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暴徒?今天晚上之前他們僅僅只是暴徒,不過只是短短不到一個小時,這場示威就直接變成了政變,這是一場有預謀的政變!”外交安全局的特派官員搖頭道,“按照日美安全條例,美國有權力武裝干預!”

行政參贊則顯得很冷靜,只是問:“總統的意見呢?”

“國會和總統的意見現在都很統一,認爲還不到時候,暫不干預。”大使看着其他人道,“因爲日本政府還未正式提出協助請求,他們的首相認爲還有與反政府組織和平談判的可能性,我與日本首相通過電話,他言語之中已經透露出,我們撤不撤軍是之後的事情,不過最好是儘快將之前從本土加派的海軍陸戰隊撤離。”

公使在一旁抽着煙,扶了下眼鏡,笑道:“這是坐地起價,都到這種時候了,日本人還在玩政治遊戲,既希望得到我們的庇護,又希望擺脫遊戲規則。”

大使點頭:“所以,華盛頓的意思是,讓我們儘快撤離……”說着,大使看着地區安全官,示意他宣佈計劃。

地區安全官應聲道:“一個小時後,會有直升機趕到使館附近,帶我們前往已經駛入東京灣的華盛頓號航母。 冷妃暖寵:與君袖手天下 大概十分鐘後,會有一批海軍陸戰隊進入使館附近區域警戒,國防部的命令是,一旦遭受攻擊,將盡全力反擊並在使館人員安全撤離之後離開。”

“還有其他的支持沒有?”公使又問。

“兩艘提康德羅加級導彈巡洋艦和部分武裝直升機,對地攻擊機將會在必要時候給我們提供火力支援,我只是祈禱但願用不上他們。”地區安全官說完,拿了一支公使的香菸,雖然他已經戒菸一個月了,“我們已經算是最晚撤離的大使館了,很多國家在事態嚴重前就提前撤走了,我們駐日領事館人員也全數安全撤離了。”

單是各國在日本東京的大使館就有140多個,還不算總領事館和領事館,加之駐紮在其他市的領事館,撤離人數已經很可怕了,而且大多數都是直接接到日本現政府和反政府組織的警告,商議之後做出的決定,換言之,至少半數以上的國家已經認定——日本即將發生武裝政變。

“只能這樣了……”大使點頭,起身道,“各位,一小時後直升機上見,抓緊時間吧!”

大使說完,率先離開會議室,剛走出房間,便聽到遠處沉悶的爆炸聲,不由得停下腳步,要去窗口看,卻被在窗口把守的陸戰隊士兵攔住:“大使先生,爲了安全,請遠離窗口!”

大使默默點頭,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公使,嘆了口氣加快了離開的步伐。

地區安全官與一名陸戰隊尉官低聲商量着什麼,行政參贊看了一眼之後,轉身離開,走了沒有幾步,卻被安全官叫住:“傑伊,等等。”

行政參贊傑伊.哈迪停下腳步,有些緊張,稍微定神之後轉身看着自己的這位同僚,也不反問,只是露出個疑惑的表情。

“傑伊!”安全官上前,將其拉到角落之中,低聲道,“聽着,你與那個日本女人神崎惠美的事情,我並未上報,但這件事我相信CIA已經知道了,他們調查過神崎惠美,知道她的背景沒有任何問題,但在這種情況下,希望你還是不要與她私下聯繫,因爲使館內的電話都被監控了,如果你泄露出任何問題,你回國之後將會面臨FBI的調查。”

“謝謝。”傑伊拍了下安全官的胳膊,“也希望你不要將這件事告訴給我妻子。”

安全官搖頭壞笑着:“理解。”

安全官走之後,傑伊稍微鬆了一口氣,下意識看了一眼角落的攝像頭,然後離開返回自己的辦公室收拾着東西的同時,將電腦的電源全部拔掉,同時也將一個安全的發信器斷開電源,直接扔進那些即將燒燬的文件之中,然後坐在椅子上等待着。

與此同時,一批便裝的CIA探員和全副武裝的海軍陸戰隊士兵已經在位於六本木二丁目的美國大使館職員住宅區內進行清理,將還留守在住宅區內的家屬帶離,同時大略地對房屋內曾經有所懷疑的目標住所進行了搜查,同時驅散開了區域內的日籍僱員。

