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更不用說,技術一般的鄒勝龍。

「好吧,簡單的說吧,我們打個比方。如果我們下載一個軟體或者一部電影,現在大都數下載軟體運作的模式是先從用戶這裡開始發出數據,然後再到資源站點裡尋找下載。可是,這有一個問題。如果有人的網速不給力,或者其他的原因,他無法將自己的下載數據發到對方那裡怎麼辦?或者,哪怕我們這一邊的數據發送了出去,但數據相隔太遠,信號不強怎麼辦?」

「如果僅僅只是信號不強,可能下載的速度只有十幾kb,或者,幾kb。而如果無法將自己的數據請求到對方伺服器,那麼,可能就無法下載。」

「對。」

張寧點頭,「可是,我們要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好像,解決不了。」

這是計算機行業當中普遍存在的難題,雖然很多計算機專業人士都知道這個問題。但是,大都數人都解決不了。或者說,他們根本沒有想過解決。無法連接能有什麼辦法,要怪就只能怪你的網速,要怪就怪你離伺服器的距離太遠。

只是,張寧卻大為搖頭。

「互聯網沒有解決不了的事。」

「不會吧,張總,這也能解決嗎?」

「當然。」

張寧信心滿滿,直接就開口,「都說了我們這個bt種子有共享功能,為什麼我們不做一個假設。可能我連接伺服器的速度很慢,或者無法連接。但是,你就可以連接伺服器,甚至連接的很快,不是么?」

「可這有什麼關係?」


「為什麼沒關係。既然你能連接伺服器,如果我通過你,我是不是也能連接伺服器了。」

「啊……」

這一說,喬宇一下子驚呆了。

是呀,別人連接不了,自己能連,別人通過自己連接,豈不是解決了無法連接伺服器,無法下載的難題。只是,喬宇還是不懂,「張總,你的想法很有創新。只是,哪怕就是解決了無法連接的問題,但好像也不能提升下載速度。」

「答案也很簡單,如果我下載慢,你下載快,你連接你,我的速度不就快了吧。」

「這,這也可以。」

喬宇再一次傻眼。

張寧短短几句話,已經完全顛覆了他以前所學計算機的理論。



可是,張寧又分明用的是他早就掌握過的知識。

但為什麼,自己就想不出這樣的創意呢。

喬宇點了點頭,正想說張寧已經完全說服他了,但他又突然想到那980kb的網速。

這樣的網速怎麼出來的?哪怕是連接最快的個人電腦下載速度,也達不到這樣的標準。而且,這只是其中一個人的980速度,剛才一測試,二十多號人,所有人的平均下載速度,都達到了400多kb,簡直是迅雷平均下載速度的4倍,喬宇又將剛才恐怖的下載速度拋了出來。

「呵呵,喬宇,你問到了最關鍵的地步了。」

沒錯,前面張寧解釋的,都只不過是bt下載的小優點而已。

真正恐怖的bt下載,張寧一直都沒有說。

「ok,我知道大家一直都會問這怎麼回事。其實,原理還是一樣,還是共享原理。」

「張總,不可能,共享也不可能達到這樣的速度。」

「為什麼不可能。」張寧反問,「喬宇,剛才我只說到共享你的連接速度,也就是通過你的地址,從而讓無法連接變成可以連接,從下載速度很慢變回到正常。可是,為什麼你就不想其他的共享呢?比如,共享我下載到的資源。就比如這個電影,既然我們將bt種子分成了這麼多塊,你在下載其中的幾塊,你也在下載其中的幾塊。最終,我們將彼此連接在一起。你下載好的資源給我,我下載好的資源也給你……本來要用一個小時下載完成的,現在只用了半個小時,這豈不是瞬間提高了網速。」

