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旁邊弟弟紛紛打招呼,一些在賣力地修鍊,想給兩人留好印象。

「對了,上次我給孔夫子留下來的靈藥,他修鍊出丹藥沒有?」葉雄突然想起這事。

「煉製出了一批高階的丹藥,都分下去了,我也得到了兩顆,現在已經突破四階中期了。」伊依說道。

換在以前,四階中期修為已經是非常厲害了,但是在現在修真一道大爆炸,這實力葉雄已經完全不看在眼裡,鍊氣五階之前,根本就沒有任何難度,有靈藥就行。

「好好修鍊,只要肯用功,鍊氣五階並非困難的事情。」葉雄吩咐。

伊依點頭。

葉雄準備回房。

「掌門,等一下。」

「還有事嗎?」葉雄回頭問。

伊依想了一下,毅然抬起頭:「掌門,以前我如果有漠視你的地方,請你見諒,我當時不是輕視你,只是當時我爺爺下落不明,我性格比較冷,對任何人都一樣,不是專門針對你,對不起。」

葉雄暗暗驚奇,這女人的眼睛還真是銳利,自己已經敷衍得滴水不露,雖然對以前的事情有些看不慣她,但是並沒有表露出來,沒想到她居然能看出來。

「別把掌門想得那麼小雞肚腸,這事我壓根就沒放心上。」葉雄口是心非。

這個高傲的女人,突然低聲下氣地向自己認錯,葉雄心裡還真是有些暗爽。

心裡對她的成見,也消失了。

這本來就不是多大的事情,再說,人家也誠心道歉了。

「看來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伊依說道。

葉雄掌心多了一顆冰寒刺骨的紅色果子,遞過去:「送你了。」

「這是……清靈果?」

伊依頓時又驚又喜,臉上掩不住的興奮之色。

這可是她這層次的修真者最需要的靈藥,想當初,葉雄送了一顆給洪雪,她心裡就嫉妒無比,沒想到自己也有機會得到的一天。

「謝謝掌門。」伊依接過靈藥,連連感謝。

葉雄笑了笑,這才離開伊依,準備回房。

剛剛拐過彎,一個美女示笑非笑地擋在他面前,把手一伸。

「幹嘛?」葉雄裝傻。

「我累死累活,公私分明,沒佔用一點靈藥幫你煉丹,你都沒給我一顆清靈果,別的女人兩句甜言密語,你把靈果送人家,你這是想我罷工的節奏嗎?」何夢姬裝作生氣。

「多大的人了,怎麼能偷聽人家說話。」葉雄翻了翻白眼,這才從身上掏出兩顆清靈顆,遞過去:「給你兩顆,滿意了吧!」

「這還差不多。」何夢姬滿意地收了起來。

還好葉雄上次在秘境跟惡靈聯手采了不少的清靈果,不然的話,都不夠分呢!

「我明天準備回一趟江南,你要不是回去?」葉雄問。

「回江南幹什麼?」

何夢姬愣了一下,很快就拋過一個鄙視的眼神。

好吧,被鄙視了!

