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是那幾個前來示警的士兵,實際上他們一直在喊,只是在等到雙手停手,戰場真正安靜下來后,聲音才傳入眾人耳中。

「呃……」

戰場驀地一靜,隨即,

「撤,撤……」

「快走,快出峽谷……」

雙方几乎是同時做出了相同選擇,不約而同的向前面谷口奔去。

光明神殿一行人不用說,情緒自然是驚慌的。此地距離雷神咆哮的發射地有好幾里,根本攻擊不到。而如果返回,眾人也沒有多大把握不被當頭擊中,為今之計,只有先出峽谷以保安全再說。

而蘭斯洛等人聞言則是大喜,只以為是先前逃出去的那幾名同伴良心發現,殺了個回馬槍,奪下了雷神咆哮。不過儘管如此,從剛才一炮乾死這邊兩名同伴來看,他們的射擊水平實在爛的可以。為了避免憋屈的死在自己人手裡,蘭斯洛他們自然也是想著先出峽谷再說。

……

此時的山巔,雷神咆哮的裝填工作再一次完畢。

「不好!老大,我們被發現了,他們要跑。」大衛搭手眼帘,看著下面齊齊跑向谷口的身影,頓時驚叫道。

「嚓,這不是只有一炮機會了嗎?」看著夏薇安等人的奔跑速度,再估算了下到谷口的距離,路克頓覺壓力山大。

他們費了好一番功夫佔領這裡,就是指望著雷神咆哮能將對方轟死。如果到頭來白忙活,豈不是悲劇?

擺了擺手,唐恩神色絲毫未慌,甚至反而嘴角上揚,泛出一切盡在掌握中的笑意:「呵呵,跑得好啊,就怕他們不跑!」

稍頓,指著一旁未艹作的第三台雷神咆哮,「哈哈,還記得嗎?這三台雷神咆哮都是經過校準的,最後的攻擊目標正是谷口。而這台我們沒有作過任何移動,就是說它的轟擊落點並沒有變。如此一來,只要等塞斯曼逃到谷口,嘿嘿……」

這就是唐恩的完整計劃,待對方戰至谷口附近,出手搶奪雷神咆哮,隨即碰運氣的試射幾次,若是直接命中,那自然更好。而就算是沒中,對方在驚慌之中,第一選擇也必然是先逃出峽谷……一步接著一步,一環套著一環。命運女神最終站在了唐恩這邊,不負他這番苦心謀划。

眾高手的速度那自然是不用說的,就算是塞斯曼等魔法師,雖然不敢囂張的直接升空,但在貼地飛行下,速度也是不慢。到了最後,落在最後的反而是滿身傷痕的圖魯與陪在一旁的蘭斯洛。

轟……轟……

這時,唐恩與路克放出了第二次攻擊,連先前固定靶子都沒有擊中的他們,對於已經移動的人群自然更加毫無辦法,結果不出意外的雙雙落空。

「嚓!別人穿越都TM附帶主角光環,怎麼到了我這就這麼點背呢……」搖了搖頭,唐恩頗為鬱悶的摸了摸鼻子,隨即收拾心情走到第三台雷神咆哮後方,撫摸著扳手,就像摸著世上最漂亮女子的綢緞般如雪肌膚,「罷了罷了,還是自力更生適合我啊!」

抬頭,看著遠方螻蟻般的紅袍身影,狹長眼睛微眯,低聲喃喃,「對,就是這樣,快跑,快跑,使盡吃奶的力氣跑吧……」

「塞斯曼啊塞斯曼,我終於等到了這一天。恩,不知你準備好沒有?準備好和這個世界說再見……」

「呼……來吧,來吧……」

…………(未完待續。) 「來吧,來吧……」

明明塞斯曼他們的速度不慢,距離谷口也愈加接近。但不知怎的,在唐恩眼裡,他們移動的速度還是太慢,太慢,慢到唐恩思緒轉回二年前,再轉回來,他們仍是未曾抵達谷口……

算來也有將近兩年時間了,那時自己剛穿越到異世,還是個涉世未深,算不上多麼善良,但在多年正規教育以及外部環境等等條件下形成的價值觀,也並未被現世社會雨打風吹去,恩,如果概括一下,就是有點莫名其妙的正義感!

