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最大的好處就是真武帝君像。

在這個時代,人們對神靈的信仰,已經是泛信仰,真正的信徒極少。

現在知道了妖魔鬼怪的存在,那信仰力度肯定大大提升。

真武帝君搶先一步,得到認可,那以後真武帝君就能得到最多的信仰之源,變得極爲強大。

在沒有入道先天之前,這真武帝君像就是自己最大的壓箱底,能變得更強,那就是最好的護道神物啊!

三少,復婚請排隊 爲了修行,冒點險,值了。

之後兩日,陳浩在暗中巡視湖泊,四方遊走,卻發現整個湖泊沒有第二條巨魚了,不過他也發現,這湖泊中的魚類,似乎變得稀少了很多,顯然是被巨魚吞噬,這沒了食物,難怪它會攻擊人。

然後陳浩則主要尋找巨魚出現的由來。

說湖泊孕育巨魚,陳浩完全不信,淺水養不了大魚,看湖泊中變得稀少的魚類就能看出。

這天下午,陳浩坐的船繞到了湖泊的一角。

這是一處人跡罕至的區域,附近數十里都沒有人家。這裏的湖面也不尋常,表面一層霧氣,漂浮無定,感覺都比別的地方冷很多。

開船的人覺得怕,想離開,陳浩阻止了,讓繼續開進去。

幾分鐘後,陳浩發現了詭異的地方。

有一處和山頭接軌的水域,水面下不斷的翻涌,那湖面飄蕩的霧氣,也是從這裏冒出。

陳浩意念感知,就發現,這一處水面下,深不可測,隱約之中,還讓陳浩感覺到了危險。

面色微變,陳浩默默觀察,卻沒有阻止船繼續離去。

等離開了這一處區域,船上的人都莫名的鬆了一口氣。

但是陳浩卻面色凝重,走到船頭,拿出手機,沉吟片刻,撥打了電話。

少時,電話接通,戴雲的聲音響起:“陳道友,又有何事?”

陳浩也不寒暄,直入主題:“關於最近各地水中出現的怪魚一類,戴雲道友應該知曉吧。”

戴雲沉默片刻,說道:“道友,你也遇到了?”

陳浩道:“對,已經殺了一隻,很奇怪,這麼巨大的身體,防禦也是奇高,卻沒有絲毫妖氣,我很不理解。”

戴雲道:“這不奇怪,因爲這本就是一種普通的魚類,只不過,它們原本生活在地底深處的水脈中。”

陳浩愣住。

這特麼,還真的是普通魚!

不過生活在地底深處,那就難怪防禦這麼高了。

心中驚歎,陳浩眼神微動,道:“戴雲道友,說句實話,這詭異一波接一波,現在地底的魚都冒出來了,你們有關部門,總不會就這麼一直隱瞞下去吧?”

戴雲道:“這事兒還輪不到我來做決定,看看上面大佬怎麼安排了,嗯,道友,你問這個,難道是有什麼想法?”

陳浩笑道:“我能有什麼想法,就是隨口一問,嗯,沒事了,揮揮。”