葉雄承認,這次回江南是想見見孩子,還有那些女人。

現在他的修為完全卡住,找不到突破方向,也許回去散散心,能找到方向也不一定。

「你這鄙視的眼神是啥意思來著?」葉雄外強中乾地昂起頭:「********,人之常情,你以為人人都你一樣清心寡欲,我都懷疑你是不是同性戀?」

「你才是同性戀,我只是不像你一樣,整整一個大仲馬,看到女人都想上。」

何夢姬白了他一眼,轉身離開,邊走邊說:「我去收拾起東西。」

這個女人,真是個男人婆。

葉雄無語她了。

(本章完) 葉雄本想去找慕容如音,告訴她自己回江南的事情,但是她還在閉關修鍊。

他想著此次回江南,肯定會去看楊小喬她們,慕容如音在身邊可能會不太高興,所以就沒找她。

他現在才發現,女人多並不是一件好事,他得想辦法,捋一捋跟這些女人的關係。

去機場的路上,葉雄摸著頭。

一想到處理這些女人之間的關係,他就有點頭疼。

「當初睡人家的時候,那麼乾脆,現在頭疼了?」何夢姬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

擦,這女的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蟲不成,自己的心思她居然也能猜到。

「越是聰明的女人,越容易當老姑婆,小心嫁不出去。」葉雄笑罵。

「嫁不出去,好過愛得要死要活。」何夢姬一點都不在乎,轉口道:「朱雀的事情,如音跟我說了。」

葉雄嘆了口氣,朱雀跟陳蕭的事是他心裡的一塊心病,每每提及,總會心裡不舒服。

何夢姬見他臉色沉著,不太高興,也就沒有再提。

葉雄突然想起很久沒有回來京城看看父親跟妹妹,在機場的時候決定回京城。

「你不是說回江南嗎,怎麼突然又想起去京城,堂堂一個大男人,比女人還心血來潮。」何夢姬無語他。

「我這次回來,是因為修為卡住找不到方向,權當散心,去哪裡沒什麼區別。」

「正好,我也想去京城,看看鳳凰這邊公司什麼情況。」

聽到鳳凰這個名字,葉雄這才想起很長時間沒有跟她見過面了。

自從楊心怡生孩子那天見過面之後,一直都沒有見過面。

這都差不多一年了。

「話說,你跟鳳凰之間沒有糾纏不清的關係吧?」何夢姬突然問。

葉雄的臉頓時就黑了,敢情她覺得,是不是什麼女人都跟自己有關係。

「我跟鳳凰之間,比跟你之間的關係還純。」葉雄說完,沒好氣地罵道:「你能不能把我想得那麼齷齪。」

「還用我想嗎?」何夢姬翻了翻白眼。

葉雄:「……」

兩人乘坐飛機,回到京城,在車站分開。

何夢姬直接去京城的獵人保鏢新公司找鳳凰,葉雄則直接回家裡,探望妹妹跟父親。

暮色時分,陽光照射進入葉家別墅,院子里鋪上了一層金光。

幾隻鴿子在院子草地上啄著食物,一個嬌小的身影拿著食物在撒著。

「洋洋。」葉雄遠遠地喊道。

看到葉雄,葉洋洋扔下手中的食物,直接就撲到他身上,嗚嗚道:「哥哥,你好狠心,多久沒回過家裡一次,洋洋都想死你了。」

葉雄心裡湧起一鼓暖流,摸著她的頭髮:「多大的姑娘,還哭鼻子,哥現在不是回來了嗎?」

「我在家盼星星盼月亮,多盼著你能回來,可是你每次都說忙。」葉洋洋埋怨。

「好,罰哥哥在家呆一陣子,好好陪我家洋洋。」葉雄推開她,上下看了一遍:「個子倒是長高了一些,怎麼越長越瘦了?」

「這是苗條好不好,現在就流行這身材。」葉洋洋得意地轉了個身。

不得不說,葉洋洋比起以前漂亮多了。

衣服會打扮了,個子長高了,小胸脯也鼓了起來。

最欣慰是,她性格比起以前開朗得多,不再像以前那個鬱郁不喜歡說話的小女生了。

「哥不喜歡瘦,喜歡胖胖的妹妹,最好就像個小肥豬一樣。」葉雄笑道。

「我不要,那樣難看死了。」葉洋洋連連搖頭。

看著這個妹妹,葉雄心裡不由得暗暗嘆了口氣。

不多久,他就要去修真界,由於界與界之中有法則,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到這一界,有可能,以後再也見不到這個妹妹了,想到這裡,他心裡就有一陣惆悵。

不知道為什麼,葉雄發現自己這段時間,特別多愁善感。

楊心怡跟惡靈的事沒辦法處理,跟陳蕭朱雀又鬧成這樣,讓他少了以前那種洒脫。

又或者說,是自己真的長大成熟。

「爸呢?」

「爸回公司了,應該差不多回來了。」

「走,咱們去買點菜,哥給你做頓好吃的。」葉雄說道。

「太好了,我最喜歡吃哥哥燒的飯了。」葉洋洋歡呼起來。

葉雄開了輛車子出去,直接去菜市場。附近倒是有市場,但是裡面的東西不是特別新鮮,他要去買最新鮮的東西,畢竟給家裡的燒飯機會,不是時時都有的。

買肉菜之後,葉雄特地開十幾公里,直接去港口,那裡的有最新鮮的海鮮上岸。

一般情況,這裡的海鮮是不零售的,但是有錢好辦事,葉雄很輕易就買到上好的海鮮,然後往回走。

「哥,唐寧姐說你現在很厲害是不是?」葉洋洋好奇地問。

「這就是看厲害的標準是什麼了。」

「飛天遁地那種。」

「別聽她胡扯,她就會吹牛。」

御空飛行不知道是什麼境界才能做到,以葉雄現在的境界,絕對不行。

豪門邪少:老婆給我生個娃 至於遁地,除了修習土系法術,也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哪怕修習土系法術,在地下也遁不了多久,只能堅持很短的時間。

閑聊間,很快就回到了家裡。

葉雄正準備做一頓時豐盛的晚餐,正在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我跟鳳凰正準備過去蹭飯,煮********。」

