歇爾重重地打擊了一下,連同巴拿鹿灣的周邊海港城市裏面,跟他們有相互勾結而且參與到斯庫瑪經營裏面的重要人物,開始清算。


不管是收取銷售分紅,還是直接參與販賣,只要被發現,就立刻被剝奪官職,然後再根據情節的嚴重程度,進行處罰。

這樣一來,好多職位就空缺出來了。


人事變動也牽動着像黑鐵公司這種老牌的地下勢力,他們需要找新的碼頭進行投靠,這是要主動出擊的,要是落在了別人的後面,有可能就要被淘汰掉了。

“我想要幾個活人……公司裏面已經運來了一批新型的武器裝備,要實驗一下。”


“呃……問題不大,我能搞定。”抓幾個敵對勢力的手下混混,對於吉卡魯來說,小菜一碟而已。 “現在局勢這麼不明朗,你不會引起太大的衝突吧?”佐美欣有些擔心。

“一個半個的,不會引發爭鬥。差三叉五的車禍還要死傷幾個人呢。”吉卡魯安慰道。

察德樂失去了實驗體的未來數據,嗜血病毒的發展,失去了掌握。但辰光這邊,情況非常樂觀。

辰光已經在察德樂的研究所裏面,把電腦裏面的關鍵數據拷貝出來了。這些數據就包括曲華之前的實驗數據,而現在,曲華已經被辰光掌控住了,他體內的嗜血病毒產生的變異作用,也都在辰光的觀察之下。

按照病毒的特性,辰光調配了一些恢復藥劑,服用之後,只能讓他的思維和口齒清晰一點,別的情況沒有任何好轉。

辰光、皮皮、漢斯三個人,站在火山口裏面的生化實驗艙裏面,看着躺在手術檯上的曲華,有點沮喪。

曲華的身子上面插着各種針管,營養液輸送到了曲華的身體裏面。按照嗜血病毒的作用,曲華需要從新鮮的血液之中提取自己所需要的能兩個。

現在,爲了不讓曲華徹底變成吸血鬼,只能用營養液來提供這些需要。

“你的情況很糟糕,有什麼需要交代的麼?”辰光說的很直接。

之前,葉塵還希望曲華徹底的死去呢,現在根本就不需要再擔心這些事情了。曲華原本也活不了多久了。

嗜血病毒需要血液,要不然的話,就會侵蝕本體的內部器官。但海島上,沒有可以供曲華吸血的活體。現在,病毒已經開始緩慢從他的身體內部下手了。

“我這是在哪啊?”曲華微弱地睜開了雙眼,看了一眼四周,發現這裏的環境他並不認識。

“這裏是葉塵的一個基地,我們正在對你採取維持措施,但是沒有什麼效果。”

“沒有關係……我知道自己的情況……”

“有什麼要交代的麼?”

“我之前在查爾曼進行臥底的時候,得到了一些情報……都是關於維斯的,地點就在歐洲的海岸線聯合銀行貴重物品保管箱裏面,密碼就是我的行動隊隊員身份編號,你們去取吧……”

辰光對這些東西一點都不感興趣。但漢斯和皮皮已經把曲華的話記在心裏面了。他說的地方,應該就是海岸線聯合銀行的總部,他倆要把這個情報立刻報告給葉塵。

得知曲華清醒過來的消息後,葉塵急忙從南澤市趕了回來,直奔海島基地。

“老大,我們已經讓秦海山從地方安全行動隊那裏,把曲華的個人編號查出來了。”


“先不着急拿資料,去看看他的情況怎麼樣了。”說着,葉塵就直奔火山口裏面的生化實驗艙。

他現在沒有絕對的實力去對付維斯和東瀛羣島,所以,曲華的祕密資料價值也是很有限的。爲什麼這份資料沒有出現在陸猛的辦公桌上?

葉塵估計,曲華自己知道,即便到了陸猛這個級別,也不可能隨隨便便發動對維斯的跨地區圍剿行動。

維斯在東瀛羣島發展了這麼多年的勢力,跟地方官方應該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陸猛執行任務也要考慮國際影響力。

這一次,曲華已經完全被辰光泡在了不知名的液體裏面,身上的各種管子不斷對曲華的身體輸送各種藥品。

“他體內的病毒很厲害麼?”

