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既然無法說服柳兮兮,那他也懶得繼續勸說她。

反正……日久見人心,卿卿那麼好,他母親遲早都會發現的。

想著,封時奕率先起身回到了卧室,關上房門,隔絕了柳兮兮的目光。

客廳中,柳兮兮惱火的拍了下茶几。

真是個陰魂不散的小賤人,就算是趕出封家也這麼不老實。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別怪她不念舊情了!

昱日,清晨。

天氣晴好,暖陽當空。

慕卿早早便打算去上班,誰知剛剛走出公寓,就看到了一輛眼熟的邁巴赫。

下一秒,車裡下來兩個黑衣壯漢,兩人板著臉,朝著慕卿的方向走了過來。

看著逐漸靠近的兩名黑衣男,慕卿眼底閃過一抹防備:「你們是誰?」

「我們是奉服夫人的命令,請您過去一敘。」兩名黑衣男不由分說的堵在慕卿面前。

夫人?慕卿心中隱約猜到了一個人。

反正也躲不過,慕卿索性跟著黑衣男上了車。

上了車,果不其然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龐。

慕卿眸底迅速劃過一抹無奈,禮貌的喚了一聲:「柳阿姨。」

柳兮兮死死的盯著慕卿,根本就想不通,眼前這個小女孩到底是怎麼把她兒子迷得團團轉的?

肆意的目光令慕卿有些不舒服,不過卻也沒有阻止她:「柳阿姨,您找我什麼事情?」

「慕卿,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給時奕灌了什麼迷魂湯?」柳兮兮黑眸緊盯著慕卿。


「什麼?」慕卿詫異的望著柳兮兮,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柳兮兮也懶得與她繞圈子,索性直接開口道:「算了,這次我找你,主要是有事情要問你。」

「您說。」

「你說個條件吧。」

「什麼意思?」什麼開條件?

「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離開時奕,你開個條件,是要錢還是要其他的,我都可以滿足你,只要你不再纏著我兒子。」

「額……」慕卿獃獃的望著柳兮兮,終於明白了她的意思。

不過慕卿一時間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怎麼也沒想到,僅存在於電視劇中的情景,居然出現在她的生活當中!

拿錢收買她離開……這種感覺還真的是一言難盡。

輕輕搖了搖頭,慕卿不疾不徐道:「柳阿姨,錢我不缺,名我不屑,更何況,金錢與愛情也不是能夠衡量的。」

「你什麼意思?慕卿,我現在給你選擇,你最好乖乖接著,否則,你就什麼都沒有了!」柳兮兮怒瞪著慕卿。

望著柳兮兮的眸,慕卿不禁有些無奈:「阿姨,您怎麼還是不明白我的意思呢?」

「如果是封時奕親口跟我說,他不愛我了,不要我了,我什麼都不要,立刻轉身就走,從此也不會出現在他的生活里。」

「但是只要封時奕還愛我,並且沒有離開我,我就不會輕易離開他。」慕卿眸底閃爍著堅定。

「呵!」柳兮兮不禁冷笑一聲:「慕卿,前幾天貌似是你親口跟我說,你只是為了錢!」


「這話我的確說過。」慕卿似乎有些苦惱:「不過那是我之前的想法,我現在的想法就是想要跟封時奕在一起。」

「你跟我兒子在一起,還不是為了錢?如果我兒子沒有封家的家產,沒有這個總裁的位置,你還會站著他身邊?笑話!」柳兮兮嘲諷的您這慕卿。

一個為錢的女人,居然也配談及感情?

