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時間再度流逝,半天轉眼已過,黑夜漸漸降臨,天空中宛如被黑色的幕布包裹起來,璀璨的星空好像是那幕布之上的寶石,散發著晶瑩的光芒,閃閃發亮。

一處沒有顏色的世界,不同於其他,什麼都沒有,只有一道聲音。

「我……這是哪裡?為何我還在說話?」

說話之人是一個少年,黑色的衣裝,漆黑的頭髮,以及死亡后的消極眼神。

一片虛無,沒有色彩,沒有生物,沒有波動,難道是死靈的世界,不!顯然不是,這裡不是冥界。

「這裡是我的靈魂世界,千萬年前的靈魂世界。」

一道威嚴的聲音傳出,這片沒有色彩的空間劇烈的顫抖起來。

「是誰?」

最先說話的那少年緊張起來,他根本不知道這裡是哪裡,沒有顏色,什麼都沒有,就連最基本的白色或者黑色在這裡都是沒有。

「我乃魔族,幾千萬年前的混沌幻魔?亞米泰勒,魔族首領,很高心認識你,凌浩。」

威嚴的聲音再度傳出,說話之人竟然是一個身高約千丈,左臂灰藍之色,右臂乃是一條紅色恐怖巨龍,背後長著一對巨大的暗金色的翅膀,人身蛇尾,其頭顱之上還有兩隻巨大的藍色巨角。

「呼~~」少年驚呆了,那威嚴的聲音中竟然提起了自己的名字,沒想到自己死後竟然也可以看見如此恐怖的生物,並不是魔獸,也不是人類,但是那股強大的混沌氣息讓凌浩清晰的感受到眼前的混沌幻魔的可怕。

「後悔嗎?」亞米泰勒灰色的眼睛盯著凌浩問道。

「後悔?」凌浩的聲音漸漸變得的痛苦,失望,沒有希望,「我已經死了,何談後悔,要說後悔的話,那就是我大仇未報而已,以及可憐了那跟我一起來的小灰,還有的話,那就是我想在感謝我的師傅讓我重獲新生。」


凌浩說著,他已經把小噬和馨兒忽略了,他心涼了,小噬和馨兒所做的一切他失望了,無法忍受,甚至有些作惡,他已經對這兩個女子只剩下了僅存的一絲的情感,但是這情感依然被凌浩藏在心底陰暗面的深處。

聽著凌浩透著痛苦的話語,亞米泰勒那灰色的臉容上透出令人深思的笑容,神秘但並不恐怖,看著這笑容並未讓凌浩對這混沌幻魔產生任何不快。

「假如我可以讓你復活呢?」亞米泰勒笑容依然掛在臉上,看著凌浩等待著凌浩的接下來的回答。

聽著這道聲音,凌浩感到自己的眼神都有了明顯的波動,很明顯,他感到自己眼前出現的是希望,不是混沌幻魔本身。

「那……那……」

凌浩激動地說不出話來,自己心中依然有著自己的執念,那就是變強,從瀾滄學院那裡拿回當初讓小噬一行人帶走的自己的母親給予的麒麟玉佩;再看陣元一眼,報答他對自己的再造之恩;讓小灰回到自己的族群,見識這廣襖的天地;還有不久后的報仇。

這些都是凌浩心中的一部分執念,他的野心不僅僅是如此而已。

「呵呵,很激動對吧,難道你沒有疑問,我為什麼要復活你的生命,難道你沒有感覺到你們所說的噩夢已經結束?」

亞米泰勒連續問了凌浩一大串的的問題,讓凌浩既有幾分驚訝,但更多的是這些疑問的確是自己想問的,是自己感受到的。

自從來到這沒有色彩的世界中,凌浩就感覺自己的陰影,或者說是噩夢已經結束,自己的精神鬆弛了下來,不過隨後凌浩的眼神一凝,問道:「對啊,你為什麼要復活我?」

這的確是個問題,凌浩確實在之前疏忽了。

「哈哈哈……凌浩,看看你的手臂吧!」亞米泰勒指了指凌浩的手臂,大笑,彷彿很高興。

凌浩底下頭來看著自己的手臂,手臂上的金色刻紋閃閃發亮,黑色刻紋幽幽熒光,兩者逐漸交融起來,形成了比黑色刻紋更加黑色的圖案,一個惡魔標誌。

黑色的劍刺著黎明,惡魔標誌的形狀便是如此,有些簡單,但卻透著玄異。

「這是……」凌浩沒有見過與這類似的刻紋,很是費解,金色刻紋與黑色刻紋的交融竟然產生了這種東西,凌浩抬起頭來迷茫的眼神看著亞米泰勒。

「魔族標誌,你體內原本就擁有魔族血脈,那黑色刻紋曾一度被你認為是噩夢的降臨標誌,其實不然,它和那黑色卡片所化的金色刻紋一樣乃是屬於我的,在不同時期的兩段記憶,和對話。」