說完,陳浩果斷掛了電話。

戴雲:“……” 距離魚妖出現,已經過去了三天。

三天來,小鎮前所未有的爲一件事而奔走,鬧騰。

到了今天,整個小鎮,若誰家還沒有奉上一尊真武帝君神像,那都是要被人用異樣眼光看待的。

另外就是廖一波住的地方。

這原本就是一個普通的兩層小樓,但是因爲廖一波的入住,如今成爲了小鎮最出名最熱鬧的地方。

原因不僅僅是因爲魚妖和帝君神像,還有廖一波展現出來的神奇手段。

他爲人看相,一言命中,從無錯漏,甚至有幾個人本有見血劫難,被他提醒,幸運的度過,更是引來衆人熱切。

華夏古往今來,道門最廣爲流傳,最經久不衰的,就是相師。

一般相師看錢財禍福,相師高人看國運大勢。

說起來,這纔是真正的千古鐵飯碗。

廖一波的看相,無有不準,自然讓人信服,追捧。

可以說,雖然只有短短的三天,但是在小鎮,廖一波已經擁有了最高的威望,說什麼都會讓人相信。

中午一點,大門緊閉的小樓打開了門,環繞在小樓外密密麻麻數不清楚的人,都激動的看了過去。

不過沒有人擁擠,因爲之前差點發生踩踏,被廖一波阻止,威脅再有此事,必將離開。這才讓人收斂許多。

小樓之門打開後,廖一波一身光鮮道袍的走出來,看起來似乎整個人都年輕了好幾歲。

衣服是他以前重金裁縫,卻非法器,這一次爲陳浩打頭陣,也算立功,陳浩順手爲它開光了一次,成爲了法衣,美得廖一波老淚縱橫,這一次果斷選擇追隨,果然是人生最正確的一次決定了。

出來後,廖一波環視一眼四周。

周圍人雖多,卻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廖一波對這些信徒的表現很滿意,點頭道:“諸位老鄉,我已經查明那魚妖出處,今日就告知大家。”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沸騰了。

雖然追捧廖一波,可是人們可沒忘記那巨大而猙獰的魚妖,如今找到了出處,希望不會有第二隻,否則那以後可沒法過日子了。

在衆人期盼的目光下,廖一波繼續道:“如鄉親們所願,湖中目前沒有第二條魚妖。”

衆人大喜,議論紛紛。

“不過……”廖一波表情變得凝重。

議論說頓時慢慢消停,所有人又看向廖一波。

凡事,最怕不過。

“湖中沒有魚妖,卻還有一處妖洞。”廖一波認真說道。

“妖洞?什麼妖洞?道長該不會說,這妖洞之中還有很多魚妖,以後會源源不斷的冒出來吧。”一箇中年男子接口。

廖一波道:“會不會有源源不斷的魚妖冒出來,我不敢確定,因爲那妖洞深不可測,直通地底,也是發現妖洞,我這才知曉魚妖來歷,它是從地底深處潛上來的。不僅如此,這魚妖諸位鄉親別看很大很恐怖,實際上,它還算不上妖,只是因爲生活在地底深處,所以才擁有現在這樣龐大的身體和強大的皮表防禦,按照它本身的狀態,頂多就是個半妖。只要做好防禦,把它後路堵住,熱武器就能滅了它。”

“這麼說,我們可以求助政府,派駐軍隊,這樣我們就安全了。”有人大喜。

“呸,你想得美,派駐軍隊你以爲有這麼容易嗎?對付這樣的妖,需要多少軍隊你知道嗎?再說了,我上網查了,這種魚妖之類的巨大怪物,好像其他地方也有出現,只是被屏蔽了消息,聽道長這話,我估計怕都是地下冒出來的,這裏要軍隊,那裏要軍隊,國家哪能照顧的過來。” 半生荒唐幸遇你 有人倒是眼界很寬,見多識廣,直接一針見血的指出弊端問題。

“那怎麼辦?我兒子可是說了,之前處理那個魚妖的時候,手槍都打不穿皮,還是用大型切割機才把魚妖切開帶走,那玩意,我們遇到了,就是個死字。”有人一臉憂色。

“這要看道長怎麼說了,看他很淡定,應該有辦法。而且……”那個眼界寬的人目光炙熱的道:“魚妖出現,道長斬妖,如今各地也有這樣的詭異事,我覺得,怕是一個大世要來臨了,如果能夠抓住契機,我們說不定也有機會見識一下這神祕的世界。”

“是啊,活了四十多年,這還是第一次知道,世界上還有妖怪,還有會法術的高人,感覺三觀有些崩潰,這幾天睡不着覺,工作都做不好。嗯對了老劉,你兒子是警察,還是隊長,知不知道那魚妖的肉能不能吃,是不是吃了有什麼神奇效果啊?”