“沒有在傑伊的家中找到任何關於那個日本女人的資料。”一名探員在搜查完傑伊的住所後,立即電話告知地區安全官這個消息。

地區安全官鬆了一口氣:“好,你們撤離吧,認爲懷疑的東西就地燒燬,覺得不妥當的地方,你們看着辦,可以用非常規手段。”

探員簡單做了迴應之後,示意身旁的手下將傑伊廚房中的煤氣管道割斷,在斷電之後將電線裸露到廚房門口……

另外一邊,唐術刑三人已經在孔英貞的引領下來到了大使館周邊,但一看那情況便知道要進入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爲周圍已經被海軍陸戰隊士兵構築起了簡易的軍事工事,輕重武器都有,武裝直升機也盤旋在周圍,即便是現在示威者民兵趕到發起攻擊,其下場也僅僅是以卵擊石。

“進去是不可能的。”姬軻峯觀察了一番後搖頭,“蒼蠅都飛不進去,如果是平時,估計還有辦法,但現在這種時候,這麼多美國大兵,不管咱們用什麼辦法都進不去。”

顧懷翼不發表意見,只是坐在那發呆。

唐術刑探頭看去,大致數着人數,粗略計算美軍士兵至少有上百名之多,輕重武器什麼都配備了,看樣子還可以呼叫火力支援,街道兩側還有武裝越野車和裝甲車,看樣子是準備陸空同時進行,互相掩護撤退。

“咱們唯一的優勢便是他們在明,我們在暗。”唐術刑搖頭,“除非有大規模的炮火支援,否則要衝進去不太可能,哪怕是咱們屍化後進入,衝不到三十米就會被密集的火力打成碎渣。”

孔英貞並不着急,都不起身去看,只是站在一旁的牆角處,舉着手腕上的表道:“我們只需要等待,最多十分鐘,我們就有機會了。”

機會?唐術刑還在納悶的時候,便看到幾個民兵模樣的人擡着一口箱子,揹着幾個登山包從角落匆匆跑來,放下東西后,對孔英貞點點頭便轉身離開。

“這是什麼?”姬軻峯打開箱子,發現裏面裝着M16A4步槍等自動武器,都是美國海軍陸戰隊標準配置,旁邊登山包中也裝着軍服,甚至連軍籍牌都準備了。

唐術刑明白了,孔英貞這是準備讓他們換上,然後找機會混進大使館內。

“這是目標的樣子。”孔英貞拿出一張照片給三人看,“目標叫傑伊.哈迪,美國駐日大使館行政參贊,掌貨的朋友,我們藥金爲數不多的線人。”

唐術刑拿過照片:“朋友?厲害,你們連參贊都能策反。”

“不是策反,他只是報恩,而且他給我們的並不是美國方面的情報。”孔英貞搖頭,“而是日本本土的情報,他早先是商務參贊,與日本綠十字公司有着長期來往,曾經試圖說服對方與美國的大型製藥公司合作,但綠十字擔心泄露自己的技術後被吞併,一直婉言謝絕,但是綠十字公司的上層爲了自身的利益,卻派人私下與傑伊保持了長期合作。”

“綠十字公司不是與你們有關聯嗎?”姬軻峯疑惑地問道,“否則那種所謂的疫苗單靠他們綠十字能研發出來?”

“那件事也得感謝傑伊,是他從側面努力,讓綠十字公司與美國製藥有基礎技術合作,上次的所謂感冒藥物就是他們的產物,但這件事除了綠十字公司的絕對高層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製藥公司的研究所在阿拉斯加。”孔英貞笑道,“所以,這件事就算最終被曝光出來,綠十字公司也不會成爲替死鬼,相反會讓美國人自己打自己的耳光。”

陰險。藥金悄悄在綠十字和美國製藥之間下手改變了那種藥物,自己並不曝光,美國人發現疫苗有問題便會認爲是綠十字公司做的,到時候爲了全國上下的民衆情緒,一定故意渲染這件事,可查到最後,發現與美國公司有關的時候,想收手都來不及了。

到時候,美國不僅會面臨來自國外的壓力,更多的還會面對國內的民衆譴責,甚至是彈劾總統,要求現任政府重組。RSxh118 (今日第二更!求票!求票!求票!)