「而此時此刻與你對話的我,是屬於黑色刻紋里的記憶影像,我已經在這片大陸上魂飛魄散大約接近九百萬年之久,你現在看到的我只不過是我在活著的時候所預測到的未來。我預測出你會看到這段話,所以我便以這種方式留下了,我接下來要告訴你一些事情,以及復活你,幫我去做一件事。」亞米泰勒此時回憶著,彷彿這並不是千萬年所錄下的話,而是真正體現在凌浩面前。

凌浩透著疑惑,心中滿滿的震驚,卧槽!啥情況,這混沌幻魔竟然是九百多萬年前的影像!

儘管林浩震驚但是場合他還是分的清楚,他知道接下來混沌幻魔要有事情告訴他,很可能與他的未來息息相關。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沒有色彩的世界中,兩道身影,一道巨大無比,一道乃是正常人類的軀體。

兩道人影便是混沌幻魔亞米泰勒和凌浩,他們好像在交談著什麼。

「凌浩,你可記得在這天空禁域之中有什麼東西在呼喚你,就好像那東西本來就是你的。」

混沌幻魔看著凌浩問道,巨大的身軀微微一動,雖然是幾百萬年前的影響,但是依然有著強大的視覺衝擊力。

聞言,凌浩低下頭想了想,自己在即將進入者天空禁域的時候就感覺到了有人在呼喚他,但是那時候他以為這不過是幻覺罷了,但是現在亞米泰勒提出,那麼這呼喚也很有可能是真是的。

「有,在天空禁域中心地帶。」凌浩很肯定的回答。

「那就好,現在先不要管這個,我將要告訴你的乃是你的身世,你的身體里流著魔族的血液,你乃魔族。」

亞米泰勒笑著,說出了讓凌浩震驚的話。


「什麼!我是魔族?」凌浩瞳孔驟縮,「怎麼可能,我的父親是人類,怎麼可能是魔族。」

凌浩不相信,他很清楚自己的父親不是魔族,是人類,就算是亞米泰勒說他是魔族,他也不會相信。

「的確,你父親確實不是魔族,但是你是魔族,為什麼呢?因為你的母親就是魔族中的魔女,我知道你很驚訝,可是你是魔族這一事實你應該承認。」

亞米泰勒一字一頓,凌浩的心中驚濤駭浪,母親是魔族,他無法相信自己竟然是魔族與人類的混血兒,他簡直驚呆了,自己是魔族,魔族!

「娘……你是魔……」

凌浩低聲喃喃道,他自己都無法理解自己的母親為什麼是魔,魔不是自古以來都是邪惡的嗎,都是令人厭惡的嗎?

問自己不如問別人,凌浩抬起頭來,盯著亞米泰勒,眼神中有著堅定但更多是他要讓亞米泰勒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

「別這樣看著我,我只不過是影像而已,你的母親乃是我的子孫後代,她是魔族有不是我的錯,再說了魔族又不是那種世俗中的邪惡之輩。」亞米泰勒似是看出了凌浩在擔心什麼,平靜且帶著一絲開玩笑的語氣說道。

「不是邪惡之輩,難道世俗是錯的?」凌浩有些難以置信,自古以來,魔族就被大陸認為是邪惡之輩,是殺戮的製造者,是陰險的化身。可是如今自己的母親竟然是魔,他有些反感了世俗的說法。

畢竟、就算自己的母親是魔,他也不會因為自己的母親是魔就將自己的母親定做那種邪惡之輩。而現在得到了亞米泰勒的肯定,那麼她肯定這世俗定然對魔族有些誤解。

「呵呵,看來你釋然了,你是魔族混血兒,手臂上的魔族標誌可以說明一切,因為如果你不是魔族就不會有這種標誌,所以我先恭喜你,找到了自己的族群。」亞米泰勒為凌浩感到高興,雖然只是影像但是他也有著自己的獨特的情感,畢竟是活了幾千萬年的老魔頭了,他的影像定然也是極其的可怕。

「自己的族群……」凌浩也是為自己感到一陣欣慰,但是想到自己還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頓時心中有些失落,然後再想到小灰,同樣的它也需要找到自己的族群,變得強大。

