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方雅男狠狠的白了一眼葉三平,有氣沒氣的嬌聲道。

看着方雅男那副“聖人”的模樣,葉三平算是徹底的無語了。

看來真的是應了那句話了,這女人真的是水做的,來的快,去的也快。

葉三平算是對兩千多年之前的孔聖人徹徹底底的佩服了!他老人家實在是太有才了,竟然能總結出那樣一句亙古不變的至理名言來。

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

這句兩千多年前的古話實在是說到葉三平的心坎裏了!

片刻!

“哦,對了,問你一個問題!”葉三平轉移話題道。

“本大小姐現在心情甚好,小葉子你有什麼問題就問吧!”方雅男擺出一副女王的模樣,氣場真可謂是十足啊!

“你們下午談的那塊城北的地皮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怎麼,你剛纔還在我面前說馬嵐那個女人如何如何的好,怎麼現在連她的生意你也要關心起來啦?”方雅男滿臉的嘲弄道! “我不是好奇嗎?你自己剛纔都說馬嵐不是個好女人,那你爲什麼還要跟她合作,難道你不擔憂她有不懷好意之心嗎?”葉三平滿臉正經的說道。

葉三平所說的問題,之前方雅男不是沒有考慮到過。但是事情一碼歸一碼,她雖說對馬嵐的生活作風很是厭惡,但那並不代表她馬嵐就不是一個好的合作對象。再加上她父親還沒有退休的時候,他們之間有過類似的合作,所以她首先考慮到的是公司的整體利益。至於她自己個人的厭惡喜好,那也只是她自己個人的問題,這完全是兩件公私應該分明的事情!

既然葉三平問到了,那麼她要是不說清楚的話,就顯得她有些公私不分了。

“既然你那麼好奇,那我就都跟你說了吧!雖然說這涉及到本公私的商業機密,但是你也算是自己人,跟你說了也沒什麼!其實城北的那塊地皮是我父親多年以前就已經競標下來的,你下午跟我們過去也看到了,那塊地皮的面積到底有多大。因此前期投入的資金不是一筆小的的數目,少說也要好幾個億的資金。儘管我爸爸這些年來到處的去尋求合作方,但是終究都因爲前期投入的風險實在是太大,基本上沒有任何的一家企業願意冒這個險。所以幾年過去了,那塊地皮就一直被擱置着,始終因爲資金的問題沒有破土開工!”

葉三平一邊開着車,一邊仔細的聽着方雅男的敘說,沉吟道:“具體的情況原來是這樣。那馬嵐這次爲什麼會突然間選擇與你合作一起開發那塊地皮呢?”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下午我跟她相談的時候,她告訴我說,這些年天都市發展的很快,這塊多年前基本上沒有什麼商業價值的地皮,到了現在已經是水漲船高了,她若是再不出手的話,這塊肥肉就要被別人捷足先登了!”

從商人唯利是圖的角落上來看,馬嵐所說的倒也合情合理。只是讓葉三平感到有些疑惑的是馬嵐找上門來尋求合作的時間似乎太過於巧合了。

“那你跟你父親商量過這件事兒嗎?”葉三平詢問道。

“這個我倒是還沒有來得及跟他說,從下午到現在我除了和馬嵐相談合作的事兒之外,還去了地皮現場,我時間上根本來不及。再說了這事兒來得太過突然了,我之前壓根就沒有做好任何的思想準備!”

“其實這塊地皮的事兒,這麼多年以來都是我父親心頭的一塊心病。因爲在他還沒有退休的時候,都沒有找到願意合作的投資企業,所以退休這半年以來,他一直對此事兒都耿耿於懷。雖然說他嘴上沒有說,但是我看得出來!眼下既然有人願意主動找上門來願意投資合作,我想他一定會感到很欣慰的!”

