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於樑這纔對着馬提咪微微一笑,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嚴肅了。

“你願意相信我,我就一定會給你一個相信我的理由,這點你就放心好吧,無論如何我都不會給你拖後腿的,我一直都會愛着你!”

當於樑說出最後那句話的時候,對面的馬提咪終究還是一個沒忍住,整個人直接愣在了原地。

此時此刻瞪着大眼睛,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於樑。

щшш● тTk Λn● C O

馬提咪看着於樑的眼神充斥着滿滿的不解之色。

這一下別說是馬提咪了,就連彈幕間的衆人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估計誰都沒想到,於樑這波操作竟然這麼騷,直接給馬提咪說出了這種話。

……

沉默了片刻之後,馬提咪這才連忙搖了搖自己的腦袋,看起來似乎是在平復着心情一樣。

那是因爲馬提咪自己根本就不敢相信剛剛於樑所說過的一切。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轉過頭看着李濤,對着李濤輕輕點了點頭。

“那些設備什麼的都安裝好了嗎?”

李濤對着他伸手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我們這裏已經沒有任何問題了,你和你女朋友兩個人還要再繼續纏綿一下嗎?”

當李濤此話一出,周圍的衆人全都哈哈大笑了起來,很明顯,大家也知道李濤剛剛那番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就是在調侃於樑。 於樑有些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行了行了,能不能別老逮着一個人往死了欺負,差不多點就得了,我也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呀,咱們趕緊走吧,要麼待會兒遲了。”

於樑說完了這番話之後,對面的李濤點了點頭。

“兄弟們,整理一下裝備!”

李濤轉過頭看着於樑。

“待會你待在我們衆人的中間,我們一定會保護你的,這一點你放心好了。”

於樑嘿嘿一笑,順勢對着李濤伸手比劃了一個大拇指的手勢。

“那我可就把自己的命全部都交在你們的手上了,請你們各位大哥一定要上點心啊。”

“哈哈哈!”

周圍的衆人全都笑了起來。

原本大家一個個也都是真性情的漢子,所以對於於樑剛剛那句話,大家也都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

其實說到底。

好像於樑和誰都能夠自來熟一樣。

衆人整理好了裝備之後直接放下去了一根攀巖繩,接着衆人就準備下去了。

快到於樑的時候,馬提咪突然之間從後面衝了上來,一把就摟住了於樑的後背。

“我在上面等着你,你一定不要出事啊,我會全程都關注着你的,我在上面也可以看到你的表現。”

於樑微微一笑。

順勢對着馬提咪伸手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我自己心裏有數。”

接着於樑順勢就滑了下去。

青山以南 ,教授屬於真正的學者,至於其餘的六個人,就是整個團隊的火力支撐了。

幾個人下去之後,李濤轉過頭看了看,教授直接趴在了另外一邊,因爲那裏有昨天被太陽燒焦的屍體。

那學者拿起來了一個燒的焦黑的屍體,微微皺了皺眉頭。


“教授,你發現什麼了嗎?”

“這東西我還從來都沒有見過,我從事科研工作這麼多年了,不管是變異的物種,還是從來都沒有被人類所發掘的,可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奇怪的東西。”

“你們大家可以好好看看,這傢伙外面原本就有一層軀殼,而且這軀殼看起來非常堅硬,但是就是這麼堅硬的軀體,爲什麼見到太陽之後就會直接土崩瓦解呢?這一點我着實有些想不明白,而且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昨天中午的太陽似乎也並不是特別強烈吧。”

當對面的教授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這才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教授說的不錯,昨天中午的太陽確實不怎麼強烈,甚至於就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

“嗯,如此一來的話,我大概就明白了, 隱秘嬌妻:壞壞老公,真要命 。”


當對面的教授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周圍的幾個人轉過頭互相對視了一下。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好像誰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

很明顯,大家的心裏非常清楚,要是再這樣繼續下去的話,恐怕就會存在一些不知名的危險。

沉默了片刻之後,對面的李濤突然之間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挺無奈的。

“都已經到了這一地步了,再說其他的也沒有任何意義了,反正我們大家不是都非常清楚嗎?既然已經確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就不要考慮那麼多了。”

講完了這番話之後,李濤直接握緊了自己手中的噴火器。

很明顯他們知道對付這種東西一定要噴火。

可能子彈都不如這些火焰來的厲害。

“我先打頭吧,我直接可以打頭陣的!”

