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智遠方丈還是有些猶豫的看了一眼陳若柯,不過依舊說道:“符宗這次室友一個護法帶着人來我山門,付宗弟子三千人,護法一人,小頭目一百,還有兩個從來沒有見過的神祕人。”

“神祕人?”陳若柯眉頭皺了一下。

“或許陳少主不太清楚現在的符宗,現在的符宗掌門之下共有十二長老七十二護法,小頭目不計其數,還有就是符宗現在還有一股神祕力量的加入,也就是這一次一起來的兩個神祕人都是那股神祕力量之中的人。”

“關於只顧神祕力量江湖中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不過卻從來沒有人知道這股神祕力量到底是屬於何方勢力的,或者還是符宗自己祕密培養的勢力”智遠方丈解釋道。

陳若柯心中點了點頭。

現在符宗形勢和自己以前所瞭解的符宗已經大不一樣。

不過聽到智遠方丈所說符宗的那股神祕勢力陳若柯心中多了幾分思慮:“那兩個神祕人實力怎麼樣?”

“無人能敵”智遠方丈直接說道。

“方丈也不是對手?”陳若柯有些驚訝,不過吃烤肉也知道智遠方丈說的乃是事實。

即便是符宗的那個護法就肯定不是少林之人能夠對付的,即便是智遠方丈最多能夠和那護法戰個平手,還有可能稍遜一籌,至於那兩個神祕人在陳若柯的猜測之中應該就是陰間之物,至少是鬼王境界的人,智遠和尚肯定不是對手,即便是陳若柯他們這種修煉之人也至少需要到了七段的實力才能夠對付。

智遠方丈點了點頭,實力不行就是不行,這智遠方丈到是也沒有不好意思的。

陳若柯點了點頭,隨即又問道:“那護法實力如何?”

智遠方丈沉吟了一下說道:“那護法名爲張冬方乃是赴符宗新晉的護法,應該是剛剛提拔上來的,不過其實力應該在我之上,前幾日我與他交過手,其實力變幻莫測,出手甚是詭異,他所使用的力量好像不是內功,但是又好像比內功更加強悍,我在他的身上沒有感受到丁點內力的波動,但是卻又有着一種天地大勢在其身上凝聚,實在是詭譎莫測,不知其深淺”

陳若柯點了點頭,智遠方丈這麼說的話和自己心中的猜想已經八九不離十了。

“那好,等下我下去會會那張冬方”陳若柯目光之後總射出一縷寒芒。

現在符宗已經完全露出了獠牙,明目張膽的攻擊個古武門派實在是囂張至極。

“陳少主”智遠方丈聽說陳若柯要下去會會那張冬方,雖然看着陳若柯的年紀和那張冬方相差無幾不過這實力·····

這也怪不得智遠方丈由此懷疑,從來沒有在江湖上聽說過陳若柯這號人物,還有就是更加不知道陳若柯到底是怎麼樣的實力,雖然在修羅門不得不喝陳若柯交談,但是現在陳若柯竟然要和張冬方交手,在智遠方丈看來是在是有些不自量力,按照智遠方丈的意思是等修羅門的其他人都來了之後,在人數上對符宗的人產生壓制性的作用,然後強迫符宗退兵。

不過現在陳若柯竟然想要開山門,智遠方丈心中還是不同意的。

“智遠方丈勿憂,晚輩心中有底”陳若柯笑着說了一聲,隨即看了高手一眼。

高手點了點頭。

現在陳若柯等人來到少林,只不過是他們幾個人,如果不露一下實力的話是不可能得到少林之人的認可了。

陳若柯看着智遠方丈說道:“請方丈仔細感受”

智遠方丈還沒有聽明白是什麼意思,就看高手漫不經心的擡起一隻手,對着大殿之中的一尊佛像五指一抓“起”高手口中輕聲喝道,隨後只看到那尊至少有千斤重的佛像就在衆目睽睽之中被高手隔空擡了起來。

“這,這種力量波動”智遠方丈有些驚疑不定的看着高手,隨即又看了看陳若柯。

“我們是一類人,只不過他們是敵人,我麼是朋友”陳若柯笑了笑,隨即走向山門。

他這是要去會會那張冬方。

陳若柯相信,智遠方丈會明白陳若柯的意思的。

畢竟智遠方丈不是那些小弟子,對於江湖之中過有一類人修煉的方式和大部分古武門派的人不相同,他應該是知道的,而陳若柯就是智遠方丈所知道的那一小部分人之中的佼佼者。

不過智遠方丈此時應該也明白了過來,符宗現在的那些護法還有長老什麼的應該就是智遠方丈以前就知道的那種人,修煉的不是內功心法,而是順遂天意的道術。

“開山門!”

