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晏道心裡正求之不得呢,嘴上卻還要裝一下:「你累了吧,要不要先歇一下?」

蕭天笑了笑:「不必了,我不累。」

林中斑駁的陽光照在蕭天的身上,額前的亂髮披下來遮住了眼睛,少年極為瀟洒地甩了一下頭,細碎的頭髮飛揚,一粒晶瑩的汗珠掛在發梢。

言朵朵眼神迷離。

老大似乎有越來越帥的趨勢……

晏道從旁邊的樹下提起他那對尖嘴鎚子,笑著向蕭天撲了過去:「老大你竟敢這麼帥!我滅了你!!」

蕭天一錯身,讓開了他的勢如雷霆的一擊,右腿順勢甩出,一個鞭腿甩向晏道的後頸。晏道身子前傾,讓開了他這一腿,尖嘴錘快如閃電,在空中劃出一道黑色的影子,拍向蕭天的胸腹之間。

旁邊的人同聲驚呼,他們是見過晏道出手的,這傢伙殺人乾淨利落,如果宰殺一隻小雞子兒。這一錘要是拍實了,蕭天絕對只剩下頭尾兩端——中間都要被拍成肉醬了。就算有一萬粒定乾丹也救不了他的命,變成兩段還少了一段的人是不可能活過來的。

一層光幕出現在蕭天和尖嘴錘中間,開始是薄薄的一層,漸漸變厚,然後在光幕後出現了一層灰色的光波,朦朦朧朧,周圍的光線都受到影響,扭曲不定。

晏道尖嘴錘拍在光幕上,光幕顫了一下,嘩的一聲碎裂了,有如實質的光刃四散飛舞,旁邊觀戰的玥兒玉手一拂,嘭的一聲,一個淡綠色的小圓盾出現在她的面前,白色的光刃劃過圓盾,發出令人牙酸的吱吱聲。在樹林中單打獨鬥,玥兒可以說是立於不敗之地。林傑就沒有那麼好運了,饒是他及時用手捂住了臉,細碎的光刃依舊劃破了他的手。


晏道的臉也被光刃劃破,滲出了細細的血絲。

蕭天面前只剩下一層灰色的光波,顫抖著堪堪擋住了晏道的尖嘴錘。

蕭天一身冷汗:這能叫練練嗎?這分明是謀殺!

他正準備叫停,旁邊的林傑已經喊了起來:「老大滅了他!這傢伙太猖狂了!」

古科洛冰和青青也聞聲而來,看見這場面異口同聲大叫一聲:「不好!」

話說起來長,其實就是幾秒鐘的事情,蕭天還在猶豫,晏道的另一隻尖嘴錘已經帶著風聲重重地砸在光波上,一百二十多斤錘體,加上晏道手上的力量,轟的一聲,光幕應聲而碎,四周的光線扭曲著恢復了原狀。蕭天在這一瞬間已經抽出了混沌,從下而上斜著迎向兩把尖嘴錘。

三把武器相交,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空中散發出一陣奪目的光芒,光芒過後,兩人各自向後退出幾步,晏道一屁股坐在地上,面白如紙,嘴角和鼻端流出了細細的鮮血,蕭天比他好一些,但臉色也不好看,呼吸粗重,大滴的汗水順著鬢角流了下來。


玥兒搶到蕭天面前,扶住了他。手裡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顆雪白的小藥丸,正是蕭天服過一次的精靈族救命靈藥雪玉丹。

隔壁有狼:忠犬男神養成記 :「我不礙事。」他從黑戒中掏出一粒葯:「給晏道服下,我收手不及,怕是傷了他了。」

晏道也在搖頭:「都怪我,一開打就忘了留手,幸好老大手下留情。我倒是沒事,就是這對鎚子……」

眾人順著他的目光望去:矮人大師精心打造的尖嘴鎚子一隻被削去了一個尖,另一隻攔腰而斷。手柄這端扔在晏道身旁的地上,另一半不知飛到哪兒去了。

眾人心下都是暗驚,大家都見過晏道變態的戰力,那可是同獸人實戰練出來的,一點花俏都沒有,一出手立判生死。能在他的全力攻擊下全身而退,蕭天的進步可著實不小。

看著晏道服下了葯,臉色漸漸轉為紅潤,蕭天這才放下了心,一屁股坐在晏道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說:「你小子準備謀殺救命恩人哪?」

