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早知道這個女人竟然敢對慕顏下手,他哪裡會管什麼天醫門對極域的恩情。

早就直接將人給碾死了!!

帝溟玦猛然站起身,身上是來自地獄般陰冷酷烈的殺意。

不行,他現在就要去修仙大陸,捻死冷清婉。

他絕不會容許任何人傷害他的顏顏。

只是,帝溟玦剛想離開,卻被慕顏一把拽回來。

慕顏將他壓在身下,居高臨下看著他,「怎麼,君上大人這麼急著回去見未婚妻?想必那什麼仙子,一定和君上大人門當戶對,郎才女貌吧!」

對上少女幽冷帶著怒意的桃花眸,帝溟玦身上的殺意一點點消散。

冷峻的臉上,也緩緩浮現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顏顏,你是在吃醋嗎?」 哈哈哈,果然她是能夠看懂的。

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有這種本事,居然能看懂魔族的字?

高興之餘,她也定下心,忍受著寒氣的侵體,她仍舊渾身顫抖,肌膚在冰面上漸漸變成了紅色。

明明已經凍到牙齒打顫她也必須要咬緊牙關去學。

四周都靜寂了下來,時間都彷彿在這一刻停止,而沐九兒的臉上也慢慢結了一層冰霜。

可她好似恍若未覺,如同老僧坐定一般靜靜的修習著心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她彷彿似夢似醒間,曾然恍恍惚惚覺得自己體內彷彿充滿了熱量,四周的寒冷她也感覺不到了,也不知道是冷到麻痹狀態還是已經適應了這溫度自身可以調節,四周都變得正常起來。

那些寒冰如她不過是裝飾而已。

玄鏡外,墨主看到剛剛還焦躁的沐九兒居然定下心來去修習那上面的心法不免對她刮目相看。

原以為她也不過是個脾氣暴躁,如同現在的小輩一樣,成不了大器。

可沒想到她竟然能做到……

紅色的瞳孔縮了縮,眼底露出一抹欣慰,「若她肯這麼乖乖聽話,我又何必這麼逼迫她。」

若她肯回到魔族,他哪能想出這麼損的一招……

「魔母不希望魔女修習心法墜入魔道,此番若是魔女學習了這上面的東西必定入魔,若是魔母知道的話……」

灰毓靜立再測,堪憂的說。

魔主高大英武的身軀一震,眼底的欣慰快速斂去,換上一臉的漠然,「她是我的女兒,如何不成魔!」

魔……

儘管是最強大最令人畏懼的一個種族。

可卻一直背負著邪的名聲,不正不惡則為邪,儘管是被所有人畏懼,可多少人虎視眈眈的盯著魔族。

魔族子民自強不息,修習演武,各個出類拔萃。

可那又如何?

天下所有人都以正道來標榜自己,可魔族偏偏要不正不惡,又因為強大所以必定有人窺視與不服!

入魔就代表有危險……

「主子教訓的是!可魔女一旦入魔就再也沒辦法融入那些尋常人之中,她的魔性會越來越強,強到她無法控制自己的心性,按照她的性格這於她是禍啊……」

灰毓心底有一抹隱憂。

他派人去查沐九兒時就發現她竟然敢公開與凰女叫板,敬佩的同時卻忍不住有些擔憂。

凰女他們魔族是不怕,可這天下人卻是一根筋的向著那個嬌縱無禮的軒轅珍兒,得罪她,肯定未來的路就坎坷……

魔族人生性本來就不羈,更是爭強好勝,魔主薄唇一勾,「我的女兒豈會怕?」

是不怕!

灰毓默默地在心裡腹誹到,她都敢單獨跟凰女叫板了,如何怕?