看着颯然離去的陳若柯的背影,智遠方丈沉聲命令道。

“方丈不可!”其中一些長老還在勸阻,雖然剛纔高手那一手着實震撼了衆小和尚,不過他們依舊不相信陳若柯這幾個人能夠解決當前的少林危機,畢竟符宗可是有一個張冬方還有兩個神祕人呢。

“開山門,讓他試試”智遠方丈的語氣之中有着不可抗拒的威嚴。

那長老無奈之只能命令開山門! 山下的符宗之人依舊在不斷的叫囂着,不過身處符宗隊伍中央的張冬方聽聞收下來寶說少林後山的把守人員被人全部幹掉的時候,臉色一寒,他不知道智遠方丈連夜請救兵的事情,不過卻也能夠知道肯定是有人來了少林,而且是高手,不然不可能無聲無息的將自己的人全部幹掉的。

張冬方不是傻子,雖然年紀輕輕,但是卻有着不俗的修煉天賦,在符宗也就近幾年剛剛嶄露頭角,得到上面的賞識,晉升爲護法,可以統領千人,此次攻打少林本來是一件小事,其實在符宗的人眼中現在江湖之中無論何門何派在他們面前都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被滅門然後其宗門弟子被煉製成服務符宗的奴隸。

符宗弟子人人修行符道,只不過修行道術也是要看天賦的,至於能不能修行符道在檢驗過後,符宗會有人負責分派功法,根據弟子的天賦資質指定是修煉世俗的內功心法還是修煉符道亦或者是修煉墓道。

現在原道門的墓堂已經和符宗完全合併了,甚至於成爲了符宗一個獨立的堂口在符宗也是有着超然物外的地位,只不過自從墓堂脫離道門之後日漸沒落,現在墓堂一共不過百人,哪像現在的符宗自從脫離道門制後,自立山門,日漸壯大。

張冬方寒着臉看着那來報的弟子,低罵一聲:“廢物!”

隨後臉上帶着寒霜看了身後一左一右站着的來年兩個黑衣人:“兩位前輩,有厲害的人物可能要出來了。”

兩個渾身上下全部套在黑袍之中的神祕人只看到頭部微微點了點,其實張冬方每次和身後的這兩個人說話都感到一股心虛的感覺,而且還得恭敬異常,一個不留神要是惹怒了身後這兩尊殺神,即便他是符宗的護法也找殺不誤。

即便是張冬方都不知道這兩位神祕的高手是宗門從哪裏弄出來的,實在出現的太過蹊蹺,其實不僅僅是張冬方,每個被派遣出來攻打這些古武門派宗門的護法心中都納悶,只不過沒有人敢問罷了,他們現在只是護法還沒有資格接觸到符宗真正的祕辛。像鎮兩個神祕人的來歷只有長老還有長老以上的人才能夠知道其來歷。

這些人都是來自陰間。

他們是早期被捉拿的那些宗門的天驕弟子被陰間上來的鬼王奪取了身體的一部分人。

“護法,少林的山門開了”

就在這時手下來報,張冬方面容一肅。

張冬方目力遠超常人,只看到少林山門之外出現了五個人,三個青年,連個糟老頭子,不過這五人一經出現,張冬方的臉色瞬間變了一下,不經意的看了一眼身後的來年兩個神祕人。

張冬方乃是修煉之人,對陳若柯等人身上迸發出來的蓬勃氣息感應非常強烈,高手還有粉條兩人將氣息隱藏了起來,只不過陳若柯確實毫無顧忌的將全身的氣息完全釋放出來,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陳若柯的真正實力絕對在張冬方之上。

陳若柯一眼便看到可處於山腳下的張冬方,大聲喝道:“張冬方站出來!”