晏道的大臉紅得如同一塊紅布:「武大師跟我說了,讓你多經歷那種生死關頭,才能進步更快。他讓我這幾天多陪你練練,讓我不要害怕,儘管放心出手,你已經元素師九級了。」他低下頭,小聲咕噥著:「老大進步是挺快的,幸好你留了手,要不然,我的小命也沒了。」

蕭天恍然,鬧了半天,還是武奕在中間搗鬼呀!他想起了武奕那天說的話,實戰是最好的鍛煉方法。

確實,這幾天與林傑等人的實戰對自己的提高有很大幫助,如果是剛回學校時遇到晏道,別說兩錘了,怕是一錘都接不下來。

只是這樣也太冒險了。回想起剛才的情景,蕭天背上的冷汗還在唰唰地往出冒。

啪啪的鼓掌聲伴隨著富有磁性的男中音響起:「不錯呀徒兒,進步很大嘛!」

武奕和黑喬出現在樹林里。

幾個少年都是一驚:剛才被蕭天和晏道的打鬥吸引了,竟然沒發現兩人的到來,這要來的是敵人,這幾個人都沒跑,肯定會被一網打盡。

不過黑喬是元素使,武奕論戰力估計比他只高不低,幾個未經世事的少年沒發現他們倒也是正常。

幾個少年一齊躬身行禮:「兩位伯伯好!」

「別客氣了,你們繼續練吧,聽說你們在這兒練功,我和黑大師過來瞧瞧。」武奕笑呵呵地說道。

玥兒卻已經跑到黑喬身邊,拉起了黑喬的手:「葯聖伯伯你不知道,剛才好危險呢,天哥他差點被晏道殺了!你也不想想辦法,幫天哥提高一下實力。」

晏道在旁邊耷拉著頭,很是無語:就算你偏心情郎也不要顛倒黑白好不好,是我差點被他殺了好不好?!

黑喬摸著鬍子呵呵直笑,老頭兒臉上滿是慈祥的笑:「放心吧,天兒現在的元素力和物理戰技都是一流的,沒那麼容易被殺的。再說了,不在生死關頭走一走,元素力再高都是虛的。難得有晏道這樣一個對手,小丫頭你就別操心了!我看你是代天兒跟我要好處來著吧!」

玥兒被黑喬揭破心事,紅暈上臉,低下了頭捏著衣角不作聲。

周圍的樹木感到精靈少女羞澀的心情,枝條微微搖擺,地上的幾朵小花扭了扭,散發出一陣沁人心脾的香氣。

上次蕭天為了救草原精靈昏迷不醒,回去后在黑喬的丹房裡養傷,玥兒為了照顧他,沒有回到墨玉森林,而是一直在他身邊陪著他。等他的傷養好了,玥兒跟黑喬也成了一對忘年交,黑喬也很喜歡這個精靈古怪,甜美可人的精靈女孩。

這時見玥兒羞窘,不由笑道:「好了,老頭子本來就是給你們送好處來的,不用你小丫頭要了。」

幾個少年聽說葯聖大人有好處,全都笑嘻嘻地圍了過來。

葯聖大人拿出一個小小的木瓶遞給玥兒:「來之前特意打造的定乾丹,你們都是天兒的朋友,每人一粒,剩下的都給天兒吧。」

玥兒忸怩著不接,林傑急忙伸出手來:「大師我來分!」

「啪」的一聲,樹上一根枝條打在林傑的手背上,林傑手背上登時起了一道青腫的印子。

玥兒伸手接過瓶子放入手上戴著的戒指里。

此戒指和蕭天手上戴著的戒指從外形上看不可同日而語,精美又小巧,而且容量大大地超過了蕭天的戒指。

這正是蕭天養傷期間,白大師送給玥兒的。也不知玥兒把精靈族葯圃中的多少靈藥送給了白大師。反正白大師喜得眉開眼笑,連稱:「這小丫頭真是個好孩子!」主動打造了一枚精美漂亮容量又大的戒指屁顛屁顛地送了來。