「好了,別想那麼多。」亞米泰勒顯然料到了凌浩現在在想什麼,「接下來所說的話,才是真正我要告訴你的東西,因為你是魔族,所以你有資格聽到我接下來的話。」

亞米泰勒的千丈身軀突然漸漸變得凝實,然後一尊巨大的可怕的,千萬年前的魔尊屍體便出現在凌浩面前,恐怖的威壓,即使是屍體恐怕都能嚇退通天境左右的強者。

凌浩看著眼前的屍體,他很是疑惑,亞米泰勒必是魂飛魄散了嗎?怎麼現在屍體依然如此完好。

「很奇怪?」亞米泰勒的影響在屍體上空,看著凌浩笑著,「凌浩我的確已經魂飛魄散,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我的肉體將要受到損害。」

「哦……原來如此。」凌浩恍然大悟,原來是自己的見識太少,魂飛魄散並不代表這肉體毀滅,這的確是真道理。

不過凌浩隨後吧、面色一變,無法平靜下來,魂飛魄散肉體完好無損,那麼如果是肉體毀了,魂魄沒有消散,是不是還有復活的機會。

凌浩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從來沒有這麼興奮過。

「果然悟性不錯,可造之材。」亞米泰勒讚賞一聲,「魂魄沒有消散的確是可以復活,但是你的家人沒有達到斗魂境,也沒有強大的神通,所以這復活不太可能。」

聞言,凌浩興奮的眼神又暗淡下去,原本他還以為自己可以將自己的家人復活,自己的父親等一行人復活,但是現在看來是異想天開了,凌浩有些失望。

「不過!並不是絕望,辦法還是有的,只是你現在無法辦到。」亞米泰勒看著凌浩失望的眼神,有些不忍。

可是凌浩聽到這話那可是興奮的不得了,急忙問道:「是什麼?什麼?」

「去冥界,很難,但是只有這一個辦法。」亞米泰勒頓了頓,「 查理九世之穎夢月緣 。」

凌浩點了點頭,的確如此,自己還太弱,就那詭異的精神波動都能將自己撐死,何談其他?變強的確是凌浩的一道心坎,自己的力量太弱。

「好了,等你以後變強在說吧,現在我要讓你將我的屍體收起來,我會給你一枚強大的納戒。」

亞米泰勒那紅色的巨龍右臂之上陡然爆發出一股恐怖氣息,乃是混沌之氣恐怖如斯,然後只見那上面有一道血紅色的光芒掠到凌浩的中指處。

「這是神炎皇戒,乃是我座下魔族三大巨頭之一『神炎皇?尤利亞』魂魄所化,裡面大約有可以裝下整個蘭卡迪斯雅五倍以上的空間,並且這裡面有我魔族無上超等禁忌武學、功法,以及……嘿嘿,這個不能告訴你,你自己去摸索吧。」亞米泰勒壞笑一聲,讓凌浩有一種強烈的不好預感。

不過這些凌浩並不在意,他注重的是力量,而力量往往離不開強大的武學、功法,這神炎皇戒中有著他凌浩想要的東西,尤其是那亞米泰勒所說的超等禁忌武學,這可是一極大極大的誘惑,光沖這一點,凌浩就有義務幫亞米泰勒辦事。

「謝謝……祖先。」凌浩恭敬的叫了一聲,得知自己是魔族后,那麼眼前這個幾千萬年前的魔族首領定然就是他的祖先,所以他這麼叫也是一種尊敬。

「現在才這道叫祖先,早幹嘛去了!」亞米泰勒怒斥一聲,然後又開懷大笑,「哈哈哈……小子, 腹黑大人獨寵妻 。」

凌浩照做,將亞米泰勒的屍體收入神炎皇戒,然後站在亞米泰勒面前,等待著什麼……

「好了,既然你已經將我屍體收了進去,那麼你就要為我、為魔族辦一件大事。」亞米泰勒依然是笑著,但是語氣中的威嚴絲毫不減。

「什麼事?」凌浩直接問道,對於自己祖先凌浩感覺有種親切感。

「其實說白了不止一件事,但是這些瑣碎的的事情不做了會影響我要說的那件大事,所以我還是先從小事說起吧。」

聽著亞米泰勒的話,凌浩有種上當的感覺,原來不是一件事,是很多事啊!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八岐大蛇大叫一聲,絲毫不敢藏拙,蓬勃的妖氣圍繞着他的身上,上古大妖八岐大蛇的血脈激活,一瞬間八岐大蛇彷彿長粗了一圈。

葉辰看着八岐大蛇變身,眼中微微的多了一絲興奮,日月交替,飛濺出的光點演化出了星辰!

這次不只有八岐大蛇驚訝了,就連葉辰也都震驚了!日月雙印演化日月星辰,山河印演化大地萬物的話,日月山河印合起來就是演化了一方天地!這是有多震撼!