玄鏡中的沐九兒靜靜的跪坐在寒冰床上,身上的熱力源源不斷的傳來,那雙原本點墨漆黑的眼眸也慢慢變化,藏匿在黑色瞳孔後面的那抹暗紅色則是越來越盛,越來越明艷……

正如那日所見的測試水晶。


灰毓看著正在蛻變的沐九兒不免暗暗嘆了口氣。

而魔主看著魔性越來越明顯的沐九兒不免露出欣慰一笑。哈哈哈,果然她是能夠看懂的。

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有這種本事,居然能看懂魔族的字?

高興之餘,她也定下心,忍受著寒氣的侵體,她仍舊渾身顫抖,肌膚在冰面上漸漸變成了紅色。

明明已經凍到牙齒打顫她也必須要咬緊牙關去學。

四周都靜寂了下來,時間都彷彿在這一刻停止,而沐九兒的臉上也慢慢結了一層冰霜。

可她好似恍若未覺,如同老僧坐定一般靜靜的修習著心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她彷彿似夢似醒間,曾然恍恍惚惚覺得自己體內彷彿充滿了熱量,四周的寒冷她也感覺不到了,也不知道是冷到麻痹狀態還是已經適應了這溫度自身可以調節,四周都變得正常起來。

那些寒冰如她不過是裝飾而已。

玄鏡外,墨主看到剛剛還焦躁的沐九兒居然定下心來去修習那上面的心法不免對她刮目相看。

原以為她也不過是個脾氣暴躁,如同現在的小輩一樣,成不了大器。

可沒想到她竟然能做到……

紅色的瞳孔縮了縮,眼底露出一抹欣慰,「若她肯這麼乖乖聽話,我又何必這麼逼迫她。」

若她肯回到魔族,他哪能想出這麼損的一招……


「魔母不希望魔女修習心法墜入魔道,此番若是魔女學習了這上面的東西必定入魔,若是魔母知道的話……」

灰毓靜立再測,堪憂的說。

魔主高大英武的身軀一震,眼底的欣慰快速斂去,換上一臉的漠然,「她是我的女兒,如何不成魔!」

魔……

儘管是最強大最令人畏懼的一個種族。

可卻一直背負著邪的名聲,不正不惡則為邪,儘管是被所有人畏懼,可多少人虎視眈眈的盯著魔族。

魔族子民自強不息,修習演武,各個出類拔萃。

可那又如何?

天下所有人都以正道來標榜自己,可魔族偏偏要不正不惡,又因為強大所以必定有人窺視與不服!

入魔就代表有危險……

「主子教訓的是!可魔女一旦入魔就再也沒辦法融入那些尋常人之中,她的魔性會越來越強,強到她無法控制自己的心性,按照她的性格這於她是禍啊……」

灰毓心底有一抹隱憂。

他派人去查沐九兒時就發現她竟然敢公開與凰女叫板,敬佩的同時卻忍不住有些擔憂。

凰女他們魔族是不怕,可這天下人卻是一根筋的向著那個嬌縱無禮的軒轅珍兒,得罪她,肯定未來的路就坎坷……

魔族人生性本來就不羈,更是爭強好勝,魔主薄唇一勾,「我的女兒豈會怕?」

是不怕!

灰毓默默地在心裡腹誹到,她都敢單獨跟凰女叫板了,如何怕?

玄鏡中的沐九兒靜靜的跪坐在寒冰床上,身上的熱力源源不斷的傳來,那雙原本點墨漆黑的眼眸也慢慢變化,藏匿在黑色瞳孔後面的那抹暗紅色則是越來越盛,越來越明艷……


正如那日所見的測試水晶。

灰毓看著正在蛻變的沐九兒不免暗暗嘆了口氣。

而魔主看著魔性越來越明顯的沐九兒不免露出欣慰一笑。 慕顏冷哼一聲,「怎麼,君上大人很高興看我吃醋?」

帝溟玦認真地點頭,神情專註,「本君,很開心。」

慕顏被那專註而深情的視線盯著,臉上紅了紅。

總覺得這男人撩撥她的手段,又高了一層。

她定了定神,才兇巴巴道:「那你就當是吧,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頭。帝溟玦,你如今可是我的人,任何女人都不得覬覦,你也不準給我招惹任何爛桃花。」