慕卿嘟了嘟紅唇,若有所思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養他也不是什麼大問題,雖然醫生工資不高,但是養活兩個人還是綽綽有餘的。」

聞言,柳兮兮不禁有些詫異,隨即輕嗤一聲:「你覺得我會給你機會找工作?」 患者上台了,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人,他張開嘴巴,打著手勢,指指嘴巴,再指指耳朵。

眾人立刻明白,這個人是又聾又啞,不禁佩服李時本,竟然通過聞尿液和大便判斷出此人是耳聾。

「好了,我們都知道診斷結果了,現在就請評委評選入圍名單。」

大約一個小后,孫海劍宣布入選名單,四百多人入圍的只有八十多人,江帆和李寒煙都在入圍之列,張小蕾被淘汰出局。

「現在進入第三項測試『問』,患者躲在屏風後面,詢問者只能問患者三個問題,然後根據患者回答的病狀做出診斷,同樣把診斷結果投入木箱里。」美女主持道。

這項測試對江帆來說真是太容易了,隔著屏風在天眼透視下,簡直如同虛設,他一眼就看出這位患者患了白癜風皮膚病,另外還有膽囊炎,痔瘡等病。江帆問都沒問就走過去了,他這個舉動很快引起了評委們的疑惑。

「江醫生,你準備放棄了?」孫海劍道。

「沒有啊,我怎麼可能放棄這次大好的機會呢!」江帆道。

「你不詢問怎麼診斷病情呢?」孫海劍道。

「難道一定要問才能診斷病情嗎?我只要聽聲音就可以確診了,他回答了那麼多問題,他的聲音聽了幾十遍,早就可以確診了。」江帆道。

「你可以聽聲診斷?」李時本驚訝地站了起來,他在一本醫書上看到過有聽聲診斷的絕技,據說已經失傳了,沒想到出現了!

這些話當然是江帆胡謅的,他總不能說自己會透視吧,要不然誰都知道了這個秘密。

「當然可以。」

詢問很快就結束了,最後入圍的人只有四十六人,其中就有江帆和李寒煙。三場測試下來,一千八百多人就剩下四十六人,如同大浪淘沙,最後剩下的就是精英。

「現在進入第四項測試『切』,所謂切就是號脈,患者只伸出一隻手,無法看到患者,只能切脈,時間是十秒鐘,把診斷結果寫在紙上,然後投入木箱。」

全場嘩然,要在十秒種內切脈診斷,真的很難,則不僅需要純熟的技術還需要敏銳的觀察能力。

四十六個人,輪到江帆的時候,江帆根本沒有切脈就走了過了,此舉立刻引起了下面嘩然。

「這個人真的很怪,上次沒有詢問,就可以診斷病情,這次不用切脈也能診斷病情?」

「這傢伙可能是故意作秀吧,他想引起人的注意,嘩眾取寵而已!」

「那不見得,這傢伙肯定有一套。」

下面是議論紛紛,孫海劍這次沒說話,他已經認出了這是上次車禍現在遇到的醫生,此人醫術真實神乎其神。

最後孫海劍宣布入圍名單,四十六人只剩下二十一人,其中江帆和李寒煙在名單之列。

場上的評委都對江帆疑惑不解,他沒有切脈診斷的結果怎麼那麼準確呢?

「請問江醫生,你沒有切脈,如何診斷病情的呢?」李時本問道。

江帆望著四位評委,看著他們的急切的眼神就知道他們想知道原因。

「不用切脈的原因是我看患者的手相就知可診斷病情。」江帆道,這點到沒有瞎編,在茅山醫術裡面確實有觀手相診斷的秘技。這是根據收的顏色和紋理即可看出對方有什麼病症。

「什麼,觀手相就可以診斷疾病?這也太神奇了吧。你能說出其中原理嗎?」京城御醫學院的院長張中傑道

「原理其實和簡單,人的雙手實際就是一個完整的人,雙手如同一個蜷縮的嬰兒,手刀部分就是背部,掌心就是人的心臟,大魚際就是人的肺部等等,只要人體內臟有了疾病,手掌上也就相應地顯現出病態,一般會提前三年知道身體狀況的變化。」江帆道。

「原來如此,這和耳穴異曲同工啊!」京城御醫學院的院長張中傑道。

最後一項測試是實際治療,望、聞、問、切最終的目的就是為了治療,如果僅僅會診斷,而不會治療,那麼這一切就等於零。台上坐著一個病例,是一位年齡四十多地女性,她坐在凳子上,臉色青色,眼圈發黑,嘴唇乾燥。

