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既然你們已經知道了,那就把各自的分紅都領回去吧!”

李二見此事實在賴不過去,只好無奈的同意了。

“多謝陛下隆恩……!”

六人聽後,心中大喜,立馬拱手謝恩。

生怕謝晚了,老摳貨再反悔!

其實,在來之前,爲了防止李二賴賬,趙寅已經教了他們一套說詞,看來現在也用不上了!

“行了,衆愛卿如果沒有其它事的話,就退下吧!”

剛剛失去了五十多萬貫的李二,心疼的下了逐客令。

……

“培訓的如何了?”

趙寅剛走進報社,就看到李婉婷正站在黑板前面,給新招聘來的記者上課,於是開口問道。

“他們學的都很快,最多三天,便可以靈活運用標點符號了!”

李婉婷放下手中的木炭,肯定的說道。

自從有了這黑板,上課就輕鬆多了,只要在上面寫出要學的內容,大家便都可以一幕瞭然的看到,也便於講解。


當然了,這些都是趙寅命人準備的。

“這點東西還要三天……?”

趙寅掃視一眼衆人,繼續說道:“所有人今天就出去尋找新聞點,至於這個標點符號,就一邊運用,一邊學習!”

“爲什麼這麼着急?現在報紙不是還沒正式刊印嗎?”

“對,可若等報紙開始刊印,纔開始尋找新聞,纔開始熟悉記者的身份,豈不是太晚了……?”

趙寅點了點頭後,繼續說道:“所以,從今天開始,你們必須要熟悉自己記者的身份,並且,每人每天要交上來兩份新聞稿,不得灌水,若是有人拿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來敷衍的話,那就一律開除,當月薪俸全部扣光!”


“唉……!那好吧!”

聽完趙寅的話後,李婉婷無從反駁,只要無奈的嘆了口氣!

其實,對於記者這個新職業,他們還沒完全適應,怎麼出去採訪新聞啊?

這未免也有點太心急了!

可人家是發放月俸的老闆,自己也不好說什麼。 “清麗呢……?”

趙寅自從進了報社,就覺得哪裏不對勁,將正事交代完之後,才發現少了那個小丫頭,於是好奇的問道。

往常自己的馬車只要一停在報社門口,那小丫頭便圍前圍後的,今日還真有點不習慣呢!

“她去發招募啓事了,報社目前只招到了幾十個報童,據你上次所說的數量差距很大,所以,她一大早便招募報童去了!”

李婉婷深深的嘆了口氣說道。

那死妮子最近反常的很,只要是趙寅說過的話,全都十分上心,不完成,決不罷休,哪怕是沒日沒夜的工作,也要將事情辦妥!

昨天,趙寅不過是隨口說了一句,報童還沒有招募到,她今日一大早,便帶上幾個人,去各個坊市發招募啓事去了!

“這樣吧!秦懷道,本駙馬現在就將招募報童的事情交給你了,我只給你兩天,你必須給我招到兩百名報童,至於怎麼培訓,你應該記住了吧?”

趙寅思索片刻後,吩咐身後的秦懷道。

秦懷道自從跟了趙寅以後,他每日都帶在身邊,而他辦事也是十分麻利,只要自己交代,很快便能辦完。

平日若是遇到一些瑣碎的事情,全部都是交由他來辦理的。

報童的事情,也是如此,所以,他早就將民國時期,報童當街賣報的那些招數,盡數教給了他。

“您就放心好了,我一定將此事辦的妥妥的!”

秦懷道拱手領命後,轉身就去辦了!


他之前一直都是半些瑣碎的事情,這可是第一個重要任務,絕對不能出什麼岔子。

就算是綁,也得綁兩百名報童回來!

“對了,我這次來是有事要找你幫忙的!”

將秦懷道打發走了之後,趙寅湊到李婉婷的身邊,神神祕祕的說道。

“有什麼事就說唄,不要離我這麼近!”

李婉婷退後兩步,羞憤的說道。

這麼多雙眼睛盯着呢,這小子竟然離自己這麼近幹什麼?

萬一被人誤會,再傳出去可怎麼辦?

“這是我們兩人的祕密,所以不能宣揚,本駙馬只能告訴你一人!”

看着她微紅的俏臉,趙寅戲虐一笑,忍不住要逗逗她!

“你……你無恥,你過幾日就要與長樂公主成親了,不……不要亂說,雨佳還在這呢!”

