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更何況現在是在醫院裡的走廊,也算是公共場所了,如果派的人太多說不定還會引起恐慌。

江映寒不屑的笑了一聲,隨後揚了揚下巴,對顧可彧示意著門外那幾個人說道:「你確定門口站著那幾個人能夠保護你嗎?我覺得他們恐怕連我都打不過。」

顧可彧本來還想要反駁,但是江映寒卻沒有給她機會了,他伸出手來拍了兩下,門外就走進來了幾個粗狂的漢子。

看著身上那些硬的肌肉,確實不是門外邊站的那些西裝革履的保鏢能夠相比的。

「看看我派來的這些打手怎麼樣,我覺得你還是同意了吧,那些保鏢對付平常人還可以,對付幾個殺,估計沒什麼勝算,這幾位打手可是我精心挑選的,個個都是高手,絕對沒問題。」江映寒對著顧可彧說完之後,對著門外就是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明眼人只要一看就分得清楚到底誰更加具有能力了,陸季延帶來的那些保鏢雖然個個也是人高馬大的,但是同江映寒帶來的打手一相比較,好像就上不了檯面了。

雖然這樣做有點辜負陸季延的好意,但是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顧可彧還是點了點頭:「那好吧,把他們都留下吧。」

聽了顧可彧的話之後,江映寒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神色,隨後他又揮了揮手,那幾個粗獷的漢子立馬就走了出去,病房裡邊又只剩下他們兩個人了。

「你究竟有什麼想要害人性命的仇人?」

看著江映寒一臉嚴肅的神色,顧可彧就是愣在原地了,隨後她馬上就反應過來了。

他恐怕是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了,估計是想出力替自己解決掉這個麻煩。

「你知道的,不就是顧可君和梁銘思兩個人嗎,他們看我早就不順眼了。」

顧可彧是故意沒有提及背後的主謀謝青青和林一一來,只是挑了兩個江映寒比較熟悉的人說。

江映寒聽完話之後就沉默的點了點頭,臉上也閃現過了一絲陰狠的神色,隨後他又恢復了往日那種陽光的模樣,轉過頭來和顧可彧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他又是在病房裡邊坐了一會兒之後,就起身向顧可彧告辭了,打開病房門就大步的走了出去,看著還有些慌張。

好像江映寒有什麼不對勁兒的地方,但是顧可彧也說不出來,畢竟她只是這樣感覺而已。

因為顧可彧住院的緣故,小唐他們每天更是輪流來照顧她,本來今天是應該由小文來的,但是她臨時有事突然來不了,所以又只能派小唐過來。

小唐有輕微的潔癖,對吃飯有著自己的一套規矩,他仔細觀察了醫院的食堂之後,還是覺得那些飲食搭配不適合病人療養,所以最後索性回到家裡,每天親自準備顧可彧的一日三餐。

他每天帶來的餐食都是葷素搭配的,更是替顧可彧還熬了好些帶中藥滋補功效的湯品,像小唐這樣盡職儘力的管家婆,實在是不可多得了。

等著顧可彧把一碗滋補的枸杞老鴨湯喝完之後,小唐也還是沒有回到病房裡面,他剛剛出去說是要打一壺熱水,但是就算是親自燒水現在也該好了吧。

該不會今天一聲招呼都不打就這樣回公寓去了?顧可彧放下白瓷碗盤撐著身子向門口撇了一眼走廊,那裡行色匆匆的只有家屬和身穿白大褂的醫生護士,並沒有小唐的影子。

吃過午飯之後,房間裡邊都飄散著食物的香氣,顧可彧聞著著就是覺得有些油膩,她輕輕的掀開被子撐著身子慢慢下床去了。

現在已經住了好些時候的醫院,雖然傷口癒合的有些慢,但是也算是好了一個大概,只要不太過用力還是不會牽扯到傷口的。

本來按著之前的療養進程,再住個三五天自己就可以出院了,但是由於昨天晚上的突發事件,顧可彧早就顧不得傷口了,猛的一拉扯那些鮮血又浸透出來了,導致現在又必須在醫院裡邊耽擱好些時候。