“至少是一個全新的品種。”辰光盯着儀器屏幕說道,“現在,他沒有正式發作,還不知道這種病毒的威力到底是怎樣的。但是我手中的藥品,已經不能完全控制它們了。”

“失控的結果如何呢?”

“慢慢破壞曲華的內部器官,直到整個身軀油盡燈枯。”

“什麼鬼東西?不提高戰鬥力,而是對本體的內部器官進行破壞,察德樂腦子有病麼?還是說,這就是單純爲了折磨曲華用的一種刑罰?”

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知道這種病毒需要大量的新鮮血液來激活自己的能量,只有宿主發動了吸血鬼狀態,品嚐到了血液之後,軀體纔會大幅度提升戰鬥力,進行增強變異。

除了觀察曲華這個試驗品之外,辰光還在研究從察德樂研究所弄出來的各種科技信息。葉塵是個門外漢,不知道具體的細節,也不會去過問的。

看着陷入昏迷之中的曲華,葉塵搖了搖頭。

“還用把他送回到陸猛那裏麼?”站在一旁的皮皮問道。

“算了吧,他們能有什麼好辦法呢?別再讓他體內的病毒擴散到大陸上去。”

葉塵已經替曲華安排好了最後的歸宿。火化之後直接灑向大海,自此,廣闊天地任君遨遊!

從生化實驗艙出來以後,葉塵漫步在沙灘上,身後跟着自己的得力干將。回頭看看,人數還比較齊全,葉塵索性把他的打算跟大家說了一下。

“本傑明已經親自去撒哈林大沙漠謀求跟冰雪商業集團的合作去了,我也不能落後。三天之內,我就要出發,跟他們談合作。”

“這也太冒險了吧……難道咱們已經缺錢到了這種地步了麼?本傑明本來就跟你是死對頭,雪國那邊對你也沒有什麼好感,之前還打算把你綁架過去呢。現在你要自己送上門去啊……”


“大家既然都走上了商業路線,就要以利益爲主了,不會這麼意氣用事的。冰雪集團研究所這麼長的時間了,應該把帶回去的人造人紅眼魔1號給研究透徹了吧。我覺得他們不會找我的麻煩了……至於本傑明,我在那裏還有花泥鰍跟雙子座1號呢。”

“這兩個傢伙的戰鬥力堪憂。”

“好好好……我會把梵波若帶在身邊的。”凌家二老已經沒有什麼安全顧慮了,至少趙家退出了燕京市以後,他們就少了一個很大的威脅。葉塵感覺已經可以把梵波若從燕京市給撤回來了。

“要不然你再考慮考慮吧……我們在大鬍子部落的商品糧中轉站也建設好了,阿非利加洲南部地區也可以進行商業發展了,沒有必要非得跟這兩個彆扭的勢力見面吧。” “就算我跟冰雪集團的合作談不下來,也要把本傑明的計劃給攪黃了。讓他們彈盡糧絕,最後陷入破產的境地。索斯菲也是仇家衆多,她都敢在那裏露面,我又有什麼不行的呢?”

大家看到葉塵的主意已定,就不再說什麼了。

葉塵這麼一走,大家只要把自己的本職工作做好,就算是最大的幫忙了。

這段時間也的確是臨江市風平浪靜的日子。井風羽的收購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落實,南條尋的計劃更加遙遠。就算地方部門對布魯斯的申請重新進行了許可,他們也沒有額外的高管立刻降臨到這裏的分公司來。

葉塵不太在意曲華的死活,辰光就更不在意了。

辰光正在觀察從曲華身體裏面抽出來的血液樣本,看着顯微鏡裏面蠕動着的不知名生物,正在進行各種測試。

旁邊的籠子裏面關着從大陸上運過來的,一會就要把血液樣本注射在它的身上。

“按理說察德樂應該沒有這麼快就能把後續的研究項目做完啊,爲什麼巴拿鹿灣分公司這麼快就公佈了新型號生化武器裝備的發佈會呢?”皮皮有些疑惑不解。

“未必就是用的這種材料啊,他們分公司已經沉寂那麼久了,現在重新開張,肯定要做點吸引眼球的事情。”

“那你走了以後,這裏其實也沒有什麼具體工作了。陸文會給大家接一些契約任務麼?”