看到玥兒把葯裝進了戒指,黑喬笑笑,卻也不以為意——小丫頭雖然偏袒情郎,但還是識大體的,至於幾個少年要付出什麼代價才能拿到葯,那就不是老頭子考慮的範圍了。

武奕笑看著這一幕,說道:「我要和黑大師去草原精靈住的那個沼澤看一看,就不在這兒等著看你們的比賽了。好好練,別給咱三國聯盟丟臉!如果到時候能趕回來,我們會盡量趕回來的!」 那天簽訂的協議中,人類為一方,精靈王國青烏和矮人王國為一方,簡稱三國聯盟。

看來這一次的比賽不僅是大陸上三個國家,還包括了三國聯盟。

幾個少年肅然點頭,同聲稱是。

兩個老傢伙大袖飄飄,頭也不回地走了。

看著兩人的背影消失在樹林外,「耶!」 若華的小時空直播間

這段時間以來蕭天的兩位師尊一直在洛克學院盤桓。

這讓幾個少年,尤其是林傑和洛冰的行動受到了很大影響。

洛冰擔心武奕會給爺爺告黑狀,只得在武奕面前裝乖寶寶;林傑則經常被黑喬拉去試藥。

偏偏這兩貨又不敢違拗武黑二位大人。

現在好容易這兩人走了,兩個大嗓門的歡呼聲震動雲霄。樹上的葉子都被他們的喊聲震得嘩啦啦直顫。

「打擾諸位了,不知是什麼事情這麼高興?我可以來分享一下嗎?」一個清朗的男聲響起,樹林里緩步走來了一個帥哥。

他瑪的,今天的事情怎麼這麼多。有沒有個清靜了!林傑看著蕭天詫異的眼神,不由得惱羞成怒。

開完會回來那天,幾個人就定下了每天下午到這兒來實戰練習。他早已跟蘇培林說了,閑雜人等不得來打擾。蘇培林跟他拍了胸脯,他也跟蕭天拍了胸脯:保證絕對安靜,沒人打擾!老大你別說是實戰了,就是靜坐練功也沒問題。

剛才兩位老人家來了,那是沒辦法,小胳膊扭不過大腿,現在又從哪個旮旯里鑽出來這麼個人?

這人看不出多大歲數,皮膚白皙細膩,唇紅齒白,一雙桃花眼水汪汪的,眉毛似乎是特意修理過的,頭髮梳理得一絲不苟,身上還隱隱有一股脂粉的香氣,若不是他穿著一身湖水藍的勁裝,大家都要以為他是女的了!最令人噁心的是,這剛剛三月下旬的天氣乍暖還寒,他手裡還拿著一把打開的摺扇搖啊搖!

傳說中的人妖……所有人同時冒出了這個念頭。

人妖一點也沒考慮到給在場的人造成了什麼惡劣影響,故作悠閑地扇著扇子,把剛才那句話又重複了一遍。

不要說林傑一副要吃人的樣子了,這一次就連最為寬容的小古和蕭天都怒從心頭起——這老小子嘴裡說著諸位,一雙眼睛卻不安分地在玥兒身上瞟來瞟去。

精靈女王的主意也是你能打的嗎?

言朵朵掩著嘴笑,她知道這傢伙要倒霉了。

青青嗤的一聲笑了出來,飛過來繞著魯池轉了幾圈,然後不屑地飛了回去,扔下一句:「*!」這句話竟然是用大陸通用語說的!

眾人哄堂大笑,青青啥時候學會說人話了?

洛冰的眼睛里除了青青本來是看不到別人的,這時也看到了眼前的人妖,聽到青青說他是*,不由得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伸出一隻手指著那人,笑道:「青青你說他是*?」