她一方面顧及到自己身上的傷口會不會再次拉扯開來,一方面又得強忍著身上的陣痛,所以收拾的速度非常慢,最後更是像龜速一樣慢慢的把桌子上邊的餐盤給簡單收拾了一下。

等著顧可彧洗凈手躺在病床上后,額頭上面已經沁出了細細的密汗,住院這麼久以來她一直都是躺在床上的,根本就沒怎麼下床,現在突然一動彈身上還覺得有些不太利索。

顧可彧本來吃過午飯之後還要看看書之類的,但是經過今天這麼漫長的收拾時間也差不多了。

她半躺在床上把被子就往上提了兩下,隨後閉上眼睛,正打算調整一個舒適的睡姿,病房門就被人給大力的推開了。

「顧可彧!」

來人是剛剛出去了許久都沒有回來的小唐,他臉上掛著激動的神色,而且隱隱瞧著還有幾分興奮。 夜已深,涼風習習,清爽宜人。

寂寥的蒼穹一片漆黑,那一輪皎月不知何時又鑽入了雲層中,星光暗淡,倒也是增添了繼續幽會偷情的趣味。

顧傾城依然在近乎瘋狂般的吻著方逸天,她吻得竟是那麼的投入,美麗的玉臉上滿是陶醉之色。

這可是她真真意義上的吻,平時拍戲出於劇情的需要,她曾跟男演員有過吻戲,不過那僅僅是淺嘗輒止的吻而已,也就是嘴皮子猶如蜻蜓點水般的碰了碰,並沒有夾雜絲毫的個人情感。

而此時此刻,她卻是沉浸在了與方逸天熱烈之極的吻當中,對於她來說,這才是她真正意義上的初吻,帶給她的竟是身心上的刺激享受。

她閉了雙眸,長長的睫毛上殘留著幾滴晶瑩的淚滴,一張絕美白皙的玉臉淚痕未乾,看著端是楚楚動人,嬌美之極,她心中暗暗想著:原來,跟自己喜歡的人如此忘情的擁吻竟是如此的美妙,竟是如此的撩人心魂!

軍爺寵妻之不擒自來 面對金錢權利的誘惑,方逸天或許能夠做到不屑一顧,然而,面對美女的誘惑他無法做到心如止水。

顧傾城那佔據了主動的狂熱的吻險些讓他窒息,心中那股刻意被壓制著的慾望也禁不住的蠢蠢欲動起來,一直以來,面對美女時的主動都是他的本色,今晚也不例外。

旖旎纏綿繾綣曖昧都不足以形容此刻兩人忘情的濕吻,總之,那絕對是讓人熱血沸騰血脈賁張的情景。

………………

也不知過了多久,兩人才稍稍分開。

而顧傾城滿臉嬌紅的輕輕垂下螓首,似乎是不敢看向方逸天了。

「都說衝動是魔鬼,看來此話不假。」方逸天舔了舔唇間,笑著說道。

顧傾城臉頰更是一燙,而後她抬起頭,七分嬌嗔三分幽怨的看了方逸天一眼,而後竟是站了起來直接坐在了方逸天的雙腿之上,手臂摟著方逸天的脖頸,說道:「我可不是一時的衝動,喜歡就是喜歡,我就是喜歡你!」

顧傾城這一大膽的舉動險些讓方逸天嚇一大跳,這也太直接了吧?

不過顧傾城方才的話卻是讓他臉色稍稍遲疑,他難以相信,才這麼短暫的相處,顧傾城真的會喜歡上他。

顧傾城流轉著的美眸似乎是看出了方逸天心中的疑惑想法,她淺淺一笑,說道:「我知道,你心中肯定是難以相信我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喜歡上你,你一時間也難以接受,但這就是我的內心感覺!這世上或許有一見鍾情,但我對你並非是一見鍾情,不然在機場相遇的時候我早就喜歡上你了。也就是從那一晚開始,我意識到你已經佔據了我心中一個很重要的位置,我總會不自覺的想起你。總得來說,你談不上出色,但你就是吸引了我。我想起你的那種感覺是不曾有過的,想起你我會笑,我會牽挂,會因為你對我的不理不睬而傷心,你已經影響到了我的情緒。」

「傾城,可是我……」方逸天輕嘆了聲,後面的話還沒說下去,顧傾城的右手便輕輕地捂住了他的嘴唇,她幽幽地說道,「不,不要說,你今晚什麼都不要說,你只要知道,我是真心喜歡你的就可以!我害怕從你口中聽到任何一句惹我傷心的話,我只希望能夠度過開心的一晚,可以嗎?」

方逸天苦笑了聲,他還能說什麼,看著顧傾城那張近在眼前毫無瑕疵的玉臉,他淡淡一笑,說道:「我想你是不是該從我的腿上下來了?再不下來我可要成為身後那些男性牲口的公敵了,說不定還會引發他們群起而攻的造反。」