陳若柯的聲音轟隆隆傳到山腳下,如獅子吼一般,震人心魄。

處於山門之內的少林僧人聽到陳若柯這蘊含有無上霸氣的吼聲都不由得捂住了雙耳,實在是陳若柯的聲音太過震撼,震得聽到之人的耳朵都有些隱隱的發痛。

站在大殿之中擔憂的看着山門方向的智遠方丈聽到這中氣十足卻蘊含有極大威力的吼聲,內心不由得一陣:“都是不俗之人!”

陳若柯一道吼聲剛剛散盡,便聽山腳下傳來一道迴應,同樣聲音如雷,滾滾而來:“山上朋友不知爲誰,符宗辦事還請請朋友讓個方便,不要阻撓,我符宗誠心邀請朋友入座我符宗,許以客卿之位”

陳若柯聽到張冬方的話之後不由的一笑,不僅僅是陳若柯笑了,陳若柯身邊的幾人全部都笑了。

這張東方倒也是個人才,還沒有動手就向着來勸降自己,而且還許諾不少好處,實在是個人才,只是不知道他這個護法是不是真的有那麼的大權力。

“你一小小護法,有何權力許諾與我”陳若柯再度吼道。

山下的張冬方聽到陳若柯的回話也不發怒,只是微微一笑,繼續使用靈力蘊含於聲音之中傳出:“我符宗招攬天下賢士,任何有德之人進入符宗都是最好的選擇!”

不過陳若柯已經沒有心思和張冬方繼續在這裏無聊的對喊先去,直接有山門處出手。

既然這張冬方是符宗新晉的一個護法,想來也修行了符道道術,陳若柯這段時間以來也研習了不少的符道之術,現在便以這符道之術來對付符宗之人。

只看到一個由靈力匯聚而成的巨大的符紙有山門處直接壓下。

處於符宗弟子中間的張冬方見到陳若柯直接動手了,立馬喝退身旁的弟子,飛身而起,身體凌空而立,不借任何踩踏之物,完全憑藉自身修爲支撐着自己的身體凌立虛空。

兩人遠隔千米便已經開始了戰鬥。

陳若柯只不過是簡單地出手試探一下這張冬方的具體實力如何而已,所以只不過是使出了一招簡單的“遮天蔽日”也就是符宗衆弟子眼中看到的那逐漸在眼前放大的長方形的符紙緩緩地壓向自己。

那些看到陳若柯釋放出的那張巨大的符紙的弟子可以保證那是他們一生之中見到的最爲巨大的符紙。

長五丈寬三丈,隱隱的威壓直接將很多靠前的弟子壓得喘不過起來,只不過這“遮天蔽日”並不是多麼厲害的攻擊手段,只不過是一種非常具有震撼力的普通招式。

在符道之中,這只是攻擊之道的一種簡單的運用,靈力化符。

符道的道術,多以符紙爲載體才能夠發揮出巨大的威力,不過將符道的道術修煉至一定境界,便可以直接憑藉靈力化符,那樣的符紙比一般的那種黃符更容易承載靈力,所以一般高手出手直接比拼的就是靈力之術。

那張冬方看到陳若柯那不緩不慢的推進巨大的符紙,自然不甘示弱,身體凌空而起,雙臂在空中不斷揮舞,釋放靈力子啊空中結印畫符。

“去!”

張冬方一聲冷喝,只看到一個和陳若柯釋放出的那張巨大符紙相近的符紙緩緩飄出只不過能夠看得出符紙的體型雖然出不多大,但是其上華的符文卻完全不一樣。

陳若柯的符紙上面的符文筆走龍蛇,龍飛鳳舞,每一道紋路都帶有筆鋒,看似平和,實則煞是凌厲,而張冬方乃是匆忙之中刻畫出來的巨符,紋路潦草不堪,肆意轟出。

只看到陳若柯的巨大符紙輕易地碾壓過張冬方的符紙。

紋路閃爍間,兩張巨大的符紙直接在半空之中互相碰撞。 陳若柯飛身而下,雙手上下紛飛,雙手不斷的打出印訣。

張冬方同時飛身而起,無視身邊那些符宗的弟子,直接和吃烤肉交手與空中。

一千米的距離對於兩人來說不過眨眼之間便能夠到達,兩人在空中瞬間糾纏在一起。

陳若柯五段巔峯,張冬方,五段巔峯。

“轟~”