“這我哪知道,魚妖的屍體被帶走之後,我兒子都見不着,不過你這麼說,還真是沒有吃過魚妖肉呢,或許真有什麼好處也說不定。”

“先聽聽道長怎麼說,說不定有對付的辦法,這樣以後碰到了,咱們也不能慫了,弄死它,割兩斤回家嚐嚐味兒。”

底下小聲議論呢,廖一波這邊繼續道:“我知道說出妖洞,大家會擔心,會害怕,其實大可不必,原因有三點,第一,那妖洞並不大,地底妖物要出來,必然不會多,而且不會有更大體型的存在,這樣它們再厲害,也不比和被我斬殺的那一條差多少。其二,這幾日我開壇做法,讓大家引靈,可不是弄虛作假,引靈之後,你們家中的帝君神像有了靈性,只要每日誠心參拜,帝君之靈會越來越強,等日後如果有強大魚妖出現,你們可以聯合起來,到時候召喚帝君靈身,什麼妖魔鬼怪,必然都能輕易斬殺。其三,這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既然出現魚妖,那妖魔鬼怪就不是迷信,可是你們知道爲什麼那麼可怕強大的妖魔鬼怪,卻逐漸的銷聲匿跡了呢?自古以來,人才是大地主宰?“

“我知道,因爲人是天地主角,天道認可,小說中都是這麼說的。”這時候,一個十來歲的少年激動的大聲回答。

廖一波笑道:“回答的對,人才是天地主角。這個世界,是屬於人的。在人面前,什麼妖魔鬼怪都不可怕,只要你們能團結起來。” 七零八章 人民力量大

廖一波把想說的話說完後,就結束了見面,迴轉小樓,繼續關上大門。

小鎮的人卻沒有散,議論紛紛,之後不知道達成了什麼共識,所有人快速離開了。

小樓中,廖一波看着陳浩,臉上不復之前的淡定自然,有些憂慮的問道:“道友,這麼說真的可以嗎?我們泄露的太多,會不會被有關部門惦記上啊?”

陳浩笑道:“怕什麼,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對於有關部門來說,也是他們希望的,畢竟異常越來越多,民衆總有知道的一天,現在我們主動當契機,爲有關部門做一個試驗,讓他們可以根據我們,來制定更好的應對辦法,這樣的好事,他們高興還來不急呢,怎麼會追究責任,除非咱們辦砸了,弄出了大麻煩。”

帝寵之公主難為 誤入狼懷:老公放肆疼 廖一波乾笑不語。

這最怕的,就是大麻煩啊。

“好了,你也不用擔心,真出了事,我來負責,不會讓你擔責任的。”陳浩看出廖一波的猶豫,給他一顆定心丸。

廖一波一驚,急忙要解釋,陳浩就打斷道:“你什麼也不要說,也不要想,我也不會怪你,現在你主要的就是把自己高人的身份做好就行,這小鎮算是一個試點,成功了,就是你的模板,後面我們會持續擴大,我也給你一個承諾,一百萬帝君信徒,我給你一顆靈石,五百萬一本直通先天的修行法門,一千萬我會親自幫你護法入道,但是主要靠你自己努力,我不保證成功。如果帝君能有超過億萬的引靈信徒。”

說到這裏,陳浩頓了頓,目光鄭重的看着廖一波道:“能做到這一點,此生你無法入道,來生我會引你入門,給你一個重修的機會。”

廖一波頓時挺胸擡頭,目光炙熱,語氣都變得顫抖了:“道友,此言當真。”

陳浩笑道:“我以道心起誓,言出必應。”

“好,道友看着吧,億萬信徒算什麼,我會幫你爭取更多。老道不求今生,但求來世。”廖一波目光灼灼。

顯然,他對於自身太瞭解了,有緣接觸修行已經是機緣,但是入道卻難,一輩子修煉,也只得一個不學無術的外道,這一生,怕是沒指望了。現在陳浩能說出引渡,那就是機會,來世若有所成,或許還能覺醒前世記憶,這樣的承諾,他無法抵抗。