從方雅男說話的語氣和眼神當中,葉三平不難感覺到她身爲方勝天的女兒,很想爲自己的父親解決掉多年以來一直困擾在他心頭的那塊心病的那種渴望。

身爲子女,當然是不想整日看到自己的父親爲了沒有完成某一件事兒而鬱鬱寡歡不得志的樣子。

所以方雅男這麼做自然是沒有任何的不妥之處,反而從中可以看出她是個對父親很孝順的女孩!

“那合作的具體細節你們都已經談好了嗎?”

“這個倒是還沒有,只是初步達成了合作的意願。具體的細節她說她會盡快回到公司開董事會。等開過董事會決定之後,到時候她會親自和我談!”

從方雅男的口中,葉三平對地皮的事兒也算是有了一個初步的認識。雖然說他對建房子的事情根本就是一竅不通,但是他總是隱隱的感覺馬嵐選擇在這個時候主動找上門來尋求出資合作,似乎有些太過於巧合了。

當然,也有另外一種可能,就是他神經太敏感了,有些杞人憂天了!也許人家馬嵐真的是看上了那塊地皮會給她的投資帶來豐厚的回報呢?

商場上不是一直流行着這樣一句至理名言嗎:高風險高回報!

馬嵐不到四十歲的年齡,就已經是一家大企業的老闆了,足可見這個女人還是挺有本事兒的。

商人都是唯利是圖的,她馬嵐自然是也不會例外的了!


想到這裏,葉三平也就沒有再繼續問下去了,畢竟他只是一個公司老闆的司機和兼職的保鏢,對於他們生意上的事情,他根本就並沒有干涉的權利,他也不想參和到其中。做好他自己的本職工作,那纔是他應該要做的事情!

大概半個小時後,車子開回到了方家別墅的大門口。

“好了,我就在門口下車吧,車子你就開走吧,記得明天準時來接我就行!”

…………

從方家別墅所在的別墅小區出來之後的葉三平,一邊開着那輛紅色的寶馬座駕,一邊嘴裏叼着煙,車內還播放着那首曾經風靡全球的英文歌曲——Big Big World。

葉三平着實沒有想到方雅男平日裏那樣一個強勢的女人,會喜歡聽旋律這麼優美、節奏如此平靜幽雅的歌曲!

在他覺得,這首英文歌曲應該會是那種小女生比較喜歡聽的,她方雅男一個職場的女強人竟然也喜歡聽這首歌。

I’m a big big girl in a big big world

It’s not a big big thing if you leave me

But I do do feel that I too too will miss you much,miss you much

I can see the first leaf falling, it’s all yellow and nice

It’s so very cold outside,like the way I’m feeling inside

說實在的,這首歌的旋律的確是挺優美的,朗朗上口。就連平日裏不怎麼喜歡聽歌曲的葉三平,也都忍不住跟着歌中的節奏小聲的哼了起來!

I’m a big big girl in a big big world

It’s not a big big thing if you leave me

……

葉三平一邊開着車,一邊嘴裏哼着小歌,行駛在寬廣的馬路上,一排排的街燈就像夜空中不斷閃爍的星辰一樣,點綴着這個美麗而繁華的都市!

“唉,其實天都這個城市還是挺美麗的,夜景也很不錯,能生活在這裏一輩子,直到慢慢變老死去的那一刻,也是挺好、挺安逸的!”

在等一個紅綠燈的時候,葉三平將左肘放在車窗上,叼着菸捲愜意的望着路邊,覺得生活真美好。


再想想方雅男那個小妞,雖然說平日裏總擺出一副高高在上、冷若冰霜的樣子,也總是動不動就愛鬧大小姐的脾氣,但是仔細想一想,她還是挺不錯的,最爲難能可貴的就是她還挺有愛心的,從昨晚的慈善捐款晚宴上就能看得出來!

身爲一個企業家、女強人,能夠做到這一點,還是挺讓葉三平感到敬佩的。比起那些用盡手段來騙取消費者錢財的無良奸商來說,她方雅男能夠懂得回饋社會,這點就已經很是難能可貴了!