呵呵……說來說去也是自己運氣不好,或者說是塞斯曼運氣不好,偏偏他在那時候抹殺了幾百村民,且偏偏遇上了那時候單純的自己……

當然,這點單純、正義感在現在看來大抵是有些可笑的。現在的自己雙手沾滿血腥,如果開了所謂的陰陽眼,身旁必然飄蕩著無數索命亡魂,面目猙獰,抓撓撕咬!若是想想看……恩,還真是有些無聊啊……

甩了甩頭,閉眼,深吸一口氣,腦中瞬間為之一清,隨即睜開,唐恩嘴角上揚,露出無關乎高興的笑容。

多想無益,一切都快結束了,是時候殺死塞斯曼,是時候完成復仇,是時候完全告別過去的自己了!

……

居高臨下的視線中,遠處塞斯曼那隱隱的紅袍身影,即將抵達谷口!


「噝……」周圍大衛等人不自覺的深吸口氣,隨即快速屏住呼吸,身體微僵。

這麼長時間血雨腥風走過來,灰色空間每個成員均是殺人如麻的狠人,原也不該做出如此緊張姿態。但這次情況真得不一樣,對方並不是什麼無名小卒,而是光明神殿的實權大人物。且一旦擊中,以雷神咆哮的瞬間爆炸力,死得很可能不是一個兩個……

嗒、嗒、嗒……

山巔一片寂靜,扳手上的食指有規律敲打著,引得周遭所有人的心臟都是隨之節奏跳動。一、二、三、四、五、六、七……驀地,唐恩狹長眼睛瞬間一眯,柳葉刀般寒芒攝人心魄,手掌一沉!

咣!輕微啟動聲后,金屬管道驀地劇烈顫抖,嘭,一團紅色火焰飈射而出……

兩邊谷口位置,是這處峽谷最為狹窄的地方。相距幾里,這邊縱使居高臨下,其實也不大看得清誰是誰。不過因為先開始就盯上的緣故,塞斯曼那紅袍身影還是比較顯眼的。

此時,在唐恩視線中,塞斯曼那紅色身形剛剛踏上谷口狹窄通道,與他一起的是幾個罩著或白或金長袍的神殿大魔法師。

在他們的前方,是北荒幾個高手的黑色身影。至於後方,則是身著反射光芒鎧甲的大騎士長,恩,夏薇安也在其中!哦,還有最後方,那是蘭斯洛與圖魯兩人,他們此時甚至還未踏入谷口。


嘖嘖,巨人身形就是好辨認啊……此念頭剛在唐恩腦中升起,視線中驀地閃過一片火光,瞬間充斥著衝天氣浪。

轟……

煙霧四散,灰塵瀰漫。短短一瞬間,那處狹窄的谷口通道被完全淹沒。

「中了中了中了……」「哈哈,妥了,妥妥的!」……

儘管心中已有預料,但當爆炸水晶真正擊中谷口后,山巔眾人還是不可抑制的爆發出震天歡呼。

「老大,我們成功了!成功了!」大衛轉身緊緊抓著唐恩肩膀,臉色潮紅,激動大吼。

「呼……」長吐口氣,宛若卸下萬斤重擔,唐恩此時的身形都顯得佝僂,後退一步,如果不是大衛抓著,差點沒有后坐在地。尼瑪,終於打中了!這次那塞斯曼終於是死了吧……

不怪唐恩如此失態,實在是他刺殺塞斯曼的經歷太過不順。如果書寫下來,裝訂成冊,那就是本不折不扣的悲劇血淚史啊!

結束了,一切TMD終於結束了……不知怎的,狂喜中,唐恩心中驀地湧起陣短暫空虛。是啊,什麼都結束了,那接下來我該在異世幹嘛呢,隱居泡泡妞?四處閑逛旅遊……

幾個念頭瞬間從唐恩腦中劃過,瞬間又被喜悅心情掩蓋,管他.娘呢,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嘛。驀地,就在唐恩狂喜欲癲時,一道遲疑聲音在歡呼中響起,