顧傾城臉色微微一怔,轉頭偷偷地看了一眼,果真看到身後不遠處的那些酒桌上很多雙眼睛都盯看向了他們這一邊。

顧傾城雙頰立即紅霞滿天,眾目睽睽之下自己竟然如此大膽放縱的坐在了一個男人的身上,這在她之前是想都不敢想的,她連忙從方逸天的雙腿上站起來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迎接著方逸天那促狹的目光,羞赦的她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了進去。 方逸天看著身旁顧傾城那張嬌羞欲滴的俏臉,心中禁不住的暗暗笑了笑。

興許是習慣了顧傾城摟著自己的溫馨柔軟的感覺,此刻顧傾城與他分開之後心中竟是有點悵然若失起來。

方逸天感到一陣口渴,畢竟剛才的擁吻當中也耗費了不少津.液,他隨手拿起桌上一瓶剛剛開啟的啤酒,直接仰天灌了起來,不到一分鐘,一瓶酒被他喝了個底朝天。

方逸天放下酒瓶之後卻是看到顧傾城托著腮,目光有點痴痴地看著他,臉上綻放著一絲淺淺的笑意。

「怎麼了?我很好看?」方逸天笑了笑,問道。

「不好看!不過,我喜歡看你剛才喝酒的樣子。」顧傾城一笑,拿起一杯酒,說道,「我跟你喝好不好?」

「你還能喝嗎?我看你喝了不少了。」方逸天問道。

「當然能喝,你可別小看我了!」顧傾城說著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方逸天看到她又倒了一杯之後怔了怔,也沒說什麼,拿起桌上一瓶還剩下半瓶的啤酒,又是咕嚕咕嚕的灌了起來。

是不是喝醉了身心就會放開許多?不管如何,喝醉了,自己也就不會有太多的心理負擔了,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結果嗎?顧傾城心想著,便一杯一杯的喝著,直至她那張絕美的玉臉泛起了一絲的酡紅之色,更顯得嬌媚艷美。

「方、方逸天,我們玩骰子好不好?」顧傾城仰起臉,呵著酒氣,問道。

「回去吧,已經很晚了,你不能再喝了,再喝你就要跟上次一樣只怕趴在桌上了。」方逸天說道。

「回去?不,我不回去,我明天就要離開天海市,今晚我要跟你在一起。」顧傾城語氣堅決的說道。

「什麼?那怎麼可以,我們總不能一直坐在這裡吧,這個酒吧凌晨兩點就要關門了。」方逸天心中一詫,說道。

顧傾城聞言后想了想,欲言又止,臉色羞紅之極,想說的話又不好意思開口,不免幽怨的看了方逸天一眼,自己都這樣說了他難道還不領會到是什麼意思嗎?非要自己開口說出來?可是……多不好意思啊!

「反正,我就是不回去,你看著辦吧。」顧傾城沒好氣的說道。

方逸天暗暗苦笑,他還真是拿這個大美女沒辦法,大半夜的非要跟他這麼一個被定義為混蛋色狼的男人在一起,難道她就不想想後果是多麼的嚴重?

看著顧傾城又要自斟自飲,他覺得不能繼續待下去了,不然顧傾城非要喝醉不可,他便招了招手,把服務員叫了過來趕緊結賬。

結賬之後方逸天看著顧傾城,柔聲說道:「傾城,不管你肯不肯回去,我們得離開這裡,不能再喝下去了。」

盛世書香 顧傾城那雙宛如一潭清澈池水的眼眸輕輕地凝視了方逸天一眼,而後低著頭,也不知是在想著些什麼,她並不想回去皇冠大酒店,今晚她只希望方逸天能夠陪著她,能夠給她帶來日後更多的美好回憶,可是,方逸天難道都不能滿足自己的這個要求嗎?