李濤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教授點了點頭。

“我們在外面看到的這些,只不過是表象而已,無論如何還是要先抓到一些活口再說,只要能夠抓到活口,回去進行一些研究,那麼這些東西的身份就有可能會真相大白了。”

教授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周圍的衆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接着一個個輕輕點了點頭。

所有人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了。

“那咱們還等什麼呀!趕緊動手吧……”

說完了這番話之後,所有人都舉起了自己手中的噴火機。

教授和於樑兩個人就這樣處於人羣的正中間,畢竟他們兩個人身上沒有任何武器可言。

如此一來的話。

還是需要被大家所保護着。

大概兩分鐘以後,所有人都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衆人一個個點了點頭。

下一秒鐘便看到這些人全部都朝着山洞走去了。


……

足足過去了得有10分鐘左右。

說來也怪,那些傢伙好像從來都不會在外面這些石頭縫裏隱藏着。

很明顯,肯定是進入到了那個亂葬坑裏。

“我操,沒想到又他媽進來了一次,我感覺自己好像突然之間就熱血起來了!”

“說的不錯呀……昨天樑爺進來的時候,尤其是看到那些東西,差點沒把我嚇得吐出來!”

極品近身助理 你還可以,我他媽直接就吐出來了,當時老子正在吃飯啊!”

“你們都弱爆了,當時我正在上廁所,感覺自己菊花一緊,就好像那些東西突然之間要鑽進去一樣!你們根本就不知道那種感覺到底有多麼痛苦。”

“哈哈哈!這裏還他媽有個狼滅!”

“我去,你們怎麼那麼噁心啊,隔着屏幕都已經聞到味道了,差不多點就得了啊。”

現在大多數人都在這裏不停的開着玩笑,不過於樑倒也沒有說什麼,畢竟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衆人行走了大概10分鐘左右,他們就已經來到了這個亂葬坑的上方。

而此時此刻所有人已經從衣服的帽子裏取出來了防毒面罩。

畢竟之前於樑下來的時候已經說的很清楚了,這個裏面有一股極其濃重的氣味。

所以如果要是長時間吸食進去的話,很有可能會造成一些病毒感染。

這一次這些專家和教授們很明顯,準備得非常充分,所以防毒面具都拿着,而且這些很明顯,全都是頂尖的玩意兒。 衆人就這樣來到了亂葬坑的上方。

“又到了這個熟悉的地方,待會說不定又會碰到那些東西了!”

“你們說昨天那些東西到底在哪藏着呢?爲什麼一開始我都沒有看到啊!”

“你說這不是廢話嗎?一開始我們誰都沒有看到好不好!”

……

也就在這時,教授直接拿着自己身上的一個小儀器,這個儀器還在發着一道紅光,直接就把儀器放到了地上。

也就在這時。


對講機上直接傳來了一陣聲音,很明顯是外面那些勘測的研究人員。

“裏面有一股極其強大的磁場在干擾着我們的電波,這種磁場我從來都沒見過,應該並不是天然形成的,這裏面可能有什麼東西或者就是古人進行河道的私自暗改,所以纔會發生這些!”

當於樑聽到這些話之後微微皺了皺眉頭,這個地方怎麼看都不像是天然形成的,而且又存在着強大的磁場。

雖然說他對於這種東西並不是很懂,但剛剛的那些話怎麼聽起來似乎都有些不太妙啊。

……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這才輕輕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略微有些嚴肅的感覺。

“教授,接下來怎麼辦?”

李濤冷不丁地問出了這句話。

對面的教授擡起頭,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李濤。

“我還搞不清楚這裏面到底是什麼東西,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恐怕得好好考慮一下了,至於接下來到底該怎麼做,可能也是我們自己的想法,總之這一次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從這裏拿到標本。”

當教授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李濤輕輕點了點頭,接着李濤伸了伸手,後面一個兄弟直接拿出來了一把登山繩。

先是將繩子的另外一頭繫到了石縫當中,使勁拉扯了一下。

“沒問題了,可以隨時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