青青飛了過去,洛冰連忙殷勤地平端著胳膊等著,青青落在他胳膊上停穩了,點了點頭,這一次卻連那兩個字也懶得說了。

那人聽了這話,再看看周圍人的反應,卻也不惱,將手中摺扇搖了幾搖,笑道:「咦,洛兄弟也在呢,*怎麼啦,*也有*的樂趣!」

這句話讓眾人又是一陣笑聲,笑過了也不禁佩服此人的臉皮之厚:說他是*他就認了,還說*有樂趣。

這人除了太娘娘腔,倒也算是個有意思的人。

洛冰架著青青走到他面前笑著說:「魯池兄,什麼風把你給吹到戛納城來啦?」

魯池不答他的話,先刷的一下,擺了個姿勢把摺扇收了,這才對著洛冰笑道:「這青烏神俊英武,不似尋常,還會口吐人言,洛兄弟有此小友,真是好福氣呀好福氣。」

青青本來對他不屑一顧,但聽他大拍青烏屁,也不像其它人認為自己是寵物,而說自己是洛冰小友,不禁鳥心大悅,又一次口吐人言:「好人!」

看來青青同學說人話僅限於兩個字。

魯池接了青青給他發的好人卡,得意非凡,向著周圍人施禮:「在下魯池,巴彥諾爾人士,年方十九,尚未婚配……」

他的話被洛冰打斷了:「兄台,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我老大蕭天,」他伸手引向蕭天。

魯池很驚訝的樣子:「在戛納城裡竟然有你老大?」一邊說,他一邊還是很客氣地對蕭天笑道:「蕭兄弟看起來英俊瀟洒,氣質不凡,果然不愧,那個,洛冰的老大啊!」

蕭天禮貌地對魯池笑了笑,卻沒接魯池的碴,他現在對於這群不良少年叫他老大已經是深惡痛絕了,只是沒有辦法堵住這些傢伙的嘴而已。

洛冰介紹的下一個人物就是玥兒:「這是精靈公主藍玥兒殿下,嗯,她是我老大很好很好的「那個」朋友!。」

洛冰特意在那個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

玥兒紅暈上臉,白了洛冰一眼,卻也沒反駁他,只是對著魯池微微點頭,也沒說話。

魯池的嘴張得能盛下一個整雞蛋,他看看尷尬的蕭天,又看看紅著臉的玥兒,張大了嘴不知所措,也不知是震驚於玥兒精靈公主的身份,還是震驚於玥兒和蕭天的關係。

不過看他那樣子,似乎更震驚於後者。

洛冰滿意地看著魯池震驚的表情,笑呵呵地向眾人介紹魯池:「這位魯池,巴彥諾爾人士,年方十九,尚未婚配,欲覓孔武有力,人高馬大,腰粗腿壯,身高一米八以上,體重一百六十斤左右的……那個良偶!」

難道他說的是女獸人嗎?


眾人聞言不禁微笑,但魯池顯然是跟洛冰開玩笑開慣了的,也不氣惱。只是低下了頭,嘴裡很沮喪地在念叨:「很好很好的那個朋友?」

待他抬起頭來,臉上已經變了一種神情,陰柔的神情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莊重的神情,這神情在他的臉上並不顯突兀,反而讓他女性化的臉有了一種特別的光彩,看起來像是變了一個人,剛才那個不男不女的娘娘腔,突然間有了一種淵停岳峙的風彩。

他鄭重地向著蕭天施禮:「蕭兄弟,請恕我無禮,我要和你決鬥!」

蕭天嚇了一跳,笑容僵在臉上:「為什麼?」

其它人紛紛圍攏過來:「是啊,為什麼?」

洛冰臉上全是苦笑:「魯兄,你一向豁達大氣,今天怎麼變成這樣了?」

魯池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很認真地看著蕭天:「可以嗎?蕭兄弟?」

蕭天這才回過神來,看到魯池的神情不像開玩笑,他也收起了臉上的笑容:「對不起,魯兄,我不能答應。我不會無緣無故地和你決鬥。如果你需要一個人來陪你切磋實戰,我很樂意,但莫名其妙的決鬥,兄弟恕不奉陪。」

林傑湊了過來,他這會兒也歇得差不多了,氣息平靜下來:「魯二,啊不,那個魯兄,我來陪你怎麼樣?不過不是決鬥,是實戰練習。」

林傑早就看這娘娘腔不爽,只是他竟然與洛冰認識,而且蕭老大對他也很客氣,所以不好動他。但這*竟然不識時務,提出要和老大決鬥——沒說的,讓俺林傑上吧,俺也不和你決鬥,就光明正大地揍你一頓就行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