孔英貞的解釋對唐術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他關心的是,傑伊爲什麼要幫藥金做事?而他手中那個盒子中裝着的又是什麼東西?

面對唐術刑的質問,孔英貞也是一副坦誠的模樣:“掌貨的救過傑伊的女兒,準確的說是顧將軍的父親顧雲卿老師所救,傑伊的女兒得過一種怪異,是血液病,血液中含鐵量過高,導致出現了一種心血管特例病——他女兒身體內的血管失去了軟化功能,也就是說變得非常脆,稍微不注意就會造成體內大面積流血,能瞬間死亡。”

傑伊的女兒是4歲的時候發現了這種病,隨後開始臥牀休息,一臥牀就是三年,三年期間傑伊用盡了各種辦法,都沒有治療好這種疾病,隨後他遇到了籙夢升,在籙夢升的幫助下,他冒險一試,用顧雲卿臨牀屍化的儀器清洗了她女兒的血液,只用了半年就讓她女兒變成了正常人。

孔英貞說完又解釋道:“現在的換血技術己經較爲成熟,但血液清洗技術並不成熟,而且做不到一次性清洗,因爲血液抽離過多,人便會立即休克死亡,顧老師的機器配合上綠十字的血液替代品,留給了我們12個小時的血液清洗時間,從而救活了傑伊的女兒。”

“傑伊的女兒突然被救活,而且他本身身份如此特殊,美國情報監督部門不過問嗎?”唐術刑又問道,“連他們國家首席醫學院都做不到的事情,被神祕人做到了,美國情報機關不可能不重視吧?”

“當然,所以我們所有的手術都是在美國一家頂級的醫院之中進行,半公開。聲稱只是換血,但只有我們自己知道是怎麼回事,整件事做得非常漂亮。不過美國方面依然還是懷疑了。”孔英貞笑道,“雖然他們懷疑。但沒有實際證據,無法對傑伊怎樣,只能將他長期監視,派了一名cia的特工進入大使館,這個人就是現在的地區安全官,傑伊在國內的家眷都被cia監控着,出事前五天他們轉移了傑伊全家。藏在什麼地方我們沒有查出來,所以,這次行動,爲了安全起見。分頭進行,你們去救傑伊,我去活捉那名地區安全官。”

唐術刑微微點頭,又問:“傑伊帶出來的東西是什麼?”

“疫苗,真正的黃霧疫苗。”孔英貞看着唐術刑說。“是黃霧事件爆發之後,綠十字公司與日本國防防疫中心聯合研製的,是不是有作用我們不知道,但如果真的有這種東西,會讓美國方面喘過氣來。一旦他們緩過氣來……”

“美國人緩過氣來不是很好嗎?這樣你們也不需要對付尚都了,讓美國人去報復就行了。”姬軻峯在一旁插嘴道。

“不,那樣只會逼得尚都狗急跳牆,做出更加喪心病狂的事情。”孔英貞搖頭,“尚都現在手中還捏着什麼東西,連掌貨和八方的蒿里都不知道,美國一旦緩過氣來,便會不留餘地對尚都進行攻擊,如果引爆了尚都的核武器,你們想想後果是什麼。”

唐術刑開始更換服裝,目光一直落在旁邊放着的照片上面,問了一個關鍵問題:“綠十字公司和日本國防防疫中心爲什麼在短短几天內就能研製出真正的疫苗?”

“據我們的消息——”孔英貞壓低聲音,“是有人將一份公式偷偷交給了日本國防防疫中心,是個女人。”

“女人?”唐術刑皺眉,第一反應想到的是阿玥,好像只有阿玥纔有那種能力,不過她沒有那樣做的理由,如果她真能弄到這種東西,估計早就用來換取治療好自己妹妹阿玲疾病的藥物了。

不是阿玥,又會是誰呢?

等等!女人!唐術刑回憶起,當初田夜寒被困在阿斯塔亞,又被人委託去營救張之柬也是一個神祕的女人。

會不會是同一個人?

唐術刑看着孔英貞:“你們不知道那個女人是誰?”