心想著,便感覺到方逸天的雙手扶起了她的手臂,將她強行的拉了起來,她芳心輕輕一盪,也只好站了起來,任由著方逸天扶著她朝外面走著。

一站起來之後,她才發覺自己的腦袋暈沉得厲害,腳步虛浮,她索性將自己整個人倒在了方逸天的懷中,就這麼的抱著他一步步的走了出去。

懷中美人如玉,軟玉溫香,方逸天連忙深吸口氣,剋制住自己內心的衝動,問道:「你開車來嗎?」

女總裁的逍遙兵王 「沒、沒開,我是直接從林家別墅出來的。」顧傾城說道。

「那坐我的車吧。」方逸天將顧傾城扶上了自己的車子。

他上了車之後問道:「不想回去?還想去玩啊?說吧,想去哪?」

顧傾城聞言后默默地凝視著方逸天,咬了咬唇,俏臉羞紅不已,最後還是鼓起了勇氣,說道:「帶我去那晚你帶我去開房的那個酒店,我想跟你單獨的相處一晚,說說話,好嗎?」

說完這話,顧傾城都感覺到自己的嬌軀一片火熱起來,臉色羞紅得不能自己,心口怦怦跳動著,羞赦之極。

方逸天一怔,去開房?他娘的,又要去開房?

重生之豪門毒妻 他目光有點疑惑遲疑的看著顧傾城,顧傾城臉色雖說嬌羞,不過一雙美滿卻是清澈見底,認真而又堅決。

啪!

方逸天一拍大腿,說道:「行,不就是開房嗎,你都不害怕那我還有什麼可顧慮的。」

顧傾城心中竟是忍不住的噗哧一笑,這男人倒也還真是直接,和他在一起自己總是那麼的輕鬆,不需要刻意的偽裝自己,踏實而又愜意,或許,這就是自己不知不覺的迷戀上他的所在吧。

方逸天驅車趕到了那家酒店,停下車后與顧傾城朝著裡面走去,一路上,顧傾城心如鹿撞,臉色嬌艷欲滴。

方逸天先去前台登記開房,顧傾城將準備好的大墨鏡以及鴨舌帽戴上,遮掩住自己的容顏,倒也是沒有引起酒店中其他人的注意力。

也不知是巧合還是天意,方逸天拿到房鑰匙后一怔,竟然又是上次與顧傾城過來開放時的同一間房間——408號房間!

方逸天笑了笑,便與顧傾城走了上去,這次,算是第二次帶顧傾城來開房,那麼,結果還是跟第一次一樣嗎? 「你怎麼沒回去呀?到底什麼事兒這麼激動?」顧可彧撐著身子半躺在床上,有些好奇都問著小唐。

「待會兒跟你說,我先喘口氣。」

小唐用手叉著腰長出了好幾口氣,隨後又拿起旁邊的水杯灌了好幾口之後才轉過頭來看著顧可彧,激動的說道:「你猜我剛剛去哪兒了?我去陸遠瞻醫院裡邊兒調查情況了!」

看著他這個自說自話的模樣,顧可彧就是翻了一個白眼。

「你就別賣關子了,趕緊說到底發生什麼事兒了!」顧可彧伸出手來就把小唐拉到了自己的病床旁邊,扯著他坐下來之後又著急地說道。

看著小唐激動的神色,估計是有什麼好消息,要不然他走進病房來早就耷拉個眉眼了。

「我才一到那家醫院就看見了顧可君!」

顧可彧的好奇心絲毫沒有得到滿足,小唐前面鋪墊的好一陣竟然給自己講了一個這麼無關緊要的話,顧可君那樣的人出現在醫院裡邊也沒什麼好奇的,自己之前不是天天同她打照面嗎?

「哎呀,你先別著急嘛,你得聽聽我接下來要講的話,她去醫院裡邊兒倒是沒什麼奇怪的,但是她今天是被人抬著進去的,你是沒看見身上那傷呀,簡直太可怕了!」

看著顧可彧對自己挑起來的話題不感興趣,小唐又扯著她的肩膀,讓她直視著自己說道。

「哈哈哈!你是不知道,我今天看見的時候高興的簡直都要跳起來了,活該她被人打呢!對了!除了她之外,我還看見梁銘思了,他比顧可君就更加慘了,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腫得像個大豬頭一樣!」

「今天可真的是大快人心,我要是不去還看不見這個場面呢,實在是太爽快了!後來我又跟著他們去病房裡邊看了兩眼,梁銘思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躺在病床上孤零零的凄慘的不得了!」

小唐像倒豆子一樣,噼里啪啦的把自己今天打聽到的事情全部講給顧可彧聽了,說完之後他又坐在椅子上猛地喝了幾口水。

顧可彧心中倒是沒什麼好奇的,畢竟昨天江映寒實在是太過奇怪了,他臉上那些反應自己早就看在眼底了,現在顧可君和梁銘思出了事兒,那絕對是他背後派人去做的。

「可彧,這麼天大的好消息,你怎麼一點兒都不高興呀,你不覺得是老天有眼嗎?要不是周圍人多,我還真的想拍照給你看一看,那場面實在是太爽快了!」小唐先是疑惑的問了一句顧可彧,隨後又手舞足蹈的講著當時的畫面。

