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明天正式舉行婚禮的時候,整個王宮肯定會有所鬆懈,我們兵分兩路吧!李天霸花精姑娘去天牢救舒麗王后,我跟花王救婉君,我們一起在城西匯合,一起返回大世界。”木景年看着三人說道。

在大耗族找到了要找的人,大家都顯得非常的開心,同樣大家也都有些擔心,怕救不了兩人,他們自己再被困住了。

“好的,聽木先生的吩咐!”李天霸笑着對木景年說道。

天牢的守衛要薄弱一些,李天霸跟花精在天牢救走舒麗王后是有可能的。

“我們現在去哪裏?”花王追問兩人。

“我們現在去找地方休息!”木景年笑着說道。

“我們對這裏一點都不熟悉,我們在哪裏休息啊?”花王覺得木景年好像對大耗族的王宮特別熟悉似的。

“前面有個很大的假山,今天要委屈兩位姑娘了,我們在假山內休息一下吧。”木景年微笑着說道。

本來花王就懷疑木景年認識這裏,她們所有的人都不知道那邊有假山,木景年卻輕車熟路。

“不委屈,出來就是爲了救人的,又不是出來玩的。”花精笑着說道。

“木先生怎麼知道那麼有假山呢?”李天霸好奇的把大家想問的問題問了出來。

“我小的時候來過一次,那個時候大耗族還不是如今的情形,以後慢慢的跟你們說吧,現在說來話長。”木景年說完無奈的笑了。

“好吧!既然現在不方便,那以後再說吧。”木景年畢竟是幫他們來救人的,他們不好質疑什麼。

天水崗,大耗族的人大概來了十多位,整齊的排在了一起,一水的黑色衣服,看上去像一棟黑壓壓的牆。

舒麗王后被在他們的跟前癱坐着,樣子特別的驚恐,跟以前大氣端莊高傲的舒麗王后判若兩人。

畢竟是被大耗族抓走的,她在大耗族經歷了什麼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時特別的害怕也是很正常的,畢竟自己被抓了好多天了。

孟超在赴約前七公主一直跟在孟超的身邊。

“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在王宮照顧好小王子,我一定會平安無事的回來的。”孟超知道七公主此時非常的擔心他,害怕他跟她的母后一樣被抓了或者出什麼事情。

“我不放心,我想跟你一起去!”七公主皺着眉頭無奈的說,此時的七公主非常的想念自己的母后。

同時她也知道大耗族不好對付,如果孟超有什麼事的話,她也不想活了。

“你走了小王子怎麼辦,他現在看不到你就會哭。”孟超知道小王子是七公主的牽絆。

七公主猶豫了一會,“你去注意安全,一定不要有事。”

文主管被殺後,加深了七公主的恐懼,她害怕孟超會跟文主管一樣,此時的七公主非常的害怕。

今天的人質可是自己的母親,她同樣也擔心母親的安危。

“爲了你跟小王子,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孟超跟慕容雪菡等人匯合的路上還在想,爲什麼大耗族的人會要龍一來換舒麗王后。

他知道有二十四守護的,爲什麼偏偏指定龍一,這也是其他人所疑惑的。

或許只有木景年跟巫師知道原因,他們不說出來,孟超也不好意思問。

“巫師,我們該去赴約了,孟超來了。”狐小仙對着巫師的房間內喊道。 身後跟着慕容雪菡還有詩詩小白三人,因爲有一場硬仗要打,所以小白就出來了。

見巫師沒有迴應。

“怎麼回事?巫師難道沒有在房間內嗎?”小白好奇的推開了巫師的房門。

小白是男人推開巫師的房間是比較合適的,如果是慕容雪菡等人推門進入看到尷尬的情況就不好了。

小白進去後,“怎麼沒有人啊?巫師去哪裏了?”

“怎麼了?巫師真的沒在房間啊!”狐小仙三人聽到小白的話後立馬進門查看情況。

“巫師這是去哪裏了?馬上要去赴約了這可怎麼辦?”詩詩此時有些擔心,是不是巫師被抓走了,畢竟巫師不會武功。

“時間馬上要到了,我們現在必須先過去了!”狐小仙說道。

巫師不會武功就算去了沒準他們還要照顧巫師,此時巫師不在,他們只能先走了。

孟超見只有四人出來,“巫師大人呢?他沒在嗎?”