之後幾天,小鎮突然變得古怪起來,鎮上的人,都變得匆匆忙忙,四處奔走,但是來廖一波這裏的人卻少了,多是一些老弱婦孺。

對此,陳浩清楚怎麼回事,也很驚奇,不過卻沒有插手阻止,而是默默關注。

畢竟這個時代,雖然各種異常,但是能夠修行的人,還是如以前一般,沒有變得更多,修行環境也沒有變的更好。

顯然,修行之道不能成爲挽救這種異常的主流。

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活下去,就必須自救了。

小鎮居民在廖一波點明瞭魚妖來歷和危害程度之後,主動的選擇了自救,這是一個好情況,也是一種可以觀察的現象。

不僅是陳浩,他早幾天就發現,有好幾個修行之人潛入了小鎮,也在暗中觀察小鎮的情況,沒有做什麼事。

陳浩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有關部門,淡然一笑,沒有理會。

這一天,突然有人來到小樓,求見廖一波。

來人有十個,七男三女,廖一波認識幾個,都是鎮上或者附近村子比較有威望的人。

有陳浩暗中支應,廖一波表現的很淡定,寒暄幾句後,來人說了目的。

原來小鎮在經過探討之後,有了一個驚人的決定。

那就是成立一個集團。

這個集團,不是用來賺錢的,而是用來面對魚妖的。

集團的股東是小鎮附帶附近村落的所有居民,一共十一萬人,所有人拿出錢投資,購買水上裝備,好在魚妖出現後,能夠不像之前那樣驚慌逃脫,而是主動面對,斬殺那要禍害人類的魚妖。

不過人有了,錢有了,甚至裝備已經在購買之中,小鎮官方都爲之牽線,得到了一些民間買不到的物質和裝備。讓小鎮居民非常驚喜。

不過雖然人強馬壯,但是人們還有一個擔心。

畢竟魚妖這玩意只見過一次,還是被道長斬殺的,而道長總歸要離開,小鎮居民對付魚妖並沒有經驗,無法肯定自己的準備能不能真的對魚妖有效。

所以,集團的幾個負責人聯合一起過來,向廖一波討教經驗。

聽到衆人來意,廖一波笑道:“鄉親能夠自發自救,這是好事,畢竟我們修行艱難,入道者極少,大部分還都是居於深山,無法及時救援。所以你們的行爲,是值得讚許的。至於經驗嘛,說起來也不多,我就說幾個,第一,就是帝君神像。引靈之後,帝君神像能夠汲取生靈信仰之力,造化靈身,如果有妖邪靠近,帝君就會示警,妖邪若是害人,帝君就會出來斬妖除魔,這是最好的護身保家之法。第二,就是魚妖的防禦了,魚妖生存於地脈之下,那是凡人無法進入的地下水世界,所以表皮十分堅硬,普通刀劍都難傷,不過這種魚妖,只能憑藉身體來攻擊,本身並沒有什麼邪法,所以只需要強大的熱武器,或者能夠對魚妖的要害進行攻擊的武器就可以。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我們人之所以強大,依靠的不是個人的力量,而是羣體的力量,你們能夠團結一致,成立集團,這是好事,但是一定要嚴格的約束,如果遇到魚妖了,一定要齊心合力,而不是魯莽行動,否則一旦不能聯合一起,畢竟帶來禍害。”

幾個人聽得連連點頭,對廖一波表示感謝。

之後他們又隱晦的詢問,廖一波還有沒有靈符法器這種東西,畢竟對付妖怪嘛,凡人的武器雖然厲害,可是讓人心安的,還是道門的法器符籙不是。

廖一波得到陳浩提示,笑道:“如果你們需要,那就準備一些黑狗血,上等硃砂,上好黃紙,如果可以,也能弄些馬血,牛血之類,我儘量爲大家準備一些。”

一行人大喜,再次表示感謝。

隨後寒暄幾句,衆人這才離去。

時間如流水,轉眼就是半個月過去。

這一天,小鎮突然響起防空警報聲。

按照規定,這是發現了魚妖才能發出的警報。

聲音一響,小鎮運轉起來。 七零九章 水靈

小樓中,陳浩睜開眼睛,聽着外面巨大的警報聲,默不作聲。

廖一波跑了過來,面露擔憂的道:“道友,看來又有魚妖從地下上來,我們不要去幫忙嗎?”