陳若柯和張冬方對轟一掌之後身形瞬間分開。

陳若柯身體在空中向後倒飛一段距離,而張冬方則要比陳若柯收到的反震力更加劇烈一些,體內氣血翻涌,通過剛纔的交手,張冬方能夠感覺得出陳若柯的修爲和他不相上下,但是張冬方怎麼也想不清楚剛纔那一次交手爲什麼處於下風的會是自己。

還有一件事更加令張冬方不明白,就是這個突然出現的年輕人怎麼會使用符宗的道術,尤其是看起來好像比自己更加精通符宗的道術。

“你是誰!”

雙腳平穩的落在地上之後,張冬方凝視着站在不遠處的陳若柯問道。

陳若柯將體內氣血壓下去之後,臉上一抹紅潮閃過,隨即陳若柯微微一笑,說道:“我是誰?我是來接手符宗的人”

“放肆!”張冬方喝罵道。

“不過在接手符宗之前我需要先把你們這些符宗的狗除掉!”陳若柯冷然一笑,身體再度騰空而起。

張冬方見陳若柯什麼都不再說直接動手,自然不甘示弱,身體瞬間騰空,雙手合十,一道恐怖的能量波動開始在張冬方的身體之中醞釀。

“去!”

張冬方一掌拍出。

陳若柯剛剛準備好一擊,只見一隻巨大的手掌朝着自己拍了過來。

陳若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雕蟲小技!”

陳若柯一聲冷哼之後,雙拳轟出,只看到兩隻由靈力匯聚而成的巨大的拳頭以一種極快的速度衝向那隻巨大的手掌。

“破!”

陳若柯一聲暴喝。

只見原本在空中相持平的一掌兩拳瞬間爆發出一陣能量波動,隨後煙塵散盡,只見另一隻巨大的拳頭再次以一種極快的速度衝向張冬方。

“滾!”

陳若柯一聲怒喝。

“修羅掌!”

陳若柯再度拍出一掌。

這一掌之中蘊含着無數的修羅之力,修羅掌一出,張冬方順價你感覺到自己周圍的空間彷彿都被封鎖了一般,還有一種刺骨的寒冷將自己包圍,好像無論如何做都逃不掉陳若柯剛纔拍出的那一張一樣。

張冬方雙腿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眼睜睜的看着那一掌朝着自己拍了過來。

“死!”

陳若柯靈力再度輸出,那修羅巨掌速度再度增加,眼看着張冬方就要被陳若柯這一掌拍成肉醬,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直站在遠處的兩個神祕的黑衣人其中一個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當那黑衣人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張冬方的身邊。

只見黑衣人伸出一隻手慢悠悠的將張冬方從那隻巨掌之下拽了出去。

黑衣人擡起頭的那一瞬間,陳若柯只感覺自己瞬間就像是墮入冰窖一樣,那是一雙血紅色的眸子,蒙在黑袍之下的好像是一頭嗜血的兇猛惡獸。

“鬼!”

陳若柯感覺到了強烈的鬼氣。

雖然那神祕人將整個身體夢在一隻黑袍子之中不過那渾身上下的陰冷的鬼氣確實則呢麼也無法掩藏得住,尤其是剛纔那神祕人一出手的瞬間,身上的氣息瞬間泄露出來。

“鬼王”陳若柯喃喃道。

智遠和尚還有少林的一些小和尚聽到山門外巨大的動靜,都不由得打開了山門站出來看着陳若柯和張冬方戰鬥,就在剛纔看到陳若打出的那一指修羅巨掌的時候,都震驚的張大了嘴巴。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震撼的場面,那種場面不亞於在拍電影,不過就算是在拍電影憑藉現在的技術都沒有辦法制作出來。

“他是什麼人”

那些小和尚看着智遠方丈癡癡地問道。

智遠方丈也是癡愣愣的看着陳若柯和張冬方兩人的戰鬥,實在是太過震撼,不過就在看到陳若柯那一隻修羅巨掌即將將那符宗的年輕護法張冬方拍死的時候,突然出現的一個神祕人,以一快到了極致的速度,但是看在衆人眼中卻又是非常的慢,直接將張冬方的身體抽了出去,恰恰救了張冬方一命。

陳若柯看到那神祕人出手之後,手中早已經多了一把短劍。

一尺青鋒!