“我們沒有查到那個女人是誰。”孔英貞一句話帶過關於那女人的事情之後,又道,“綠十字高層得到那東西之後,認爲應該交給美國,但不能大張旗鼓,因爲黃霧事件導致日籍員工死亡,如果由他們出面直接呈交,會傷害到日本民衆,於是便偷偷將樣本和公式帶出來交給了傑伊,讓傑伊轉交。我們就是在這個環節把疫苗樣本扣下來的,但是事發突然,傑伊沒有來得及交給我們,日本就接二連三發生了這些事情……”

所以,傑伊決定無論如何在他們撤離日本之前,要將東西交給籙夢升,如果他回到美國,以現在的局勢來說,再交出去就不大可能了。

“我們一直虛構了一個日本女人叫神崎惠美的與傑伊聯繫,讓外人以爲他們有婚外情,實際上沒有這個人,每次通話的人都是我。”孔英貞說到這忽然停下來了,看着遠方道路的位置,“來了,你們準備下,用僞裝油把臉塗上。”

唐術刑拿起望遠鏡,順着孔英貞所指的方向看去,看到在幾百米開外的公路一側出現了一輛大型巴士,立即問:“道路都被封死了,這車是怎麼來的?”

“一個月前就藏在這附近了。”孔英貞微微笑道,“藥金從來不臨時抱佛腳,都會提前計劃好的。”

“一個月前?厲害。”唐術刑嘴上這樣說,但心中卻想:一個月前,你們就知道會有疫苗研製出來,然後就安排瞭如何將傑伊搶出來?你們能預知嗎?扯淡!

“你們準備怎麼做?”顧懷翼終於開口了,起身看着遠處高度戒嚴的美軍,“用大型巴士衝破他們的防線?”

“不,用行屍。”孔英貞微笑道,“生物兵器是最省力氣,也是最快速攻破敵人防線的東西,而且普通行屍非常容易創造,只要有較爲完整的屍體就行了。”

此時。大型巴士已經發動,巨大的轟鳴聲立即吸引了警戒的美軍士兵,緊接着大型巴士發動。朝着美軍警戒線直接衝了過去。

不可能成功的!唐術刑很清楚,一輛大型巴士頂多塞進幾十個行屍。普通行屍在美軍強大的火力下也會被打成肉醬,更何況是用汽車直接衝過去,美軍第一時間就會動用重火力將其擊毀,大型巴士一旦爆炸燃燒,行屍會全部燒死在裏面。

可就在大型巴士從幾人眼前快速駛過的時候,唐術刑卻沒有看到大型巴士中有行屍,裏面空蕩蕩的。除了中間有一大截黑乎乎的之外,什麼都看不到,就連駕駛室內都沒有看到司機。

“沒人?”姬軻峯抓起望遠鏡看着,“搞什麼?”

與此同時。負責地面指揮的美軍上尉也用夜視鏡看清楚了大型巴士駕駛室內空無一人,立即明白這肯定是某種自殺式襲擊,立即喊道:“車上有炸彈!炸了那輛車!快!”

上尉喊完,兩側的lav自行突擊炮便立即調轉炮口對準了大型巴士,士兵手中的火箭筒和榴彈也同時發射。瞬時間便將衝到美軍陣地距離百米位置的大型巴士炸成了碎片。

震天的爆炸和騰起的火焰倒映在姬軻峯手中的望遠鏡鏡片上,他放下望遠鏡,扭頭看着孔英貞:“……這就是你的計劃?從不臨時抱佛腳的藥金?”

“剛開始。”孔英貞依然微笑。

另外一邊,美軍士兵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輛爆炸起火散得滿地的大型巴士,又密切注視着公路的方向。擔心這類的襲擊還會再次出現,lav自行突擊炮已經駛離了固定防守位置,分頭沿着街頭兩側巡邏。

這些半個月前,還不時離開基地去周邊地區休假的美國士兵,怎麼都想不到僅僅只是半個月而已,整個東京就變成了戰場,如同回到了幾十年前美軍登陸日本本土的時候——雖然當時日本已經投降,但依然有偷襲美軍士兵的案件發生。

“長官,無人機回報,周圍街區沒有任何交通工具移動的痕跡,應該只有這一次襲擊!”一旁的無人機操作人員從指揮裝甲車中彙報道。

超神術士 “知道了。”上尉關閉瞭望遠鏡的夜視功能,看向爆炸起火的殘骸,覺得有些奇怪,明明被炸成碎片,飛濺得四處都是,爲何中間還有那麼大一塊?