大概過了半分鐘左右的時間,路燈亮了,葉三平便放開油門,開車轉進了另外一條街道當中。

相比於剛纔的那條車來車往,各種車輛絡繹不絕大道來講,眼前的這條街道似乎要冷清了許多。

當他開到一斑馬線的時候,還特意降低的速度,環顧斑馬線的左右兩邊,深怕會撞到過馬路的行人。

就在他勻速穿過斑馬線的時候,突然忽然一個人影從右邊跑了過來。砰地一聲撞在了他的車頭上。

葉三平馬上一個急剎車。氣的罵道:“草,你想找死去上吊臥軌。別來找哥們的晦氣!看我開一寶馬,就以爲老子我有錢了啊?”

葉三平罵罵咧咧的下車,繞過車頭一看,那個撞在車頭上坐在地上的,是一個神情有些驚慌失措的年輕女子。

那女子身着一身碎花連衣裙,在前車燈的照射下,她那一頭烏黑亮麗的頭髮顯得有些散亂不堪。

葉三平看她的樣子似乎並沒有被車子給撞傷了,不過臉上卻是帶着十分驚恐的表情。

此刻那個女孩並沒有關心到底是哪個不長眼的東西開車那麼不小心把她給撞了,而是將驚恐的眼神投向了不遠處。

“喂,你沒事兒吧?”

本來下車來的葉三平,是要狠狠的臭罵一頓撞他車子的人,這明顯是找死嘛!

他找死不要緊,可別拉他下水!

不過,當他下車之後,坐在地上的竟然是一個女孩,而且看女孩的樣子似乎是在逃避某些人的追趕似的!

當女孩一副着急的樣子從地上迅速的爬起來的時候,葉三平纔看清她的真實面貌。

“咦,怎麼是你啊?你剛纔沒被撞傷吧?”葉三平用驚詫的眼神看着面前的這個神情驚慌的女孩! 當女孩回過頭來,也纔看清楚葉三平的真實面貌。

當她第一時間認出了葉三平的時候,原本驚慌失措的眼神當中旋即閃過一絲驚喜,就彷彿在沙漠當中行走了好幾天,突然面前出現了一大片綠洲一樣。

“是你!快救救我,有人在追我!”女孩用哀求的眼神看着葉三平說道,同時還時不時的將目光投向前方不遠處!

這個女孩名叫朱丹,就是之前在公司的副總辦公室被方勝利調戲的那個小祕書,那天中午的時候,她和葉三平還曾經在食堂一起吃過一頓午飯。所以,剛纔葉三平看見她的時候,第一時間就認出了她。

葉三平正想問她怎麼回事兒的時候,幾個染着黃頭髮的小年輕就已經追至眼前,一看就知道是在這會上混的小流氓!

“小子,你麻痹的誰啊,趕緊開着你的車,給老子滾,別他媽的多管閒事兒,否則別怪哥幾個對你不客氣!”其中一個混混面目猙獰的叫囂道,模樣十分的囂張霸道!

對方一共追來了四個人,看上去基本上都是二十初頭的樣子,個個摩拳擦掌的,滿臉的囂張不屑,壓根就沒有把站在他們面前的這個高高瘦瘦的男人給放在眼裏。

再看葉三平,二話不說直接一把將朱丹拉到自己的身後,然後用身體擋在她的跟前,一副氣定神閒的模樣,兩手十分淡定的抱在胸腔,冷笑道:“小爺要是不滾呢,你們能把老子怎麼樣?”

對於葉三平來講,收拾面前的這幾個連毛都沒有長齊的小混混,還不是手到擒來的小事兒!

“喲,看來哥幾個今兒是遇見個多管閒事兒的主了,我看你小子是不是電影看多了,想學其中的主角,來個英雄救美呀?”

混混頭說完之後,一夥人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爲什麼這個世界上總是會有那麼些不見棺材不掉淚的蠢豬呢?