按理來說出了這樣的事情,顧可彧心中應該是高興的,但是她現在平靜的就像是一潭湖水一樣,根本沒有什麼多餘的情緒。

小唐還在旁邊自說自話,顧可彧卻低下頭來思考著一個問題了。

雖然江映寒不差錢,也有的是人脈,但是他沒有必要為自己出頭的,他這麼做是不是有其他的理由呢?畢竟這件事情對一個商人來說根本就沒有何好處。

現在時候也不早了,小唐又說了一陣話之後就提著餐盒快速的走出了病房裡邊,他下午還得回到工作室裡面處理平日里的運轉工作,顧可彧則繼續躺下來準備睡個午覺。

她還沒來得及躺下,只是調整了一下坐姿,病房門就又被人給打開了,幾乎是小唐前腳剛走後腳這人就來了,顧可彧轉過頭去發現來人是江映寒。

「我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呀? 強勢奪愛:總裁,你好棒 看著你的表情好像不太歡迎我嘛。」江映寒推開門之後就把門給關上了,隨後快步坐到了顧可彧的床角處。

他對自己的表情控制的很好,臉上也沒有說絲毫的破綻,顧可彧甚至今天沒能從江映寒的臉上看出有一絲一毫的情緒。

「我要是不歡迎你,難道你就真的會出去?」顧可彧用手撐著床沿坐了起來,把頭髮攏到耳後,看著他無奈的說道。

「不會!」江映寒的臉上出現了失落的神情,不過片刻之後又被他給掩飾過去了。

「我聽人說顧可君和梁銘思出事兒了,現在已經住到醫院裡面去了。」顧可彧假裝不在意的問著江映寒,更是拿出自己的手機隨意把玩著,但是目光卻時不時的向著江映寒臉上飄去。

江映寒輕笑了一聲,隨後就和顧可彧的視線來了一個彙集,他的臉上全是坦然。

「你現在應該已經猜到了吧,這件事情我也不想瞞你,就是我派人去做的。」

「可是你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情呢?」顧可彧雖然心中已經猜出了一個大概的答案,但是她還是想要江映寒親口說出來。

她其實一開始確實比較好奇,但是後來慢慢也就想通了,她現在問出口來是想要江映寒說出一個同自己不一樣的答案,要不然今後她都不知道該怎樣處理兩人這段關係了。

「我覺得你心中應該清楚。」江映寒光幽深的看著顧可彧,隨後就露出了一抹自嘲的微笑。

「保護自己心愛的人有什麼不對?」

他的眼神太過了,顧可彧的面色立馬就漲紅起來,相比較於江映寒此刻的真心,她只感覺自己像是一個懦弱無能的人。

顧可彧感覺自己的手腳都有些僵住了,兩個人之間的空氣都變得有些微妙起來了,她後悔自己剛剛多嘴問出了這樣一句話,一下子又把人陷入到了這種兩難的境地。

「我是不是打擾到時候你們了?」

正是這個時候,病房門邊突然就響起來了一道冰冷的男聲,顧可彧慌忙的轉過頭去,就看見陸季延臉上全是冷漠的半椅在牆邊,他身後跟著的竟然還是眉眼之間都掛滿了得意的林一一。

「陸季延。」顧可彧呆愣愣的開口說道,但是接下來又不知道該怎樣把話題進展開,她張了張嘴又沒有發聲。

他們兩個就這樣視線彙集的看的好一會兒,時間漫長到顧可彧以為陸季延都會離開病房時,他卻突然站直了身子大步走到病床前,用手攬著自己的後腦勺,在額頭上就是落下了一個輕盈的吻。 房間優雅寬敞,微微淡淡的橘黃色的燈光溫柔的傾灑著,帶著一絲的曖昧旖旎之色。