“我沒有讓他做這些事情,怕被布魯斯那邊抓到了什麼把柄。到時候反過來影響到咱們自己公司的發展……要不這樣吧,你去一趟大鬍子部落的海島上面,看看咱們的糧食中轉站建設情況。我怕獵鷹小隊的三個人都是技術外行,有問題也發現不了。”

“好的,我這就準備過去。”

在正式下了這個命令之後,葉塵就用電話把梵波若從燕京市召喚了回來。說起來,也有段時間沒有見到這個傢伙了,不知道凌家二老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上一次他跟着凌妃煙去南澤市項目進行視察的時候,也沒有看見二老。

下午,正當葉塵在別墅裏面整理裝備的時候,梵波若推門而入。

“跟着我出一趟遠門吧。”

“哪裏呢?”

“撒哈林大沙漠。”

梵波若坐在了沙發上,對於他來說,去哪都沒有關係。反正他的思維體是寄生在這個微生物進化軀體上的,不會生病也不知疲倦。

“燕京市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凌震二老最近都忙活什麼呢?”

“各種甩賣唄,反正他們家族在燕京市的產業,也不能全盤移居到南澤市裏面去。要是能夠簡單的控股分紅,他們就出售一些股份,不行的話就直接賣掉了。因爲趙家現在也在甩賣手下的產業,價格競爭的比較厲害,誰都落不着什麼便宜。”

“哼,這個趙家,到最後退出的時候,都要折騰一下,不讓我省心。他們整個一家子都沒有出現在燕京市麼?”

“沒有,他們交完贖金以後,直接從港口做的飛機,躲在了京都城的別墅裏面。現在基本上都不出門了,只是坐在家中遙控指揮着手底下的各種產業。他們在京都城裏面也有一些小買賣,基本上就是屬於收租子的那種簡單物業買賣。”

“他們也就這點出息了。”

葉塵嘲笑道。想當初趙家公子對凌妃煙死纏爛打的時候,還以爲自己家族是多麼的家大業大呢。現在已經淪落爲了包租公包租婆一樣的存在,這種落差能不能讓趙家的人接受得了,還真說不準。

“我們去撒哈林,是要跟冰雪集團的沙漠開荒項目接觸吧?”梵波若問道。那裏的大動靜,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自然也不可能瞞得過梵波若。

“哈哈哈,沒錯,我要跟你的那兩個寶貝徒弟一手創建出來的大公司謀求一下合作項目,希望能讓咱們公司賺點小錢。”

梵波若沒有理會葉塵的冷笑話,但是,自從他重新獲得了軀體以來,都沒有接觸過惠琳思和諾希傑的產業,這次有了機會,他的心裏面也有些情緒激動。

“咔咔……”一陣開門的聲音響了起來,凌妃煙推門而入。

“你們都在啊……好久沒看見你了喲,梵波若。”

“呵呵。”

凌妃煙走了過來,把手中的兩張機票交給了葉塵,“下午四點鐘就要出發了,你們自己掌握一下時間啊,別遲到了。”

葉塵的第一站就是前往FF海外分公司的辦公大樓,在那裏,他要先跟花泥鰍和雙子座碰面,交換一下最近的情報。然後再製定一個計劃,去撒哈林大沙漠跟洛洛珂他們接觸。

商談的事情應該不會太順利,甚至都不可能成功。

因爲卡洛奧從那裏的項目撤回來了,大老闆米勒斯特換上了索斯菲。這可真實不是冤家不聚頭啊,索斯菲在葉塵的海島基地裏面吃了不少的苦頭,她能讓葉塵跟冰雪集團順利的合作下去麼?

答案當然是不可能的了。

葉塵沒有把自己的計劃告訴卡洛奧,反正他手中也沒有什麼正經的建設項目。凌妃煙的手裏,也只不過是華夏國這個南部小城市的地產項目,對冰雪集團的發展,沒有任何的有利影響。他們拿葉塵一點利用價值都沒有。

也不用太擔心,不成功就當旅遊了。只要洛洛珂在那裏作爲負責人,葉塵就不會爲自己的安全擔心。

下午四點,葉塵和梵波若準點坐上了飛往大英日不落帝國港口城市的國際航班。

而FF海外分公司,已經接到了葉塵老大即將到來的消息。

兩位總經理李銘海和姚曼,已經讓員工把手中的工作梳理了一遍,做出了一個近期的發展成果,準備跟大老闆進行彙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