「老大……塞斯曼好像、好像躲過了……」

「呃……」

歡呼聲頓時一停,山巔瞬間陷入寂靜當中。

神情木然,唐恩僵硬的轉過頭來,說話的人是路克,眉頭緊鎖,此時的他神情很是躊躇遲疑,欲言又止。

「什、什麼情況?」

撓了撓頭,路克神色依舊遲疑:「我也不敢確認……恩,谷口爆炸之前,那個夏薇安好像回頭看了一眼,然後似乎又推了前面的塞斯曼一把,結果她借力退向後方,塞斯曼則消失在前方灰塵中……」

前面說過,此地距離谷口有好幾里,眾人是看不清具體狀況的。但路克不一樣,他的眼睛天賦異凜,勢力範圍要比常人遠上許多。所以從他口中說出的『好像』,實際發生概率無疑會很高……

唐恩聞言臉色瞬間鐵青,嘴角抽動幾下,霍然轉身,直接走到山峰邊上,看向灰塵慢慢散去的谷口。

「呃,只是臨時推了一把,或許是那夏薇安下意識的要借力逃生呢?」

「恩,我覺得就算是夏薇安要救塞斯曼,雷神咆哮的覆蓋範圍這麼大,他應該還是會死……」

「是啊,而且保不齊推的那把,是直接把塞斯曼推到爆炸中心了呢……」

……

大衛等人見唐恩臉色不對,遲疑了下,紛紛開口朝有利方向進行猜測。

不得不說,這些話語確實也有些道理,就算夏薇安提前感覺到危險降臨,下意識的推了塞斯曼一把,但誰也不敢保證這一推,是推向天堂?還是推向地獄?

不過這並不能說服唐恩,他現在只需要確認一點,就是路克看到的是否屬實!很快,在北方無所不在的寒風吹拂下,谷口灰塵漸漸散開。

首先是谷口外圍,最先出現的是兩道癱坐在地的身影。一高一矮,那是圖魯與蘭斯洛。因為速度緩慢,爆炸發生時,他們還沒來得及踏入谷口,倒是因此幸運的逃得一命。不過看著兩人傻傻獃獃,半響不動的樣子,怕也是被震的不輕,還沒回過神來。

隨即,谷口周圍的灰塵也是散去,又出現兩道趴伏身影,具體樣子看不清,但他們身上那反射著光芒的神恩鎧甲,無疑是說明了身份。而且對比之下,其中一道身影看起來有些消瘦,有些曲線……

「呼……」唐恩眯了眯眼,驀地仰頭長吐胸中濁氣。不用說,那肯定是夏薇安,她真的是退出來了!這麼說的話,塞斯曼也確實被她推了一把。

這八婆!我特么是與你八字相衝嗎……手指從髮絲間慢慢穿過,唐恩臉龐糾結,很是鬱悶無語。隨即直接踏前一步,身形一沉,快速墜向山峰下方。

噗、噗、噗……

出手如風,坑坑窪窪的匕首宛若刺豆腐般不斷刺進山壁岩石當中,借著這瞬間停頓,急墜而下的趨勢得到緩衝。

短短十來秒,隨著唐恩在最後一次停頓時雙腳蹬壁,身形輕盈飄出,踏上峽谷中間的空地。沒有絲毫停頓,急速技能瞬間開啟,身形宛若狂風般急速突進。

唐恩的想法很簡單,只要確定夏薇安在其中形成干預,他就必須要冒險前往確認塞斯曼是否身死!

大衛等人畢竟沒有與夏薇安交過手,不知道這個女人究竟是何等的恐怖!唐恩不相信夏薇安推的那把只是隨意為之,百戰沙場的高手往往會對危險有種天生的感應,雖然雷神咆哮的速度很快,甚至是超越了肉眼捕捉極限,但若夏薇安真的在這瞬間做出什麼不可思議的事來,唐恩也一點不驚訝……(未完待續。) 殺意全開,狂飆突進!