“九竅玲瓏心!”

沙啞的聲音從神祕人的黑袍之下傳出。

“哪裏來的鬼王?”陳若柯心底的驚訝程度不亞於現在站在自己面前的那個神祕的黑袍人。

那神祕的黑袍人也是驚訝的看着陳若柯,“你就是那個天命之人?”

黑袍人沙啞的聲音再度傳出。

就在黑袍人說出這句話之後,張冬方瞬間反映了過來“你,你是陳若柯!”

陳若柯沒有理會已經震驚到渾身顫抖的張冬方,張冬方剛剛逃過一劫,現在還沒有從剛纔的恐懼之中恢復過來呢。

不過張冬方怎麼都不會明白,陳若柯的修爲境界明明和自己相差無幾,但是爲什麼最終面臨死亡的會是自己?

“你們都是從陰間來的?”

陳若柯袖中藏着一尺青鋒,口中冷聲問道,此時的陳若柯極度的平靜。

當初陳若柯帶着王胖子林無敵等人去秦始皇陵還有成陵就是爲了追查這些鬼物的來歷,不過從成陵出來之後,江湖中的局勢已經來了一個大變樣,而且陳龍鼎也告訴他們,剩下的四顆舍利已經被人搶先奪走了,根本就沒有機會再去尋找,不過也正是因爲沒有機會再去尋找剩下的舍利,陳若柯等人才會出現在這裏。

“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黑袍人冷冷的看着陳若柯,陳若柯透過黑袍之下看到一抹猩紅。

那是那黑袍人的舌頭在舔着乾裂的嘴脣。

“我想,如果我將你吞掉的話,我會直接恢復巔峯實力,甚至於飛昇仙界”黑袍人看着陳若柯陰冷的說到。

“你可以試試”

陳若柯手中握着的一尺青鋒力度更加大了一分。

雖然陳若柯僅僅只是五段巔峯的實力,不過鬼王卻至少需要八段的實力才能夠對付。

高手等人依舊還站在山門處看着這邊發生的事情,就在黑袍人出手的額時候,高手還有粉條也想過要出手,不過陳若柯卻是事先安排過,他們兩人要留在最後才能出手,陳若柯還有林無敵王胖子他們三人需要經歷生與死的磨礪才能夠進步。

就在神祕人出手的時候,王胖子還有林無敵也來到了陳若柯身邊。

“兄弟齊心,其利斷金!”

三人口中低聲喊道。 王胖子還有林無敵來到陳若柯身邊之後,看着眼前的那個渾身上下都被黑色的袍子籠罩着的神祕人的時候,臉上都是充滿了凝重的神色。

他們同時感覺到了來自這個神祕人的危險的氣息。

“這是一隻鬼王,小心一點”陳若柯小聲提醒道。

那神祕黑袍人冷笑一聲,對於後來出現在陳若柯身邊的王胖子還有林無敵顯得不屑一顧,只不過是兩個剛剛踏入五段境界的小子而已,即便是陳若柯也不過纔剛剛五段巔峯,而他乃是堂堂鬼王,雖然現在因爲新得到的肉身還沒有完全磨合好,實力比之以前有很大的差距,但是按照人類的修爲境界來換算的話也至少有七段中期的實力。

“想要一起送死?”神祕黑袍人輕蔑的笑了一聲。

“是嗎?”陳若柯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如春風化與一般輕柔迷人。

不過這迷人的笑容背後隱藏的確實無盡的狂風與暴虐。

陳若柯率先出手,大浮屠掌現在已經被陳若柯修煉到了最高級的境界,一掌出,山河破碎,已經隱隱的超過了,林青山當初施展這一招時候的威勢。

“有兩下子”什麼黑袍人依舊束手而立,不當做回事一樣的看着已經出手的三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