顧傾城由方逸天扶著走進了房間,腦袋有點昏沉,不過更多的是內心那難以言明的亢奮激動,隱隱還嬌羞不已,端是不好意思。

「傾城,你還好吧?是不是酒勁上來了?」方逸天看著顧傾城那張酡紅的俏臉,禁不住的問道。

「就是有點頭疼,還有點小噁心,可能是喝多了。」顧傾城輕聲的說道。

「你先到床上休息,我就說了嘛,別喝這麼多,偏偏你就是不聽!」方逸天責怪了聲,扶著顧傾城走到床上,讓她躺下來。

顧傾城聽著方逸天略帶責備的語氣,心中卻是禁不住的暗暗竊喜,潛意識裡,方逸天越是關心她她就越感到高興欣喜,誰讓自己不可自拔的喜歡上了這麼一個混蛋呢。

顧傾城溫順的躺下了床,趁著方逸天彎下腰之極,她的雙臂卻是直接攬住了方逸天的脖頸,看著方逸天那詫異的臉色,她嬌笑了聲,嬌羞的說道:「不要離開我,好嗎?」

方逸天還未反應過來之際,顧傾城摟著他脖頸的雙臂稍稍用力的一拉,方逸天的身體也禁不住的直接壓在了顧傾城的身上。

「哎喲……哼,你可真重!」顧傾城險些被壓得沒喘過氣來,語氣卻是嬌嗔的說著,而後便是狡黠的笑著,彷彿是奸計得逞了般。

不得不說,顧傾城那堪稱是頂級超模的身體還真不是凡人所能夠抵擋的,就這麼的接觸之下,方逸天體內那股剛剛消散下去的火氣頓時又如同火山噴薄般的洶湧而出。

而這時,他感覺到顧傾城那柔軟的雙唇蜻蜓點水般的在他臉面上沾了沾,他臉面一陣酥麻,像是遭到了挑逗。

方逸天伸手抱住顧傾城的嬌軀,一個翻身,讓顧傾城壓在了他的身上,饒有興趣的看著顧傾城那張絕美而又羞羞澀澀的俏臉,深吸口氣,勉強將衝動控制在理智的範圍,淡淡說道:「傾城,別鬧了,你可知道,你這是在玩火!」

顧傾城似乎是很享受就這麼的壓著方逸天的身體躺在他的身上,她那纖細的腰肢還輕輕地扭動著,盪起一陣洶湧的曲線波浪,端是刺激任何一個男性牲口的眼球,她吃吃一笑,輕咬著下唇,看著方逸天,明知故問的說道:「玩火又怎麼了?大不了慾火焚身的被燒個灰飛煙滅,你說呢?」

方逸天險些暈死過去,勾引,赤裸裸的勾引啊,他無法想象,美麗出塵氣質高貴的顧傾城會親口的跟他說如此赤裸裸的挑逗調情之話,分明是絲毫不顧及他正處在一個血氣方剛的年齡嘛!

「你是不是害怕了?我分明感受到了你的心跳聲,不過你的心跳強有力,是不是很緊張啊?」此刻的顧傾城完全佔據了主動,幾乎是面對面的看著方逸天,說話間吹氣若蘭,更讓人無法抵擋的是她那傾城傾國的絕美容顏。

方逸天自認自己的自制力很強,可看著顧傾城的臉他還是無奈的敗下陣來,估摸著再看下去指不定真的是要干出些天雷勾地火的事了,不得已,他只好目光一低。

然而,目光一低之下,他卻是陷入到了一個更大的陷阱誘惑當中,渾身的熱血禁不住的沸騰了起來。

顧傾城身上穿著的本就是一件低胸的弔帶衣,顧傾城此刻的姿勢是趴在方逸天的身上,前胸稍稍朝上傾斜著,弔帶衣的衣領出於地球引力而垂落下來,於是乎,方逸天的目光可以毫無阻擋的延伸了進去。

這一刻,方逸天才真正的明白顧傾城這個頂著世界小姐、超級名模、電影明星等多重身份的美人的身材絕對是無可挑剔的誘人,稍稍顯露出來的冰山一角的春光足以讓人窒息!

此時此刻,方逸天可以保證,佛主見了也要還俗,太監見了也要後悔莫及自己當初不該閹了!

顧傾城看到方逸天半天不說話,臉色完全是怔住,還一臉的豬哥樣,她一怔,下意識的順著他的目光一看,頓時紅霞滿面的嬌羞起來,這、這混蛋原來是盯著自己的這裡看!

她心中一羞,窘迫之極,咬了咬牙,整個人趴在了方逸天的胸膛上,埋首在了方逸天的脖頸間,嗔聲說道:「你、你……你太壞了,目光這麼不老實!」

到底是我壞還是你有意勾引?不然為何,你趴在我身上沒有半點起來的意思?姑且不說男女授受不親之類的話了,難道你不知道你的美貌以及的你完美的身材足以讓一個牲口變得狂妄發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