完全展開速度的唐恩是恐怖的,十來丈距離宛若縮地成寸般瞬間掠過,短短几十秒,谷口已在眼前。

嗖……先行被超越的是圖魯與蘭斯洛。兩人此時還半坐在地,身上倒沒有因為爆炸而受什麼傷,正看著硝煙未散的谷口怔怔發愣。

等唐恩從他們身旁急速衝過后,兩人驀地一個激靈,這才回過神來,下意識的看著那散發著陣陣寒意的黑衣背影,張了張嘴,相互對視一眼。

「這……這是誰?」撓了撓頭,圖魯疑惑問道。唐恩身上這全套黑衣明顯與他們身上的不同,而且北荒高手來此可沒有蒙面的。

蘭斯洛眨了眨眼,像是意識到了什麼,回過頭來看向放置雷神咆哮的山巔處。金屬管子還在那豎著,周圍沒有任何人。倒是在通往這裡的山峰緩坡上,隱隱看到幾十個黑衣人正向這邊高速趕來。

一撫額頭,扶著圖魯快速起身,「嚓,管那麼多幹嘛,趕緊跑……」


「呃,有道理,快走快走……」


這邊兩人剛起身,谷口附近一個身著破碎神恩鎧甲的身影也撐起手臂,半跪在地,甩了甩頭,長長髮絲在風中飄揚……正是夏薇安!

這時唐恩已經殺到這裡,看到夏薇安起身腳步一頓,斜瞥一眼,兩人同時對上視線。

夏薇安的眼神有些不常見的茫然,顯然剛才也被震得不輕,身上除了之前戰鬥留下的小瘡口,倒是沒有缺失零件,顯然在爆炸水晶降臨之前,她已經及時撤出。

八婆……身形稍頓后,面巾下唐恩一撇嘴,狹長眼睛微眯,沒有理會,轉過頭來衝進谷口通道。

身軀一緊,在感覺到那眼神中毫不掩飾的冰冷殺意后,夏薇安瞬間回神,下意識招手,嗡……甩落在不遠處光焰長槍一聲輕吟,快速回至手中,霍然起身,隨之跟進谷中。

雖然夏薇安並沒有明白過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也不知道對方是誰,但那毫不掩飾的凜冽殺意,無疑是昭示著來者不善。

狹窄穀道中硝煙仍未完全散去,灰濛濛一片,唐恩剛衝進去就踩到一人,恩,或者更準確的說是踩到一個四肢不全的殘疾人,從那人棍身上不多的破爛灰白布條可以得出身份,正是與塞斯曼一同進入谷口的光明神殿大魔法師!

環視一圈,唐恩再次看到幾個趴伏身影,三個神殿大魔法師,兩個邪教黑袍人,還有兩個神聖騎士長。其中除了個斷掉一腿的騎士長胸口仍在微弱起伏外,所有人都是寂然不動,不用湊近細看,就知八成是不活了!

此等狼藉場面,足以讓任何一人觀之瞠目結舌,也足以讓整個布蘭帝國、光明神庭震上三震。

其實按道理說,雷神咆哮是沒有此等威力的,甚至是再搬兩台雷神之錘過來,也絕對不可能做到一炮轟死這麼多大人物的戰績來。

關鍵是這些高手之前因為急於逃跑,背對著後方,衝進谷口的時候實在密集。再加上之前艹縱此雷神咆哮的士兵技術確實過硬,不偏不移校準的就是谷口位置。還有更為關鍵的是這裡的地形,穀道太過狹窄,爆炸水晶在這裡炸開,氣浪波紋來回肆虐幾圈,威力得到完全充分甚至是誇張的宣洩……種種機緣巧合,各種因素雜糅,最終形成這可稱慘烈的場面。

當然,唐恩是不會在意這些的,他只恨這威力還不夠大,因為他並沒有在其中找到塞斯曼的身影。

略一皺眉,繼續向前。幾十米外,唐恩看到一個還在冒著裊裊硝煙的焦土大坑。不用說,這裡就是爆炸的中心點。在這旁邊,又出現幾具焦黑屍首,略一辨認,應該是一個神殿大魔法師以及三個邪教高手。

俯身撥弄了番,唐恩在那大魔法師的屍首旁找到些金色絲料,很顯然,這也不是塞斯曼!臉色一沉,剛要咒罵一句,驀地,

「吼……」一聲悲慟憤怒到極點的嘶啞哀吼從身後傳來!

唐恩聞言一怔,隨即明白過來這是夏薇安所發。不用說,肯定是她進入谷口后,看到那慘絕人寰的一幕了。

不敢怠慢,喪失理智的女人是恐怖的,這和實力高低無關,更何況這事確實是唐恩做的,連忙起身,繼續向前方奔去。

狹窄穀道不過百米,左右尋視間,唐恩很快就到了峽谷外邊。這其中,他仍是沒有看到塞斯曼的身影。該死,難道真被炸的渣都不剩了……不可能!