剛想到這,上尉忽然發現燃燒的殘骸猛地動了下,他以爲自己眼花了,定睛看去,果然發現在聳動,而且頻率越來越快。上尉不僅雙手都抓緊了望遠鏡,還大聲警示着周圍的士兵,也許有其他的東西存在。

因爲這一年來發生了太多怪異的事情,所以上尉不得不警惕,阿斯塔亞事件、費城事件中都出現了怪物,難道這次該輪到他們了?上尉的呼吸越來越快,抓起無線電,讓lav自行突擊炮瞄準那廢墟之中,一旦有異動,立即開火。

上尉剛說完,廢墟突然爆開,大型巴士的碎片又一次飛濺向四周,一個類人型的東西從火焰之中吃力地緩慢起身,隨後做了一個機械性的轉身動作,抓起旁邊還未解體的大型巴士發動機,直接朝着最近的那輛lav自行突擊炮扔了過去。

帶火的發動機砸中突擊炮的炮塔上方,直接將炮管炸塌,裝甲車瞬間變成了一輛單純的交通工具,但此時其他美軍士兵都沒有立即開火還擊,而是目不轉睛地盯着那個巨大的機械怪物,不知道那是什麼。

“初代賽博格——”孔英貞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條線,“多年前,蠱獵場從中國渤海海底撈起兩具完好的賽博格的同時,我們也緊隨其後撈起來了五具,可惜的是,最終只拼湊出這樣一具可以行動,完全接近原版的生物機械戰鬥兵器,並且裝備了俄製毫米口徑重機槍!” (今日第三更!求票!)

從火焰中爬起的初代賽博格,在將發動機拋離將一輛自行突擊炮砸得失去攻擊能力之後,其機械手臂後伸,抓住掛在後背上的兩挺俄製KPV14.5毫米口徑的重機槍,一面前進,一面等待着自動送彈器加載完畢。

巨大的機械運轉聲夾雜着送彈器的脆響,讓所有人都不禁看呆了,賽博格關節處摩擦出的火花看起來就像是它隨身攜帶了無數的彩燈一樣,雖然耀眼,同樣也十分駭人。

最後的“咔嚓”聲代表着送彈器加載完畢,同時也提醒了那名還在發呆中的美軍上尉,他立即抓起手中的突擊步槍,按下無線電喊道:“集中火力!幹掉那東西,快——”

在他說話的瞬間,初代賽博格左手的KPV重機槍已經瞄準他開火,但只是朝其發射了一顆子彈——子彈雖然只是擦着其頭頂的頭皮而過,但巨大的衝擊力帶動着空氣,將空氣變成了鐮刀一般的東西,直接將上尉的半個腦袋給削了下去。

上尉腦袋被削掉的同時,身子並未倒下,依然持槍站在那裏,嘴巴還保持着張開呼喊的模樣,其身邊的士兵完全傻了,低頭看着落在地上的那半塊帶着腦花的頭蓋骨,一時間竟不知道做什麼纔好。

“嘣嘣嘣嘣嘣——”賽博格舉起手中的重機槍,左右開弓,朝着自己對面形成半圓形防線的美軍掃射過去,頓時間慘叫聲一片,其中兩輛正在沿邊行駛尋找最佳開火位置的L"A--V"自行突擊炮的側面裝甲也竟然被全部擊穿,其中的駕駛人員也被重機槍射出的穿甲爆炸燃燒彈打得粉碎。

“集中火力!”一名中尉抓着無線電喊道,“讓無人機去幹掉那東西!快!”