巫師雖然不會武功,但是卻是對大耗族最瞭解的人,有他在其他的人也信心滿滿的。

“巫師不知道去哪裏了,他現在不在仙帝府內!” 獨許深情 小白看着孟超說道。

“不會吧,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孟超害怕巫師被神不知鬼不覺的抓走了,能在神級別的眼皮子底下把人弄走,可見擄走巫師的人法力很高深。

如果大耗族今天應戰的人都是這樣的高手,那麼他們幾人是有去無回了。

“但願不是被大耗族抓走的!”孟超能想到的事情,其他的人自然也能想到。

“我們現在只能先去天水崗看看情況了!畢竟此時救人要緊。”狐小仙覺得此時不是討論巫師失蹤事情的時候。

“小仙姐姐說的對,我們先走吧!”詩詩微笑着說道。

到了天水崗的山下,看到大耗族壯觀的人羣,孟超能明顯的感覺到雙方實力的懸殊。

就是因爲知道此次事情凶多吉少,他纔沒有帶更多的人來,他不想身邊的人爲自己受傷。

見孟超等人來了,從山頂飛下來一個人,站在了五人的面前,“你就是魚人世界的爵王?”

“正是,你們來魚人世界究竟想做什麼?”孟超不急不慌,不失風度的回答。

“你難道不知道我們要做什麼嗎?我們約你的時候不是說的很清楚嗎?我們只要龍一。”大耗族的隊長無痕笑着說道。

“可是我們根本就不知道你們說的龍一在哪裏,我怎麼給你們?”孟超有些生氣的說道。

“龍一就在你們魚人世界,要不然我怎麼可能會來這裏呢?你們魚人世界的舒麗王后在這裏,看樣子你是不打算讓她活到明天了!”無痕一聽孟超沒有帶龍一前來非常生氣。

“龍一已經去世了,我去哪裏給你把她找過來,你們還想要什麼儘管提出來。”孟超盯着無痕說道。

“你竟然敢耍我!”無痕說完生氣的一手抓住了孟超的脖子。

就在此時慕容雪菡狐小仙詩詩三人,立馬對無痕發起了攻擊。

但是他們使出來的法術跟他們三人大戰神獸一樣,用在他們身上,一點反應都沒有。

大耗族的人同樣無動於衷的看着山下的打鬥,他們知道無痕隊長的實力,同樣也知道魚人世界的實力。

所以看到無痕跟孟超等人動手了,他們都沒有反應。

孟超被掐的快喘不過氣了,就在這個關鍵時刻,一個蒙面人出現了,大家本以爲是大耗族的人,沒想到一掌就把無痕給打傷了,無痕口吐鮮血立馬鬆開了掐着孟超脖子的手。

就在此時站在山上的大耗族人全部飛身而下,跟黑衣面具男打在了一起。

“什麼人?這是來救我們的嗎?”詩詩不可置信的問道。

“當然是來救我們了,要不然怎麼會跟大耗族的人打到一起?”狐小仙看着黑衣人的背影微笑着說道。

孟超雖然被無痕狠狠的扔了出去,好在只是皮外傷而已。

舒麗王后同樣被飛身下山的大耗族人帶了下來,慕容雪菡等人見狀,直接去大耗族的人羣中想把舒麗王后搶過來。

她們主要目的是舒麗王后,其次是想看看大耗族的實力到底如何,剛纔的無痕法術那麼高強,應該是這羣人的頭頭了。

無痕受傷後繼續跟蒙面人再戰,沒出三招,整個人已經起不來了。

“你是什麼人?”無痕驚悚的看着蒙面黑衣人問道。

他是得到木景年去大耗族的消息後,才約國王出來的,沒想到這裏竟然還有高手。

不過沒關係的,舒麗王后只不過是跟舒麗王后很像的魚人罷了,真正的舒麗王后在天牢之中呢。

無痕見情況不妙直接發出了撤退的信號,隨後大耗族的人消失不見了,只留下了假的舒麗王后,就連剛纔幫忙的神祕人也消失了。

狐小仙等人覺得非常的奇怪,那個人怎麼會不露面就走了呢。

“母后,您沒有事情吧!”孟超趕緊走到傷痕累累的舒麗王后身邊着急的問道。

“我不是你的母后,我只是普通的魚人罷了!”假的舒麗王后驚恐的說道,她也不知道爲什麼會被這一羣人抓了。

此時她知道原因了,原來魚人世界的舒麗王后在這幫人的手裏,而她只不過是跟舒麗王后長得相似罷了。

她只不過是一位沒有見識的婦女而已,此時根本就沒有膽子假裝舒麗王后。

儘管舒麗王后說自己不是舒麗王后,但是孟超還是把她帶到了七公主的面前。

在他看來舒麗王后就是被嚇壞了,自己纔不敢承認自己的身份的,只要她回到王宮後就好了。

七公主看着自己的母親,淚流滿面的說道:“母后你終於回來了,您不知道我心裏有多內疚。”