「啊……」

終於,喬布真正的明白了,為什麼bt種子命名為bt了。

是的,雖然張寧剛才只是簡單的說了幾句,但他已經足夠變︶態。

相互交換資源,相互共享速度……這簡直將互聯網的共享精神發揮的淋漓盡致。

「我明白了,我真的明白了。」

原來這個bt種子,不單單隻是將文件分成若干塊。他還取到了串連所有正在下載的用戶,即,只要有人選擇了bt種子下載,那麼,bt種子就會向下載軟體提示,目前有多少人在下載。並且,對方下載了有哪些內容,自己又有哪些內容可以提供給對方,這樣的信息相互交換,這速度哪還有不快的道理。

喬宇欣喜若狂,「張總,在這個bt下載裡面,恐怕還涉及到上傳吧。」

「對。」

看到喬宇能夠反應過來,張寧大為滿意,「傳統的下載軟體只是下載下載,將所有的數據下載到自己電腦里就夠了。但是,這只是硬下載。下載的速度給不給力,完全取決於網速。但是,如果我們在下載的同時,即完成下載的任務又不斷的對外上傳,也就是我將下載好了的塊共享給其他人,這也就達到了變︶態下載速度的目的。」

「那張總,按你這麼說,豈不是真的越多的人下載,我們的下載速度還越快了?」

鄒勝龍在邊上激動的說道。

「當然是真的,剛才我不是跟你說過么,鄒經理,剛才你還不相信呢。」

「信信信,現在你說什麼我都信。」

皺勝龍已經高興的忘乎所以。

有此神器在手,整個中國市場,自己又有何懼。

「既然信,那還不快趕緊更新,我相信,用戶在使用我們的全新版本之後,一定會瘋狂的。」

幾天之後,導雷召開了一個盛大的發布會。

發布會以「變︶態」為標題,激動的公布他們最新版本的迅雷。

「從今天開始,迅雷將成為全中國所有人心中的神器,這是一次變︶態般的更新……」

雖然迅雷最新版本三力,鄒勝龍早就知道。

但是,在這一次新聞發布會時,鄒勝龍還是掩不住的激動。

「迅雷不及掩耳bt變︶態版,讓你體驗前所未有的超速。」

當然,這種帶著誇張變︶態式的發布會,一度被不少媒體以及同行認為是炒作。

還變︶態,還超速,不吹牛會死呀。

就是,迅雷不及掩耳,有這麼誇張嗎,比網際快車還快嗎?

我也不相信,晚上一會去用用,如果不快,到時候罵死他們。

這是一些經常使用下載軟體的用戶發出來的留言。

只是,當他們正式下載迅雷bt版之後,他們完全的驚呆了,看著那一個比平時快上了n倍的下載速度,他們也不由自主的大聲喊出兩個字,「變︶態。」 「佩奇,你找我有事么?」

在比爾一直很喜歡的米羅咖啡店裡,比爾接見了谷歌ceo佩奇。

「我是來談談關於李開復離職的事情。」

「哦,抱歉,你應該與微軟法務部門談判,我並不善長這個。」

比爾推辭。

李開復與唐駿不一樣。

唐駿隨時都可以離開微軟,但李開復不行。

而且,唐駿這個人,比爾以前從來就沒有重視過。可做為領導微軟全球最火爆實驗室的李開復,比爾此前一直對李開複印像很好,也一直將很多重要的研究,分配到李開復領導的亞洲實驗室。李開復似乎也很感恩,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強調,他會在微軟干到退休。可惜,謊話都是用來打破的。在李開復接受媒體採訪后不久,李開復加入了谷歌。

這令比爾大為的惱怒,別說最近中國那一邊大勢炒作李開復跳糟,微軟應該他,哪怕是不炒作,比爾也不可能放過李開復。

面對著比爾的沒有好臉色,佩奇也理解。

誰要是挖了自己手下一員大獎,誰都會心疼。

不過,佩奇前來,就是為了說服比爾的。

「比爾,來吧,先喝杯咖啡,我知道你火氣大,但我也希望你能聽我說幾句。」

「ok,我給你3分鐘的時間。」

「3分鐘的時間足夠了。」

佩奇不慌不忙,甚至在這3分鐘的時間裡喝了幾口咖啡,然後這才慢悠悠的回答,「比爾,還記得此前你從中國那邊回來嗎?」

「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我只是說,當時你從中國邊那回來,可是一度聯繫了我們,讓我們進軍中國。」