被他這一逗,李婉婷的俏臉更紅了,遠遠的瞟了一眼長孫雨佳後,慌張的瞪了他一眼!

“那有什麼?自古以來,男人本就應該三妻四妾!”

趙寅眯着眼睛,朝她挑了挑眉,繼續說道:“你看這樣好不好?本駙馬娶完長樂公主,便納你進門,如何?”

“你……你不要再胡說了,這可是殺頭的死罪,皇上不會繞過你的!”

聽完他的話後,李婉婷頓時瞪大了雙眸,面露擔憂的說道。

“好了,別擔心了,我是逗你玩的!”

見她已然當真,趙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我是真的有事要找你幫忙!”

“不管!”

已然嚇壞了的李婉婷,發現被耍了之後,根本不想再聽他的話,直接回絕了!

並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轉身就要走!

在聽到他說“逗你”這兩個字的時候,不知道爲什麼,她的心頭十分難過!

並且,還帶着莫名的失落與沮喪!

若不是她一直強撐着,恐怕早已淚流成河!

“不聽就算了,那我就去找其它人融資好了!”

她前腳剛要走,趙寅的聲音便從她身後傳來。

原本氣憤的李婉婷,在聽到“融資”兩字的時候,猛然頓住了腳步。

稍加思索過後,她悄悄的伸出小手,在眼角摸了一把,而後轉過身,氣呼呼的問道:“你說什麼融資?”

她爹之所以同意讓她到報社工作,並不完全是爲了那五百貫的月俸,而是爲了拉近兩家的關係,若是再遇到入股的好事,她們李家也不會再錯過!

所以,原本打算不理趙寅的她,在聽到融資的時候,才頓住了腳步。

“戶部在做糧食生意的事情,想必你也聽說了吧?”

趙寅並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問題,而是說起了另外一件事。

“那是當然,不僅如此,我還知道是你在算計七大家族,要將七文錢收來的糧食,以高價再賣回給他們!”

李婉婷瞪了他一眼之後,餘怒未消的說道。

這些事情她是從候清麗嘴裏知道的,根本沒什麼新鮮的!

“現在,我的計劃已經成功了,戶部昨日已經帶着賺到的錢,回到了長安!”

說道此處,趙寅略顯得意的笑了笑。

“此話當真?”

李婉婷眨着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詫異的問道。

“我還能騙你不成?昨日戶部的馬車已經進了皇宮,並且連夜稱重,總計九百多萬貫,你來猜猜,這次戶部賺了多少?”

“多少?”

李婉婷頓時來了興趣,眨巴着眼睛,好奇的盯着趙寅。

“當初做糧食生意的時候,國庫空虛,加上融資,總共拿出了四百萬貫的本金!”

“四百萬貫……?那也就是說,這次戶部總共淨賺五百多萬貫?”

李婉婷頓時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着他。

她記得,當初候清麗跟他提過,這糧食生意他爹與趙寅,還有其它五位叔叔都入了股,只不過股份比較少,只有一成,但僅僅這一成,就是五十多萬貫啊!

就算幾人平分,每人也能分到近八萬貫!

僅過了二十多天,就能分到八萬貫,這也太神奇了吧?

簡直難以置信!

她們李家,每年就算不吃不喝,八年下來,也只能勉強賺到八萬貫!

“嗯……!”

趙寅肯定的點了點頭,而後繼續說道:“早上趙國公幾人已經進宮去要分紅了,現在這個時間,估計已經找人往府內搬了!”

“你真是好生奇怪,口口聲聲說要找我幫忙,可一直在這裏像我炫耀賺到錢的事情,哼,沒事我走了……!”

震驚過後的李婉婷,以爲這小子又在戲耍自己,頓時氣惱起來。

“我這不是還沒說完呢嗎?你急什麼?”


趙寅搖搖頭,苦笑着說道。

“那你就快點說,我一會還要繼續教他們標點符號的使用方法呢!”


聽完他的話後,李婉婷強壓住心頭的火,轉過身來。 “我希望你能幫我把這件事,以最快的速度散播出去!”

鋪墊了許久,趙寅終於說出自己的最終目的了!

“這種事根本不用散播,用不了兩天,整個朝堂就全部知曉了!”

李婉婷白了他一眼,還是覺得他在故意炫耀。

“不行,等不了兩天,今晚就要讓滿朝文武全部知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