遠處,抱着胳膊欣賞着一切的孔英貞淡淡道:“兩支重機槍,一支裝載了DGE02型穿甲爆炸燃燒彈,另外一支裝載了DGJ02鎢芯脫殼穿甲彈,正常來說。這裏的任何裝甲都擋不住兩挺重機槍的火力。”

唐術刑、姬軻峯完全看呆了,同時回憶起那次蠱獵場大賽中遇到的那個初代賽博格。當時他們就很清楚,沒有重火力,要從正面摧毀那玩意兒是絕對不可能的。如果當時他們面對的那具賽博格哪怕手中有那麼一挺重機槍,他們現在也不可能站在這裏了。

“如果美軍有持反器材狙擊步槍的士兵,瞄準駕駛艙開兩槍,裏面的人就完蛋了。”顧懷翼在旁邊插嘴道。

“我剛纔說了。要利用行屍。”孔英貞笑道,“早年俄國人創造賽博格,也是用了機械生物科技,將改造士兵放入其中……我們不一樣,我們直接放入行屍,所以就算是有攻擊擊穿了賽博格駕駛艙前方的防護裝甲也沒用。不把裏面的行屍炸成碎片,賽博格是不會停下來的。”

“什麼樣的行屍面對大口徑狙擊步槍的子彈,挨兩槍還不死的?”顧懷翼又問,這次直接斜眼看着孔英貞。

“顧將軍,不要故意套我的話,今天能讓你們站在這裏,就不擔心讓你們知道藥金的王牌。不過……”孔英貞指着那臺正在四下狂射的賽博格道,“那只是其中一張!”

那具賽博格一面開槍,一面朝着美軍陣地衝去,狂掃的同時,也不忘記按照預定的計劃將大使館大門撕開幾個大洞,好讓唐術刑等人趁亂衝進去。

美軍防線已經被撕開了好幾個口子,士兵們陣腳大亂,因爲誰也沒有見過這種機器怪物。輕重機槍對其的外部裝甲造不成有效傷害,而榴彈和AT4火箭筒等面對高速運動中的賽博格也無法保證連續命中,有兩名士兵在發射了榴彈擊中賽博格之後,還未等他們有後一步的動作,便被反應過來的賽博格鎖定,然後取了小命。

原本提供火力壓制的輕重機槍手大半被擊斃,剩下的直接拔腿就跑。就連在指揮車中操控着無人機的士兵身體也早就被開了幾個大洞。

大使館內,地區安全官擡頭看着空中盤旋的無人機,拿着對講機不斷與下面的軍官通話,但除了求救聲之外。沒有任何人回答他。

眼下,無人機是攻擊賽博格的最好武器,上面所攜帶的四枚小型導彈絕對可以擊毀下面這個怪物。

“賽博格——”地區安全官認得那是什麼東西,應該說所有高級情報官員都認識那是什麼東西,當年這東西第一次曝光在格魯吉亞戰爭中的時候,那段錄像已經讓在場所有人震驚得十來分鐘都說不出話。

那次的錄像之中,那些都還是新式賽博格,比眼下這個初代賽博格先進許多,僅僅只是個班組的數量,就輕鬆摧毀了格軍的一支混合編隊。

“帶着大使從地道離開!快!”地區安全官轉身對使館內的陸戰隊士兵喊道,“在地下室內安裝烈性炸藥,我們離開之後立即將整座樓都炸掉,我會通知海軍方面讓他們隨後用戰機二次毀滅,不能有任何東西落到日本政變者的手中!”

陸戰隊尉官立即轉身領着大使和其他重要人員從地道撤離,而地區安全官則依然站在那等待着,他還不能走,他是這座大樓的安全負責人,如果事出緊急,他寧願與這座大樓一起毀滅。

“長官!先前派出去檢查地道的人還沒有回來!”一名通訊兵氣喘吁吁地回來彙報道,“應該是出事了,地道已經不安全了!”

地區安全官一腳踹在桌子上:“坐車,衝出去!”

“我們不等待支援嗎?支援應該很快就到了!”通訊兵說話間,還瞪眼看着依然在下面不停殺戮的賽博格。

“直升機已經快到了,攻擊機也在路上,但直升機到達的時候,攻擊機爲了咱們的安全不會立即開火,如果直升機……”安全官剛說着,忽然就聽到了直升機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他轉身看着從遠處飛來的6架黑鷹直升機還有2架護航的UH-1Y武裝直升機,立即對那通訊兵喊道,“讓他們飛到安全距離之外等待我們的信號,千萬不要靠近,千萬不要靠近!”