陳浩沉默片刻,說道:“先跟着吧,看看他們如何應對再說。畢竟,我們總是要離開的。”

廖一波默然。

這是大實話,總是要面對一次的,這不僅僅是樹立信心,也是一次經驗,如果能夠處理的很好,那未來小鎮纔有能力面對那可能源源不斷的魚妖。

從小樓出來,小鎮這邊已經派了人過來。

畢竟哪怕做好了準備,可是第一次行動,沒有一個高人跟着,只怕人們害怕的情緒都會很大,對行動不利。

廖一波和陳浩對了對眼色,這纔跟着一起離開。

等他一走,陳浩上了靈車,跟在後面,不過卻在碼頭不遠處的一處樹蔭停下,然後陳浩下來,走到了一輛停靠的越野車前。

敲了敲車窗,車門打開,一箇中年男子下車,微笑行禮:“周元,見過陳道友。”

陳浩回禮,道:“周道友,你們不打算做些什麼嗎?”

周元笑道:“這怎麼可能,畢竟事關百姓安危,我們責任不可推卸,不過道友在幕後推動,親手打造了這一番場面,我們豈能隨意就破壞,這不好。還是先等小鎮的人自己處理,如果力有不及,我們必然支援。”

陳浩撇嘴:“周道友,你這奉承話,我可不敢當,畢竟這個操作可是走鋼絲,弄不好,你們要請我喝茶的。”

周元連忙正色道:“道友放心,這個絕對不會,畢竟您的行爲也是給我們指明瞭一條道,不僅我們部門,道門也在關注,如果這個可行,道門和有關部門會在相關的區域,進行復制,這可是大善行。道友功德無量。”

陳浩:“……”

臥槽,我特麼還是小看了有關部門的臉啊,還有道門,居然都在關注,這要是弄好了,道門和有關部門一起行動,還億萬信徒,特麼一千萬都難啊。

果然都是老狐狸,賊的很。

不過對此陳浩也沒有真的生氣。

比起幫帝君聚集更多的信徒,讓華夏百姓少遭罪,那是更讓人歡喜的。

“不介意我跟着一起看看吧?”陳浩微笑詢問。

“求之不得。”

警報聲中,小鎮應對魚妖作戰集團,開始了大動作。

爲了對付魚妖,小鎮購買了三艘湖泊目前僅有的最大船隻,因爲急需,買的都是舊船,開回來後,進行了簡單的改裝。

另外就是一些速度快的小船,還有各種對付巨大水下生物的武器。其中就有特意準備的捕捉鯨魚的武器。

這邊準備着,陳浩和幾個有關部門的人就上了一艘快艇,然後先一步出發,前往發現魚妖的地方。

十幾分鍾後,就到了一艘大船前,這是小鎮集團購買的三艘大船之一,三艘大船,輪流出航,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巡視湖泊。

不僅如此,湖泊中也被佈置了許多監視手段,預防意外。

這一次發現大魚,就是監控發現,而後大船追擊,目前已經鎖定,就在這一片區域。

上了大船,有關部門在前面負責接洽,陳浩也不費事,就四處打量。

大船上有不少青壯,穿了救生衣,手中帶着槍,甚至船上還有許多炸藥。

這是小鎮官方特許,只有上船的人才有資格接觸,專門對付魚妖。並且不準攜帶下船。

陳浩環視一圈,暗暗驚歎。

才二十多天,就已經有模有樣了,顯然有專業的人訓練,其中估計有部分還是軍人。

正看着呢,突然陳浩眼神一動,轉身看向湖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