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曲筱雅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開口:“你要挪動公款?” 羅成心中無奈,倒是把這件事情忘了。

對別人來說是公款,但是對羅成來說,都是他自己的錢。


畢竟,行宮都是他的。

隨後輕輕一笑,改口說道:“不是挪動公款,放心吧,都是爲了行宮正常運行。”

曲筱雅和慕詩涵對視了一眼,眼神中紛紛閃過一縷茫然。

根本沒有聽懂羅成說的是什麼。

羅成思慮片刻,這纔開口說道:“這樣只是爲了保證工程順利進行。”

“到時候這些錢都會補回來的,不算是挪動公款,放心吧。”

二女都是商業才女,自然明白這種行爲肯定是挪動公款。

不過看羅成堅定的表情,也變得將信將疑了起來。

羅成繼續開口:“好了,就這麼定了,放心。”

曲筱雅輕輕點了點頭,對羅成還是非常信任的。

羅成輕笑,接着看手機上剩餘的資料,一個計劃已經慢慢出現在腦海之中。

眼看着下午就過去了,天色也逐漸黑了下來。

曲筱雅和慕詩涵沒有心思考慮朱家的事情,心中已經多出了一絲惶恐。

天色黑了,就代表着殺手快要來了。

來的殺手已經越來越厲害了,她們也很擔心有一天來的殺手是羅成都阻擋不住的。

三女回到房間,羅成靜靜的靠在牀邊。

朱家那邊的事情都已經定型了,沒有必要多想什麼。

盧家閉門,封鎖了一切消息。

羅成想要查探也得等盧家開門的時候。

想到殺手,羅成心中也多出了一抹好奇。

這些殺手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一波又一波的殺手到來,而且每次來的殺手都是比上一次的強上一些,卻並沒有特別厲害的角色。

儘管羅成已經知道他們另有所圖,卻總感覺自己已經陷入了一個巨大的陰謀之中。

想到這裏,羅成眼神中寒芒一閃。

過了一會兒,羅成帶着幾女去一樓吃了頓飯。

回來之後,夜幕降臨。

曲筱雅三女都來到了羅成的房間。

羅成坐在沙發上面,輕聲問道:“殺手什麼情況了。”

白煞恭敬回答:“已經有五名殺手進入旌城,具體位置不知。”

羅成點頭。

白煞的情報網,能夠知道這些消息已經不是容易的事情了。

本來只是想讓白煞保護曲筱雅她們,沒想到不知不覺的就已經做了這麼多事情。

今天晚上,不出意外殺手會來。

具體的,羅成也不敢確定。

曲筱雅依舊有些惶恐,坐立不安。

手機響了,曲筱雅如同驚弓之鳥一般。

拿出手機,擡頭看向羅成,輕輕 開口:“朱天恩打過來的。”

羅成點了點頭。

曲筱雅接通了電話。

很快,那邊響起了朱天恩嘲諷的聲音:“曲總,考慮的怎麼樣了?”

曲筱雅冷聲說道:“有什麼可考慮的。”

朱天恩輕笑着說道:“接了工程,卻不能開工。”

“如果這件事情傳出去的話,恐怕這個工程也會被撤回了吧?”

曲筱雅心中一驚。

她倒是從來沒有考慮過這件事情。

既然朱天恩敢這麼說,肯定已經有所準備了。

羅成輕輕搖頭,曲筱雅心裏面這才放鬆了許多。

依舊冰冷的開口:“我們的事情,不勞朱先生費心,就算被撤回工程了,這個工程跟朱家恐怕也沒什麼關係吧?”

“哈哈哈!”

朱天恩無比囂張的狂笑道。

傲然開口:“如今旌城一多半都是我朱家的天下了,不找我?”

“我不開口,誰敢接這個工程!”

曲筱雅輕輕一笑:“虛無縹緲的事情,朱先生是不是以爲工程已經落在朱家頭上了。”

朱天恩冷笑:“早晚的事情而已。”

“今晚一過,我就會動用關係,如果明天你們開不了工,相信我,這個工程將不再跟你們有任何關係!”

“現在跟我求饒,我還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

曲筱雅嘲諷道:“如果你有關係,這個工程會落在我們雅緻集團頭上麼?”

朱天恩一愣。

片刻之後,聲音之中多出了一絲怒意:“以前沒有,不代表現在沒有!”

羅成輕輕開口:“別跟他廢話了。”

聲音不大,卻也清晰的傳進了朱天恩的耳朵之中。

朱天恩頓時憤怒:“羅……”

話還沒等說出來,電話裏面便響起了一陣盲音。

朱天恩目光陰沉,狠狠的將手機扔在一旁。


轉過頭去,對着後面的一個管家冷聲喝道:“告訴他們,明天一早給我守住工地門口!一個人也不能放進去!”

“我倒要看看,羅成去哪裏找工程隊!”


管家恭敬點頭:“是!”

一切已經安排妥當,朱天恩嘴角慢慢露出一抹冷笑。

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號碼。

輕笑着開口:“都已經準備好了,明天羅成定然不能開工,你可以把這件事情告訴那些大人物了。”

www ●Tтka n ●¢ o

“要求他們,撤回工程!”

電話那邊響起了一個沉重的聲音:“知道了。”

話音落下,電話掛斷。

朱天恩嘴角的笑容愈發濃郁。

幻想着工程落在他身上的那一天,眼神裏面已經滿是興奮的光芒。

……

酒店之中,曲筱雅神色有些複雜。

朱天恩的話雖然張狂,但是確實也是曲筱雅的擔心所在。


羅成輕聲說道:“放心吧,明天就能開工了。”

曲筱雅一愣。

看着羅成的笑容,輕輕點了點頭。

心裏面卻多出了一抹歉意。

似乎她從來沒有完全相信過羅成,可是每次羅成都會給她巨大的驚喜。

這一次,會例外麼?

曲筱雅緩緩露出一抹輕笑,羅成也不再理會。

手指輕輕敲打着茶几,靜靜等待着。

白煞頻繁的拿出手機和電腦,查看着消息,也並沒有什麼異常。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卻還是沒有殺手的動靜。

曲筱雅打了個哈欠,慕詩涵也睡眼朦朧。

羅成擡頭看去,這才發現已經九點多了,心裏面也出現一種無奈的感覺。

等待,倒也是一種煎熬。

羅成輕聲說道:“困了就回去睡吧,我會盯着的。”

曲筱雅朦朧擡頭:“那你呢。”

羅成輕笑:“我不困。”

曲筱雅和慕詩涵對視一眼。

剛想要開口,白煞卻忽然驚呼一聲:“有人來了!” 羅成也聽到了走廊裏面焦急的腳步聲,很是雜亂。

會是殺手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