「你還真會挑時間,知道我現在準備下米嗎?」

葉雄真是服了她,好像自己做什麼,都逃不過她的心思。

「你是什麼性格我還不了解,這麼長時間沒回家,肯定給家人做一頓大餐。」何夢姬得意地笑了起來。「不跟你說了,我跟鳳凰現在就過去,對了,你家裡有沒有上好的紅酒?」

「洋洋,家裡有紅酒嗎,夢姬跟鳳凰要過來。」 總裁追妻:嬌妻太火辣 葉雄問。

「鳳凰姐姐要過來,太好了,你讓他們直接過來,我打電話讓人送來。」葉洋洋說。

「你們直接過來吧,紅酒,白酒,洋酒,什麼酒咱家都有。」葉雄說完掛了電話。

葉洋洋掏出手機,給爸爸打電話,讓他派人把酒送過來。

像葉遠東這樣的身份,想要什麼東西,別人還不乖乖地送上來。

沒多久,門鈴聲響了起來,葉雄以為是何夢姬跟鳳凰來了,哪知道卻是送酒的伙記。 因為這些酒太珍貴,送貨都派了四個人過來,搬進來的時候都小心翼翼,生怕弄壞。

「付錢了嗎?」葉雄隨口問。

「老闆,你直接簽個名就行了。」送貨員說道。

葉雄直接在送貨單上籤下自己的名字,然後在幾箱酒上看了一下。

上等紅酒,名貴洋酒,上年份的茅台酒,還有啤酒,一樣一箱。

葉雄看了一下,簡單的幾箱酒,加起來二十萬都不一定能拿下來。

「咱家老頭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方了。」葉雄笑道。

「爸爸一直想請鳳凰姐姐來家吃飯,但是她從來都沒來過,這次她好不容易給你面子來家吃飯,爸能不大方嗎?」葉洋洋說道。

「他怎麼對鳳凰這麼客氣?」葉雄奇怪地問。

「你不在這段時間,鳳凰幫咱們家很多,你也知道生意場上,明地里暗地裡那麼多的對手,葉家遇到的好多麻煩,都是鳳凰姐姐出面處理的,可以說,有了她,咱們的生意才這麼穩如泰山,在京城沒人敢惹。」葉洋洋說道。

雖說這獵人保鏢公司是葉雄自己開的,交給鳳凰管理,但是他從來沒讓她幫忙照料家裡,現在她做得這麼到位,完全是給自己面子。

「呆會我得好好敬鳳凰一杯,感謝她了。」葉雄笑道。

「這是當然了,如果沒有鳳凰姐,我們哪能這麼自在?」

葉雄看著葉洋洋,突然就不說話了。

「哥,你這麼看著我幹什麼?」葉洋洋奇怪地問。

「我怎麼感覺你變化好大,性格開朗了不說,懂得的東西也挺多的。」

「這段時間,除了上學,其餘時間我要麼去爸的公司學習,要麼去鳳凰姐的公司,她教會我很多道理。鳳凰姐跟我說,你是做大事的,你的戰場不是這小小的家族生意,是更廣闊的天空,以後家族的生意只會落到我的頭上,所以我只能自己學習。」葉洋洋說起了跟鳳凰之間的一些關係。

雖然差不多一年沒見,但是鳳凰對自己的事情,還是比較上心的。

「洋洋,為難你了。」葉雄歉意地說道。

本來他才是家族的繼承人,現在這擔子要落到葉洋洋身上,他挺內疚的。

但是如果現在讓他回來掌管家族生意,他肯定做不到。

習慣修者一道的爾虞我詐,生意場上的這些小兒科他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兩人正聊著,外面有人走了進來,葉遠東帶著鳳凰跟何夢姬進來。

「你們怎麼一樣進來了?」葉雄奇怪地問。

「正好在門口碰上,所以就帶他們進來了。」葉遠東說道。

一年不見,葉遠東頭上白髮似乎又多了幾根,但精神方面還好。

「洋洋,酒送來沒有?」葉遠東問。

「送來了,在那。」葉洋洋指著地上。

葉遠東去檢查單子,是不是自己訂的酒。

葉雄這才將目光落到鳳凰身上,正好她也望著自己,看著看著,葉雄不由就笑了。

「老隊長,好久不見,你越來漂亮了。」葉雄笑道。

「還好你說的不是越來越老。」

熟悉的痞子味道,讓鳳凰有些熟悉。

來之前,她不知道葉雄會變成什麼樣子,現在一看,除了身上的氣質比起以前更沉穩之外,說話還是跟以前一模一樣。

「你們先坐,我去炒菜,一會咱們好好喝,不醉不歸。」

葉雄說著,跑進廚房裡了。

「要不要幫忙?」鳳凰問。

「得了吧,你拿軍刀還行,拿菜刀,你差遠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