每個人都要拿出自己的診斷和治療方案,看誰的診斷正確,在評價其治療的方法和效果。

採用答辯的方式,由評委打分,最後分數最高的前十名入圍,其他的人全部淘汰。

第一個答辯的是西寧的地方名醫方星羽,「請說說你的診斷結果,然後說說你的治療方案。」孫海劍道。

「這位患者有兩種疾病,第一種是子宮肌瘤,第二種是膽囊炎,子宮肌瘤的治療方法就是吃中藥配合服藥,雖然不能消除子宮肌瘤,但可以控制其發展。至於膽囊炎只要吃金錢草,連服一年就可痊癒。」方星羽道。

「請問你治療子宮肌瘤的主方的君葯是什麼?臣葯是什麼?」李時本問道。

「在下君葯是土鱉子,消腫散瘀為主,臣藥用當歸補氣血為輔,氣血足則百病消。」方星羽道。

「土鱉子有毒性,雖然可以消腫散瘀,但久服必傷肝,此為下策,至於金錢草治膽囊炎效果也很一般,直接淘汰!」李時本道。


「下一位!」孫海劍道。

一連上了十多個人,直接淘汰了五個,很快就輪到李寒煙答辯。

「李寒煙一路闖關,你的成績不錯,有畢業於英國皇家醫學院,獲得博士學位,更難得對祖國醫學頗有研究,可謂是難得。請問你的診斷結果和治療方案?」孫海劍道。

「這位患者除了有子宮肌瘤和膽囊炎外,還有慢性肝炎,對於子宮肌瘤的治療,我建議用手術比較省事,採用腹腔為創技術就可解決。膽囊炎可以古方膽通方和消炎西藥結合,完全可以控制膽囊炎。慢性肝炎的治療除了吃草藥調理外,還可以用點滴肝素肽控制肝病。」李寒煙道。

京城御醫學院的院長張中傑點頭道:「不錯,我認為可以直接入圍,不知道大家意見如何。」

「同意直接入圍!」

李寒煙就這樣直接入圍了,接下來就輪到江帆了,他的出現,使得四個評委刮目相看,四次的診斷率是百分百。

「說說你的診斷結果和治療方案?」孫海劍道。


「哦!」江帆望了那女患者一眼道:「此人除了李寒煙說的三種病外,還有月經不調、不孕不育症、淺表性胃炎、盲腸炎等。」

「哦,有這麼多疾病嗎?」孫海劍驚訝道。

給讀者的話:

我每天按時更新,你每天按時砸磚投票收藏! 「柳阿姨,或許您可以控制所有的醫院,但是您不能控制所有的病人,我相信以我的能力,就算是沒有工作,也不會被餓死!」慕卿完全不在意柳兮兮的威脅。

柳兮兮一拳彷彿打在了棉花上,軟綿無力,令人惱火不已。

半晌,柳兮兮都沒有繼續說話,臉色漆黑,顯然心情很差。

慕卿眨巴著大眼睛,狐疑的詢問道:「柳阿姨,您還有事嗎?如果沒有的話,我就去醫院上班了。」

雖然只是實習,但是她也沒打算翹班!

看著慕卿詢問的模樣,柳兮兮頓時惱火不已,只是瞪著慕卿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良久,柳兮兮終於開口道:「我不會同意你們在一起的。」

慕卿開門的動作頓了頓,眼底劃過一抹瞭然,唇角勾起一抹無奈:「柳阿姨,其實有件事我一直很想跟你說。」

「什麼?」柳兮兮狐疑的打量著慕卿,不知道她要說些什麼。

慕卿長嘆一聲,不疾不徐道:「您總是按照您的想法,自以為是對時奕好的事情,您都會霸道的幫時奕做決定。」

「可是您想過嗎?這樣的被控制的人生是不快樂了!」

「快樂?封家的繼承人,要學習的東西很多,哪裡有時間顧得上快樂?」柳兮兮冷笑一聲:「再說,成功者才是最快樂的。」

「成功者多數不快樂,即使他們笑到了最後,但是心裡卻不快樂。」慕卿眸底劃過一抹心疼:「時奕心裡明明是那麼溫柔的一個人,您卻硬生生把他逼成了喜怒不定的性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