八岐大蛇感覺到了危險的來臨,那些閃耀的星辰也讓他感覺到了莫大的危機!

長吼一聲,渾身的妖氣翻滾,全部匯聚到口中,然後吐了出去,直指葉辰!

日月雙印突然變化方向,演化出的漫天的星辰圍籠着日月,日月則圍繞在妖氣的四周瘋狂的旋轉,妖氣被迅速的分離,一熱一冷交替旋轉又化成了一黑一白的太極圖案。

八岐大蛇已經傻了,自己這可是除了自爆自己的妖丹最強的一個招式了,而居然就這麼輕鬆的被葉辰化解了!雖然看起來他也有點驚訝,但是他化解了自己的招式這確實是事實!

妖氣不斷的被日月太極化解着,妖氣所凝聚的球形不斷的變小,轉眼就消失了。

一黑一白象徵着黑夜與白天,日月則代表着黑白,葉辰忽然明悟了一點這日月山河印的一點妙處,簡直是妙不可言!

八岐大蛇轉身就想跑,打他是肯定打不過葉辰,至於跑,這是他唯一的念頭了,再不走,被打死是肯定的!

而日月雙印很顯然是沒打算放過他,迅速的跟上,一冷一熱的交替讓他苦堪言,身上的鱗片被磨碎了,鮮血還沒來得及流下來就凍成了冰,而後又突然融化,被烤乾,八岐大蛇被日月禁錮在其中不斷的折磨,葉辰看到之後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他的叫聲太悽慘了。

爲了不再受折磨,葉辰遮天手再次打出,鋪天蓋地的大手一手遮天!奮力的拍了下去,嘭!一聲沉悶的聲響過後,一日一月慢慢的消散,八岐大蛇的叫聲戛然而止,在原地只就下一個碩大無比的手印,數百米大小的八岐大蛇就在其中,不過已經變成了一團爛肉,手印的四周延伸出了無數的裂紋蔓延四方,讓這個手印變得更加恐怖!

這還沒有完,四周海水激盪,地面一陣顫動,進而演化成了一場大地震,又引發了海嘯,而這一切的主導者葉辰卻傻傻的看着數十米高的巨浪打過來,沒想到葉辰的一手居然會引發這麼大的震動!

葉辰感覺一切都不真實,放在以前,自己根本無力發出這麼大的招式!除非是仙武六絕!但是這不過是遮天手,雖然也是一種極其高明的大術,但是也不會比上仙武六絕啊!

呆呆的看着自己的雙手,感覺身體裏充滿了力量,比起原先來說強盛了不止一倍!如果是八岐大蛇再活着,葉辰相信自己能秒殺之!

葉辰仰天狂笑,雖然不知道爲什麼會這樣,但是葉辰大體能猜到這與武驚天有關,因爲自己從哪裏出來之後就一直如同以前一樣,而先在卻好像是突然覺醒了一般,如果與武驚天沒關葉辰打死都不信!


不止葉辰,在這時候的伊月和薇兒也突然感覺到自己身體彷彿突破了一個屏障,進入到了另一個境界!

八岐大蛇死了,葉辰衝進水中,拿到了八岐大蛇的妖丹,然後一飛沖天,以風馳電掣的速度飛翔着,這時候,八岐大蛇的妖丹中突然鑽出一個小小的灰影,剛想附到葉辰的身上,人道劍卻突然鑽出來劈散了這道灰影,一聲悽嚦的吼叫響徹天際。

葉辰一驚,自己居然忘記觀察到這個妖丹有沒有問題!看起來真的是有點狂妄了,葉辰出了一身冷汗,不過人道劍怎麼會自己出來?那道灰影又是什麼東西?

想不明白,葉辰也乾脆不去想了,圍着倭島轉了一圈之後,葉辰就準備回去了,因爲神級的人都沒有,剩下的尊級也不過只有幾個,大夏皇朝完全能夠應付的過來。

一路飛上高天,遨遊在白雲之顛,一會又突然栽入水中,完全是隨心而爲,葉辰也發現了自己一路所追求的武道其實走入了一個誤區,一味的追求出其不意也有自己的缺陷,但是率心而爲卻是武的精華!

不過半天的時間葉辰就已經回到了御海城的上空,這時候他才發現御海城的變化,一大部分的船隻居然擱淺了!甚至有些船完全的暴露在陸地上?


一問才知道在昨天海水突然下去了數十米,要不是御海城的港灣有幾百米深,那所有的船都擱淺了戰爭就要拖延很長一段時間了,因爲船隻損失嚴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