「若是以後讓我知道,你做了任何有負於我的事情,我就把你閹了。」

被人威脅要被閹了的君上大人,非但沒有生氣惱怒,反而露出一個溫柔開心的笑容。

帝溟玦性情向來冷淡,慕顏很少看到他露出如此開懷的笑容。

那張本就俊秀無雙的臉,越發顯得絕世奪目,讓人心神俱醉,根本離不開眼。

慕顏也有些看待了。

突然間,卻是天旋地轉,被男人猛然壓在身下。

「顏顏,禮尚往來,你是不是也不能與其他男人太過接近。尤其是你那個什麼男扮女裝的五師兄!」

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帝溟玦的聲音有些咬牙切齒。

慕顏猛然從美色中回過神來,瞪著眼前的男人,「那日五師兄在我房中,我感應到的人果然是你!」

這個念頭一出來,慕顏頓時惱怒非常,「帝溟玦,你這個混蛋,明明早就來了,居然不來見我,還讓人把我綁來,你覺得這麼做很好玩嗎!」

帝溟玦:「……」

君上大人面對心愛女子的質問,難得的心虛氣短。

他會說,他看到天光墟中慕顏與那個什麼小師叔的相處,就嫉妒的半死嗎?

他會說,他想要偷偷看看顏顏心中還有沒有他,結果看到一個男人摟住顏顏,舉止親密,就氣的發狂,差點失去理智把整個星辰學院毀了嗎?

他會說,他叫人送了暗藏謎語的絲帕過去,希望顏顏主動來招他訴衷情,結果該死的手下送錯了人,害他進退不得嗎?

這些話說出來,他極域帝君的尊嚴還要不要了?

慕顏微微眯起眼,神色冷沉,臉上是滿滿的不悅,「看來君上大人並不是很想與我重逢相見。那真是抱歉打擾了。」

說完,她起身就要離開。

只是,剛走出兩步,就被一把拽回來,牢牢的桎梏入緊實的懷抱中。

男人低啞而帶著自暴自棄的聲音響在她耳畔,「本君吃醋了。你身邊有那麼多陌生的男子,得到你的關注和保護,本君嫉妒!」

極域帝君的尊嚴,那是什麼?!

有他的顏顏重要嗎?

慕顏垂著頭,披散的柔順髮絲遮住了面容,肩膀輕微抖動著。

帝溟玦的一顆心都揪緊了,「顏顏,在修仙大陸,我無時無刻不想見你,不想回到你身邊……」

「噗嗤!」慕顏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

垂著腦袋抬起來,露出一張滿是戲謔笑容的如花美顏。

帝溟玦的臉色一下子黑了,猛地一推,想將懷中的人推開。

只可惜,慕顏的動作卻比他更快,一把摟住了他的脖子。 她就是他的女兒……

他魔族的正統血脈!

想著那張絕世容顏他的心就忍不住微微抽痛起來,玄鏡內的人是他與她的女兒……

可她仍然生死未卜,不知所蹤!

灰毓凝望著突然落寞下來的魔主,上前邁出一步,低頭道:「屬下無能,未能找到魔母的行蹤,只知道十四年前魔母誤打誤撞的進了沐府,後來被納為妾侍,帶魔女出生沒幾年便不知所蹤。」

「成為妾侍?」

他魔族之王的女人居然有人有膽子納為妾侍!

灰毓看著面色烏青的魔主更是不敢抬頭看了,這畢竟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他查也是力不從心,不知從何查起啊!

況且那沐老頭又是魔女的養父……

「屬下無……」

「唰——」

高位上的魔主揮袖,真氣從他的袖管中飛射而去,直中灰毓的胸口,一陣難以忍受的巨中讓四大天王之一的灰毓飛出數米遠,直到撞在牆角根才停下,胸口的千斤劇痛讓他不認忽視的緊皺眉頭,伸手捂住胸口,咳嗽了一聲,唇角也溢出鮮紅的液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