七公主是爲當日冤枉了舒麗王后而傷心內疚,她竟然冤枉自己的母后。

“我不是舒麗王后,你們放過我吧!”舒麗王后自從進入王宮後一直重複着這句話。

但是她越說這句話,七公主就越是內疚,她覺得是自己的母后在那幫人的手裏面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帶王后會寢宮梳洗一番吧,順便給舒麗王后多做一些好吃的給她補一下。”孟超看到舒麗王后現在的樣子心裏很不舒服,怪他沒有能力保護好家人。

宮女們很快帶走了舒麗王后。

孟超對七公主說:“既然母后已經平安回來了,你就不要傷心了,過段日子就好了。”

脫離魔爪的人,肯定要有個心理適應過程的。

七公主點了點頭,母后平安回來了,她已經非常的開心了。

“謝謝你了,你跟母后平安回來是我最大的幸運。”七公主看着孟超說道。

“對不起,沒有能力保護好你們!”孟超此時非常的自責,他今天也跟大耗族的人交手了,他回來後就沒有安全感了。

在他看來,大耗族的人分分鐘可以滅了大世界,他們的法力太高了,今天多虧了神祕的黑衣人,如果不是他,他們這些人肯定都會葬身在天水崗腳下。

“是那幫人太厲害了,跟你沒有關係的,你不要自責了,我們一家人平安就好。”在七公主看來,仙帝府的人能夠從大耗族的手裏面把人搶過來,已經很厲害了。

就算是再遇到厲害的人物他們也不怕了,她知道只要仙帝府在一天,他們魚人王室就沒有事情。

“嗯,以後我會好好的保護你們的。”孟超沒有告訴七公主今日救援的情況,他知道最近七公主身體不適,不適宜知道太多大耗族的事情。

同時他也有些擔心,畢竟大耗族的頭頭受傷了,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慕容雪菡四人回到了仙帝府,四人雖然受傷了,但是很快就可以修復的。

讓她們害怕的是大耗族那邊高深的法力,她們在大耗族的面前就像是螞蟻一般,隨時有被踩死的風險。

“今天的神祕人到底是誰?他爲什麼會幫我們呢?”慕容雪菡雖然失去記憶了,但是這幾天她對身邊的人瞭解了很多。

最有可能的人是木景年,但是他此時跟李天霸等人在大耗族的境內是不可能回來的。

“這個人爲什麼要救我們呢?”狐小仙不解的搖頭。

這恐怕是所有的人都想知道的問題,四人進入仙帝府後看到巫師在院中喝茶。

那姿態真是讓人看了就生氣,找他的時候沒有人,在大家都忙完了他竟然不急不慢的在喝茶。

“巫師大人什麼時候回來的?”狐小仙問門口的侍衛。

“幾位大人剛走,他就吩咐我們給他泡茶了,他一直在府中。”侍衛如實說道。

狐小仙問侍衛是有原因的,她心裏有那麼一點懷疑,神祕人是巫師,雖然有一點她也要把疑慮打消。

巫師既然沒有走出過仙帝府,那麼神祕人就不是他了。

狐小仙等人到了巫師的身邊,巫師見到後趕緊說:“我就去了趟茅廁你們就出去了,這不我趕緊備好了茶水等着你們凱旋而歸呢!”

“你就不怕我們回不來嗎?”小白白了巫師一眼問道。

“怎麼能呢?魚人世界除了你們,誰還會比你們法力高呢?”巫師笑呵呵的說道。

“巫師我發現你這個人越來越奇怪了!”詩詩盯着巫師說道。

“我哪裏奇怪了?我怎麼沒有發現?”巫師看了看自己說道。

“我們都說好了一起去天水崗的,你上茅廁,我們那麼大的動靜你竟然聽不到?”詩詩表示疑惑的問道。

“我年紀大了,耳朵不好使了,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巫師樂呵呵的說道。

此時巫師的耳朵因爲撒謊變成了紅色,這些被狐小仙看在了眼裏,不過今天的事情不管怎麼說都是完美的大結局。

下面就要看木景年那邊了,如果木景年把婉君順利的救出來,木景年只要回到仙帝府,他們就不怕什麼了。

以前還想着把大耗族收編,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大耗族的實力太強了,只能等秦巖法術修煉到最高級別的九階時才能把大耗族拿下來了。