安全官知道被算計了,也清楚下面這具賽博格不可能是俄國人的,極有可能是從前被遺棄的型號又被日本反政府組織購買加以修理調校使用,最重要的是這批派來警戒和掩護的陸戰隊士兵也僅僅只是按照普通戰備狀態進行配置,因爲考慮到示威民衆大多數都是平民,即便有武裝也高不過民兵的級別,攜帶大量的重武器要是被曝光的前提下,在輿論上對美軍不利,現在看來,當初完全是想得太多了……

不過,他更關心的是,反政府武裝派這個機械怪物來有什麼用?如果這東西是要進來幹掉使館內人員的,爲何現在還不衝進來?只是在外面挨個獵殺那些四散跑開的陸戰隊士兵?退一步說,就算殺掉了大使館內的工作人員又有什麼意義?死個大使無法改變任何事情?

地區安全官想到這,幾乎可以認定,賽博格的攻擊是來掩飾其他的事情的,會是什麼呢?

剛想到這裏的時候,通訊兵又扭頭喊道:“直升機沒有辦法停下來,因爲現在的局勢太緊張,他們的命令是,接到我們之後才能返航!”

“糟了!”安全官立即冒險跑到窗口,拔出通訊兵腰間的信號燈,對準下面賽博格的位置,將一枚照明彈射了過去,給直升機指明攻擊的位置,隨後轉身將通訊兵撲倒在地。

兩人剛撲倒趴下,一連串的穿甲彈便將窗口打了個稀爛,等地區安全官再回頭的時候,已經有一架黑鷹被賽博格用機槍掃中了油箱,在空中急速旋轉之後朝着地面砸了下去。

“賽博格頂多再撐五分鐘!輪到我們了!走!”孔英貞見武裝直升機到來,第一個拔腿衝出去,朝着大使館方向邊跑邊求救,裝作是偶然經過遭遇襲擊的無辜平民一樣。

唐術刑、顧懷翼和姬軻峯則從側面迂迴,同時故意在地上打滾,將衣服弄髒,沾上鮮血,然後抱着槍,一面朝着四周開槍,一面直接就往大使館之中衝進去。

三人眼看着就衝到了大使館門口,就在此時,突然有三名專爲使館安全負責的陸戰隊士兵將他們攔住,同時用懷疑的目光看着他們——因爲今晚這是護送與警戒任務,並不是夜間突擊,所以沒有人在面部塗抹僞裝迷彩。

顧懷翼在最前面,因爲他的美語相對來說最標準,他故意在那指着還在殺戮的賽博格說着什麼,夾雜着罵聲,同時看着在門口掩體後面的其他探頭的陸戰隊士兵,加上眼前這三個,一共有十二個人,是美軍一個班的標準配置人數。

機槍手、重機槍手、榴彈槍手、狙擊手……姬軻峯也在後面看着,緊握着手中的武器,但不敢擡起來,因爲輕重機槍的槍口都對着他們,稍有異動,他們便會被打成篩子。

擋在前面的三名美軍還是很粗暴地將他們推開,同時大聲質問他們所屬部隊和編制情況,就在唐術刑用腳輕輕碰了碰顧懷翼的腳後跟,示意準備動手的時候,渾身衣服被撕扯得破破爛爛,露出自己白皙皮膚的孔英貞衝了過來,高舉雙手大聲呼救。

“救命——”孔英貞直接撲倒在三名美軍的中間,撲下去的瞬間,已經拔出右側那人的匕首,擡手就割斷了兩人的喉嚨,又制住最後一人朝着那挺M240B重機槍槍口衝了過去! (今日第五更!今日更新!結束!求各位票上給力!)

扔進安全辦公室中的手雷砸在桌子上,急速翻滾着又掉落下去,直接掉落在傑伊的眼前。依然壓住傑伊的安全官見狀跳起來,翻過桌子就朝着屋外跑去,此時他也顧不得大使和其他人的死活。

就在安全官剛跑到大門口的瞬間,突然意識到不對勁,因爲安全辦公室很大,從手雷扔進來到自己跳起來,翻過桌子跑動的這段時間,手雷早就應該爆炸了,爲什麼?