迅速搖頭,唐恩瞬間就否定了這個可能。雖然在種種因緣下,雷神咆哮的威力發揮到了極致,若是普通士兵在這,確會被炸的渣都不剩。但是如今這些人都是高手,在鬥氣鎧甲、魔法盾等等防禦加持下,還是可以保持住死狀尊嚴的。

嚓,究竟被炸到哪去了……咦!

視線余光中驀地掃到一處紅影,唐恩身軀一震,霍然轉頭。峽谷外圍是一處平緩山坡,上面覆蓋著稀稀落落的粗壯樹木,那一點紅影如今正掛在左側山丘的一棵樹木枝杈上,隨風飄蕩。再一細看,可不正是那身穿紅袍,遍尋不獲的塞斯曼!

「啊哈!」唐恩狂喜大呼,心中驀地湧起陣龐大到無以復加的幸福感。尼瑪,終於是找到這貨了!

不用說,夏薇安當時那一推,肯定是將塞斯曼推離了爆炸中心,隨即在氣浪膨脹下,這貨一直被吹到了這裡。

沒有遲疑,唐恩踏步轉身,急速向那裡衝去。不過剛衝出幾丈,身軀驀地就是一頓,再次霍然轉頭。視線中,另一邊的山丘下方,驀地出現密密麻麻,身著制式鎧甲的蒼炎士兵。

是那萬人軍隊……唐恩瞬間反應過來,想到路克之前說的那隨後趕來的蒼炎軍隊。就在這時,谷口方向再次傳來夏薇安的悲吼聲,而且這次距離的更加接近。

不好!唐恩眉頭一皺,意識到情況不妙了。如果他這時執意要殺塞斯曼,那麼後路就將被夏薇安以及這萬人軍隊截斷……但是他能放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嗎?

不能!一秒停頓后,唐恩再次加速前行,向著塞斯曼的位置狂奔而去。

可能是夏薇安的長吼緣故,樹杈上的塞斯曼已經搖搖晃晃的醒了過來。不過雖是睜眼,但他很顯然還沒從眼前這狀況中回神,轉頭四顧,顯得很是茫然。

「塞斯曼,小心!」夏薇安身形出現在谷口,稍微一頓,看清楚眼前狀況后,立刻高聲示警。

「哈哈,遲了!」砰,疾奔到此,一蹬樹榦,唐恩長笑一聲,縱身躥上大樹。

「小、小心……小心什麼?」茫然的看著谷口,塞斯曼滿面愕然,再回過頭來,眼前驀地出現一道黑影,「嚇……」大驚失色,身體下意識後仰,就要摔落下去。

啪!一把抓住塞斯曼,穩住身形,「呵呵,是讓大人小心別摔下去。」

「哦,謝謝、謝謝……」手忙腳亂的坐穩,塞斯曼下意識表示感謝,隨即一抬頭,看清楚眼前這明顯鬼祟的黑衣人,身體頓時一僵,「呃……你、你是誰?想干、幹什麼?」

「問你個問題。」唐恩並沒有理會塞斯曼的問題,反而是抓著對方衣領,湊近反問道,「還記得小石村嗎?」翻手亮出匕首,貼近對方咽喉,語氣誠懇,「恩,時間緊迫,你只有一次機會,好好想想再回答。」

「小、小石村?」塞斯曼聞言滿臉茫然,顯然是不記得那個曾經在他手底下覆滅的南方不起眼小農莊,只是驚恐道,「不要殺我,你不能殺我,我是光明神殿……」

魔法盾在之前的爆炸餘波中被破掉,又被對方近了身,匕首都壓到喉嚨了,塞斯曼現在能做的也確實不多,不斷說著自己的高貴身份,以期望能讓對方產生顧慮。

但是唐恩會顧慮嗎?當然不會!搖了搖頭,嘴角泛出諷刺笑容,打斷道:「哦,你真讓我失望。嘖嘖,也是,像你這樣的人,自然不會把區區幾百村民的姓命放在心上……」

稍頓,狹長眼睛微眯,「本來是計劃用斧頭砍死你的,恩,小石村的斧頭,但可惜丟了。所以……抱歉,只能用匕首送你上路了!」

話落,手掌一沉,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