「沒錯,中國市場這麼大,你們現在也感受到了。」

「對,我得謝謝你。不過,比爾先生,我想,你讓我們進入中國市場,不是因為中國市場無比龐大的原因吧。」

「那你覺得是什麼?」

「我在想著,這與張寧有沒有關係呢?」

說完,佩奇沒有再說,而是一直看著比爾。

「比爾,我們不需要再隱藏什麼,我們前往中國市場已經與張寧的企鵝科技幹上了。我想,這是你希望看到的。當然了,我也不介意被你們微軟當成是打擊張寧的棋子。但是,如果我們沒有李開復前往中國主持大局,你覺得,你們可以借我們谷歌之手,打敗企鵝嗎?」

「不得不說,佩奇,你真的很聰明。」

比爾有一些後悔。

當年穀歌出現之時,微軟與雅虎一度都有想過收購谷歌的打算。

可後來,兩家公司都放棄了谷歌。

直到現在,雖然兩家仍有實力收購下谷歌,但這已經不可能了。

「那行,李開復的事情我不會再追究,不過,他只能在中國工作,不得回到美國,更不能從事與操作系統,或者與ie瀏覽器,辦公軟體的一切業務。」

操作系統,ie瀏覽器,辦公軟體……這是微軟最為重要的產品。

而李開復當年研究的,正是這一些產品。

「成交。」

佩奇滿意的點頭。

他看中李開復倒不是李開復的技術,而是李開復對中國市場的了解。

不得李開復涉及操作系統,ie瀏覽器,辦公軟體這一些的業務,一點都沒關係。

「李經理,問題解決,你可以上班了。」

與比爾友好的協商之後,佩奇立即通知了李開復。

接到佩奇的電話,李開復大喜,立即停止旅遊,回到了谷歌中國。

「給我整理最近一個月時間企鵝科技動向說明書。」

雖然僅僅只是一個月的時間,但李開復卻仍不敢松下來。

此前的布局只是非常粗淺的布局,若不繼續加強,這翻布局也有可能被桶破。

一回到公司,李開復就急忙令秘書幫他查找企鵝科技最近的動向。

第一個動作,企鵝科技聯繫了其他1/3網吧,也綁定了他們的soso主頁。

這個動作在李開復的意料當中,沒有覺得驚訝。

全國這麼多網吧,他們谷歌也不可能一網打盡,他們拿下就拿下吧。

「入股迅雷。」

這是企鵝科技的第二個動作。

迅雷?

這家公司李開復當時了解過,是一家與網際快車差不多同樣類型的下載軟體公司。

不過當時李開復覺得迅雷比不上網際快車,加上迅雷也沒有什麼特點,也就放棄。

沒想到,張寧倒入股了迅雷。

雖然不是一個特別正確的選擇,但這樣的入股,也還算一般吧,李開複評價到。

第三個動作,據傳張寧找過天空軟體站的華軍,談過股份事儀。

不過可惜,天空軟體站的站長以此前得到融資並不想出售股份為由,張寧無功而返。

至於其他的下載軟體站,也是差不多類似的原因,張寧都是空手而歸。

「看來,張寧知道了我們的意圖了。」

雖然發現張寧的動作並不怎麼樣,但李開復仍沒有就此放下戒心。

反而對於張寧知道自己意圖,更顯得有一些謹慎。

不過,值得慶祝的是,張寧雖然猜測到了自己的意圖,但他們也沒有破解的辦法。

至於入股的迅雷,他不足於破開網際快車與天空軟體站兩兩相加對於搜索引擎的增強力度。

可就在李開復鬆了一口氣的時候,他突然發現一個令他怎麼也不敢相信的問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