“趁老子還沒有發火之前,你們幾個最好還是給老子滾,別等會哭着喊爹喊媽,那老子可沒有那個精力去買糖哄騙你們!”葉三平雲淡風輕的說道。

“老大,這小子他媽的是瞧不起咱哥幾個,吧咱當成小孩兒了!”一個打着耳釘,看上不瘦不拉幾的小混混在他們老大的耳邊鼓動道。

只見那個混混的頭子眼睛微微一閉,猙獰的臉上立馬陡升一抹滲人的狠色,道:“看來你麻痹的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老子再給你一次機會,立馬把你身後的那個小妞給交出來!”

“哦,是嗎?那小爺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們幾個臭小子究竟有什麼本事兒能從我身後帶走這位小姐!”

葉三平只是冷冷一笑,眼角間卻是泛起了一絲絲冰冷的殺氣!

“這可是你說的,哥幾個還愣着幹嘛,都跟老子上,狠狠的教訓一頓這個不知死活的臭小子!”

“哎喲……”

那混混頭子話音剛落,就感覺自己的胸口好像被使勁的踢了一腳,還沒來及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兒,自己的整個身體就已經朝身後飛出五六米遠了。

“砰!”的一聲,混混頭子一屁股狠狠的摔到了馬路的正中央,用手捂着肚皮,跟殺豬聲似的躺在地上痛苦的來回翻滾着,就差沒有當街哭出來了。


剩下的那三個小混混被眼前的突如其來的,甚至根本就沒有看清楚是怎麼發生的一幕,給徹徹底底的驚呆了,嘴巴張得跟拳頭那麼大!

這小子到底是人還是鬼,怎麼還沒有看清楚他是怎麼出手的,老大就已經被踢飛了出去?

這時候,剩下的那三個小混混的心裏的第一個念頭基本上都是一模一樣!

躺在地上打滾的混混頭子,被重重的踢了一腳,自然是很不甘心了。

“哎喲……痛死老子了!你……你們他媽的都是死人啊,都給老子上啊!”混混頭子一邊鬼哭狼嚎的,一邊還不忘命令手下弟兄給自己報仇雪恨!

剩下的三個混混一聽到老大發話了,頓時像是三隻被逼急的瘋狗一樣,紅着眼握着拳,依依呀呀的就衝葉三平殺了過來。

只見葉三平嘴角間泛起一抹淡淡的冷笑,踏前一步,拳腳並進,閃電般的直接撕開空氣當中的三道口子。三人根本就還沒來得及反應,其中一個混混直接給踢飛了出去,另外的兩個混混則是捂着腮幫子直接被揍倒在地,牙齒分別被打掉了兩顆!

“哎喲……哎喲……”

頓時,躺在地上的幾人痛苦的哀嚎聲相互的交織在一起,那場面是何等壯觀!

再看那個哀嚎不斷的混混頭子,本來他可以靠他剩下的三個弟兄爲自己報仇雪恨,沒曾想那三個人竟然跟自己一樣,根本就是不堪一擊,還沒看清楚人家是怎麼出手的,三人的下場就都和自己一樣,可以說是毫不還手之力,就已經被對方給收拾得站不起來了。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包括自己在內,整整四個人竟然連他的一根毛都沒有碰到,這……這簡直是太恐怖了,早知道……


看來眼下只能是趁早向他求饒了,先保住小命纔是最要緊!

看着躺在地上痛苦慘叫的四人,葉三平就好像跟沒事兒人一樣,一臉的淡定從容。

“老子說過吧,可是你們幾個就是不聽!像你們這樣有娘生,沒爹養的小屁孩,毛都還沒有長齊,就敢學人家出來混,也不稱稱自己有幾斤幾兩重。老子告訴你們,下回要是再讓老子看見你們不務正業幹壞事的話,到時候就別怪老子心狠手辣,拔光你們身上的毛,再打斷你們的手腳!”葉三平眼放精芒、殺氣四溢,陰沉到極點的話語就像是一把尖刀一般,逼人的寒氣瘮的四人脊樑骨一陣陣發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