“對了,你們是不是把大耗族打跑了?人救出來了嗎?”巫師盯着狐小仙幾人問道。

狐小仙看着巫師微笑着說:“不是我們打跑的,我們也不知道哪裏來的朋友,打傷了大耗族的頭頭,所有的人就退走了,舒麗王后此時已經回宮了,但願木先生他們能夠把婉君姑娘救出來吧。”

侍衛說巫師沒有出門,證明了那個幫他們的黑衣人不是巫師,狐小仙把情況跟巫師說一下,她覺得巫師應該能夠算出來那個人的身份。

畢竟很多時候,巫師說出來的話是非常準的。

“你們還真是好運氣啊,竟然有神祕人助你們,木先生那邊一定也會萬事大吉的。”巫師樂呵呵的說道。

“我先回房間修煉了!” 戰巫傳奇 詩詩說完就走了,小白在這裏她有些不自在,加上今日大耗族的實力那麼強大,深深的刺痛了她的神經。

她暗想自己一定要努力,成爲比大耗族還要厲害的高手,那樣不但可以保護自己,還可以保護身邊的朋友。

小白看着詩詩離去的背影,巫師知道小白此時心情肯定非常的糟糕,“小白,別灰心,詩詩遲早會明白你的心意。”

“巫師大人都怪我,詩詩之所以這樣是我傷她太深了。”小白明白愛之深恨之切,當初有多愛,現在就有多恨。

“你們今天辛苦了,過來一起喝點茶吧。”巫師看着慕容雪菡狐小仙小白三人說道。

狐小仙主動的坐了下來,現在他們也沒什麼事情,與其等着木景年李天霸等人,不如大家開心的聊聊天喝喝茶。

“巫師,你算一下,今天幫我們的是什麼人啊?是男是女?”狐小仙帶着調皮的笑容對巫師說道。

“這我可沒辦法算出來,我如果有那個本事,我還會在這裏呆着嗎,世界爲我獨大了。”巫師笑着說道。

狐小仙聽慕容雪菡提起過巫師的事情,她原本以爲那個高手就是巫師,但是巫師被困了那麼多年,都沒能逃脫掉,可見巫師是真的不會武功。

“巫師大人,你真是說笑了,你有這個實力,你試一下吧!”狐小仙笑着說道。 慕容雪菡聽到巫師跟狐小仙的對話,不知道爲什麼,自己腦中一直閃現出很多畫面。

她忍着頭痛,她知道一定是自己的傷在慢慢的復原,很快她就能夠恢復記憶了。

巫師笑着說:“我儘量吧!等我算出來後我第一時間告訴你。”巫師看狐小仙的眼神,跟看慕容雪菡時完全不一樣,

小白有些感覺,這個巫師看樣子是喜歡狐小仙了。

小白想到這裏立馬精神了起來,這件事情非同小可,就算是喜歡也只能是偷偷的暗戀,畢竟狐小仙是秦巖的人。

現在大家最想知道的就是神祕人是誰。

就連孟超也很疑惑,怎麼會有絕世高手在幫助他們,他猜測絕世高手肯定是他們認識的人。

如果不是認識的人,那個人沒有必要把自己武裝的嚴嚴實實的,就連眼睛都擋住了,可見這個人是不想大家認出他。

“爵王,我查了下魚人世界的各位長老的檔案,沒有人法術那麼厲害,應該不是我們魚人世界的人。”小畢查了魚人世界的檔案後立馬前來稟報孟超了。

孟超很想知道到底是什麼人在幫助他,畢竟這關乎到魚人世界甚至是大世界的未來。

所以他回來後,第一件事情就是讓小畢去查魚人世界法力高強的檔案去了,結果很是遺憾。

“既然是絕世高手,一定不會讓我們輕而易舉找到他的,這樣的人一般都很低調。”孟超微笑着對小畢說道。

“那我接下來還查嗎?”小畢問道,她知道魚人世界來了外族的高手,她同樣爲孟超擔心。

孟超好不容易得到的魚人世界,她不想看到孟超一無所有。

舒麗王后被接回了自己的寢宮,孟超給舒麗王后的宮內換了一批宮女太監。

以前的那一幫,不是不好,他們怕再遇到外族假扮的宮女了。

舒麗王后此時見什麼人都像受傷的刺蝟一般,蜷縮着身體,她不允許任何人靠近她。

宮女們只好把乾淨的衣服,跟食物放在房間後,她們就出去了。

“怎麼辦,舒麗王后此時如同驚弓之鳥一般,見到我們就害怕,國王跟爵王如果知道了會不會責罰我們啊!”宮女小文有些擔心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