安全官剛這樣想着,轉身去看的時候,煙霧之中伸出的突擊步槍便對準了他的後腦,隨後持槍那人又用手槍將翻身爬起來準備反抗的剩下兩名士兵擊斃。

“傑伊!”安全官並未舉起手來,而是怒視着慢慢爬起來的傑伊,這才明白那顆手雷是啞彈,其中的擊針肯定是被拆除了,對方還是想將傑伊完好無損地帶走。

“呯——”煙霧中走出的孔英貞開槍擊斃了安全官,顧懷翼和姬軻峯也持槍衝了進來,將槍口瞄準傑伊身旁那些驚恐的使館官員。

“傑伊!我們走!”孔英貞朝着傑伊伸出手去,傑伊遲疑了一下,翻過桌子滑到孔英貞跟前。

“留下大使當人質。”孔英貞說完轉身就離開了辦公室,人還未走出去,顧懷翼手中的槍便響了,不過七八秒的時間,他便擊斃了除了大使之外的所有人,隨後又俯身將已經嚇得臉色蒼白的大使抓起來制住往門口走。

姬軻峯站在一旁冷漠地看着,隨後也轉身,待三人走過唐術刑身邊的時候,唐術刑一把抓住顧懷翼,咬牙低聲道:“你和街上那些暴徒有什麼區別?”

顧懷翼猛地站住腳步,槍口突然調轉,朝着唐術刑雙腳之間開了一槍,冷冷道:“我爲什麼要和他們有區別?”

說罷,顧懷翼拽着大使離開,將大使架在最前面,朝着一樓大廳走去。

醉殘年 大廳之中,趕來支援的海豹部隊已經佔據了各個要點,爲首的海豹隊長厲聲喝斥他們釋放人質放下武器。

“假裝你也是人質!”孔英貞將傑伊制在自己的身前,唐術刑則抓住孔英貞的肩頭,右手持槍慢慢朝着前面走着。

另外一邊,姬軻峯也同樣跟在制住大使的顧懷翼身後朝着門口慢慢移動。

“頭兒!我們都已經瞄準了預定目標,一起開火,應該可以同時幹掉他們!”在大廳一側的一名海豹隊員低聲道,全息瞄準器已經對準了顧懷翼的腦袋。

“不行!他們手中有人質,是大使和行政參贊!”隊長否定道,“放他們離開大廳,抽出三個兄弟上樓搜索其他生還者,快,攻擊機快到了!”

待孔英貞等人慢慢步出大使館一樓大廳的同時,三名海豹部隊成員轉身朝着樓上奔去,其他隊員則持槍慢慢跟隨着孔英貞等人。

“釋放人質,有其他的要求可以商量!”海豹隊長保持安全距離,對顧懷翼喊道。

“長官!你們是海豹部隊,職責是進攻而不是談判,這一點你並不擅長,所以還是省省吧!”顧懷翼笑道,“不過我的確有條件——”

顧懷翼說到這的時候,忽然愣住了,身旁的其他人也愣住了,就連那些原本將注意力集中在他們身上的海豹部隊士兵眼角的餘光也掃到了在大門口突然發生的事情,都忍不住扭頭看了過去——大門外的街道之上,原本已經被賽博格殺死的那些肢體還健全,腦袋也沒有遭受太大損失的士兵屍體竟然開始一個個爬了起來,朝着停在四下的直升機羣走了過去。

“這他媽到底是怎麼回事……”海豹隊長一時間都不知道應該將槍口對準什麼方向了。

唐術刑知道,這必定是孔英貞乾的,她留了後招,難怪敢制住人質這樣大搖大擺從大門口走出去。

“賽博格機體之中那隻行屍的體內有改良過的屍化毒品,爆炸之後會隨着空氣進行傳播,與阿斯塔亞類似,傳播有侷限性,只限於首次帶原者和其後的三個傳播者,而且絕對不會攻擊咱們。”孔英貞笑道,“所以,現在我們只需要慢慢地等着!”

孔英貞說着,拽着大使朝着大使館內空地的牆角中走去,同時對着海豹隊長壞笑着。

此時,三名搜索主樓中的海豹隊員衝了出來,剛彙報了一句“樓內沒有幸存者”之後,便被眼前的情景給嚇了一跳。

“長官!這些是什麼?他們怎麼活過來了?”一名隊員將槍口對準了好幾個正朝着大使館內走來的行屍。

“長官!這些東西和我們在錄像中看到的阿斯亞塔中的那些行屍一模一樣!”又是一名隊員喊道,同時下意識摸了下腰間的手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